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护生,先放了自己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2014年的第一天,收看完法供养的直播后,和师兄们去郊外放生,路上有师兄提议在班车上共修阿弥陀佛圣号,还沉浸在收看直播喜乐中的师兄们齐声响应,一块儿念起了佛号,不知不觉中到达了放生地点。

  今天天气格外地好,阳光照在冰面上反射出来的光映在师兄们的脸上,一个个显得容光焕发。今年北方的冬季并不太冷,冰封河面的景象也只是在远郊才能见到。站在岸边等放生物命的时候,听见有师兄说这是观冰的好地方,我却不经意间回想起自己的放生经历。

无知的代价

  我自幼是个身体比较弱的孩子,听妈妈说我小时候经常患肺炎、害眼病。从记事起,打针、吃药、去医院、看医生在记忆中似乎就比同龄的小朋友多许多。上学后,身体稍微皮实了一点,但体质很差,体育课经常请假或免修。二十多岁的时候患了严重的妇科病,因为病情发展得很快,身体极度虚弱,当时医生怀疑是恶性肿瘤,需要手术。住院期间遵医嘱吃猪蹄升白细胞,几乎每天吃一顿,手术后,病理出来是良性囊肿,吃药控制就可以了。出院后,家里亲朋开始给我补起来,野生甲鱼、乌鸡什么的炖汤,直到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才告一段落。结果是几年后又一次复发手术,出院后依旧如是补养。

  又过了几年。由于药物的副作用我的肝功能严重受损,体质越来越差,吃不了油腻的东西。有人建议我吃海鲜或者飞禽,因为这些不油腻。于是这些可爱的生命进入了我的菜单,但因为中医说我不宜吃海鲜,所以只是偶尔吃点解馋,这让我少造了不少业。接下来,药物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病情发展到需要开腹手术。家人、同事、朋友都觉得奇怪,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因此成了科里的典型病例。

  又一次上了手术台,这是十年中第三次做手术。这次手术后让我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化。原因是:手术开始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麻醉没有完全到位,下刀开腹的时候,我感到剧痛,大声喊叫,身体却被固定在手术台上丝毫动弹不得,而且还清晰地听到了肚子被划破时的声音,就跟平时开鱼和鸡等动物肚子时的声音一样。很快我被实行了全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被一阵剧烈的难受唤醒了,我想要呕吐,我问医生你们在动我身体的什么地方?他们说在剥离你粘连的肠子,我难过地呕了一会儿,又昏迷了。可是,这些的痛苦记忆却清晰地留下来。从此,我再也不敢收拾鸡、鱼了。见到鱼和鸡等动物被杀就会想起自己当时的处境。

  由于自身业障深重,没有遇到善知识引导,我还是继续点杀物命补养身体。一个朋友的家属学佛听说我长期身体不好,请他转告我要多放生,这样对身体会好。可是我不信。但放生这两个字却印在我脑子里。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放生。

救  赎

  2005年,我又一次患重症,痛到生不如死,无有间断。朋友送了我《地藏经》和CD盘让我跟着念。可是我的身体支撑不了念这么长的经,当时我也不太相信念经会有作用。不过也正是这个提议,让我想起了家里有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寺院结缘的佛教念诵集,里面的《大悲咒》和《心经》是我喜欢的。经文不长,比较适合我。于是,我把这本经书带到了医院,放在病床边的小柜子里,每天晚上都要念一遍再睡觉。病房里的病友也喜欢听我念。这一年,反复地出院、入院,直到确诊,直到医生告诉我,他们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恢复到原来的健康。

  2006年的春节前,带着失望和不认命我出院了,并赶在大年初一去八大处灵光寺拜佛。现在回想起来这应该是观世音菩萨的指引。我坐在轮椅上去了灵光寺,排长队的信众们自愿把我让到前面,帮助我顺利地进入了灵光寺。学着别人的样子参拜佛牙塔,并随信众们一起转绕佛塔。临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院子里有一个放生功德箱,里面有许多随喜的钱,我想起了放生对身体有好处这件事,就艰难地挪了过去,郑重其事地把我人生中的第一笔放生款投进功德箱里,从此开始了我的放生之旅。回家的路上我沉浸在一种异样的欢喜中,病痛似乎也随之减轻了许多。就想着以后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去寺院拜佛。现在想起来这不是清净的发心,但是确实有效。

  后来的日子里,继续康复治疗,医院、家成为我生活中重要的两点一线。放生的事被渐渐淡忘。

  又到过年,我去寺院拜佛,结缘经书,里面有讲念佛能治病的,我才知道原来网络上有许多有关佛教的知识。从此,医院、家两点一线的生活里又多了一项上网看佛教知识。然后知道了《和谐拯救危机》《山西小院》,知道了因果报应、知道了杀生的果报、知道了不能点杀、知道了三净肉……

  2009年3月,我皈依了佛门,开始念佛、念《地藏经》、拜忏、忏悔以前杀生的种种恶行,进行自我救赎。念《地藏经》时,每次念到“百肢节内,悉下长钉”时,都会回想起病重时的惨状。再也不愿意受这个苦了,我开始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但这时的发心仍然是不清净的,为了身体健康,为了消灾免难,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不愿意再受苦,并没有真正相信。

