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家中的“放生”

  顶礼大恩上师!

  学佛以前并不懂得杀生有什么不好,从小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坏孩子",可也有意无意地杀害过很多生命。记得初中时候,有一年家里长了很多米虫,那些粉粉肉肉的小虫肆意地在家里落地生根。夏日的傍晚,正在灯下学习,小蛾子就晃晃悠悠地飞过来,停在书上或墙上,虽然它们并没有妨碍到我,可是无始以来的习气,却莫名地又害怕,又觉得它们很烦人,总是把它们赶走。有一年姑姑来家里住,发现家里的小米虫,很利索地把米都倒在一个大盆里,趁着暑假教我捉虫子。姑姑拿来一小碗凉水,放在旁边,一边翻腾着大盆里的米,熟练准确地一出手就抓一只小虫,抓到的小虫被放在那碗清水里。在我和姑姑的“努力”下,不一会儿,碗里就漂着一层小虫。至今,我还记得它们在水面上挣扎蜷曲的样子。

 

  众生以各自的业力而显现不同的生命形态,佛经上说,有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形态各异,而同样是有情,所谓有情,就是有能力感受苦乐的一条条性命。轮回六道中的所有众生,上至天界,下到地狱,以及这之间的阿修罗、人、旁生、饿鬼,没有谁不希望远离痛苦,获得安乐。

  ——希阿荣博堪布《生命这出戏》

  师父说:众生平等,才是真正的平等。

  学佛以前并不曾想到身边的众生也是“有情”,也是一个个和我们一样能感受到苦乐的性命。

  记得刚学佛后,在菩提洲网站上看到师父的开示:夏天晚上开车注意控制车速,很多飞虫会扑向车灯,车速太快的话它们就算要躲也来不及。《佛子心语》里也有篇文章写过,师父住宾馆时,房间里有很多蚊子。当听说使用喷雾剂会杀死蚊子,使用电蚊香熏,蚊子会晕厥时,师父连电蚊香也不同意使用。师父说:“当我们晕厥过去又醒来的时候,通常是非常难受的。蚊子也会和我们一样非常难受。我自己一晚上睡不好不要紧的,只要蚊子没有受到伤害就好了。”

  慈悲的上师啊,就这样一次次地为弟子们示现什么是真正的众生平等。

  也许是往昔的因缘,学佛后,有一阵子,我家常常出现一只小蛾子,好像是一只肉肉的小米虫发育来的。奇怪的是,我在家里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哪堆米长了虫。

  以前的自己是很讨厌虫子的,特别是那些常常莫名闯进我生活中的小虫们——夏天飞舞的蚊子、晚间厨房的蟑螂……现在,虽然每月也去参加放生,发愿吃素也有一阵子了,平时见到小猫小狗也很疼爱,可是对于蚊虫这些“面目可憎”的生命,却始终不能平等地对待。即使在学佛后不会再杀害它们,却还总想着把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它们赶走。

  一天回家,正在灯下看书,一只小蛾子忽忽悠悠飞了过来,它摇摇晃晃地在我眼前飞过,落在手中书页上。以前,我会直接赶走它。这次忽然想到,它也是一条性命,有和我一样的喜乐,于是开始学着与它和平相处,便随它去吧。

  一次我正在洗澡,小蛾子忽忽悠悠又飞了过来。挺大的屋子哪里都不去,偏偏要往淋浴的水龙头下面飞过来,跌跌撞撞地在雨雾下面穿行。我被吓得一身冷汗,这样还不一下子就淋到它了呀。我赶紧关上了水龙头,紧张地看着它,等它飞到安全的地带。这家伙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却不紧不慢地在淋浴间里晃悠,最后停在了湿漉漉的墙壁上。墙壁上都是水,眼看着它站不牢,一点点往下滑,我想它这一下摔到地上不是要淹死了,这可不行。于是我把手张开,在它下面一点的位置接着,万一它滑下来不会一下子掉落到地面上的积水中。果不其然,小家伙在墙上“劈了个叉”,“咔嚓”就滑到我的手上。哇,幸亏啊!小家伙滑到手上后似乎有点晕,没有马上飞走。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把它转移到安全地带,放在地上。它似乎知道我不会伤害它似的,静静地趴着。那一刻,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后来,时常会看到它莫名地飞到我的旁边,有时候我会特意把掉落的食物残渣留一点在角落,希望它能够享用。

  这样过了一阵子。一天,在厕所马桶里发现它漂在水面上。吓了我一跳,以为已经没救了。仔细一看,它似乎只是落在了水面上,还在艰难地晃动着翅膀想要飞起来。我怕伤到它,赶紧找了一个小木棍,小心翼翼地把它从水中挑出来,它也乖乖地盘踞在细小的木棍上,一动不动。我把它放在一个阴凉干净的小桌上,想让它从木棍上下来,可是它似乎已经精疲力竭了,趴在木棍上不动。我有点慌,觉得应该赶紧帮它吹干。可是,从来没有养过蛾子啊,也不了解它的生活习性,又是这么小的生命,拿什么吹呢?只能很小心地用嘴对着它慢慢吹,一边吹一边注意调节风速和风量,不要把它吹翻了。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仔细地看过它呢。小家伙浑身湿漉漉的,翅膀都粘在身上,缓缓地晃动着触角。那一刻,真心希望眼前这灰色的小虫快乐地活下去。

 

  有的人认为,我们只是普通人,没有能力帮助其他众生。这样想是不对的。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地利益到其他的生命,帮助众生不一定需要很多的外在条件,更多需要的是一颗利益众生的心。有了这种心,便会在不同情况下随顺因缘利益众生。虽然众生多如恒河沙,我们能救护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要坚持放生,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

  ——希阿荣博堪布《生命这出戏》

  佛经上说,任何一个众生都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在曾经做我们母亲的时候,都像这一世的母亲一样关爱呵护着我们。我才明白,原来家里的小蛾也是生活在一片屋檐下的亲人,往昔我也曾经作为一只小蛾,与它生活在一起吧。帮助众生并不需要很多条件,我们每一分每一秒的生活中,都可以更加慈悲地善待近在咫尺的生命,善待因为各种因缘居住在家中的小生命。

  夏天就要过去了,后来渐渐不太见到那只小蛾了,愿它早日脱离小虫之身,往生极乐净土。感恩这特殊的“亲人”,让我学会以更广阔的视角、更宽大的心胸去善待生命中的所有“亲人们”。

 

北京弟子
2014年3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