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何处惹尘埃

红 尘

  今天是火把节。

  也是藏历水蛇年六月二十五,空行母节日。

  这个千年古城内,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燃起了激情的火把,各村寨的广场中央更是鞭炮轰鸣、歌舞升平、火焰跳跃。人群中的我被热烈的气氛感染,跟着盛装的人们围着火把舞蹈,忘了疲惫,忘了时空,忘了将要去往何方。

  “快乐不是没有,却短暂而趋于表面,就像在一碗汤药里加入一小片包着糖衣的药丸,那微不足道的甜味根本冲淡不了整碗药的苦涩。”这是上师的开示。是啊,这欢快的人群散去之后,有多少人又要回到老病别离、求之不得、冤家相见的痛苦之中,有多少人又要继续在无明中造下恶业,为自己的将来种下痛苦之因。

  这一刻,快乐是真实存在的,同时也是虚幻的、转瞬即逝。来了,赶了,聚了,散了。年年如故。红尘万丈,任生命青春怎样转瞬即逝,也要轰轰烈烈一回……

  轰轰烈烈……

  曾是我追求的最完美人的生境界。

  这古城,曾是妙香佛国,三百一十六年的立国史,就有十位国王避位为僧,真正的轰轰烈烈。追随本师释迦牟尼佛的足迹,舍弃王位,寻求最究竟的解脱路径,自利利他。

  他们的追求竟然是“舍弃”,舍弃世间人的梦寐以求。

 

过  往

  1974年5月23日,我出生于苏北离海不远的一个乡村。当时家里刚刚盖好石基土墙的瓦房,据说是当时村里最好的房子,被外婆戏称为“赶来住瓦房”。我的运气,似乎也因此一直还不赖:不是家里的老小,却最受父亲宠爱;小学的时候挺贪玩,学习成绩却总是说得过去;中考前神经衰弱,考出来的成绩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我自己;工作后挺叛逆,动不动就拍拍屁股走人,却总是能获得新旧领导的认可。似乎,冥冥中一直有个命运之神在看不见的地方牵引着我。

  致命的弱点在感情上。和人家走近了,不是发现人家不够深邃,就是嫌弃对方不懂自谦、爱炫耀,个性稍有瑕疵,转身就不理人了。难得遇到一个挑不出啥毛病的,就开始挑自己的问题,莫名其妙地就到此为止了。之前是自己伤了别人的心,终于遇到了自己以为此生唯一合适的人,一个内在真正具有真善美的男孩。可是,有缘无份,对方并非我命中所属,于是,我以为再也不会遇到另一个对的人,从此沉沦。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自己内心的那个对爱人的标准,是真善美,是仁爱智慧勇气,是人格完善圆满的人。其实,这个标准就是自己的人生目标,我所喜爱的,就是自己渴望成为的那种人。我不能接纳别人的缺点,是因为不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当我看到这一点之后,感觉到了一种自由。对感情的理解从此不同,变得开阔宽容起来。我想去寻找原因,我想去寻找解决方案。从个体的身心灵健康问题,到家庭社会的健康问题,一一追溯下去,发现也许源头来自于教育。于是,我心意坚定地辞去一直从事的媒体工作,转而去接受教育方面的培训,想要去学习如何通过教育恢复个体的身心灵健康从而促成社会的美好。可是,本以为从此进入新境界的我,在接受了一些培训之后,还没来得及去实践,便病倒了,什么也做不了。学习过许多身心灵课程的我,知道自己身体的疾病大多是来自于心理问题,而心理的困惑是来自于无明。我用自己以往所学的各种方法来试验,总也无法令我真正恢复,身体越来越虚弱。就在此时,我遇到了《次第花开》。

  喜悦,具有疗愈的力量。《次第花开》带给我的惊喜,让我忽略了自己的病痛。我迫不及待地去书上推荐的菩提洲网站,继续享用上师的妙言法语。是机缘巧合吗?就在我看到网站上一段牛被杀戮的视频时,电脑屏幕上同时显示出我收到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是关于一场战争中不为人知的血腥照片。照片中人类的尸体,脖颈处喷洒出冲天的鲜血;视频里,站着被割颈的牛血流满地,泪水从它的眼里滴落。战争中人类相互杀害的残酷照片,和生活中人杀牛的残暴视频,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当动物的生命不被尊重被人任意践踏虐食,人与人之间就难有真正的平等可言。我们从小就被耳濡目染地教育:动物是为人类服务的,鸡鸭鱼羊是用来食用的,吃肉是生活幸福的重要指标。即使和自家饲养的猫狗有些感情,也没有觉得食用它们的肉有什么不妥。人们自以为心软,不会主动去伤害杀害它们,但是,却因为愚痴和贪欲,而接受它们被杀戮被食用。

  我曾经一直不能接受弱肉强食的现实,特别是在动物的世界中。直到看过《狼图腾》这本小说,明白小狼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去厮杀抢夺,那是动物生存的本能。我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接受这个事实的理由,却忘了问自己:既然不能接受动物被动物猎杀,为什么能够接受自己吃肉?而且无肉不欢?

