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信敬心之——祈祷上师他力加持

顶礼大恩至尊上师希阿荣博仁波切!

缘起

  通过《心路之———信敬心》,我发现写作、刊登至少各有一个好处:写作,可使原本抽象的思维变得具体,原本模糊、杂乱的想法变得清晰、条理;刊登,可受到各方的指正、教导,便于从中获益。为进一步获得如是利益及其必要,现今我将自己的修行过程、内容付于文字,予以刊出。

首先对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非常重要生起定解

  现今时至末法,我等普遍烦恼粗大、分别念极多、福德浅薄、业障深重,故而自力更加微弱,仅从首先生起出离心而奠定小乘基础,次而在出离心的基础上生起菩提心而奠定大乘显宗基础,最后在菩提心的基础上生起清净见而奠定大乘密宗基础而言,我等纯粹依自力精进五年、十年、十五年……能如实如量稳固生起吗?很难!纯粹依自力奠定小乘、大乘显宗、大乘密宗基础都很难,那我等纯粹依自力能一生获得成就吗?不可能!怎样才能一生获得成就呢?只有在自力的前提下仰仗他力才能一生获得成就!此理如:在自力的前提下仰仗轮船之他力渡海般理同;此例如:在自力的前提下仰仗阿弥陀佛之他力往生净土般例同。

  既然他力这么重要,那么在显密诸多他力中哪种他力加持胜过一切?上师他力加持!

  为什么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因为具足法相的上师在功德上与诸佛等同(如:《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云:“上师本是三世诸佛之本体,身为僧的本体、语为妙法的本体、意为佛的本体,可见上师是三宝的总集……”。《功德藏》云:“圆满德相之上师,诸佛智慧大悲体……”。《大圆满心性休息》云:“具德上师即法王,住在何处等诸佛……”),在恩德上胜过诸佛(如:《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云:“实际上,上师的功德与诸佛无有差别,而且对我们来说,上师则以胜过诸佛的恩德予以救护。”《大圆满心性休息》云:“上师即佛第四宝……所化之前胜诸佛”。《大圆满心性休息实修法》云:“无论任何坛城中,上师都是主尊黑日嘎之本体……在所化众生前,上师的恩德胜过佛陀……”),并且上师与诸佛有显未显现的差别(如:至尊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曾云:“对不清净的众生来说,还不能现见本尊(诸佛菩萨),只有经过长久修习而现见本尊后,才能为本尊摄受,亲自赐予灌顶、传法等,但上师在我们眼前,直接为我们灌顶、传法,逐渐引导我们,所以修持上师更加殊胜。”),所以上师他力加持胜过诸佛他力加持——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

  再举教证证明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非常重要:

  壹、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修持生起次第:《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引用续部云:“何人俱胝劫,修十万本尊,不如一刹那,忆念上师胜。”《誓言庄严续》云:“十万劫中勤观修,具相随好之本尊,不如刹那念师胜,念咒修法千万遍,不如祈师一遍胜。”《明灯续》云:“何人八万四千大劫中,广修布施,护持净戒,修习安忍,策发精进,安住静虑,开发智慧,然而仅仅一刹那忆念相好严饰的本尊身,即已胜彼福德;比起八万四千大劫中修习本尊,一刹那忆念上师的福德更为殊胜,何以故?即生能得佛果之故。”

  贰、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修持圆满次第:《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云:“尤其是,密宗金刚乘的一切道法中,唯独上师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因而所有续部中都讲述了上师瑜伽的修法,并且指出这一修法比观修一切生圆次第更为殊胜。《阿底庄严续》云:“圆满次第一劫中,离眠愦闹恒久修,心间观师仅一瞬,功德胜前十六倍。”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虚幻休息》中云:“依靠观修生圆次第等各个道的本体,不能解脱,因为它们还需要依靠行为和增相等。唯以此上师瑜伽自道的本体才能使自相续中生起实相的证悟,即可解脱,所以说一切圣道中上师瑜伽最为甚深。”

  叁、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祈祷诸佛菩萨他力加持:例证:“昔日在潘波勇的地方,有个人着魔了,当时迎请康隆巴格西,格西到了之后修习慈悲、念诵忿怒本尊咒等(祈祷本尊——祈祷诸佛菩萨),作了各种法事都没有见效。后来祈祷自己的上师仲敦巴仁波切,当下就起了利益。”“以前马尔巴罗扎通过祈祷,见到上师那若巴,同时也现见了喜金刚本尊坛城。当时马尔巴罗扎选择向本尊顶礼、求悉地,而没有在上师面前求悉地。以这种缘起,(未能获得上师那若巴的意传加持),他的解脱成就因此而拖延,没有获得即生成佛……”“(历史上),曼达热哇祈求莲花生大士时,现前了普巴金刚(金刚橛)的坛城,他选择在本尊前求悉地,而没有向上师求悉地。以此缘起,莲花生大师的意传加持,直接赐予空行母益西措嘉,曼达热哇并没有得到,(他的解脱成就因此而拖延)。”教证:仲敦巴尊者云:“与祈祷其他本尊相比,如果祈祷阿底峡尊者(阿底峡尊者是仲敦巴尊者的上师),很快能赐予加持,对这一点我本人深有体会。”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虚幻休息》中云:“……因为这是修上师瑜伽,而不是修本尊瑜伽。经续中并没有说依靠本尊六个月就能成就,而唯有修持上师瑜伽,才能获得这种悉地。”麦彭仁波切在《保密窍诀》中云:“……所以对上师必须要尊重,上师比本尊还重要。”《上师供仪轨》云:“供养祈祷三世之佛陀,不如仅忆汝尊(指上师)一毛孔,更能速得成就之加持……。”

