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走出自我的迷雾

  “上师在世上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想着要帮助我们了悟:我们的心和他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中。

  当我们逐渐敞开心扉,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我们会明白这份单纯和坦白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

  ——《次第花开》“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上师与弟子”    

  

(一)

  十月底,深秋的都灵并不太冷。这里曾经举办过2006年冬奥会,是坐落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美丽城市。我坐在自己的小公寓书桌前,淡淡的阳光洒进屋子,此刻宁静而舒适。脑海里一遍遍回放着上师的教言,心里无限感恩上师的恩德,也终于能平静地面对那一幕幕的往事……

  那是九月初,我刚从圣地扎西持林和剌荣五明佛学院朝圣归来,回到湖南的家中。二十来天的行程,心中有无数的感动和美好的回忆。可是还没等我细细回味这一切,家里就开始充满了无休止的吵闹,空气中火药味十足——

  “你又不结婚,又不工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在国外根本就不是去读书的,就是花着我们的钱,来念经拜佛,你一心就想往外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这个家,有没有父母!!”

  爸爸妈妈冲我愤怒地狂喊。一天一天地重复着这些激烈的言辞。

  虽然学佛好几年了,2011年底也皈依了上师,但是这一刻,面对这样的对境,我那薄弱的定力就像一条小小船,被愤怒的海浪一下拍碎。一开始我还能勉强劝一劝他们:情况不是这样的,结婚谈对象什么的要随缘,我也不是不工作等,我只是打算再读一个研究生……但是两三天过去我也忍受不了了,我再也无法静下来心来跟他们好好说话,我们之间充斥着各种对喊,发脾气。我的内心非常沮丧,我学佛朝圣等行为变成了他们的笑柄。而且最尴尬的是,一个学佛的人同父母这样吵架,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我的修行非常失败,连最起码的忍辱都做不到。

  今年夏天我从意大利的一所美术学院毕业,爸妈千盼万盼盼着我回国了,我非常骄傲地拿出我的毕业论文和一些画给爸妈看。我一向认为自己在海外学习很不错,而且在文艺复兴的古都佛罗伦萨学习,绘画能力的确有提高。但是爸爸不太满意——

  “你在意大利呆了六年了,花了家里这么多钱了,你没办过画展,没有工作室,没有卖过一幅画,没有一本厚厚的作品集以及拿得出手的有力度的代表作……就你现在的这种水平还是太初级了……”

  妈妈也有她的不满意——

  “你知不知道你多少岁了?你都三十了!你事业上没有什么出息了,工作也不行,你还不谈对象还不成家立业!”

  

(二)

  思绪回到更小的时候。80后这一代大多数是独生子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一点点也享受不了这种爱,从小就觉得这是一种压力。从小爸妈就高标准要求我,让我一心扑在学习上,别的什么都不要管,他们心目中一个好孩子的标准是考试回回都班级前几名,并且考上重点学校。而我从小就很想弄清楚幸福是什么以及人活着的究竟意义。小学三年级我就在日记里写自己好累,要写这些作业读这些书,而且不管怎么做也永远都无法达标,心里真难受,不知道做这一切有什么用。

  我在各个方面都被父母挑毛病,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对我满意过,而我天性无拘无束不喜欢被要求和管束,不愿意像普通人一样过着那么模式化的日子,什么前途命运我都不放在心上。我内心充满了幻想,总是想去冒险,去当一名像西方奇幻小说中描写的骑士。这样,就注定了和父母是长期分开,我一直就想离开家去很远的地方——15岁去了省会读中专,第一个本科在东北上的,之后又干脆出国了,一呆就是六年,曾经有三年时间不曾回国。

  正像上师的教言里讲的,压抑的性格让我和周围人和世界的冲突频繁。和人相处,总是好朋友开始,吵架闹翻了结束。我经常忧郁,也特别自卑,莫名地觉得自己很多方面很差,搞不明白为什么活着,这么别扭和痛苦。而自卑的反面就是我这个人同时又有很严重的傲慢,对于自己的一些长处特别执著,特别是在国外我外语那么好,能独自处理好很多事情,还能帮别人处理事情,我在他人的崇拜感里飘飘然忘乎所以,觉得自己很优秀很了不起;但是当我面对一点点失败,比如别人不赞扬我不理睬我,或者有些质疑我时,又会有很重的挫败感很受伤。

  那时我活在别人的看法中,无论做什么,都有个虚荣心在作祟,就是为了得到别人的承认和肯定。如果别人跟我意见不同,或者说了我一点点什么,我的自尊心就受不了了,就委屈。一起住的留学生们聚餐不邀请我,我就难过得不得了。过去的一个朋友有一天忍不住了跟我喊:“跟你交朋友太累了压力太大了!”