  一直以为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就是众生平等;以为动物与动物之间若能平等,便也是众生平等。多么愚痴无明,连什么是众生,什么是平等都弄不清楚,连尊重、保护生命都做不到,还自诩自己多么正直、多么良善、多么与众不同。我无法接受的悲惨世界,其实自己也正是其中的始作俑者之一。

  若不是遇到上师三宝,我到现在一定还是如此愚痴。痛苦来自于无明,我自以为是地悲悯着,却不明白自己痛苦的原因。

  “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一群人,往往有着共同的命运,虽然个人具体的生命轨迹会有不同,但很难逃脱大的趋势和框架。每个人都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负荷者。这份负重感,这股无形的牵引力、推动力、压力,就是共业的表现。时代会变,社会在变,因为业处于动态变化中。”

  感恩上师的法语,让我明白自己所见所闻所感,是自己的业因所现。既然业处于动态变化中,那么,我们便是有了改变这一切的机会。

  上师说:“没有既定不变的命运,没有恒常存在的状态。当下身心活动的每一个取舍,都是因是缘,都参与塑造着自与他、现在未来、今生来世。没有理由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那么,修行吧。修行是远离痛苦无明通往安乐的唯一路径。

  改变,开始了。也许,从这一刻起,上师的加持已经来到了,只是我尚未了知而已。

  我的身体很快就从行动不便虚弱无力恢复到了比较健康的状态,也许有医药的作用,也许是源于在寺庙里的念佛超度之力,也许,是因为遇到了上师。

  2012年5月6日,电话皈依。在酷热的海南,我独自待在朋友家的卧室,跪在床上听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被上师摄受。我记不清上师都说了些什么、传了哪些法,只依稀听到上师要我们做功课,可以去网站请法本。向来懒散的我,没有即刻尊师言教,没有联系网站去请做功课的法本。我喜欢闻思,不喜欢每天做功课,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暂时没有法本,不做功课也不会有问题吧。

  这一天起,我是上师的弟子了,我受了不饮酒、不杀生、不妄语的居士戒。生命至此有了新的起点。

  皈依上师三宝之后,我开始守居士戒,告知朋友我有了上师,感知到有了依怙。但心依然常常随境而转,不由自主。没有做功课,看完《次第花开》和网站上感兴趣的内容之后,闻思也停滞了。

  一段看似不可能出现的感情,在联系菩提洲网站之后的一周左右,莫名地来到了我的生命中。懵懂的我何曾了知:这段感情,竟是我修行路上的第一个对境。

  

摆 脱

  我落入了情感的泥潭中,妄念、贪嗔痴慢疑随之而生,充满了每一个日夜,自然是苦不堪言。

  2012年8月,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我,又想起了菩提洲网站,想起了上师。果然,那里有我需要的引领:“每个人都或远或近是另一个人生命的一部分,他的局限也是你的局限,他的苦也存在于你的生命中,而你的清净会给他带来清凉,你的精进修行也指向他的幸福、自由。 ”因着上师的这段开示,我从埋怨指责和执着无奈中退后一步,转而希望用自己的精进修行带给彼此清凉。之前,我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苦存在于我的生命中,犹如心神相通,令我无法割舍。之后的日子,我又重新开始了闻思,不停地发送自己的修行感悟给他,转发上师法语给他,尽管中间还有纠缠反复,还有痛苦至几经崩溃,但是,我终于走出来了,在2013年7月我去了扎西持林之后。

  的确,只有在扎西持林,我才真正地做到了放下。圣地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

  在去往扎西持林的途中,我看到了扎西持林微博上刊出了一位师兄2011年的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上师对她的开示:“弟子,你和他在一起也痛苦,分开也痛苦,但分开的痛苦会小于在一起的痛苦,而且这个世界无论和谁在一起都难免痛苦。痛苦是无法避免的,弟子,能闻思佛法,你已经比许多人幸运了。”隐约觉得,这也是上师对我的开示。

  我这样做了,痛苦果然离开。

  原来痛苦是一种幻觉,是过往情绪的延伸,是头脑所创造出的悲情剧,是妄念未能成真的失落。它是虚而不实的,禁不住丝毫的追究和验证。

  女儿在元旦后看到我的转变,也主动要求皈依了上师,并且很清晰地感受到上师加持后身心的不同。她评价我终于有了安全感,也真正慈祥了。我终于过关了,摆脱了纠缠不清的感情,在近四十岁的时候,真正被女儿欣赏和认可。

  我所有的感悟和心得,几乎都会和她分享。她见得到一些看似巧合的征兆,也明白有些事是一种必然。我说:妈妈再厉害,也抵不上佛菩萨,有菩萨保佑你,我不担心。她笑着点头。

  

当 下

  此刻的我,已经在这个悠闲的古都佛国,在这个幽静舒适的庭院客栈住了五天了。没有烦扰的人事物,也没有更多的考验,可是,我依然清晰地知道,即使是这样的天人之乐,也无法留住。写佛子心语的过程让我回顾了自己之前的心路历程,我已经明白了该明白的道理,我只需要去践行,去实修,而不能再被其它的事务干扰误了大好时光。那些我以为很重要的需要去做的事业,并不是最究竟的道路,只是接近真理的方便法门而已。我既然已经遇到了最好的路径和机遇,为什么还要去选择稍逊一筹的呢?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是我所要追寻的境界。

  上师,弟子生生世世不离师。              

         

  

          弟子 美德西
完稿于2013年8月3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