  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可一生成佛:《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云:“单单依靠祈祷上师也可以在无勤当中(一生)获得梦寐以求的一切悉地。”《阿底庄严续》云:“观具恩上师,于头顶心间,或于肢掌中,千佛之成就,彼人(一生)亦可得。”《时轮金刚续》云:“千劫一切三世中,三宝境前恒供养,亦于群生施无畏,即生佛果尤不得。然于大恩上师尊,若以信心令欢喜,共与不共诸悉地,无疑即生当成就。”帝洛巴尊者云:“即生欲得金刚持,道之究竟上师道,敬信究竟敬信师。”甲瓦用滚尊者云:“上师一句也不传,弟子一座亦不修,佛果一生亦可得,是道殊胜敬信师。”班钦洛桑曲坚云:“一生成佛之方便,唯于具相至尊师,一心无散而祈祷,此为深道心要义。”|

  伍、不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即便修持无上大圆满也不能成就:《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云:“因此,无伪实相的证悟唯有依靠以恭敬诚信之心来修上师瑜伽(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才可以在自相续中生起,除此之外依靠其他任何方法都无法证悟。”《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引用教证云:“当知胜义俱生智,唯依积资净障力,(祈祷)具证上师之加持,依止他法诚愚痴。”至尊让热日巴说:“若不祈祷上师尊,欲求无分别智慧,如朝北洞中待日,彼无境心融合时。”怙主桑吉文说:“若无(对上师)敬信之滋润,证悟之芽不得生,故不远离观(上师为)佛想,一心祈祷此极要。”又:至尊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宣讲《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时曾云:“对上师有信心(有信心,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才能获得上师他力加持),对众生有慈悲心,相信因果。如果做不到这三点,即使释迦牟尼佛亲自来到面前讲大圆满,也不可能开悟……。”又云:“并非真正把上师看作与佛无二无别,而认为上师之外还有更高明的佛菩萨(无上信心不具足),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可能开悟(无上信心不具足,即使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也不能获得上师他力最大加持故)。”大恩至尊上师希阿荣博仁波切在上师瑜伽开示中云:“……而在大圆满修行中,一定要将上师观想为最究竟的法身佛(具足无上信心,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才能获得上师他力最大加持)。否则很难得到最终的成就。”又云:“我们要证悟大圆满只能依靠弟子对上师的信心与上师赐予的加持。如果平时只是嘴上说上师即是佛、上师对我的恩德很大,而相续中没有生起这样的定解,没有真正视上师为佛(无上信心不具足),那么无论你有怎样的世间聪明,无论你通达多少甚深经典,都不会得到上师最殊胜的加持,这样是无法证悟大圆满的(无上信心不具足,即使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也不能获得上师他力最大加持故)。”

次而逐渐重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

  虽然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非常重要,但在刚皈依至尊上师时因未认识到这点,所以在第一个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几乎完全没有重视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的加持,只专注学修别的法。从而仅依羸弱之自力缺少强力之他力加持的缘故,身心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学修也没什么进步;后随着一点点明白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胜过一切、非常重要的相关道理,就慢慢在第二个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开始重视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无论学修什么法皆先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并天天频繁串习增上决定上师他力加持之有无、大小的唯一要素——信敬心,这样在自力精进的基础上又具足他力加持的原故,身心感觉到明显变化,学修也有显著进步;有了如上两次有没有重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鲜明对比,于是在第三个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特别重视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如此即便在随即因为其他原因而中断了一切学修的情况下,唯一依靠每天很多次的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也获得了令我吃惊的诸多感应和见解上的进步。……见解上的进步如:在没有特别重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前《入行论•智慧品》我看了很多遍,每遍都做了认真思维,作了很多笔记,但每次作笔记时自己也很清楚如此思维造成前后处处矛盾,显然是理解错误,但却无法有半点突破,为之颇为苦恼。特别重视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后,在连续数月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某天,我打开《入行论•智慧品》时竟然在词句上从头到尾基本全部通过,当时我惊讶得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狠劲儿地用力拧了一下大腿看看这是不是梦,当确信不是梦境后无法言喻的欣喜及震惊使我怔怔地呆坐在原地半小时以上,这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在数月中仅凭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而没有看一个字修一次法的前提下,以前完全无法看懂的《智慧品》在上师他力加持下一下子全文通过……经过这些令我吃惊的诸多感应和见解上的进步,加上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叫我修上师瑜伽①,从此我最为重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②。

最后最为重视祈祷上师他力加持

  壹、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前提——确定根本上师③

  若只皈依一位具相上师,就不存在确定的问题,但我皈依了两位具相上师,如此则必须要确定,否则信敬心就没有一个具体的对境,没有一个具体的对境就无法具体串习信敬心,无法具体串习信敬心就无法具体增上信敬心,无法具体增上信敬心就无法真实地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无法真实地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就无法真实地获得上师他力加持。如此,无论皈依了多少具相上师,求了多么多的法,学修了多长时间,但由于仅依羸弱之自力缺少强力之他力加持的缘故,也很难很好地对治烦恼,更难获得殊胜利益。

