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发心初体验(下)

三、从单纯做事,到关心他人

  日子过了一两个月,转眼到了夏天,A法师安排我和一些出家师父去了扎西持林。来到圣地扎西持林,我的发心工作做了调整。不知怎的,土登师父挑选我去扎西持林厨房组发心,跟我同来的出家师父们都笑了。因为她们知道我平时根本不愿意进厨房,是一个连饭都不会做的人,连照顾自己都够呛的人。她们说,上师知道你怕什么就让你做什么!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来扎西持林前,我发了愿,要来圣地修自己的菩提心,就像至尊上师的菩提心那样。所以全知的上师派土登师父慈悲帮我。当时我害怕的不是厨房工作,任何事我都非常愿意做,而是厨房之地事关重大,关系这么多人吃饭,我希望能找一个更胜任的人来做。于是我跟土登师父说:一、自己从来没做过管理工作,二、自己不会做饭,也做不来厨房的事儿。土登师父具体说了什么我忘记不清了,但他信任我,坚持要我先试试。

  夏天,正是居士们密集来圣地朝拜见至尊上师的高峰期,我初“上任”时,吃饭人数已经近百人,以后不断往上升。我做厨房工作有三个多月,期间赶上很多次法会,还曾给法会几百个喇嘛供斋。回顾起来,我的发心工作做得很不好。但唯一值得安慰的可能是我学会吃苦耐劳了,不像在汉地寺庙时那么娇气。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是早出晚归,出门时,室友还没起床,回来时,她们已躺下了,白天根本没时间回去休息。A法师也在圣地,他总是赞叹我变了,鼓励表扬我,并在课堂上让大家向我学习。至尊上师也几次说我很辛苦。自始至终,慈悲的大恩上师一直在赐予我们巨大的加持,厨房发心小组成员都有体会。大多时候,我都是很欢喜地做那些工作,自己往往没觉得特别累。我也是第一次来扎西持林,来后,好几个月里也没时间听课,除了灌顶,法会也没时间参加,转山就更不用提了。但因为有了前面发心的基础,我对发心即是修行有了定解,一点都不觉得遗憾。至尊上师也总是开示,发心也好,闻思也好,磕头转山也好,打坐念咒也好,其实都一样的。是呀,做哪个都是修行,都是调伏内心,都是改变我们的轮回习气。

  这个阶段,我对发心又有了新认识。过去我的发心体会主要是做事认真,全力以赴把事儿做好。此阶段,跟着土登师父学习,他是一个特别会照顾人的修行人。土登师父总是以身作则,告诉我如何关心人。而过去,我压根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厨房工作有很多搬运的重体力活,比如七八十斤乃至上百斤一袋的菜和粮食。买菜是土登师父的事儿,菜到了买回来,卸菜车往往也是他的事。有一次他生病好几天都没怎么吃饭,菜买回来,他饿着肚子跟一个喇嘛把很重的一袋袋菜从停车场扛到厨房。我很不忍心,劝他休息吃饭,他却不肯。土登师父就是这么甘愿做众生奴仆,所有的脏活重活都包揽在身上,也绝对不喊居士帮忙,对居士特别关爱照顾。

  那天晚上,我有事去向管家汇报。屋子里很热闹,坐满了人,土登师父恰好在里屋打吊针。那几天,土登师父总是呕吐,吃不下东西,身体很虚弱,睡不着觉,可是他总是默默忍受这一切,照样从早到晚做大家奴仆。为他打吊针,本来是想让他休息下。他却一直说个不停,不断说工作,说完工作,又不断说笑话来逗大家开心,片刻都不休息。旁边医生干着急,怎么劝说都没用。土登师父就是这样,自轻他重,甚至心里完全没有自我,只有他人。