  总之外境能轻易地左右我,我的情绪总是像荡秋千一样从高滑到低,又从低升到高。我也特别神经质,严重时一会儿哭,过了一会儿又笑。我妈妈说我是极端傲慢又极端自卑,非常的自我,特别想要别人承认肯定,又特别敏感脆弱。

  曾经一度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但是去医院检查又没有问题。我一直就特别渴望有一个爱与智慧的化身出现来教我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做人的道理等等。但从没有遇过这样的人。身边的亲戚朋友无论大人也好,同学也好,都说是人到了一定时候就自然需要干什么什么,譬如稳定的工作和结婚生子之类的,并说做好了这些事人生就得到了幸福……但我始终都不太同意这样的观点。人生难道是这样程式化的吗?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欲望,但满足了就会幸福吗?我不愿意稀里糊涂地过完一生,我想要探个究竟。

  如果说我无始劫以来积累了一点点善根的话,那就是我始终相信,性格、命运是可以转化的,因为人心是可以转化的。2008年出了国在网上偶遇一个佛教修行人写的帖子,贴主转发了许多佛教高僧大德的开示,有许多关于我们的世界,关于人生价值意义的详细解释。我觉得佛教的观点譬如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等对于我特别有说服力,而且帖子里还有许多提示关于怎样彻底的调整内在。我从那时开始读诵心经,并开始慢慢的学会自省,学会念《三十五佛忏悔文》来忏悔自己的过失。

  

(三)

  但是真正让我改变的还是值遇了希阿荣博上师以后。先是在网上偶遇上师法相,欢喜和好奇之下,google搜索到了菩提洲,那一篇篇慈悲的开示真的让我醍醐灌顶……

  “舍弃今生的真正含义是舍弃得、失、毁、誉、称、讥、苦、乐这世间8法。不希求安逸富足,被赞美、被关注,不惧怕磨难挫折、被诋毁、被忽视、宠辱不惊、安贫乐道。”

  “放松可以说是修行的第一步……放松下来,让心于外界连接,不刻意追求任何状态和结果,只是安住,这实在是最为重要的修行。”

  我特别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天马行空任我游。但事实上,我活得一点儿都不自在,可以说我是被世八法绑得结结实实的人。翻看着自己写的“修行日记”之“自我总结篇”:

  1、不够真实自然:不能身心放松地面对人和事,活得很造作,凡事都特别当真,斤斤计较,高度紧张;

  2、虚荣心:要面子,明明做不来的事情也不开心做的事情,却还要答应别人,就是想充好人,到时候如果别人不夸奖我,或者给我报酬等我就怨恨,并且无休止地抱怨……

  2011年暑假我一直都在菩提洲网站上读上师的开示。最爱一个人静静地听着音频区的朗诵,上师的开示循循善诱,巧妙引导,犹如心灵的甘露,慈悲温暖,洗刷着我的罪障,我一次次感动得泪流满面!一种从未曾体验过的幸福感悄悄从心底生起……心渐渐地柔软宽广起来,从上师的开示中我逐渐地能体会到慈悲是一种怎样的力量。我开始慢慢减少计较和嗔恨,而是试着用一颗包容的心来面对世界。与此同时,内心对希阿荣博上师的敬仰与信心与日俱增,上师对我心灵的洗礼让我感觉上师就是佛!感悟一点点地积累起来。以前并没有觉得自己业障有多么严重,那时接触佛教其实也快四年了,自以为是个懂因果的人,但当觉受一点点生起时,许多东西开始变得清晰明了,这才知道自己很不足!旧的业障没有清除,还总是受黑暗无明的驱使造下种种使自己将来感受痛苦的恶业!多么危险啊。人活着经常容易陷在各种情绪和烦恼里,陷在世俗生活里。被这些东西包围着,我们珍贵的自性被掩埋了,只是我们不知道,也通常不愿意去知道。所以人生如果没有上师引导着将我们带出困境,多么可怕!上师能带领我们突出重围,使我们回复到本来的状态。

  通过菩提洲,我发愿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并且2011年12月终于如愿以偿。之后我开始比较正式地有次第地学修佛法,不再像之前那样只是当成一个主要的爱好。但是自我是非常狡猾的,而且我们每个人无始劫以来积攒的各种深厚习气,并不是那么容易认识与改变的。我在生活中还是会和人发生冲突起嗔恨心,然后又忏悔,好了几天之后又习气上窜,如是反复。