  如:某某师,皈依的具相上师非常多,求的法也不少,学修更有数十年,但至今仍未确定一个根本上师——至今没有一个具体串习增上信敬心的对境。这样信敬心就无法具体串习增上,对所有皈依的具相上师的信敬心若有似无——无法真实祈祷和获得上师他力加持。仅凭自力学修数十年的结果是某一天打电话给我说:……我虽然皈依了那么多具相上师,但仍感觉如孤儿一样没有依靠(未确定一个根本上师,就难有具大信心的依靠处故);虽求了那么多的法,但仍没有一个具有大信心的主修的法(未确定一个根本上师,就难有具大信心的主修的法——对人不具大信心,对人所传的法就难具大信心故);学修数十年的结果好像除了收获浪费数十年的光阴外没有其他任何明显收获——身心没有明显改变,烦恼没有明显减轻(仅依自力、没有他力加持故,很难有任何明显收获)……说到伤心处,偌大年龄的他在电话那端痛哭失声。此类事例随处可见。

  又如:确定根本上师,不仅没有这个概念,更不是我的主动。之所以确定,其实是一种前进的必然:当慢慢明白对上师的信敬心与自己的成就两者成正比的关系时,就试图用串习的方法增上信敬心。先是对两位至尊上师同时串习(我皈依了两位至尊上师),经过一段时间串习试验,觉得这样串习,因没有一个具体的对境,故无法具体增上信敬心。没办法,只好确定一位至尊上师,又经过一段时间串习试验,感觉这样串习,因为有一个具体的对境,所以可以具体增上信敬心。这是我无奈中确定根本上师的第一个必然。无论处于试验串习阶段还是此后正式串习阶段、以及直至信敬心稍获稳固前,不串习时不见、串习时骤现的与信敬心相违甚至不全力以赴应对都有可能催毁信敬心的邪分别念气势汹涌、随时都有,且与信敬心的对境成正比——对境越多,邪分别念随着对境的增多而增多;对境越少,邪分别念随着对境的减少而减少。后虽只确定了一位至尊上师,但无以计数、潮水般涌现的邪分别念仍使我串习得异常艰难、辛苦,以至于不久后我在参加完法王如意宝的荼毗大典,向至尊希阿荣博上师拜别时说:“……我有两位至尊上师:一位是法王,一位是您……现在法王示现涅槃,显现上我只有您一位上师了……(因为对上师的信敬心与自己的成就两者的关系成正比,所以串习增上对上师的信敬心非常重要),通过前段时间的串习,我感觉对一位希阿荣博上师生起真实信敬心真是太难、太难了,难得刻骨铭心,难得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以后即使本师释迦牟尼佛站在我身边我也不再皈依、依止了(此种表述有些不当。当时要表达的意思是:即使有与本师释迦牟尼佛无二无别的上师站在我身边我也不再皈依、依止了)。”这是我决定不再皈依和依止更多上师,坚定确定根本上师的第二个必然(从此,我再也没有皈依、依止任何一位上师,更别说接受哪位上师的灌顶了。这看来好象有点极端,但针对如我这般陋劣根器——邪分别念多、信敬心难以生起的人而言,却是一种很好的避免造业的对治。这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有宗喀巴大师的明确教证)。确定根本上师虽出于只能如此选择的必然,但却给我带来能具体串习增上信敬心、能真实地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并能真实地获得上师他力加持、能很好地对治烦恼和获得很多利益等诸多好处。

  (进言:若您已皈依具相上师,但未确定根本上师,建议您尽早确定,这样有诸多好处。)

  贰、祈祷上师他力加持

  一、修之祈祷上师他力加持

  1、前行: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以便迅速打好基础

  三乘佛法是个整体,不可分割:小乘犹如第一层楼,他的基础是出离心;大乘显宗犹如第二层楼,他的基础是菩提心;大乘密宗犹如第三层楼,他的基础是第一层、第二层楼——出离心、菩提心。大乘密宗的一切修法如果不具备出离心的基础则不可能解脱,不具备菩提心的基础就不可能成佛。所以要想以大乘密宗修法以期一生解脱、一生成佛,首先一定要打好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而要打好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就必须修五加行。具体修五加行时,每次皆先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随即在上师他力加持下次第修每一加行,如此,他力加持与自力精进和合的结果促使每一加行的功德很快能在心中生起,最终很快打好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

  如:在未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前,我就学习了《入行论》,了知了菩提心的殊胜功德及重要性,很想生起菩提心,但仅依自力无论如何努力,自心犹如冷水泡石头般没有什么反应。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后,为生起出离心、菩提心而修五加行。修时,每次都先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随后在上师他力加持下次第修每一加行,如是次第修第一加行、第二加行,刚修第三加行不久,一天半夜被隐隐的肚疼痛醒,醒后疼痛很快加剧,最终痛得无法忍受,以致宁愿想生命停止也不想疼痛再继续。在如此剧痛中,蓦然脑海中莫名地闪现一个念头:我刚修完第二加行——菩提心,现在不如趁此机会检验一下菩提心生起得如何?旋即我尝试以最大的毅力忍住剧痛,问自己:“假如我的肚痛能使所有众生脱离轮回痛苦、获得佛果安乐,我愿不愿意承受?” “愿意承受!”回答后马上反复观察内心,看是有水分虚情的回答还是真实无伪的心声……如是再再问自己,自己再再如是回答,并且是真实无伪的心声后,剧痛中我仍生起一种抑制不住的信心和欣喜:以前仅依自力再再努力也无法生起的菩提心,现在加上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迅速生起——上师他力加持的力量真是匪夷所思;我现在终于拥有一颗进入大乘之门的菩提心了。

  2、正行: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以便迅速增上直至圆满见、修、行,迅速减轻直至彻底消融分别(能产生所知障)、执著(能产生烦恼障)。