  还有一次,土登师父跟我们说佛陀在因地修行时,是如何哪怕为了一个众生,也要布施自己的身体的事儿。那段时间,“哪怕为了一个众生”的声音总是萦绕在我脑海里。土登师父也解释过为什么要对众生好:因为他们好不容易信佛法,好不容易对上师生信心,好不容易来到扎西持林。对此,我并没产生太大共鸣。因为我似乎刚接触佛经就信佛法了,见了至尊上师很容易生信心,来扎西持林也似乎容易。后来有一次我和几个师兄一块上山供护法,在去的路上,一位师兄跟我们算了一笔账:我们这些学佛的,来到扎西持林的人,在整个地球来看,比例是多么小,是多么难得,我这才对土登师父说的几个“好不容易”产生了难得之感。几个月后,我想说服不学佛的家人去皈依,去对上师生信心等等,才意识到土登师父以前说的“好不容易”,是真的好不容易呀!。让人皈依佛门太难了,生信心太难了,而让人退失信心,让人产生邪见却太容易太容易了。再后来,修加行,重读《普贤上师言教》,对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的定解又生起了一点点,似乎更能理解大恩上师和土登师父为什么如此呵护我们这些人。

  在这期间,我明白发心工作更广的内涵。比如:在厨房发心,不仅仅是保证多少人吃饭的问题。扎西持林面向很多人,这关乎大家精神食粮,关乎大家对出家僧团的信心,对佛法的信心,对圣地的信心,乃至对上师的信心。其实,我们每一个出家人的一言一行都事关佛法。可是,我对大家慈悲心不够,说话往往比较严厉。那时,至尊上师几次教导我,来扎西持林的人有的还没皈依,有的是怀着看看的心态,至尊上师提醒我说话注意场合,对人不要太严厉。上师特别注意呵护大家对三宝的信心。当时我觉得压力很大,自己皈依上师还不到一年,只是某种因缘和大恩上师的慈悲得以较快出家,并担负了这种毫无经验的厨房工作,修行哪比得上那些皈依上师很多年,甚至十几年的老修行人呢。哪里禁得起别人来“观”。

  虽然在至尊上师面前痛哭忏悔,想改变自己,但是习气太重,我实在是缺乏慈悲关心他人的训练,有的只是自以为是的恶习。我也笨拙得完全不知道怎么修菩提心、慈悲心,怎么跟人打交道。其实窍诀土登师父早已经教了我,只是当初没领悟到。土登师父一直把我当作家人一样,我心里特别感动,特别温暖,因为我也把师父们当作家人一样信任。当时太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也该随学土登师父,把师兄们、把金刚道友们都当家人一样对待,放松一些,对他们敞开心扉,信任,并真正关心他们,希望他们快乐。

  真正体会到师兄就是我的亲人是在法会结束后。那是十月份,我不再做厨房工作了。扎西持林刚好下了场大雪,我要去图书馆,走在文殊殿通往图书馆的彩虹桥上,看到雪地上的脚印时突然控制不住地流泪了。那桥是夏天法会期间居士们跟土登师父一块搭的,当时吃饭的人多,原来的小饭厅容纳不下,就临时在文殊殿就餐,为了方便运送饭菜搭了这个桥。土登师父把它叫做彩虹桥。站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我想起了搭这个桥的一位高个子北京师兄,突然觉得他其实就是自己兄长一般。我曾经对他有点意见。我想如果他是我的哥哥,在外面被别人数落(虽然我没当面当众说过他的不是),该多难受。我又想,很多师兄在自己圈子里都是有头有脸的,我曾经多么不懂事,对他们说话显得不是那么尊重,他们该多受伤多尴尬呀。对着洁白的大雪,我哭着忏悔,希望能清净自己无意中伤害师兄们的罪业。我是第一次,不是因为怕上师不悦,不是因为怕犯戒律,而是因为真正把师兄们当作亲人来看待去反省自己而真心地忏悔。