  一次去佛具店请香和拜垫,偶然间跟店里的大姐聊起了放生的事,并由她介绍参加了平生第一次放生。记得放生的时候,当物命被解救的一刹那急于逃命的情景竟然让我掉下了眼泪,而我却不知这眼泪从何而来,放生结束我非常开心。接下来便开始搜集京城各放生组的信息,穿梭其间,寻找适合自己身体承受能力的活动,开始参加各类放生。那时也不懂发愿,只是觉得能帮助他们很开心,而且对自己有好处。

  一次放生麻雀,天气很热,麻雀们挤在笼子里很长时间,放生时许多麻雀都飞不起来,还有一些死了,看着这些死去的麻雀,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地悲哀和内疚,难道为了自己的身体好起来,就要把他们捉来放生吗?如果不放生他们会被捉来吗?这个想法使我对放生产生了动摇。问了一些同修,也没有哪个能给我一个让我确信的回答。在这样那样的疑问中我继续放生,去的次数少了,我开始算计选择,放生水族物命才去。这样走走停停的放生带给我的最大收获是吃肉少了,并在一次差不多全是海鲜的宴席上拒绝了以前最爱吃的海鲜和螃蟹,此后再也没吃过海鲜和螃蟹。不可思议的是,即使这样,我的身体却开始慢慢地恢复,恢复的效果不比住院治疗时差。我渐渐懈怠了,伤还没好却忘了旧痛。念佛也是想起来了才念,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用功。

 上师示疾

  2009年,因为经常到菩提洲网站看上师开示,上师的教言如甘露浸润着我的心,渐渐萌生了依止上师的想法,特别是看了《夜海航灯》里有关放生的场景非常感动、震撼,并于上师生日大放生时委托师兄帮助随喜了放生款。

  2010年初,我如愿拜见了上师。见上师的那一天,听师兄在跟上师讨论有关上师病情的事,我觉得很诧异,因为当时上师看上去神采奕奕的,而我由于紧张和兴奋也没有多想。几天后,看到菩提洲网站发布信息说上师身体显现了严重的疾病,号召大家共修放生和念百字明。想起上师开示中说:“因为往昔积累福报,我们才得以在今生见到自己的上师,然而,这样的相逢很短暂。世人常说:子欲养而亲不待。上师虽然不像世间的父母那样需要我们养老送终,但上师在世时,我们应当精进依师教言修持佛法,尽己所能地让上师欢喜。对上师,愿我们不要留下太多遗憾。”我一下子懵了,急得直哭,我可是刚刚见到上师呀,我不能没有上师呀!上师怎么会生病呢!思绪完全乱了。平静下来以后,心想百字明我不会念,能做的只剩下放生了,我赶紧给网站邮箱写信,报名参加共修。很快网站回信,让报念百字明的数量,虚荣心让我没有说自己不会念,只是说自己尽量念,并参加放生。没想到网站又回信说算我一个,这回我放心了。一边抓紧学念百字明,一边想办法去放生。我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放生会让师父的身体好起来,会让师父开心,只要师父开心我就会去做。于是以随喜放生款、在家人的帮助下自己买物命放生、参加其他放生组放生、去寺院参加放生等形式参加放生。祈愿上师身体快快好起来。很快百字明也会念了。

  五月再见上师,上师比我第一次见时清瘦了许多。我当时感到很震惊,脱口说了一句:“师父您怎么这么瘦呀!”师父慈悲地看着我没有回答,我也不敢多问。过了一会儿,跟我同去的一位师兄(第二次见上师时皈依)出去接电话,上师问我:“他愿意皈依吗?”我说:“师父,他还没有考虑好。”上师说:“不急,慢慢来。” 我的上师呀!您在病中,心里想的依然是帮助众生。这时我才敢仔细地看看上师,上师精神很好,目光依旧温柔、慈悲、炯炯有神,除了消瘦以外,一点找不到病苦的影子,我心里稍稍感到一丝安慰。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当时的心情,只是不由得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内心极力回避上师示疾这个话题。因为惭愧、愚痴、心虚、懊悔……还是其他,也许都有。

  世尊,我观是阎浮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途,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若达平地,须省恶路,无再经历。

  ——《地藏菩萨本愿经》

  现在想上师示疾完全是为了解救众生,也包括我这种疑惑重重、顽劣痴迷的难化众生。

  要不然我这种卑劣的众生肯定是《地藏经》里说的那种“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途,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的众生。幸亏“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但我却未能时时反省,而是再再经历。

  细细地体会着这两次见上师时的内心感受。原来自己心里对上师、对佛法的理解是那样的狭隘、肤浅,那样不清净!上师曾开示:“与上师相聚,时间并不多;此生为人,时间并不多。”而我却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一次又一次地为自己寻找各种借口,一次又一次地转入轮回,继续玩贪嗔痴的游戏。慈悲的上师没有责怪我,而是示现疾病为我提供一个可以积累福报资粮的机会,希望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而我却一错再错,居然为自己参加了共修放生、学会念百字明而感到就此满足。