  打好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后,本来可以在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前提下,加自力精进次第修生圆次第、大圆满,以便在他力、自力的和合下迅速增上直至圆满见、修、行,迅速减轻直至彻底消融分别、执著。但对我而言:可能是由于往昔的因缘,观修生圆次第、安住大圆满我意乐不大、信心不强,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的修法我却有极大的意乐、很强的信心。所以在得到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的教导及开许后,我最为重视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以便在他力之加持、自力之信敬心为主的精进,此二力和合下迅速增上直至圆满见、修、行,迅速减轻直至彻底消融分别、执著。

  如:

  增上见:唯心,是大乘所有宗派最根本、最重要的见解之一。未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前,在汉地佛学院虽从理论上较系统地学过,但对万法唯心的见解却很难理解、接受。皈依至尊上师后,很多遍地学习思维了《醒梦辩论歌》,虽然经过反反复复细致入微的辩论,证明了万法如梦般唯心,但对如此逼真如此森罗万象的万法如梦般归摄于唯心,产生事实上认可的见解在心中仍未生起。毕竟,我们在轮回中生生世世皆是以法是心外客观存在之法、心是法外客观存在之心的方式串习,而非是以万法唯心的方式认识着——前者来源于无始的串习,后者来源于今生才开始的认识。即使前者属于模糊的感性了知,后者属于清晰的理性分析,但无始至今的串习引发的巨大心理惯性使我无法让万法唯心这一与平常感性了知截然相反的理性分析进入自心、变成自心生起的见解。私下问自己数次:依自力何时才能实现。每次的自我回答都是:至少数十年!不久,到某处拜见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说:“你修修上师瑜伽。”回来后依教奉行。数月后一次偶然,我在修法之余休息时依窗外望,心中默言:我所看到的这窗外的一切真是自心的显现?真是自心的显现!又如是问,又如是答。几次三番后,我愕然,愕然中我十分惊喜地确定:原本计划至少数十年才能使自心生起万法唯心的见解,在正行修上师瑜伽——正行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数月后大体变成现实(增上空性见等略)。  

  增上修:大约记得在就读普陀山佛学院一年左右,我去了一趟仰慕已久的喇荣五明佛学院,并有幸得受法王如意宝的灌顶。回来后,或许是学院举世无双的学修氛围的影响,或许是法王如意宝的灌顶加持,抑或两者都是,总之使我萌生了修法的渴望,并迈出今生修法的第一步——诵经。嘿,真奇怪!不诵经时妄念倒是没有(不是没有,只是没有正念的参照物故不易觉察),诵经时妄念竟然纷飞:一会儿想到美国陈年旧事,一会儿想到中国最近新闻;一会儿是信心,一会儿是邪见……无奇不有、无所不想,直至伴随着诵完最后一句经文,妄念方戛然而止。并且心极易受外境的影响,甚至一阵微风抚过,也能扰动我诵经的心、而去竖耳倾听。严重时,几乎无法自制,这时我非常怀疑如此诵经到底有没有利益、罪过是否大过功德,很多次想放弃。之所以没放弃,那是因为我以“如果你这点困难都战胜不了、而放弃,(依此可以预见)你这辈子出家也不会取得什么成绩,所以现在你一定要强迫自己”的话语经常自逼。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这种状况依然没有改变,至正行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时才得以迅速改观,半年多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时我住在寺院一间没有任何隔音效果的小木屋里。隔壁约一米处是过道,二三米处是寺院的建筑工地,过道时不时都要经过大批驮着建筑材料、打了铁脚掌、走路与地面石板相碰撞发出尖锐声音的驴子,工地上更是人声不断。在这种环境下,通过半年多来正行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竟然使我迅速达到在修法时心基本不大受隔壁人、畜发出颇大声响的影响;而且妄念也很少,甚至能做到半年多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能入定一会儿(初步的定,安住一个所缘境)。

  增上行:三门极不调柔之人,如同刺猬,与人接触随时都可能刺伤别人的心,这就是刚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时的我。如此,每次与人交往,在回忆反省时都会有着充满严重三门不调柔的发现:与人说话时不时即有附着烦恼气息、粗声粗气,易让人生烦恼的言辞;但凡举止频频就有妄自尊大、动作粗犷,好使人萌生远离之心的行为;动念必有以我为中心、不随顺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三门虽不调柔至此,但内心深处却有着深深的惭愧、浓浓的向上之心,所以每次发现后都会极度后悔,以至于以狠抽自己耳光的方式忏悔,如对仇人般地对自己咬牙切齿地诅咒,最后发誓下次一定改正、但却照犯不误。此时,正念是百折不挠、想奋力成为胜利者的失败者,无法控制三门,为之我非常痛苦,曾对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说:“……如果再如此继续,不如死了的好。”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正行时我唯一专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才得以迅速好转,持续到现在,与人交谈,一般都尽可能地除却烦恼的蠢动,言辞尽可能地调柔委婉,尽量避免让人不舒服的话语;和人共处,也开始注意行止尽力谦恭、动作尽力调柔如法,竭力不产生使人不欢喜的作为;起心动念,渐渐有了照顾别人的感觉、随顺别人的意念,最最害怕因为自己言行的不慎而伤害了别人的心(让人生烦恼等)。此刻,正念已成为相似的胜利者,开始掌控三门。写好以上,在检查是否与事实相符时,我突然发现,由于正行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我平生第一次迅速出现了三门开始趋向调柔的迹象。