 

(四)

  今年夏天,在美得如梦如幻的圣地扎西持林,我却不是一直都很高兴。高原反应让我呼吸有些困难,行动缓慢,心里一想到自己被父母如是的打击,他们是我最亲的亲人,可是都不肯定我,觉得自己特别可怜,特别不行,心里常常涌上来强烈的挫败感。记得那天我们去莲师坛城发愿,我早早地就到了坛城门口。有许多的喇嘛们,他们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欢快地笑着,可我却在坛城门口伤心地大哭着。满腹的委屈不知向谁倾诉。

  但是这一切上师都知道,慈悲的上师最懂众生的心。喇嘛钦!在上师的房间,大家非常快乐地围聚在上师周围,我内心仍旧是闷闷不乐。带了几幅小画,想供养上师,不过想起爸爸说的话,我就直打退堂鼓,觉得还是不要供养了吧。那天上师特别累,刚从喇荣回来,见了好多好多的人。上师一边和我们说话一边不停地捶头,大家也不好多打扰上师,眼看着接待时间就要结束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心想豁出去了,于是就说自己带了几幅画供养上师。没想到上师看了以后非常开心,不停地夸奖我,一直说“缘起太好了!”然后又和我们说了好久的话,我趁机发愿:“弟子是美术专业的,发愿一直为上师三宝画画,希望能画好多佛菩萨的故事以及高僧大德的传记。”上师显现上对我的愿望很满意,很高兴,还对大家说“你们看她画得多好”,那一刻,我的内心是那样的幸福……

  上师对我的鼓励太及时。上师的金刚语就像太阳,让我阴霾的心终于云破天开,看到阳光和希望。而圣地的清净,让我清晰地看出内心的种种垢染,比以前要清晰许多倍。我们非常荣幸地听受了成利法师的课程,还去觉沃佛堂和千佛殿等发愿等。周围的许多人都在无声地感化着我。发心的师兄们性格都很调柔,常住的修行人们学修都非常精进。扎西持林的人们,目的非常单纯——让自他都从痛苦的轮回中解脱出来。对比之下,我的脾气性格等都还是太刚强了。

  但时间过得很快,我都没有来得及接受进一步的熏陶,转眼就下山回到家中。我要面对的完全是另一种情况:爸妈不停的责备和埋怨,而且比上山之前更猛烈。在圣地的时间太短,所以那着实顽固的习气又还是占了上风,让我和他们发生各种冲突。爸妈表示很想我留在他们身边,哪怕不工作不结婚都可以。但他们还是拗不过我,最终又还是放我出国了。

  感恩上师三宝加持,除了在首都机场出关时遇到一点麻烦以外,到了国外申请学校、找房子都很顺利。安顿下来后,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独自一人的时候很好静下来,修法,整理内在的各种念头。借助上师的力量,我可以好好地思考,看清楚自己也看清很多事。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我在国外也打工,但主要的费用还主要靠家里的支持,他们一直供着我上学,那真的是他们的血汗钱。他们不是大老板,就靠以前做一点小本生意攒了一点钱。可是我在国外的留学生活曾经一度混乱。我执著于一些人际关系,非要交一些朋友,但自己的性格又直又硬很不圆滑,缺乏一些必要的社交技巧,不懂如何避重就轻地处理学习,生活和友谊。到后来还冲动地租了一个大公寓,需要付出许多精力去管理,而且老是得找人进来合租。真到了考验我能力的时候了,却又处理不好许多事情。我经常打电话给妈妈哭诉他人如何不对。妈妈也是非常焦急,但是她又不能完全理解我的处境,不明白我一个留学生怎么会陷入这些与学习毫无关系的问题中。而我暑假回了家也没呆几天便又往山上跑。妈妈便想当然地把责任推到我学佛这件事上,认为是我学佛投入了过多的精力。

  好在受挫折的同时,我一直坚持祈祷上师三宝,祈愿自己能够自他相换,以自己的痛苦代替众生的痛苦。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我在这几年里受到了充足的锻炼,我那过于强烈的自尊心被渐渐磨下去。借着佛法的力量,上师的加持,我现在终于能看清在背后作怪的是什么。

  

(五)

  在都灵安顿好了以后过了没几天收到了爸爸发来的qq消息:“爸爸在手机上留言,你看得到吗?如看不到,算是我自言自语吧!你离家开始,爸妈的心一直悬着,如今你凭自己的实力过关斩将终于到达意大利,你在家沒有几天开心的日子,只怪爸爸妈妈每天骂你责怪你,爸爸很是后悔,虽然我不太信佛,但我还是衷心祝愿佛光照耀你,让你一切平安,身体健康!”

