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法会专栏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供护法(上)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至尊怙主上师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顶礼如海神力护法众!

  每年夏天,扎西持林都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供护法。

  《大般泥洹经卷》中,迦葉白佛:“云何护法?”佛告迦葉:“其护法者,非为五戒,亦非习行贤者律仪。于恶世中不惜身命,执持利器防护法师、诸持戒者,是为护法。”又《请观音经疏》中云:“护法是摄正法戒。”

  护法,又称护法神,是护卫佛法的神灵,他们有大能力施益于众生,具有非凡的神通。他们由释迦牟尼佛或其他高僧大德所劝服,立誓顺从佛法,护卫修习奉行佛法之人,使其免受内外而来的灾害。
不管是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均离不开护法神的大力护持。自古以来的高僧大德,都有护法神以显现、不显现的方式来相助,若仅依靠个人的力量来战胜一切违缘,圆满一切所愿,那是相当困难的。

  密宗,特别是莲花生大士的伏藏法里一再强调,护法有两种:第一种是出世间的护法,也是佛菩萨的化身,虽然从外表现象上看,这些护法显得很凶猛,但实际上都是佛的智慧的显现,是为了度化某些众生而示现了这种表象的;第二种,是世间的鬼神,属于凡夫众生。当初莲花生大师进藏的时候,曾经以神通降伏了他们,并亲自给他们灌顶。他们在莲花生大士的座前承诺,以后要保护修行人,要保护佛法,所以他们跟一般的鬼神不一样。

  宁玛巴历代传承祖师都对供护法非常重视,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也曾再再教诫弟子们谨记护法神的恩德,不忘酬谢供养,并在所授《窍诀宝藏海》中开示:“一切加持的赐予者是自己的根本上师,所有悉地的来源则是本尊,各种事业的根本就是空行和护法神,一切一切的根本是守持密乘的戒律。望大家时时刻刻祈祷自己的根本上师,也应修持自己的本尊,念诵本尊的心咒。尤其是承办一切事业,空行母很重要,遣除违缘方面则护法神很重要,所以对空行和护法最好经常供养一些整洁清净的供品,否则只是口头上念诵祈祷,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对一切的根本——密乘的戒律也必须要守持清净,这样护法神也会如影随形般经常跟随保护自己。”

  每年藏历六月二十六日,是扎西持林供护法的节日。
  关于这一天,有着善妙的缘起。2007年8月9日,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在扎西持林为弟子剃度时,突然忆起几月前法王如意宝、阿里美珠上师、门措上师莅临自己梦中所做的在马头金刚神山上埋藏宝瓶将广利众生的授记,当即带领僧众上山埋藏宝瓶。诵经祈祷时发现当天恰巧是藏历六月二十六日——喇荣五明佛学院每年大规模供护法的日子。缘起吉祥,上师仁波切当即开示,以后每年这一天,扎西持林僧众也要上山供养护法。2009年,上师仁波切还在近马头金刚神山山顶处修建了一座护法台。
  护法台面积两百多平米,呈圆形,正中央,矗立着一根高约七八米,直径约三十公分的木柱,周匝一圈每隔约二三米竖立着一根高约两米的木桩,若干经旗依次绑缚于木桩上,层层叠叠,密密匝匝,形成一个斑斓的“五彩围墙”。“围墙”东偏北方设有一出入之门,门口用水泥修建了一个高约一米五六的台子,此处专用于煨桑献供。“围墙”内,正对大门设有两个木头搭建的供台,用于插挂经旗和放置供养护法的各类法器。

  红色僧衣点染绿地,盛装百姓自在开怀;护法台上经旗招展,四众佛子念诵朗朗;桑烟袅袅弥漫虚空,风马游舞花雨满天。但凡参加过扎西持林供护法的人们,绝难忘记这庄严又喜庆的场面。每年的这一天,不仅是信众们对护法虔诚供养的殊胜日子,更是上师与弟子、僧团与居士欢聚一堂的节日。

  通常,供护法的前一天,僧众们就会提前将一些必备物资搬运上山,做好相应的准备。这些必备物资主要是准备的供品。对于护法神,我们不仅要念诵赞美,更要做供养。一般供养甘露、糖果,或者是食子,供品要清净整洁,越丰盛越好。

  第二天清晨,天色初亮之时,闭关中心一部分年轻的僧众们就会先来到护法台,开始当天供护法的第一步:煨桑。煨桑是藏地传统的供养形式之一。“桑”为藏语音译,意为“烟、烟火”,煨桑即是通过燃烧柏枝,以及糌粑、五谷杂粮等,敬供诸神护法,以祈护佑。
  在入口的供台上,僧人们点燃柏枝,并将准备好的供养——甘露、糌粑、青稞、饼干等各类供养倾入火中,同时念诵相应经文。当桑烟滚滚而起直冲虚空,美妙的清香飘溢四周。僧众们、盛装的当地信众以及汉地居士也陆陆续续续来到了山顶。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地搬运着经幡、法器、供品等。护法台处逐渐热闹起来。