  减轻分别:从小,我就是个分别念很重的人,对好坏、怨亲不仅爱憎分明,甚至不共戴天;对垢净、洁秽不仅好恶鲜明,甚至有些洁癖……近来诸如此类的很多分别得以迅速减轻,相对迥异的两者渐渐趋向没有太多分别。好坏、怨亲方面如:A居士,烦恼如我般粗重,对我也不好;B居士,烦恼有着我难以企及的轻微,对我很好。一次A居士与C居士为放生帐款发生严重误会,产生很大烦恼,烦恼最猛烈时,A居士突然缠上了与此事无任何丁点干系的我,对我不仅极不尊重,并且再三喝斥,数次训问,砸向我不少尖酸刻薄的言语,B居士在旁看不下去、就上前帮我论理,两人发生激烈争执……面对一个让我狼狈不堪、一个助我脱困而争执的两人,曾经爱憎分明的我事后基本没有太多(爱憎)分别。垢净、洁秽方面如:这几年,我除非离开寺院办事,在寺院的日子里基本都是在闭方便关。既然闭关,就须有人送饭,但遗憾的是有段时间,有人(没有信仰的寺院职工)经常将未洗、较脏的饭盒装上饭菜送来,甚至多次我在用饭时闻到饭盒上残留着浓烈的洗洁精味。若在以前,有些洁癖的我是很难下咽的,但此时,虽仍欢喜洁净,但却没有太多(好恶)分别而吃下……如上二则故事皆在正行后不久发生,这种由分别念很重(严重不平等)到没有太多分别(有点趋向平等)的迅速改变、唯一的可能即是正行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结果,因为我正行时一切的一切修法除了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外没有任何其它修法故。

  减轻执著:正行时,通过修祈祷希阿荣博上师他力加持,执著虽然减轻得很快,但由于我太性急、太急于求成的缘故,仍未快到令我吃惊的程度,直到经历一件事,才使快到令我吃惊的程度变成现实。2007年冬季,一天,我有幸与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及其他几位师兄在一起吃饭。席间,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跟我开玩笑说:“你加持某某一下。”我很惶恐,几乎手足无措,没顾得上依教奉行。回来后,我为自己以没有加持力为由而没依教奉行深感自责:作为对上师真有信心的弟子,对希阿荣博上师的玩笑都应看成具有密义的教言,而去依教奉行,我天天串习对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的信心,为什么事临头不能派上用场?!联想到近来类似的几件事,合在一起反复反省发现:一直以来,我每天只是较为概略地串习希阿荣博上师即是佛:总集三宝、三根本、三身……没有更为具体地串习上师即是佛:意为佛意(全知一切)……语为佛语(教证)……身为佛身(金刚身)……。毫无疑问,这样概略的串习会有助于增上信敬心,但没有具体的串习更容易迅速达到事临头能派上用场,更容易使信敬心迅速增上,修时能获更大加持。发现后,就进行具体的串习信敬心,这样不仅遇事能应用,信敬心的增上也较先前迅速,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由于信敬心比先前增上迅速的缘故加持力比先前也大得多(两者成正比)。自今年神变月开始,因为加持力的增强,大大小小的很多执著减轻的速度快到令我吃惊。如:利他方面,以前:我对以前我曾给授皈依的师兄弟在皈依后的持续进步非常执著,生怕听到他们退步的消息;对现在正在进步、听我讲课(基础知识)的听众执著越多越好,少了就很失落;对将来利生的事业更执著,一定要弘法如佛陀。这些执著,在神变月前仍很执著,现在:虽祝愿所有皈依的人在皈依后能持续进步不断,但若退步也泰然接受;虽希望讲课时听众多,但少也无所谓;虽一定要弘法利生,但做多做少随缘而定。自利方面:神变月前,我很执著定时睡觉、起床,迟了就十分懊恼;现在,凌晨二三点睡也可以,上午十点多起床也行。神变月前,特别执著按时学修;现在一切打乱,只要不空过、什么时候都行。神变月前,非常执著修时的效果,不好就耿耿于怀;现在只要修时认真、投入,好不好过后即放下。神变月前,面对将来非要执著种种计划;现在只要拥有自利利他之心,将来一切尽量随缘。这些利他、自利方面的执著,曾经是我生命中非常执著的执著,从今年神变月开始,因加持力的增强,就以快到令我吃惊的速度减轻。当减轻至连对这些非常执著的执著都不太执著的时候,身心就摆脱了很多系缚,相对有了点自由,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因身心的相对自由而带来的轻松、愉悦。

  二、行之串习增上信敬心

  西日瓦菩萨说:“与身体一切支分,最爱莫过于心脏,设若将此心掏出,亦仅一通红肉团。如是一切修行中,胜莫过于上师瑜伽,若将其精华取出,亦即唯观师为佛,此外再无精华处。”此教证清楚地说明,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精华即是“观师为佛”的信敬心——“观师为佛”的信敬心的增上程度决定了修时的加持程度。如此在行时串习增上信敬心就很重要。串习增上的方法:

  1、信心串习增上的方法:每天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观想至尊上师即是佛:意为佛意(全知一切)……语为佛语(教证)……身为佛身(金刚身)……行为佛行……住为佛刹……总集三宝、三根本、三身……;后回忆:日常生活中与无上信心不相应或相违的三门之行……忏悔……相反串习对治。