  然后是妈妈的:“妈妈又想办法给你凑了一些欧元,加上之前的房屋过渡费,给你凑了5000欧元……总之,妈妈不会让你去借钱,也不会让你半途而废,更不会让你去打工。我也只有这点帮助了!你不会怨这样的妈妈吧?”

  妈妈一直比较反对我学画画,她也是比较现实,觉得需要过多的投资以及天分。为此我和妈妈一直不高兴。他们性格虽然急躁,跟我说的话也是反面的居多,但其实是想我好。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再为难也总是无条件地满足我的所有要求,即使我的要求根本就不合理。为了我,他们一直在默默地忍受,几乎牺牲了他们的一切……“母心如水,子心如石”,我却从来不懂得为他们着想,不顾及他们的感受。

  我和父母的问题也并不是我的个例。常常有人说独生子女这一代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幸福得不得了。学了佛以后,特别是皈依上师以后我开始重新思索很多事。我观察我周围的同学,特别是同在国外留学的这些年轻人,好像都并不快乐,很多人攀比心很重,压力也非常大;很多人要么把自己的心寄托在感情上,要么就寄托在对物质的追求,要么干脆颓废度日,浪费福报。有些人最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有些人得不到,不管怎样,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多数人最终也都还是不快乐。其实凭心而论,我们的物质基础都够好,也并不缺乏父母亲人的关爱。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欠缺的是什么,导致我们有这样的心理危机?

  我们被社会和长辈灌输的多半都是人生的价值来自于自我的成功——一个灿烂的前途,丰富的物质基础,钱财名利,美好的家庭,享受天伦之乐等等。且不说更远的解脱,从今生的角度来讲,这些观念和追求却只让很多人倍感压力,真的不快乐。我们长期以来都在向外追求幸福。而一个人若不发展内心的品质,凡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从不懂得付出,不懂得知足少欲,知恩图报这些基本的道理,他的生活中一定会充满了各种危机!一个只知道索取的人,一个缺乏德行的人,他能够得到幸福和快乐吗?

  上师常常讲学佛要先学做人,贤善的人格是修出世间法的基础,一个好人如果有坚定和稳重的性格,一旦他开始学佛,那么离解脱就不远了。

  虽然我学佛,但我恰恰欠缺这样一个贤善的人格。其实我不配自称为佛弟子的。我长期都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对于自他都缺乏一个客观的认知。别说批评我了,别人一点点反对的意见我都不能接受,心眼也特别的小,根本不从他人的立场考虑问题。却还想要别人都赞成我,有任何问题就马上推给别人。

  从小我就爱做各种各样的“自我剖析”;因为与外界以及和父母冲突不断,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问题的原因。但是自我好像永远都躲在浓浓的迷雾后面,怎么也看不清。曾经还上过一些心理辅导课程,但是效果不佳。看过一些励志的书和影片等等,反倒增添了更多的执著。只有佛法,是最佳的药方。我执是每个众生强烈的习气,对于我这个独生子女来说,习气是非常顽固的,而且长年限入我执的陷阱还不自知,总觉得自己得到的还不够,别人都得哄着宠着自己。出国前父母甚至责备我六亲不认无情无义,虽然难听,但反观我自己,也的确是很过分了。他们对我有点要求但也从我的角度出发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这么长时间却一直在扮演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从来不知道珍惜已拥有的福报,只知一味的索取。

  想明白了这些,觉得对于父母特别愧疚,内心也不由得生起想帮助他们以及众生解脱的愿望。

  而当我不再那么的执着自我的感受,特别是不以自我的标准来要求外界,不期待得到任何的赞扬与肯定时,紧张的心就开始放松了。发现其实生活可以充满喜悦。以前的那些抑郁,焦躁等所有不良情绪,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对自我和对周遭事物太执著。

  感恩上师三宝,让我迈上解脱的道路。我愿以我所有修法的功德回向给今世的老父老母,以及过去世的所有父母,祈愿所有的善知识长久住世,祈愿所有的众生皆得接引,脱离轮回获得究竟大乐。

弟子 班玛措
2013年10月于意大利都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