  新的经幡、法器等被搬到护法台内的草地上,僧众们则全体进入护法台内,席地而坐,开始诵经为新物开光。而在家男众们,则开始动手拆下那些经年后已然破旧的经幡,搬走褪色的各式木制法器。它们将在事后被统一放置到高山上清净无人之处。身强力壮的男子们忙活着,天真的孩子们在场间欢快地蹦跳、嬉笑着,女人们和白发的老人们在护法台外,念着经,摇着转经筒,满脸笑意地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

  开光结束后,进行供护法的第二步:换新——换上新的经旗、插上新的供养法器。扎西持林护法台上的经旗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布印“风马”,另一类是印有莲师法像、度母法像、格萨尔王等不同法像及经文的经旗。
  风马,藏语称“隆达”,“隆”藏语意为风,“达”意为马。风是传送印在经幡上的经文远行的工具,是一种无形的马,马即是风。风马的内容由拼图和经文两部分构成:中心主图是一匹背驮摩尼宝向左而行的宝马,宝马上方左右绘有日月,四角配以象征保护四神的狮、龙、虎及大鹏;所印经文主要以吉祥祝词、祈愿经文为主。
  风马分为布印和纸印两种,分别用于悬挂和抛撒。布印风马是在长方形或正方形的蓝、白、红、绿、黄五色布上,用红色或黑色印上所需拼图和经文。每五色为一组,数组为一挂。扎西持林护法台的“五彩围墙”便是由这若干挂风马层叠而成。
  而另一类印有不同法像及经文的经旗,属于插挂式经旗,由主幡、幡舌组成。主幡通常是白色底布上印有不同的法像及经文,幡舌为蓝、白、红、绿、黄五色小布条,缝在主幡上。这类经旗以经文为主,在经文及图案的布局上与风马形似。主要是插挂在护法台内的两个木质供台上。
 
  在这高原上,挂经旗可是个力气活。此时,太阳虽已全然升起,却没有太多的热度,山顶的劲风呼啸而过,刮在脸上令人感觉生生的冷与疼。这种情况下,仅仅将经旗的系带在木杆上缠绕打个结,都会令人气喘吁吁。男众们,僧俗老幼齐上阵。身体弱小的,或是去挂护法台周围一圈的风马,或是帮着把一面面大的经旗绑在一根根的单独的木杆上,或是坐在地上把成捆的经旗拆开,一沓沓铺平;身强体壮的,或是爬上两个木质供台,将一根根挂有经旗的木杆,牢实地插进供台内;更多的人则是集中在护法台正中央的圆柱处,合力将这根直径约三十公分、高七八米的大圆柱从底座上卸下平放于地面。这是整个供护法中最吃力的活儿。

  换新除了挂新的经旗,还有供养新的法器。法器主要有木制的斧、弓、剑、戟等,上面绘有摩尼宝、火焰等精致图案。人们将新的法器缠绕上哈达,或是直接插入供台,或是悬挂在供台的木杆上,以示对护法的供养。

  与此同时,在护法台外朝东的草坡上,人们按每挂近二十米的长度,将数千张风马以五色一组,分别连结成若干挂,每一挂都以护法台为起点,向外平铺开去。清透的蓝天映衬,金色阳光倾泻而下,护法台外朝东的草坡立时成为了一片壮观的五彩之海,波光斑斓之间,夹杂着人们幸福欢快的笑脸。

  往往这时,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那是上师仁波切信步而来。通常,上师仁波切会先在护法台外围察看一下各项事宜进展情况,随后来到入口处的供台边煨桑献供,然后再进入护法台内。上师的到来无疑为这热火朝天的场面增添了热度,大家干得更起劲儿了。

  这一边,数百挂的新风马已全部整理好,呈放射状铺陈在护法台周匝。另一头,几经周折,中央圆柱被安全平稳地平放在地,人们先将原本系缚于上的旧风马一一解下,再将新的风马每挂的一端牢牢地缚于柱顶,另一端缚于护法台的“围墙”上。紧接着,动人心魄的一幕出现了。数十名精壮的康巴汉子们,喊着整齐的号子,合力将中央大圆柱重新竖起来,安放到底座上。“哗!”顷刻间,五彩的经幡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吉祥宝伞,气势恢宏地庇护在护法台上空,好似上师三宝的无边加持从天而降,护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桑烟氤氲中,金色阳光透过彩练的缝隙落下,形成一道道美妙的光柱,投射在人们的身上。高原疾风吹动风马,斑斓翻飞,发出猎猎之声。如此胜景,令“伞”下的人们,忍不住动了情,却又不自禁静了心。

  随后,海螺、法鼓各类法器齐鸣,在上师仁波切的带领下,僧众们开始念诵经文。供护法进入下一个环节:念诵供赞。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