  我认真阅读的第一本藏传佛教书是《入行论广释》,从彼反复出现的“串习”一词中,我第一次明白初学者凭自力训练或改变心的最好方法即是“串习”。随后认真阅读并反复思维第二本藏传佛教书即《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时,从中领悟到对自己至尊希阿荣博上师信心增上多少决定自己成就多少这一重要道理,很想设法增上对至尊上师的信心。在当时,“串习”是我唯一了知的方法,这样就自然而然以串习的方法凭自力串习增上信心,并收到了满意的效果。后来,虽然至尊上师传了我依他力增上信心的方法(即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修法。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修法也可增上信心),但这么多年以串习方法凭自力串习增上信心的经验告诉我,此与依他力增上信心的方法同样重要,不可或缺,且相得益彰,所以,串习增上信心的方法至今我仍在沿用,并时常根据自心的变化而作相应的变化、调整、改进。

  2、恭敬心串习增上的方法:每天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忆念至尊上师对自己恩德不可思议:自己一切福慧等善根功德都是至尊上师的他力加持……;后回忆:日常生活中与无上恭敬心不相应或相违的三门之行……忏悔……相反串习对治。

  通过自力与他力的方法使信心有所增上的同时,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所获加持也同步增强,这样见修行等就与之成正比的进步。进步后,再经常与进步前的自己对比及自己与他人在取得同等进步所耗年月多少的对比中,觉得自己不但前后进步很大,且进步的速度也比有些人(仅凭自力的人)迅速,无形中产生了傲慢,但自己并没有觉察,直到被至尊希阿荣博上师以委婉的方式指出:“你拥有的一切都是源于释迦摩尼佛的加持……应该忆念释迦摩尼佛的恩德”时,才恍然演绎意识到:因为没有坚固地记起无论自己前后进步很大,还是进步比有些人迅速,这一切皆源于至尊上师的他力加持,而于潜意识中认为这主要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所以产生傲慢;并严重忽略了以忆念恩德的方式串习增上与信心一样重要的恭敬心。从此,在串习增上的方法中增加了以忆念恩德的方式串习增上恭敬心的方法。这样,既可通过忆念自己一切福慧等善根功德都是至尊上师的他力加持,而尽可能地对治傲慢的再度产生,更可通过如此忆念恩德的方式串习增上与信心同样重要的恭敬心。

  3、信敬心串习增上的方法:每天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根据笔记逐条回忆:自对至尊上师生起真实信敬心,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以来,通过至尊上师他力加持,见解建立了多少……修行进展了多少……烦恼习气减轻了多少……执著减少了多少……。

  依“1”“2”串习增上信心、恭敬心相当长一段时间,一天饭后散步,我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任随思绪到处飞扬、海阔天空地乱想。想了很多与学修无关甚至与佛法无关的出家前经历后,思绪自然回收,收回到我出家以来到现在的变化、每隔半年是否有进步的习惯思维上。将刚出家时的心态与现在的心境从各方面以实例相较,不仅判若两人,简直是恍若隔世的差异;把半年前、半年后的自己作方方面面的实例对照,很多方面改进也很明显,前后的自己有着相当的距离。想到这里,有些心慰,不由自言自语:“我出家总算没白出,半年半年的生命还算有意义。”“但这一切源于谁呢?!”在无数次习惯思维后我第一次给自己突然提问。“源于我对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生起真实信敬心、祈祷上师他力加持的结果!”经过客观、认真的辨析,我由深深的感恩之心引发从没有过的强烈信敬心,当胸合掌有些哽咽着回答。回到房间,思绪虽早已停止,但从未有过的强烈信敬心仍久久未退,这引起了我的注意:“为什么今天的信敬心这么强烈?”“……哦!我今天不仅忆念了自己一切福慧等善根功德都是至尊上师的他力加持,并想到出家后、每隔半年很多变化进步的具体实例。”在内心低语的自我问答中找出原委后,我赶紧拿起笔,根据逐一回忆作笔记记录实例:自对至尊上师生起真实信敬心,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以来,通过至尊上师他力加持,见解建立了多少……修行进展了多少……烦恼习气减轻了多少……执著减少了多少……并在日后的修行过程中,随着信敬心的不断增上、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时上师他力加持的相应增强,促使见解、修行成正比的每次建立与进展,烦恼习气、执著成反比的每次减轻与减少,都及时作记录笔记、记载实例。便于以每天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根据笔记逐条回忆的方法串习增上信敬心时,提供尽可能多的实例。(回忆某条实例时:想到只有至尊上师具足无上功德才有这么大加持力时即可串习增上信心;想到这源于至尊上师的他力加持而感念恩德时即可串习增上恭敬心)。这样的串习由于源于很多具体实例的缘故,信敬心的增上自然更加坚实、稳固,不会遇违缘而退转。

  4、信敬心检验的方法:每天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以米拉日巴尊者、那若巴尊者等依师事迹为榜样,回忆和观想:至尊上师吩咐自己承办各种由易到难、最终难以承办的事……(后立誓依教奉行……)。

