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放生,先放了自己(下)

  上师示疾

  2009年,因为经常到菩提洲网站看上师开示,上师的教言如甘露浸润着我的心,渐渐萌生了依止上师的想法,特别是看了《夜海航灯》里有关放生的场景非常感动、震撼,并于上师生日大放生时委托师兄帮助随喜了放生款。

  2010年初,我如愿拜见了上师。见上师的那一天,听师兄在跟上师讨论有关上师病情的事,我觉得很诧异,因为当时上师看上去神采奕奕的,而我由于紧张和兴奋也没有多想。几天后,看到菩提洲网站发布信息说上师身体显现了严重的疾病,号召大家共修放生和念百字明。想起上师开示中说:“因为往昔积累福报,我们才得以在今生见到自己的上师,然而,这样的相逢很短暂。世人常说:子欲养而亲不待。上师虽然不像世间的父母那样需要我们养老送终,但上师在世时,我们应当精进依师教言修持佛法,尽己所能地让上师欢喜。对上师,愿我们不要留下太多遗憾。”我一下子懵了,急得直哭,我可是刚刚见到上师呀,我不能没有上师呀!上师怎么会生病呢!思绪完全乱了。平静下来以后,心想百字明我不会念,能做的只剩下放生了,我赶紧给网站邮箱写信,报名参加共修。很快网站回信,让报念百字明的数量,虚荣心让我没有说自己不会念,只是说自己尽量念,并参加放生。没想到网站又回信说算我一个,这回我放心了。一边抓紧学念百字明,一边想办法去放生。我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放生会让师父的身体好起来,会让师父开心,只要师父开心我就会去做。于是以随喜放生款、在家人的帮助下自己买物命放生、参加其他放生组放生、去寺院参加放生等形式参加放生。祈愿上师身体快快好起来。很快百字明也会念了。

  五月再见上师,上师比我第一次见时清瘦了许多。我当时感到很震惊,脱口说了一句:“师父您怎么这么瘦呀!”师父慈悲地看着我没有回答,我也不敢多问。过了一会儿,跟我同去的一位师兄(第二次见上师时皈依)出去接电话,上师问我:“他愿意皈依吗?”我说:“师父,他还没有考虑好。”上师说:“不急,慢慢来。” 我的上师呀!您在病中,心里想的依然是帮助众生。这时我才敢仔细地看看上师,上师精神很好,目光依旧温柔、慈悲、炯炯有神,除了消瘦以外,一点找不到病苦的影子,我心里稍稍感到一丝安慰。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当时的心情,只是不由得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内心极力回避上师示疾这个话题。因为惭愧、愚痴、心虚、懊悔……还是其他,也许都有。

  世尊,我观是阎浮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途,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若达平地,须省恶路,无再经历。

  ——《地藏菩萨本愿经》

  现在想上师示疾完全是为了解救众生,也包括我这种疑惑重重、顽劣痴迷的难化众生。

  要不然我这种卑劣的众生肯定是《地藏经》里说的那种“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途,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的众生。幸亏“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但我却未能时时反省,而是再再经历。

  细细地体会着这两次见上师时的内心感受。原来自己心里对上师、对佛法的理解是那样的狭隘、肤浅,那样不清净!上师曾开示:“与上师相聚,时间并不多;此生为人,时间并不多。”而我却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一次又一次地为自己寻找各种借口,一次又一次地转入轮回,继续玩贪嗔痴的游戏。慈悲的上师没有责怪我,而是示现疾病为我提供一个可以积累福报资粮的机会,希望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而我却一错再错,居然为自己参加了共修放生、学会念百字明而感到就此满足。

  喇嘛钦!弟子业障习气深重而您却不忍舍弃,您是看着我如此愚痴不思悔改而心痛啊!喇嘛钦!弟子惟有精进修行才能报您深恩!感恩您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福报耗尽时救拔我!愿今生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恩德,愿今生不再留下遗憾!喇嘛钦!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普贤放生

  2011年有幸随师一起朝圣九华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到了圣地只是云里雾里地跟随上师的足迹。一路上,每到一处上师必带领弟子们念《普贤行愿品》发愿,如此这般我才知道发愿的重要性。学佛,学佛,跟着上师一路才知道什么是学佛,怎么学?原来自己一直都是盲修瞎练。

