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感恩放生

  顶礼、供养、皈依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放生是遣除违缘、迅速积累福慧资粮的有效方法,不但利益了被解救的众生,也能增加自己现世的福报,获得健康长寿的善果,还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重要助缘。”

  “虽然众生多如恒河沙,我们能救护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要坚持放生,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

  ——希阿荣博上师《生命的平等》

  仔细地回想自己参加放生的前前后后,我看到一个在轮回中挣扎的小孩,值遇佛陀的光辉,领受佛陀的加持,走在回皈佛陀之心的菩提路上。

 

轮回中的相遇

  刚开始接触放生大约是在两年前,那时我还不是佛教徒,但对佛菩萨有着单纯的欢喜心。有一天偶然在我们当地一个比较大的放生团的网上看到放生的功德,便萌生了想参加放生的意愿,时不时地给他们随喜放生款。

  几个月后,一位修行藏传佛教噶举派的阿姨约我一起去参加S放生团的放生活动。放生当天,我站在集合地点等候,看到大巴上坐着一位女孩,虔诚地念诵着一本《课诵集》,她的样子美丽而祥和。上车时,座位已经基本上满了,而那位女孩的旁边正好空着,我便挨着她坐下。一路上,她几乎一直在认真地做功课,但还是很热情地向我讲述她修行的净土法门。下车后,她与那位阿姨交流起修行心得来,都谈到了自己的根本上师,我听得模模糊糊,但有两句话印象很深:“无论到哪里,上师都会把你找到的”,“上师心里有他的每一个弟子”。

  当我第二次参加S放生团时,又与这位女孩坐到了一起。她告诉我,她叫L,而她的根本上师是五明佛学院晋美彭措法王的心子——希阿荣博堪布。她平时还参加“普贤放生”,是上师的弟子们组织的,唱出来的放生仪轨特别美。她拿出手机,给我看上师的微博照片。一位亲切和蔼的上师笑盈盈地出现在我眼前。我以前一直抱有成见地认为高僧大德都是不爱大笑的,所以心中稍稍震了一下。

  后来参加放生的次数并不多。那年冬天我与L师兄联系时,她说她刚刚跟随上师在成都放完生。不知怎么的,当时我有点想见到上师,想跟着上师放生。

  时光转过了年关,四月初的一天,我突然接到L师兄的电话,说第二天上师要见信众,愿意皈依的可以皈依,问我想不想一起去。这之前,我虽然对佛教越来越感兴趣,但一直没认真考虑过皈依的事,在轮回中随波逐流地喜怒哀乐着,甚至对修行有点抵触,一想到念《课诵集》,就怕自己没时间。但几年来我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一直想找到一位能真正引领我学佛的人。原来没好好了解过上师,那天晚上便在网上搜索上师的名字,恰好看到了上师关于皈依的开示。我感到皈依是一件大事,需要认真抉择。第二天,怀着犹犹豫豫、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决定去拜见上师了。

  来拜见上师的师兄们都是那么快乐,发自内心地充满喜悦。而我这个被业障蒙蔽的人却在上下打鼓(现在想想,仿佛是疑惑、愚痴而傲慢的“自我”妄图自保)。这时候,我见到了从未谋面但很有信赖感的Z师兄,忍不住告诉他我没想好是不是皈依,Z师兄当下肯定地说:“皈依!”其他师兄们也乐呵呵地说,上师是公认的高僧大德,不用观察的。那个时候我做出了决定,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快出来了。

  

上师的加持

  在上师的法会上,我感到一种强大的“正能量”,当这种加持融入我时,自己的业障也在较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的信心不时地动摇,各种似是而非的疑虑此起彼伏,负面感受不断,我因此恐惧不堪、烦恼不断;修行也不得要领,循着无始以来的习气而行,支离破碎。而这时候,“普贤放生”在离我家比较近的地方新设了一个集合地点。

  第一次在迷茫与混乱中参加普贤放生时,我发现Z师兄就是组织者,凭着对他的信任,喋喋不休地倒出很多困惑,而Z师兄耐心地一一解答、开导,并让我好好看看上师的书。后来,L师兄在放生路上给我讲述了很多她自己的经历和体会,我的每个困惑在她那里都有恰如其分的答案。有几次,放生后搭乘Y师兄的车回家,发现Y师兄的信心非常大,修行也很精进,她的言谈让我更加了解了上师的事迹和功德。再后来,在遭遇内心的障碍时,我在放生现场出乎意料地得以拜见刀登活佛,他对满面愁容的我慈悲地微笑着,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念经,赐予加持。这时我看到水中的鱼儿游到岸边对着刀登活佛摇摆着尾巴,活佛也为它念了经。回想起这个场景,我感到自己和鱼儿一样,在轮回的痛苦中都是那么无奈,但都幸运地遇到佛法,有了解脱的可能。

