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转经轮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选自《仓央嘉措诗选》

  大道至简。最简单的,就是最深奥的;最方便的,就是最慈悲的;最平凡的,就是最伟大的。

  在佛教圣地西藏首府拉萨,天是八轴金轮,地是八瓣莲花,宏伟的布达拉宫巍然屹立。藏民族几乎全民虔信佛教。每天清晨,迎着初升的朝阳,藏民们手转金色的经轮,有的带着自家的狗和放生的羊,三三两两,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转经路上。他们口诵六字真言、神态幸福安详,一圈又一圈,顺时针转绕八廓街上的大昭寺等寺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经已经成为圣城拉萨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如果到过藏区,就会看到藏民居住的二层楼顶上,几乎都安着一个借风力转动的经轮。在寺庙里、山坡下、草原上、村落边、小溪里都可以看到,它们式样各异、大大小小,有手转、风转、水转和火转的经轮。在草原、牧场、大街、小巷、寺庙、村庄,到处都可以看见人们手持经轮。藏民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佛法的崇高敬仰和真诚皈依。

  据说,有的藏族老太太日久功深,可以一只手平稳悠然地转动经轮,一只手从深井里提水。一个喇嘛用过几十年很旧的转经轮,常会被藏民当作宝贝恭请,因为精勤者用过的经轮具有很强的加持力。

  我在广济寺附近的一家书店请到了几本《唐多括罗》丛书,其中一本专门介绍转经轮的功德利益,使我对转经轮产生了很大的信心和欢喜心。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大庆籍佛友送给我一个手转经轮,我又到雍和宫请到了一个唐多括罗电动转经轮,安到了租的小平房里,从此和转经轮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迷转经轮,求加持心更切,电动转经轮几乎昼夜不停地开着,时间一长,光能转,不出声音了。逛书店,到商场买东西,看佛友和朋友,到寺庙拜佛,公交车上,地铁里,步行在大街上,回家的来回火车上,我都会转动轻轮。我默默地发愿:“愿和我同乘一辆车和看到经轮的众生,早入佛门,早出轮回,早证菩提。”出门不带转经轮,我就会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有时出门走了一段路,才想起经轮没带,就会返回宿舍去拿。转动经轮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也希望所有的佛子和众生,都能够喜爱和使用转经轮。

  遇到对转经轮睁大好奇眼睛的儿童,我会把经轮放到他稚嫩的小手里,握住他的手,帮他转动几圈;遇到面带喜色的人,我会主动让他转一下,为他简单介绍经轮的好处。众生因缘各有不同,有的虽然从来没有用过经轮,但拿起来一转就挺像样;有的吊坠老碰经筒,怎么也转不动。不管出现哪种情况,只要他们看到了并触到了转经轮,都在八识田里种下了菩提种子,我还是很欣慰的。

  一次从北京到天津看亲戚,顺便到观音寺拜佛。我正边转经轮边唱六字真言,一位做义工的女居士说我六字真言唱得很好听,让我无论如何要教会她再走,还说她找人看过,前世是藏区的人。一句话提醒了我,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有因缘的,这一世修密宗的居士,大多数人的前世应该都是藏人吧。我的前世也可能是藏人,不然为什么特别喜爱藏传佛教,特别喜欢转经轮呢?

  北京虽然是大都市,但佛法的传播和藏区很多地方不一样。当我转经轮时,许多人的表情都是木然的,笑脸相迎的很少。有人认为我拿的是儿童玩具,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有人认为拿的是健身器材,锻炼经络用的;有人认为我是藏族人;还有的人,当我把经轮递给他时,摇头或摆手表示拒绝。使我感到纳闷和忧伤的是,从2003年到2012年前后两次共在北京打工五年,除了在灵光寺和雍和宫看到有少数人使用经轮外,在公交车上、地铁里和大街上几乎没有碰到多少手转经轮,可以相视一笑的人,我成了偌大的城市里孤独的转经轮者。

  转经轮是真正的化身佛。对转经轮要生起敬畏心,要如临师宝,如对真佛,毕恭毕敬,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要生起胜解信心和不退转信心。转经轮的深奥妙义,不是我等凡夫一时所能通达的。对佛菩萨的谛实语,要深信不疑。释迦牟尼佛在《经轮利益具十万功德》中说:“阿难勿忧恼,我于未来时,转作文字形,而利益汝等。”要坚定信受奉行,精勤修持。可以把转经轮看作是普贤王如来、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和莲花生大士的化身。掌中持佛,幸福吉祥!

  转经轮具有简便易行,事半功倍,功德颇巨,速获成就的特点。无论文盲或博士、老人或儿童,无论白天或黑夜、走路或说话、做事情时,均可以修持。佛为了利益众生,把能够替众生想到的,全部都想到了。把能够布施给众生的,早就全部毫无保留地布施给了众生。

  一次在南二环的一条大街上,一位大妈好奇地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转经轮。”

  “干什么用的?”

  “念经用的。”

  “怎么念?”

  “顺时针转一圈,就等于把里面的经文和咒语全念了一遍,很快的。”

  大妈不解地问:“里面有多少声音,不出声怎么念?”