  这阶段发心又有了另一个新认识:必须把发心和闻思结合起来。过去没学佛时,我很爱看修心养性的古今中外的各种书籍,因为不肯行动,修养并没一丝一毫的提高。所以入佛门后,我刻意不让自己过多闻思,发誓一定要老实修行。这次发心要面对众口难调的情况,我时常觉得自己特别笨,无法做到随顺每一个众生,不让任何一个众生因我生烦恼。有一次,我没能圆满处理好一位师兄吃菜的问题,让他起了极大的烦恼,我极度沮丧与无奈,甚至很自责,也觉得特别对不起至尊上师——至尊上师是多么想让每一个来到圣地的居士每天都开心呀!一位法师安慰我,让每个众生需求都满足需求很难,建议我学习《饶益有情九观察》。我从中吃惊地发现,做一件事情要考虑这么多问题呀。其实之前,法师已经几次开示我一定要用六度来摄持发心工作。我难过时,土登师父也总是开示我多修空性。无奈过去闻思太马虎,根本没把佛法吃透,所以做起事情来,完全是随顺自己的习气,而不是按照佛法来做。所以,师父们开示我与人说话、处理问题要有技巧,我实在不知道啥是技巧。在遇到种种挫折后,我闻思学习的愿望强烈起来。这段发心工作结束后,至尊上师开示我要多闻思,要我多读高僧大德传记,读《入行论》。《入行论》是在我还没开始发心时就有师兄曾再三要我学习的,我那时没意乐。现在我把《入行论》看作是宝藏,里面有太多太多很管用的实修诀窍,读后,我对菩提心有了更深一点的认识。对至尊上师和土登师父那种甘为众生奴仆的示现更能理解了。以前,自己只是觉得至尊上师和土登师父对师兄们好,我也应该对他们好。学习《入行论》后,知道众生是我们的福田,我们每一个发了菩提心的佛子都必须甘为众生奴仆,也必须修习忍辱。

  这段发心工作结束后,因为陪家人看病在大城市的医院待了很长时间。医院大约是痛苦最集中的场所之一。我突然发现自己能感受到很多陌生人的焦虑、不耐烦、不快乐以及种种痛苦情绪,而自己由衷地希望他们能获得安乐。过去我非常迟钝也非常封闭,根本不太在意别人快乐与否。我突然想起一个道友分享给我的修行菩提心的方式——每天特意对陌生人观修,希望他们快乐。殊途同归,我通过发心的实践,不知不觉也达到类似效果。

  诚如至尊上师所教导的“在与众生的关系上,我们早已别无选择”。众生跟我们原本就没法割离,他们的痛苦、他们的安乐跟我本是一体的。我终于把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意乐、为了上师欢喜的心扩大到希望一切众生离苦得乐。当意识到自己这种变化,我立刻忆念起大恩上师:一年来,大恩上师一直在耐心地教我这个愚钝弟子呀。我如此笨拙、不成熟,不会跟人沟通交往,习性这么重,为了帮助我这个愚钝弟子,大恩上师给我这么多宝贵的发心机会,担当了多大的风险呀。至尊上师、A法师、土登师父,一路陪我走着,不离不弃,不断鼓励我,呵护我,加持我,对我耐心到极点,给我种种善巧方便的开示,多辛苦呀!至此,我也略微感悟到,至尊上师就是佛陀,所做的一切都是佛陀的事业,佛陀哪里需要我们为他发心做什么,这一切完全是为了调教和度化我们。

  除了感恩至尊上师和法师们,还得感恩众生(这些众生有很多一定是佛菩萨的示现),让我得以发心,得以培福,得以通过发心意识到自己修行上问题。在此也真诚地向我在发心道路上因笨拙、因无明而伤害过的师兄们道歉。

  至此,我的菩提心还很微弱很造作,对发心的认识还很肤浅,乃至存在误区,有很多亟待提高的地方。希望这篇文章能抛砖引玉,有更多道友分享发心体验。与所有见触闻这篇文章的有缘者共勉:“菩提心妙宝,未生者当生,已生勿退失,辗转益增长。”希望更多人能生起发心的念头,更多人能行动起来发心。

 

弟子 普贤菩提
写于2014年1月17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