  上师通过放生找到了我,又以各种方式幻化到我的身边给予帮助,让糟糕的、混乱的、僵硬的、冷漠的我相信,有一颗柔和的、慈悲的心一直在关照着我。

  近期,看了一位出家师父写的《上师加持之门》后,我更加确信:每当我在修行路上陷入迷茫时,出现在我身边提供无私帮助的人们,都是上师的慈悲和智慧加持。

 

放生之路  菩提之路

  我们都是大恩上师的孩子,一个接一个被上师善巧地找到,又善巧地将我们引向解脱的正道。其实,上师一直就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开。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远比我这个业障深重的凡夫能现量见到的更加甚深、广大、光明、温暖。看过一位师兄写的佛子心语:“上师是在用自己的福德支撑着弟子不断祈求的‘加持’,所以身为弟子,我们都尽量不要太麻烦上师,上师的长久住世对众生的利益更大。”为了报答上师的恩德,为了上师长久住世、法体安康、广利众生,也为了自己修行不断进步,尽快走上正轨,更好地实现自利和利他,我一定要好好修行、积资净障。

  上师在《生命的平等》中写道,“佛陀说,一切有为善法中,救护有情的生命,功德利益为最大”,“法王如意宝开示,在末法时代,诸善法中放生最能让诸佛菩萨、根本上师欢喜,并劝请四众佛子广行放生,实践妙道”,“人身难得,时间匆匆过去,大家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这段有限的生命去利益其他众生”。

  修行刚刚开始,而我还要坚持一辈子,乃至生生世世。上师告诉我们:“在修行路上坚持不懈,做到这一点比我们预想的要艰难得多”(《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上师与弟子》 ),但“修行路上虽然还会有艰难险阻,然而只要保持清净的发心,为所有众生的解脱而修行,一切违缘都将成为觉悟的助缘”(《喜乐的曼达拉》)。放生,应当是我坚持不懈去做的事情,因为这是通向自他圆满菩提的方便之路。

  “放生最好能以三殊胜摄持,简单地说,就是放生前有端正发心,放生时一心一意为这些生命念诵心咒和佛号等,放生之后要如法回向” (《生命这出戏》)。反思自己皈依以来的放生,我的发心、正行、回向是否具足了三殊胜呢?就拿发心来说,我是为了确认自己走在正道上?是为了积累功德?是为了完成一件任务而流于做表面文章?还是真正为了无尽的众生脱离轮回苦海、证得菩提果位?放生时是一心一意地念诵心咒和佛号、心不外散吗?放生之后的回向是不是如法?如此检验,我差得太远了。希望在以后的放生中,我能够时刻检查自己的身语意是否如理如法,逐渐努力能同时具足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希望我能够依师教言,“以自己谦卑而诚恳的方式坚持救护众生”,逐渐实现“普,具大慈悲故不住无为;贤,具大智慧故不住有为”的境界。

  时光又转了一个年头,妈妈也开始加入放生。表面上,我们参与救度了动物们,实际上,被救度的也是我们。看着放生大巴的前挡风玻璃上安放着大圆满历代传承祖师法像,而大恩根本上师的法像挂在车厢内正前方,微笑地注视着大家,我忽然有一个念头:去放生的我们正是乘坐着上师掌舵的大船,驶向彼岸的菩提洲。希望有更多众生通过放生与上师三宝结上善缘,为自他种下解脱种子,走上菩提之路……

  接到师兄约稿,写一篇关于放生的文章,恰是汉地农历的二月初八,释迦牟尼佛出家纪念日。我悄悄地向上师祈祷,加持我这个卑劣弟子写出一篇利益众生的文章,加持我写文章的发心、过程和回向都是如理如法的。的确,放生的过程折射出我皈依以来的修行心路,也折射出上师的慈悲调化。我有时候想,估计没有比我更糟糕的弟子了,但上师让我感受到真正的圣者无边无尽的慈悲、柔和、平等、谦卑……

  谨以此拙劣的小文供养上师三宝,愿上师及所有善知识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弘法利生事业无边无碍!

  感恩大恩根本上师的摄受、引领、护佑、加持!

  愿生生世世不离师,生生世世做上师的好弟子!

  愿生生世世具大慈悲,跟随大恩上师普度众生!

  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

 

卑微弟子:宁吉曲措
  2014年神变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