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放生:幸福安乐的回家路

  听妈妈说,我自幼不爱吃肉。尽管如此,想想自己今生前四十年的所作所为,仍然是胆颤心惊。虽然我们平日里口口声声要与人为善,其实也就是在世间法的某个方面比别人稍稍好了那么一点,不是胡作非为的大恶人。但如果要细数自己的恶业,怕是再也说不出自己的好来。

  我的幼年是在农村度过。夏天的晚上,我会照着手电捉知了。捉来的知了,放在盐水里腌着,第二天放在油锅里炸着吃。蚂蚱,放在火里烤着吃。还有如此种种。后来到了城市,也把虾儿送进油锅,把螃蟹送进沸水。更过分的,有一道叫醉虾的菜,把虾放进酒里,熏醉了,活着放进嘴里。那时候的我,现在想想,不知道跟罗刹女有多大区别。上师曾经说,一个火星掉在我们身上,我们便哎呀呀叫个不行。如果自己之前作恶的这些果报成熟,将如何承受得起?!

  所以“放生”对我来说,一方面是行持善业,另一方面,是在偿还我曾经造下的种种恶业和对众生造成的伤害。

  皈依上师前,我也知道要去放生,放生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自己和亲友积累福报。所以手里有钱了,就交给别人代为放生。

  皈依上师后,我开始自己放生,先是一个人放,后来道友们多起来了,组织了当地的普贤放生。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自己去买放生的动物命。所以菜场里残忍的杀生现场,总是历历在目。记得有一次,道友让我们提供点买生现场的资料,我是闭着眼睛把它拍下来。拍下来后,自己连看一眼也不敢,马上转发,并把它从手机里删除。

  每次去买生前我都会先祈祷法王,因为法王最慈悲,看不得动物们受伤害。祈祷后我便有了足够的勇气和力量。道友们会把提前化好的甘露水洒进比较友好的鱼摊主的鱼池里。在大家买生的时间里,我会再次祈祷法王和上师加持,围绕着水产区念皈依偈、圣号和往生咒。以我们的能力,永远没有办法买尽菜场里的所有物命,希望这点小小的法布施能够对濒临死亡的物命有些帮助。

  放生的次数多了,感觉自己生硬冷漠的心稍微柔软了一些。刚开始买生时,闻着菜场的鱼腥味,我的肠胃像翻江倒海一样,对物命却没有什么感觉。后来,看到杀生时,感觉刀子像是划在自己身上,但没有疼痛感。但是八月十五放生的那一天,鱼摊主想留一点物命给老客人,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掉下来,一边哭一边说,还要杀吗?还要杀吗?摊主看到我这个样子,估计被吓着了,赶紧全部卖给了我们。那天上师的微博说,“愿一切有情智慧圆满,悲心圆满,自觉觉他事业圆满。”看着那些还在挣扎喘气的鱼头,咒语不由自主地开始念得绵绵密密。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阿弥陀佛赶紧现前把他们接引了去。

  我最是个胆小的人。记得幼时晚上从前面院子到后面院子,总会疾步快跑,老觉得后面有人跟着自己似的。年龄长了,做了母亲,仍然是胆子小得很,断然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放生后,觉得自己的胆子真的大了起来。自己行持了无畏布施,自己也得到了无畏善报。

  母亲自幼辛苦,自然看不得我乱花钱,可自从我带着她放生后,她便成了我们放生的好帮手。每次放生,她都欢欢喜喜地随喜,放生前仔细选择适宜放生的地点,物命被放之后,又仔细查看是不是每一个生命都到了安全地带。

  记得我们还都在上学时,父亲辛苦挣钱养家。他说:“等我年老时,你们要孝养我,有烟有酒有肉就可以了。”现在父亲皈依了上师,跟着我们放生。戒了烟酒,好吃肉的他,肉越吃越少,身体越来越好。

  家里的其他亲人,在母亲劝说下,也开始戒杀放生了。放生的种种好处,实在无法一一尽数。

  我们的放生队伍里大都是女道友,所以放生时大多带着孩子。孩子们到了一起自然是吵吵闹闹地玩耍,觉得那些生命好玩。可是,儿子看到死去的蚯蚓、苍蝇,都会要求我过去给他们念咒语和圣号,然后再去埋掉。其他的道友则说,他们的孩子看到死去的小生命,会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

  虽然我们周围的很多人不懂杀生的巨大果报,但是每个人其实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一次放生时,一个道友带了先生去。那天在菜场里刚巧看到一只垂危的鱼鹰和几只白鹭,看到这只可怜的鱼鹰和那些美丽的鸟儿,忍不住买了去。念仪轨前,就解开了鱼鹰和鸟儿的绳索,可是那只鱼鹰应该是连续多日没有进食,再加上惊吓,站也站不住,我们给水和食物也不吃。仪轨结束了,这只鱼鹰却不知道怎么处理。道友的先生自告奋勇,说由他带去动物医院。后来他还给这只鱼鹰打了盐水,带回家里阳台上喂养,可是没撑过半天,鱼鹰还是死掉了,这让他很是难过了一阵子。

  前天又去放生,晚间上师会在网上给一些盼了很久的道友授皈依,想到能见到上师,很是激动,仪轨念得格外安定。觉得那些物命曾经应该是我们的道友,因为某些罪报现前,以这种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愿他们因值遇佛法,此报尽后,转生善道,发下菩提心,将来某时与我一起追随上师弘法利生。

  每每想到自己皈依上师之前的生活,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若不是今生值遇上师,等待我的一定是无量无边的地狱之苦。不过我在过去也一定供养过诸佛菩萨,使我今生能够值遇大恩上师。上师来到我面前,开示了取舍因果的道理,开显了解脱的法门。每一个善念善行,都带着上师的加持,上师的恩德,无量劫无法言说。感恩上师。遇到这样的依怙,遇到这样令自己幸福安乐的法门,实在忍不住要与人分享。

  愿鸟儿翱翔于蓝天,鱼儿畅游于江河,迷路的孩子有上师相伴,回家,回家,尽早回家。

 

拉姆写于2014年除夕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