  信敬心如果没有经过检验,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盲目夸大,认为我信敬心已如何如何,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时获得的上师他力加持也应如何如何、甚至获得的上师他力加持也该使自己有一定成就了,但我至今为什么没有一定成就呢?从而产生困惑、疑虑,严重时产生邪见。这是我在没有找到信敬心检验的方法前经常犯的毛病。直至前不久,因为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安排的学修内容有点多,每天抓紧也经常完不成所有的学修内容,有点犯愁,给至尊上师打电话,看至尊上师能不能开许我先集中精力专修某个法,其他的学修为之暂停一下,这样某个法修完后再继续恢复其他的学修时,内容就会少一点,学修就不紧张、很从容。听完我的呈禀,至尊希阿荣博上师随即开许,同时要求我每天将其他修法念一遍。我立即产生一个邪见:本来必须仔细观修的修法仅仅念一遍有什么用?(事实上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的密义是我无法揣度的,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所幸的是,我有时常反观内心的习惯,此邪见在动念之初即被我捕捉。通完电话后马上忏悔。忏悔后心情仍久久不能平静,想了很多并感叹:……通过这件小事,无意中检验出我对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的信敬心本不过尔尔,却认为高不可攀,从而竟然经常奢望获得的上师他力加持也该使自己有一定成就了,真是天大的笑话、莫大的邪见!经过这次经历,我发现检验可以对治上述邪见,从此,我开始对内观心、对外找寻,最终渐渐摸索出以信敬心检验的方法来杜绝此类邪见的产生,即通过:每日专门或随时随地反复以米拉日巴尊者、那诺巴尊者等依师事迹为榜样,回忆和观想: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吩咐自己承办各种由易到难、最终难以承办的事(包括如上所述“每天将其他修法念一遍”的事)来检验自己。通过如是检验,可使自己在向上仰望往昔诸贤圣信敬心的天空时明白差若天渊的事实,向下对自己信敬心所处的位置有个客观的定位,从而摈弃盲目的夸大,杜绝邪见的产生。(后立誓依教奉行……如此,则是在以自我超越的方法串习增上信敬心。)

  (进言:若您已确定根本上师,但修法很长时间仍未迅速打好基础,仍没迅速增上见修行、迅速减轻分别执著,建议您同时重视并好好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这样会让您迅速达到。若您已同时重视并好好修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但未能迅速达到,建议您同时重视并好好行时串习增上信敬心,这样会让您很快有惊喜的收获。)

  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凡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请教,请教后依教奉行④

  凡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请教,请教后依教奉行。如此,至少能获两大利益:

  壹、从他力角度:可最大限度地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如果仅在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时竭尽所能地与上师他力加持相应,而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外的一切事,如: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不请教,请教后不依教奉行,那么不可能获得上师他力大的加持,因为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不具、违缘存在的缘故。所以,不仅在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时应竭尽所能地与上师他力加持相应,在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外的一切事也应尽可能地请教,请教后全力依教奉行,这样才可能获得上师他力最大的加持,因为在最大限度地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的缘故。

  贰、从自力角度:可最大限度地获得自力精进的利益最大化(即能最大限度地获得福慧二资粮,这样也是在最大限度地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一般凡夫,根本无法了知自己的根器、往昔的因缘等相关具体情况,此时若不请教上师,仅随自己的凡愚分别念和粗浅感觉来选择一些法进行闻思修行等,当然能获得一定利益,因为闻思修行等的是内道佛法而非外道非法故;但利益肯定最小化,因不是最合适或最不适合自己根器、往昔的因缘等故。若我们以利益最小化的闻思修行等以期一生获得大利益,不可能!相反,上师最清楚我们的根器、往昔的因缘等一切情况,请教上师,上师会做出最最圆满契合我们根器、往昔的因缘等一切情况的抉择,照之依教奉行,就能获得利益最大化,如此一生获得大利益,一定可能!

  如:某某师,持戒非常严谨,举止十分威仪,乃至吐痰都很注意;闻思修行特别精进,甚至夜不倒单(整夜打坐不睡)。一天闲谈,他说:“我想阅藏、想修法、想闭关……。”我问:“你想阅藏、修法、闭关,请教了你上师没有?”他说没有。我有些诧异,再问:“你现在学什么法、修什么法?”他一一作答。“你现在学修的法请教了你上师吗?”我继续问。“没……没有,……以前曾请教过上师,上师叫我修某某法,但我没修,”他有些迟疑不安地说。说到这,我开始有些替他担心,就以反问的方式提醒他:“你将来、现在闻思修行等什么事都不请教你的上师,以前曾经请教又不依教奉行,那你依止你上师干什么?”“……”他很固执,不为我的提醒所动。不几日,他又跟我说:“……我精进闻思修行这么多年,心依然没有一点被调伏,动不动就为一点小事生烦恼,经常躁动不安。”“我看你言行很调柔、很如法呀!”我有些不解。“我表面言行调柔、如法是自我压制的结果,而非是心被调伏的表现,”他解释道。之后时间不长,他因生烦恼和内心躁动不安而离开峨眉山到别处去了。为之我不由有些感叹:……依止上师后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不请教,请教后不依教奉行,如此,即便再精进,然由于任何闻思修行等在他力方面不能最大限度地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而得不到上师他力大的加持,任何闻思修行等在自力方面利益又最小化,这样怎能迅速调伏自心,减轻烦恼,将心安住,长期安住一处而不以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的方式使身心东游西荡呢(或长期依止一个上师而不以一段时间换一个上师的方式使身心东游西荡呢)?!

