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火头僧”慈诚

  “人们常说把修行融入生活中,可奇怪的是,尽管我们很努力,修行却仍然与我们的生活若即若离……”希阿荣博上师在《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出离心》中的这段开示,道出了许多现代人所面临的普遍问题。

  然而,扎西持林养老院这位火头僧老喇嘛的故事,却给了我们不小的启发。

  说来有趣,对老喇嘛第一次产生印象竟是在一条小路上。当时正低头往前走,突然闻到一股难以名状的奇异香味迎面而来,淡淡的,却又那么恒定,似药香,又绝非药香,令人愉悦却又心生庄严。抬头一看,一位红衣老者正疾步行来,只见他低首垂目,似看非看地关照着脚下的路,嘴唇似动非动像在持咒,神色格外沉静专注。擦身而过的时候,更加确定香味正是来自这位老者。那香味瞬间刻进了记忆。

  后来,听说扎西持林养老院有一位老年人,为了能多转转经筒,索性搬到了转经筒旁边去睡,醒了就赶紧起来转……

  再后来,听说扎西持林闭关中心的僧众厨房有一位老喇嘛厨师,每天半夜三点就起床,摸黑出去转几百圈转经筒后,四点钟回厨房烧水做饭,一忙就是十五个小时,终日“身陷”锅碗瓢盆,修行却是公认的棒。

  前不久,我们在达森堪布处才无意间得知,这三位正是同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慈诚。讲起他的情况,堪布最后说了一句:“他不是一般的人,修行非常好。”

  再次见到老喇嘛慈诚,老人家浑身透着的那份精干劲儿,让我们反复端详仍不愿相信他已73岁高龄。因为刚从厨房出来,耳朵上还挂着口罩,上面依稀有面粉的痕迹。

  我们沟通的过程中,他始终微笑着,温和有礼,哪怕在每次等待翻译的间隙,也会轻声念上很多遍心咒。他说话非常简短,声音也极其柔和,尽管语言不通,仍能感受到他心底那份调柔与寂静。听说正是因为脾气好,厨艺也好,人又勤快,闭关中心的喇嘛们都很喜欢他,他才从最初帮着晾晒木柴顺理成章地“转战”到了厨房。

  慈诚的每一天可以说是一成不变的:清晨四点开始准备早餐,七点僧众开始用餐,餐后和另两位喇嘛便开始准备午餐,洗菜,淘米,煮饭,炒菜不停忙活,午餐之后紧接着又要为晚餐做准备,晚上七点把厨房收拾停当,匆匆吃个茶,开始止语念经,十点多听到海螺声立即上床睡觉。

  为闭关中心僧团做一日三餐,每天中间休息时间最多只有半小时。但不管手头有多忙,慈诚口里的念诵却始终不会停,遇到能单手操作的活儿,甚至还能腾出一只手拨动念珠计数。翻动大大的锅铲常要双手并用,只有这时候,他才会停下计数的左手,把念珠往脖子上一挂,边掌勺边接着念诵。柴禾燃烧的“啪啪”声、开水沸腾的“咕咕”声、锅铲翻动的“锵锵”声和着老人家绵密的诵咒声,厨房里众声齐发,好不热闹,转眼一锅菜已炒熟上桌,《莲师金刚七句祈请文》便又念出几十遍。

  正在炒菜的老喇嘛慈诚

  慈诚出家前生活在措阿乡马达村,育有六个孩子。六年前独自来到扎西持林养老院出家。如今,孩子们每次来看望,他也总是在厨房一边忙碌着一边和他们说上几句。虽然年过七旬,他依然干劲很大,活儿做得利索,修行也一点没落下,默默地经历着这日复一日的十五小时,欢喜,坦然。即使慢性肠炎常令他腹疼难忍,也从没显现过一丝倦意,更没对别人说过自己累。

  “忙点不要紧,心里安逸得很,而且能给那么清净、那么精进的堪布和年轻喇嘛们做饭是多么光荣的事啊!”除去做饭和睡觉,喇嘛慈诚真正能自己支配的时间便只剩下四小时,但他从不觉得做饭会影响修行,相反,他觉得能为别人的修行提供助缘,这本身便是一种修行。当我们问他害不害怕死亡时,他“嘿嘿”一笑,“死倒是不怕,只是死了就啥也做不了了,所以趁现在还活着,就尽全力做事嘛。”慈诚略微顿了顿,合起掌来轻声说了句:“扎耶喇嘛钦!”

  当问到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老人家淡淡地回答:“我最想的就是把饭做好。”说完起身朝厨房走去。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