  喇嘛钦!弟子业障习气深重而您却不忍舍弃,您是看着我如此愚痴不思悔改而心痛啊!喇嘛钦!弟子惟有精进修行才能报您深恩!感恩您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福报耗尽时救拔我!愿今生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恩德,愿今生不再留下遗憾!喇嘛钦!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普贤放生

  2011年有幸随师一起朝圣九华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到了圣地只是云里雾里地跟随上师的足迹。一路上,每到一处上师必带领弟子们念《普贤行愿品》发愿,如此这般我才知道发愿的重要性。学佛,学佛,跟着上师一路才知道什么是学佛,怎么学?原来自己一直都是盲修瞎练。

  5月23日,恰巧是藏历三月二十一日,地藏菩萨节日。在九华山上师引导信众成立普贤放生,当时三个地方的师兄发愿成立放生,这让我非常兴奋,以后就不用自己到处跑着去放生了。踏踏实实跟着上师一起放生,把自己微尘般的小小善行融入大恩上师的功德大海,心里由此生出万般的地感恩。此时我细细地体会着上师开示里讲的:“上师在世间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想着要帮助我们了悟:我们的心和他的心一样其实已经在光明中。”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是地藏菩萨的誓愿,也是上师的誓愿。

  在九华山随师朝圣中许多情景每每回想起来无不充满感动,其中一幕更让我时时不能忘怀。那是在化城寺前面的放生池边,高大威武,走路足下生风的上师温柔地端起一盆鱼,缓缓地将它们放入池中。世界在那一刻静止了,静得只能听见流水的声音和鱼儿的欢笑,水也随之有了生命。此时此刻上师教给我什么是众生平等、什么是尊重!完全不似我以前放生时,把物命放了就完了,赶紧回向给自己,希望身体好起来。我为自己对众生的冷漠、麻木而悔恨。

  2011年9月,上师带领北京弟子放生。虽然已是秋天,太阳仍然火辣。上午,上师一到放生现场就登上运输车开始为物命念经加持,师兄们排成长队搬运着物命,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有些师兄体力不支,退出队伍休息了,可是上师念经的声音还是一如开始时清亮、悠长!放生结束时,已是下午,上师不顾辛劳、不顾身体初愈,没有休息就开始为现场发心皈依的信众传授皈依,并应信众的祈请念诵传承,赐予加持。让我又一次深刻感受到,上师心里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帮助众生!上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众生!每个众生在上师心里都是一样——犹如亲儿。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想为自己找借口不去参加放生时,我就会想起这个场景,反省自己的行为。

  自从参加普贤放生以来,通过学习《放生问答》和亲身经历的一切,我原来在放生中产生的一些顾虑和疑惑渐渐消除,不时调整自己的发心,使之逐渐趣入正轨。现在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对放生都不会再产生疑惑。每次念《放生仪规》时,经文咒语的声音不仅给众生种下了解脱的种子,也一次次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因此培养了少许的慈悲心,慢慢地减少了肉食,终于在2012年萨噶月响应网站发出的茹素倡导,发愿终生茹素,在上师的加持下圆满了此身戒杀、放生、护生的愿望!这一切都离不开上师的指引,如果没有上师我不可能做到。

  参加普贤放生的这几年,想来从放生中得到最大利益的是自己。从不信到为健康,从试探到疑惑,从算计到懈怠,走走停停,直到加入普贤放生,在上师的引导和加持下才感受到放生的欢喜。其中每前进一步都来自上师的加持!来自上师对众生的不离不弃!

  现在,放生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上师的言传身教支持鼓励着我,把放生之路坚定地走下去,愿有生之年,尽已之力放生。

  当我们逐渐敞开心扉,学会恭敬而亲密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与己、与人、与世界不再频发冲突,我们会明白:这份单纯和坦白都是上师手把手教会我们的。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事、物,哪怕是刚才拂面而过的清风,或是路边的一草一木,都带着上师的气息。在我们感知它们的开放、温柔的心中,有着上师引导我们一路走来的印迹。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上师的加持的确无所不在。

——《关于上师和弟子》

  静静地看着冰面下欢快游动的鱼儿和泥鳅,单纯地感受他们的欢喜,欢喜他们的欢喜!世界原来如此和谐、宁静、美好!

  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对立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简单,我已习惯于思考各种假设、如果、万一……自己给自己制造障碍,而这些障碍都来自自己的分别念!放生,其实应该先放了自己!放下自己的分别,放下自己的算计,放下自己的忧虑。

  在此忏悔自己无始以来亲手杀、因我杀、让他杀、随喜杀的众生早日离苦得乐,脱离轮回,蒙上师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就佛果!

  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三宝!生生世世不伤害众生!

  金刚上师住世所愿成

  僧众讲修增上教法盛

  眷属信施财富皆圆满

  教法常久住世愿吉祥

愚痴弟子 :希阿措
2014年1月3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