  妙哉斯问。“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禅心无语,大音稀声。

  转经轮里有百千万亿无声法音。有巍巍雪山冰雪溶化的声音,雅鲁藏布江澎湃的涛声,格桑花开花的声音,煨桑炉里柏枝和香料的“噼啪”声,五彩经幡在风中的猎猎声,“精美的石头会唱歌”的玛尼堆发出的曼妙声。有藏族儿童清脆悦耳的六字真言脆声,无数宝瓶在地下哺育地精的闷声,法会上浑厚低宏的大号声,悠长的白色右旋海螺声。有金刚上师令人飘逸出尘的摇铃声,喇嘛们潮水般的诵经声,僧侣们激烈的辩经声,太阳照在青藏高原温暖的笑声。护法神降魔时的猛厉喝斥声,妙音天女赞美三宝的天籁之音。有大成就者诞生时大地震动的声音,朝圣者磕等身长头额头叩击地面的声音。有长年闭关的瑜伽士呼吸的梵唱声,脉动的钟鼓声;有莲花生大士500岁时,到雪域传法时的狮子吼声,降魔金刚法王如意宝,庄严雄劲、惊天动地的金刚舞步声……

  转经轮里,还有十方世界的佛法僧声,六波罗蜜声,止息寂静声,无声无灭声,无生法忍声,十力无畏声,无性无作声,大慈大悲喜舍声,甘露灌顶受位声……

  转经轮里,还有西方极乐世界,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种种宝树,众宝罗网,八功德水,昼夜六时宣流的微妙法音……

  须弥纳于芥子,三千大千世界尽摄于转经轮里;芥子纳于须弥,转经轮里有宇宙中的一切法音。

  转经轮是一个无尽藏。

  家中安上一个电动转经轮,有利于个人和家人增福增慧,有利于蜎飞蠕动等有情众生,有利于鬼神大众等无形众生。请一个手转经轮,随时转动,喝一杯茶的时间里,就能获得极大利益。在看经书、看佛教光盘、听佛乐时可以转动经轮;步行在大街上,在公交车上,地铁里、火车上、轮船上和飞机上可以转动经轮使有缘众生种下菩提种子。私家车里,也可以安一个太阳能转经轮放到车的前端。在早晚散步的时候转动经轮,既锻炼了身体,又积累了功德,弘扬了佛法,何乐而不为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快乐是需要分享的。

  如意宝珠是须臾不可离身的。佛弟子在外出和旅游时,一定不要忘记带上经轮。没有佛像时,我们可以把经轮放在高处和洁净的地方作为顶礼的对境。

  转经轮可以增加生命的长度。因为转经轮能把零散的时间碎片,织成精进的金丝铠甲,串成解脱的菩提念珠。在电视上曾看到藏民用一个直径约三十公分的大手轮,把木柄拄到地上奋力旋转,很让人欢喜赞叹。希望今后如果有机会到藏区,无论如何也要请一个放到家里。经常有一些老居士对我说,自己进入佛门太晚了,很后悔,有人甚至很懊丧,对能否往生信心不足。老居士来日无多,更应该精勤使用转经轮这个经文和咒语的倍增器,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经济和身体条件好的老年居士,尽可能多到藏区和汉地的圣地去修行。

  转经轮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和厚度。大恩上师在《生命这出戏》中开示:“所有佛弟子,一方面要精进学法,另一方面要尽已所能地弘法。”精勤使用转经轮,不仅有利于个人修行,也非常有利于佛法的弘扬。末法时期众生刚强难化,佛子们弘法的能力也普遍比较薄弱,利用转经轮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哪怕仅能使一个众生种下菩提种子,功德也是无量的。佛弟子要多向身边的佛友介绍转经轮的功德利益,介绍有关网站,赠送有关经书,教他们使用转经轮。在路上遇到被汽车碾死的青蛙、老鼠、鸟类等小动物,可以念咒或用经轮为它们做超度,遇到死去的亲友、邻居,也应该用经轮为他们做超度。由佛菩萨的无尽愿力、深广智慧和无量慈悲所结晶,转经轮的加持力不可思议,微妙法音一刹那间可传遍宇宙法界。所有佛弟子在修行中渐渐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时时刻刻想着用转经轮的灿烂光芒,照亮自己的解脱之路,温暖周围的世界。

  由于我对转经轮的由衷喜爱和长期持转,自然也有不少感应。2004年我在北京时,有幸觐见了秋英多杰仁波切。仁波切是莲花生的功德身,是玛尔巴大师和铁桥法王唐东杰布的化身,还做过格萨尔王和龙树菩萨的上师,是一位闭关四十年的大成就者。他传给我“嗡啊吽”三字大明咒,还送了一本他的著作《世出世间真谛论》。佛菩萨和高僧大德对转经轮极为赞叹,全力推荐。转经轮的功德利益是经世累劫也赞叹不尽的。

  衷心祈愿所有的高僧大德都能长久住世、法轮常转!

  衷心祈愿所有的佛子都能幸福地拥有转经轮!

  衷心祈愿转经轮这朵最美丽灿烂的菩提花,像盛开在藏区一样,盛开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喇嘛千诺!

 

弟子 益西
于2013年8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