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破袖子里的爱

  这是几个短得不能再短的场景。

  一个早春里的普通日子,寒冬刚过,气温还很低。我们都在翘首盼望杨树发芽,槐树开花。那天早上,有幸见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绛红色衣袖遮住了我的天空。

  一如既往地,我的 “人体神经反应系统”在见到师父时,丧失了语言表达功能。偌大的圆桌,师父叫我们依次坐下,我坐在师父斜对面的位置。师父依次和其他弟子们寒暄、问候。几乎从不和我讲什么话,大概因为知道我会紧张到语无伦次,所以师父不愿让我紧张,不愿让我觉得难堪。

  师兄们围坐一圈,都在专注地听师父说话。

  屈指算来,应该是有半年没有见到师父了。想一想后半生还有几个半年,不能经常见到师父的我,眼里有了眼泪,不过,我忍住了。

  身旁的师兄开始回答师父的问题了,真羡慕她,口才超级棒。

  师父认真地听着。而我呢,可以抽空想点别的问题……

  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嗯,这次在上师面前的穿着应该还算得体:我穿了自己最喜欢的毛衣外套,里面衬衣的颜色配得还行,额外配了一条色彩鲜艳的长围巾。这样的围巾我已有好几条,这条才买不多久,牌子也是我很喜欢的。应该不会比别的师兄穿戴得差吧。不过,好像,有点热,我想把围巾摘下来,可是,摘了就不好看了……坐在我旁边的师兄还在回答师父的问题,师父专注地听着,始终没看我一眼。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留意坐在师父身边的男师兄,那是什么表情?脸涨得红红的,眉头紧蹙,嘴巴一咧一咧的。他瞧瞧师父的胳膊,又低下头。我觉得很奇怪,他好像很想哭,却强忍着。师父此时突然哈哈笑了,手臂高高举起,再弯下来,用手抚摸自己的头顶。

  这是师父惯常的动作,可我怎么好像突然被什么刺了眼睛—— 我看到了师父的手臂,师父长长的手臂瘦得青筋暴露。可我怎么能看见师父手臂呢?

  原来,在师父的袖子上,裂出长长的口子!那袖子,从肩膀到手腕,只有很少的部分连在一起,从紧挨着腋下,到手腕上面一点点,足足两尺长的大口子。分明是因为衣服太旧,面料失去了柔韧性,不知什么时候被拽开了。

  看见了师父的破袖子,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为什么不好意思?因为我怕师父会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师父好像完全没有袖子这回事,还在谈笑风生。

  我是不是看错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师父是被无数高僧大德公认和称颂的人中师子,在全世界有那么多追随者,怎么会穿这么破旧的衣服呢?我又抬起头打算证明是自己看错了,可是没有。我的胸膛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遍知的师父还是看也没看我一眼。开始吃饭了,可我真惭愧、难过,吃不下去。那时,我想起藏地漫山遍野被师父放生的牛儿羊儿小鸡小鸭们;想起一位学院的觉姆说,师父去年刚刚给佛学院的出家人发了许多许多钱;想起重建的札熙寺佛学院;想起扎西持林寂静地年轻僧侣们;想起那巨大的转经筒;想起那一座座白塔,一块块玛尼石,一尊尊佛像;想起庄严华美的坛城,想起师父异常坚定的一句话:不化缘。

  我的表情也开始难看了,憋着眼泪。后来终于没忍住,开始用餐巾纸擦鼻涕,擦眼泪,擦鼻涕和眼泪。我终于又想起了围巾,我毫不犹豫摘下它,它不再重要了。

  师父走出房间时,我们谁也没敢跟上去。挤在窗边看师父弯着背穿过马路,走到对面。师父本来很高大,但从没见师父在人们面前昂首挺胸的威仪,属于师父的威仪总是谦卑地向他人双手合十。午后的街道安静极了,三三两两稀疏的行人,几乎没人留意孤孤单单站在路边的穿着破旧衣服的师父。土登喇嘛此时还没有来,师父就静静地站在路边。我的视力很好,隔着街道和玻璃,我看得见,师父在冲着我们的方向念经。

  有师兄提议我们去陪陪师父吧,因为我们站在二楼,师父站在下面,太不恭敬、不如法了,于是鱼贯而出。我跑在最前面——我好想跪到师父面前哭一场。可是,跑到门口时,我的脚像被钉住,只顾躲在门框后面,抹眼泪和鼻涕。师兄们也都来了,躲在我身后抹眼泪。我们不敢上前,几个中年人,就像不得不与母亲分别的孩子似的哭得稀里哗啦……

  四个月后,烂漫山花与草原坝子相会的日子,我们终于来到了神山脚下,回到了师父身边。这里碧天高远,一尘不染,广场上的经旗迎风招展,远方连绵的群山伸向远方。神山上的经幡林像一片金色的海洋,草地上的座座白塔、块块玛尼、僧房、转经筒以及红墙彩瓦,色彩明丽,丰厚悠远。来来回回搬运物料的工人,他们给我们的笑容像这高原上的阳光一样热烈灿烂。这美丽的寂静地此时此刻涌动着无限生机,伸开双臂拥抱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子。

  迎接我们的是师父正在坛城里传法的好消息!

  推开厚重的雕花大门,混合着檀香味道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气氛宁静庄严。远道而来的师兄们,此刻都安静地聆听,有的双手合掌,有的热泪盈眶,有的轻轻饮泣。眼前的坛城只是我们能看到的一小部分,她华美得犹如珍宝顶饰。目光所及之处,墙壁上绘满了彩色唐卡佛像,五彩雕刻沿着每一根柱子逐渐向上,将它们没有一丝遗漏包裹着。大殿里安放着许许多多佛像,他们姿态各异,庄严精致。这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庄重、震憾,这是众生的皈依与顶戴之处,这是师父为我们为众生而建造的,而这需要花费师父多少心血?

  此刻,我的眼前又出现了那截破袖子,面对着莲花生大士佛像和诸位传承上师佛像,我抹着鼻涕和眼泪。几个月了,那破袖子一直在我心里晃荡,一次又一次。世界上述说爱的故事很多,不是么?可这个关于爱的故事,是那么纯粹。

  人人都说我们这个社会物欲横流,是的,我也曾见过挥金如土的富豪,一掷千金的显贵。当我身边很多人都在拼命追求别墅豪车、功成名就,以住几千块钱一晚的酒店而自豪的时候,是师父的坚守,令我对自己的选择拥有坚定的信仰。我也见过师父挥金如土,但那是去解救比我们人类弱小无助的生命;也见过师父一掷千金,但那是师父毫不犹豫从衣兜里掏出一叠钱,数都不数就交给拜见他的贫穷藏人;见过师父随手把弟子们供养的各种珍馐美味分享给所有人,而不带一丝留恋;也见过师父听说某个弟子修法精进了、人格长进了,而欢喜得放声大笑;我见过师父不止一次劝说信众把准备供养他老人家的钱财拿去放生、接济穷人,师父说:佛法不是交易;也见过师父对前来拜见的陌生信众给予慈母般的抚慰,就像他老人家自己也受了那样的创伤。

  我曾在美丽的神山上听师父一字一顿地说过:“明天我如果死了,除了地上铺的一点地毯外,我什么都没有。”

  坛城里,师父诵经的声音响起来了,那声音像是谆谆教诲,又像是娓娓谈话,一直唱到我心里,又从心里唱出来,弥漫整个坛城。

  师父说今天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

 

弟子 扎西措
完稿于藏历初十莲师会供日 皈依上师二周年之际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