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难忘那亮晶晶的鳝眼

顶礼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普贤菩萨!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仁波切!

  早上醒来,躺在床上,不由得想起鳝鱼那亮晶晶的、极小的眼睛。那是眼睛吗?这么可爱!拉开窗帘,外面竟然下雪了。这些年我很少在家乡看到雪。棉花糖似的雪,一团一团地从空中洒落,是天人在天界洒下的天花吗?那些被我们放掉的鳝鱼有没有生到天界的?

  与这群可爱的鳝鱼结缘是正月初四。家乡没有普贤放生。本来我计划要过一个有意义的春节,从正月初一到初四都放生,让那些不信佛法的亲友都参加,给他们种点善根。最终意识到这个想法太不现实而放弃。正月初四,是家乡“开市”的日子,我悄悄地叫上对放生有兴趣的妈妈、三哥和9岁的侄子、13岁的侄女跟我一块去菜市场,家庭其他成员,怕他们起邪见,暂时对他们保密。因路上车辆太多,刚出门,哥哥就陪身体虚弱的妈妈回去了。我跟两个小朋友朝市场走去。

  以往参加放生,都有师兄提前买好生。这次是我第一次买生。进入菜市场大门,马上看到一排排吊起来的,拔了毛的鸡和鸭,我害怕得想闭上眼睛。想着这些可怜的旁生,闻着腥臭的血肉味儿,我竟然打起了退堂鼓,想马上离开菜市场。我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赶快为这些可怜的旁生念“阿弥陀佛”,嘱咐两个小朋友,眼睛睁大点,瞧见鳝鱼或者泥鳅就告诉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卖鳝鱼的摊位。小家伙们挤在两个澡盆里,摊主一男一女,面无表情。不时地,就围上三五个人,在澡盆里挑个头大的鳝鱼往一个脸盆里装,女摊主拿去过秤之后递给对面的男摊主。那男人坐在小板凳上,面对着一个长条凳,条凳的头上钉着钉子还是什么,男人熟练地把鳝鱼头穿进钉子固定,然后拿一把刀划开鳝鱼的肚皮,开膛破肚,不到一秒钟,血淋淋的鳝鱼就这样在剧痛中结束了生命,连它的喊叫也听不见。买的人,杀的人,都不言语,毫无表情地看着这些生命为他们而死去。卖鳝鱼的对面是卖兔子的,再过去还有卖鸡的,摊主都是活剥这些生命,也都一脸冷漠,无动于衷。

  在我尚未接触到佛法,尚未吃素时,就很害怕去菜市场,觉得特别脏乱,尤其是怕卖肉的地方。两个小朋友也觉得这地方太血腥、太残忍了,催我尽快离开。我强按住自己要逃跑的念头,让小朋友与我一样,双手合掌,口里念“阿弥陀佛”。念着念着,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泪流满面,强烈地感觉到眼前的鳝鱼就是我前世的亲人呀!曾在书上看到,来到我们身边的宠物,或者人类吃的旁生,跟我们缘分都很深,很可能是我们前世的亲人。《普贤上师言教》里有个故事。说嘎达亚那尊者去化缘,路上看到一家人,主人怀抱儿子,吃着鱼,用石头打着旁边的一条狗,那狗正在啃鱼骨头。尊者用神通观察,发现鱼是主人父亲的转世,狗是主人母亲的转世,怀抱的儿子是前世仇人的转世。尊者叹道:“口食父肉打其母,怀抱杀己之怨仇,妻子啃食丈夫骨,轮回之法诚稀有。”

  第一次深切地感到这些旁生就是我的亲人,是在一年多以前。那时,我刚皈依大恩上师仁波切不久。有一次,发现家里厨房放着一盆活鲤鱼,除了我,其他人都不信佛。我很难过自己没办法救它们。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是鱼,突然我的家族遭遇一场血腥大屠杀,顿时我们居住的清澈的水域被染成一片血海,我想救那些亲人,怎么也救不了,最终只有我一个人得以活命。杀一旁生,要五百世偿命。现在,有很多人不信佛,不信因果,不信轮回,喜欢在饭馆点活杀,喜欢在菜市场让人活杀。殊不知,当他们离开人世,纵使不堕落到地狱、恶鬼,光是作旁生,也不知道要作多少世呢!

  我默默地念着阿弥陀佛圣号,希望能减轻这些待宰生命的痛苦,希望他们离苦得乐,放下嗔恨,往生到极乐世界。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多么迫切地希望自己有能力把整个菜市场的活物都救下来去放生,也特别随喜一些师兄,他们特意建立放生园来供鸡、鸭等家禽生存。

  看着眼前的鳝鱼,虽然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我却不敢去捉他们。我特别害怕这种长得像蛇的鳝鱼,怕他们会咬我。我让摊主随缘捞了一些鳝鱼。摊主过秤后,我想让她种点善根,说我们买去是放生的,让她随她的心意送一点吧,也算是做点好事。她稍微想了一下,就送了一条。总共是370元,我给了摊主400元,让摊主再随心意给几条鳝鱼,不找零了。摊主就抓了三四条小点的鳝鱼(也可能是泥鳅)。我多么希望她能多给几条,能积一点点善根,能慢慢苏醒她本具有的菩提心和佛性。不过,我嘴很笨,不知道怎么劝说,就此作罢了。