  5月23日,恰巧是藏历三月二十一日,地藏菩萨节日。在九华山上师引导信众成立普贤放生,当时三个地方的师兄发愿成立放生,这让我非常兴奋,以后就不用自己到处跑着去放生了。踏踏实实跟着上师一起放生,把自己微尘般的小小善行融入大恩上师的功德大海,心里由此生出万般的地感恩。此时我细细地体会着上师开示里讲的:“上师在世间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想着要帮助我们了悟:我们的心和他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中。”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是地藏菩萨的誓愿,也是上师的誓愿。

  在九华山随师朝圣中许多情景每每回想起来无不充满感动,其中一幕更让我时时不能忘怀。那是在化城寺前面的放生池边,高大威武,走路足下生风的上师温柔地端起一盆鱼,缓缓地将它们放入池中。世界在那一刻静止了,静得只能听见流水的声音和鱼儿的欢笑,水也随之有了生命。此时此刻上师教给我什么是众生平等、什么是尊重!完全不似我以前放生时,把物命放了就完了,赶紧回向给自己,希望身体好起来。我为自己对众生的冷漠、麻木而悔恨。

  2011年9月,上师带领北京弟子放生。虽然已是秋天,太阳仍然火辣。上午,上师一到放生现场就登上运输车开始为物命念经加持,师兄们排成长队搬运着物命,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有些师兄体力不支,退出队伍休息了,可是上师念经的声音还是一如开始时清亮、悠长!放生结束时,已是下午,上师不顾辛劳、不顾身体初愈,没有休息就开始为现场发心皈依的信众传授皈依,并应信众的祈请念诵传承,赐予加持。让我又一次深刻感受到,上师心里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帮助众生!上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众生!每个众生在上师心里都是一样——犹如亲儿。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想为自己找借口不去参加放生时,我就会想起这个场景,反省自己的行为。

  自从参加普贤放生以来,通过学习《放生问答》和亲身经历的一切,我原来在放生中产生的一些顾虑和疑惑渐渐消除,不时调整自己的发心,使之逐渐趣入正轨。现在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对放生都不会再产生疑惑。每次念《放生仪规》时,经文咒语的声音不仅给众生种下了解脱的种子,也一次次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因此培养了少许的慈悲心,慢慢地减少了肉食,终于在2012年萨噶月响应网站发出的茹素倡导,发愿终生茹素,在上师的加持下圆满了此身戒杀、放生、护生的愿望!这一切都离不开上师的指引,如果没有上师我不可能做到。

  参加普贤放生的这几年,想来从放生中得到最大利益的是自己。从不信到为健康,从试探到疑惑,从算计到懈怠,走走停停,直到加入普贤放生,在上师的引导和加持下才感受到放生的欢喜。其中每前进一步都来自上师的加持!来自上师对众生的不离不弃!

  现在,放生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上师的言传身教支持鼓励着我,把放生之路坚定地走下去,愿有生之年,尽已之力放生。

  当我们逐渐敞开心扉,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我们会明白:这份单纯和坦白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事、物,哪怕是刚才拂面而过的清风,或是路边的一草一木,都带着上师的气息。在我们感知它们的开放、温柔的心中,有着上师引导我们一路走来的印迹。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上师的加持的确无所不在。

——《关于上师和弟子》

  静静地看着冰面下欢快游动的鱼儿和泥鳅,单纯地感受他们的欢喜,欢喜他们的欢喜!世界原来如此和谐、宁静、美好!

  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对立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简单,我已习惯于思考各种假设、如果、万一……自己给自己制造障碍,而这些障碍都来自自己的分别念!放生,其实应该先放了自己!放下自己的分别,放下自己的算计,放下自己的忧虑。

  在此忏悔自己无始以来亲手杀、因我杀、让他杀、随喜杀的众生早日离苦得乐,脱离轮回,蒙上师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就佛果!

  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三宝!生生世世不伤害众生!

  金刚上师住世所愿成

  僧众讲修增上教法盛

  眷属信施财富皆圆满

  教法常久住世愿吉祥

 

愚痴弟子 :希阿措
2014年1月30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