  又如:末法时期的我们最大的特点或毛病是我见特重,具体表现为自我为中心、我行我素——对上很难按上师的教言奉行,对下与人相处很难水乳交融,基于这点,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在我依止之初对我基本未作要求——以慈悲随顺的方式等我渐渐领悟、慢慢成熟,而我也极少请教,遇事自我决断,如此各方面基本没有明显改观;通过一段时间闻思修行,对至尊上师的信敬心有所增上——明白凡夫分别念与圣者智慧不可思议的巨大差异,我见稍有减轻后,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就间或作些许无问自说的要求,自己绝大多数事也都开始请教,这样心行就得以迅速安稳,闻思修行也很快起了利益;随着信敬心愈加增上、我见更为减轻,至尊上师的主动要求也相应增加,我更是凡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请教(不请教而作的事几乎没有),这不仅使我得以避免所有重大错误的产生,更遣除了很多看似无法遣除甚至会摧毁我一生的违缘,心行也时常能处于宁静之中,闻思修行获得了很大利益。蓦然回首: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基本未作要求和我极少请教阶段,生命基本是浪费的;在间或作些许无问自说的要求和绝大多数事也都开始请教并依教奉行期间,利益的获得是相当的;而主动要求也相应增加和凡闻思修行事、重大事、事事请教(不请教而作的事几乎没有)并依教奉行时期,获得的利益是令人惊喜的——这渐渐趋向圆满的请教上师和依教奉行的过程,从他力角度即是渐渐使任何闻思修行等皆最大限度地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而渐渐得到上师他力大的加持;从自力角度即是渐渐使任何闻思修行等皆最大限度地获得自力精进的利益最大化。审视现在:闻思除有时作一般性的浏览外,基本不存在脱离上师圣教之外的闻思;修行除有时极偶尔随口的几声念诵外,几乎没有任何逾越上师圣教之外的修行。可以说,我现在的一切闻思修行乃至一切的一切皆唯上师圣教是从。同上,这么做所获利益也是成正比的。总结过去、现在,再计划未来:我立誓将以最大的毅力放下尽可能多的我见,在请教上师和依教奉行上竭力圆满(将至尊希阿荣博上师的圣教看得重于生命),这样:不仅使任何闻思修行等皆成为最大限度的创造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顺缘具足而得到上师他力最大的加持,使任何闻思修行等皆达最大限度的获得自力精进的利益最大化;同时在回忆过去时一切都不会后悔(因依圣者上师圣教奉行绝对不会错故),闻思修行等的现在一切都不会犹豫、疑惑(因依圣者上师圣教奉行绝对正确故),未来一切违缘都会遣除、一切的一切都会顺利(因依圣者上师圣教奉行能避免或胜伏一切违缘、促成或具足一切顺缘故)。

  (进言:若您已同时重视并好好行时串习增上信敬心,但没有惊喜的收获,建议您同时重视并好好将顺缘具足,这样惊喜的收获才会实现。)

  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之违缘遣除——每日尽量保证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不受违品损害,尽力护持三乘戒律,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同时依定时不定时忏悔作确保对治

  每日尽量保证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不受违品损害,尽力护持三乘戒律,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每天尽量恒时反观内心,乃至梦中也应警觉,一发现与信敬心、依教奉行等相违的三门之行立即忏悔,忏悔后作相反对治;最低标准,三乘戒律所有根本戒的开遮持犯必须熟知,并每半月熟悉一次,为平时尽力护持提供依据;时常注意培养对因果的怖畏心,怖畏心生起,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自然不难。

  同时依定时不定时忏悔作确保对治:虽然每日尽量保证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不受违品损害,尽力护持三乘戒律,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但我业障特重,邪分别念极多,烦恼粗大,故而三门依然极易产生很大罪业,所以应同时依定时不定时忏悔做确保对治。(定时忏悔:每天早起定时忏悔梦中三门所造恶业,睡前定时忏悔三门一天所造恶业。不定时忏悔:每天早起至睡前尽量恒时反观内心,一有与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三乘戒律、因果相违的三门之行立即忏悔。)

  如:自皈依至尊希阿荣博上师起至2008年春节,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学修等上,一切顺利,间或虽偶有违缘,但只要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就能马上遣除,这主要得益于每日尽量保证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不受违品损害,尽力护持三乘戒律,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同时依定时不定时忏悔做确保对治——使上师他力加持融入自心没有太大障碍。2008年春节后不久,于我不知不觉中,出现了昏睡的违缘,严重的时候几乎整天都在昏睡,学修无法正常继续,虽祈祷上师他力加持,但违缘依然如故,无奈,只好给至尊希阿荣博上师打电话,上师说:“……你念金刚萨埵心咒四十万……,十天左右完成……。”由于昏睡还在继续,即使硬撑每天至少也要昏睡半天,所以我只好暂时彻底放下其他一切学修而专门具四种对治力念金刚萨埵心咒忏悔,十天终于完成。随后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祈祷上师他力加持后,感觉与往日很不一样:……不仅昏睡的违缘得以彻底遣除、头脑清明,而且精神抖擞,甚至数十年来养成每天中午必睡一觉的习惯也得以改善。至此,我才明白:由于前段时间每日没有尽量保证信敬心、依教奉行等不受违品损害,也不尽力护持三乘戒律,根本没有尽可能地谨慎取舍因果,同时也未在意依定时不定时忏悔作确保对治——使上师他力加持融入自心出现了很大的障碍,所以即使祈祷上师他力加持违缘也无法遣除。

  (进言:若您已同时重视并好好将顺缘具足,但惊喜的收获仍没有,建议您同时重视并好好将违缘遣除,这样惊喜的收获绝对会实现!否则,算我妄语之罪!)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己

  唯愿速得金刚持

  惭愧弟子:慈诚成利

  2008年秋

  注:

  ①此上师瑜伽,非指观莲师、祈祷莲师的上师瑜伽。是指观自己根本上师、祈祷自己根本上师的上师瑜伽。

  ②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有多种修法,上师瑜伽是其中一种。

  ③根本上师虽只能确定一位,但对非根本上师一定不能生邪见,不能有不恭敬的言行,更不能舍弃。

  ④关于请教上师,我是这么做的:随时将需要请教的记下,积累数月或半年后,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变的不需要再请教的问题删除,剩下必须要请教的通过电话和拜见时请教。若随时有一问题即随时请教一问题,这不仅很草率,对上师也不是很恭敬。

  ⑤以上所述都是针对具足法相的上师而言。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