  我们让摊主给鳝鱼装了水,就赶紧离开腥臭的菜市场。小朋友对鳝鱼特别悲悯,怕它们会死,催我快点走,并出钱雇了一辆黄包车。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河边,我找了人烟稀少的地方,带着两个小朋友去放生。因为没带法本,也没带放生仪轨的音频,我就带着两个小朋友念佛号和朗读、背诵《佛说阿弥陀经》和《心经》两部经典。念诵过程中,我一不小心松开了袋子,就顺便敞开袋子,让鳝鱼更好地透气。没想到,就此消除了我对鳝鱼的恐惧。我发现这些鳝鱼会长时间地伸长脖子,把头露出水面。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要看看自己的救命恩人长得什么样?突然,我发现一个亮晶晶的眼睛。鳝鱼有眼睛吗?长了三十多岁,我过去从来没看过鳝鱼的眼睛,也从来不敢仔细看鳝鱼。这眼睛,这脑袋竟然这么可爱!我突然喜欢上它们了。它们不仅仅是我前世的亲人,也是我现在的朋友呀!小侄子观察更细致,告诉我有几条泥鳅。是呀,怎么会有泥鳅?我知道泥鳅一般是比鳝鱼要便宜,但是我竟然一点都没有生摊主的气,而是为这些能侥幸逃生的泥鳅高兴。生命平等,只要是生命,只要能把它们从屠刀下解救出来,那就是最令人高兴的事儿了!

  念完佛号和经文,因为对鳝鱼不再害怕,我就带着小朋友,轻轻地用手捧着鳝鱼和泥鳅,一条条地把它们送进河里。它们在我们手里竟然特别乖,特别好捉,一点都不挣扎,它们一定知道我们对它们充满善意。学佛之前,我捉过泥鳅。那时是在北京,有一天突然嘴馋,想吃泥鳅豆腐这道菜。这道菜特别残忍,沸水中丢几块冻豆腐,然后把活泥鳅丢进沸水里,泥鳅怕热,就会钻进豆腐里。泥鳅就这么活活被沸水烫死。那天,我从超市买回泥鳅,把它们放在自来水龙头下冲,准备把它们扔进沸水里。泥鳅肯定知道等待它的酷刑,拼命地挣扎,有几条跳出水池,还有的往下水道钻。我赶紧捉它们,觉得它们力气很大,怎么也捉不住。我也觉得自己太残忍了,特别害怕它们,想放弃这道菜,最终却没放弃。那道菜做好后,我没尝出美味,也特别后悔自己干了这么残忍的事儿。那以后再也没买过泥鳅。学佛后,更是经常忏悔,经常想起那些可怜的泥鳅。

  我曾这么残忍地对待过它们的同类,眼前的鳝鱼和泥鳅却丝毫不记恨我。我和小朋友很小心地把它们放入水里,有的小家伙马上就往深一点的水域钻。我想它们大约迫不及待地想奔到河里吧。于是我跟小朋友说,我们把鳝鱼一下全倒进河里吧。小朋友不同意,要亲手一条条地捧着,送它们回家。接着我发现了奇异的一幕。我们放生的鳝鱼,大多头掉过来朝着我和小朋友,然后非常缓慢地,倒退着进水里,倒退一点点,又停留着,看着我们。更有的,放入水里,竟然久久不动,我担心它们死了,轻轻摸它们一下,发现是活的,才明白,它们是舍不得走,是在跟我依依惜别呐!以前,我在大城市,跟师兄们也放过很多次泥鳅,大多是一筐筐直接往水域里倒,很少这么细致地观察放生的小生命。没想到,它们竟然这么有灵性,这么懂得感恩,会这么留恋我们。看到这动人的场景,小侄子自然更把这些小生命当成要好的朋友,请求我剩下的小生命全由他来放。我想起了一位师兄跟我说的故事,说土登师父有一次放生乌龟,乌龟一直不肯走,土登师父怎么劝,乌龟就是不舍得走。我想,那是乌龟感应到土登师父的菩提心了吧。这些不舍得走的黄鳝和泥鳅也是感应到小朋友的爱心了吧。

  因为几个月没下雨,河水很浅,我留意看了下周围,发现没有可疑的人来捕捉,这才放心。小侄子突然叫着让我看水面,说很多黄鳝跃出水面,溅出水花,他们是在感恩我们吗?

  放完生,我问小朋友,要做回向,把功德回向给谁。小侄子立即喊道,回向给鳝鱼和泥鳅。我特别惭愧。以往我大多是笼统回向给尽虚空界的一切众生,从来没有特别想到要回向给刚刚放生的物命。而九岁的小侄子,虽然不懂太多生命平等的佛理,却很自然地以平等心态来对待小生命,把它们当成好朋友。我得向小侄子学习。感恩他,让我经历了这次特别的放生;感恩他,我自此不再惧怕泥鳅和鳝鱼;感恩他,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生命平等。也要感恩这些黄鳝和泥鳅,你们给我们人类机会以洗刷和减轻比须弥山还重的罪业,并给我们生起和巩固菩提心的机会。愿你们早日成佛,花开见佛!

  难忘的亮晶晶的鳝眼,您一定是上师的化现,提醒弟子永远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永远用善良柔和的眼光善待每一个生命。感恩遍法界尽虚空界的一切众生,你们是我成佛道路上永远的菩提道友!

 

普贤菩提
写于2014年2月9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