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扎西持林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供灯

觉力普照无灭此燃灯
供养大成持明莲花生
觉性遍满无余诸有情
觉空法身界中愿解脱
虚空边际浩瀚刹土中
稀有佛法僧宝及所依
一切积累资粮胜福田
彼等无余现量慧眼前
敬奉明显燃灯此供养
我及无量普天诸有情
无明愚痴黑暗皆消除
愿见遍知光明大智慧
                                       ——《供灯发愿文》

 

  当暮色渐渐暗沉时,扎西持林莲师坛城前方草地低势处,一团灯火愈发明亮了起来,远远望去,划破黑暗夜色的那团桔红色的光,令人踏实,感到温暖。

  2013年的夏天,细心的人们会发现,在扎西持林莲师坛城左前方的草地上,悄然新增了这一处建筑——供灯房,每晚那温暖明亮的光便来自这里。供灯房高约六米,房内面积近六十平米,为全钢框架的玻璃房子,通透敞亮。房内设置了高近三米,宽两米多,长约十二米的长条形铁质刻花供灯台。

  2012年秋,扎西持林莲师坛城的内部佛像摆放、殿堂装饰基本完成之际,丹增尼玛嘛喇向上师希阿荣博堪布请示坛城内供灯安排事宜。考虑到将来,各个殿堂的供灯量肯定会越来越多,而扎西持林各佛殿建筑基本全是木制结构,在殿内供灯始终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因此上师决定修建一个专用于供灯的房子,将所有供灯汇集到一处,既消除了安全隐患,也方便越来越多的信众供灯。与丹增尼玛喇嘛几番商议后,确定将供灯房修建在坛城左前方、地势较低的草地上。扎西持林绝大部分三宝所依,都位于供灯房所在位置的水平线上方。2013年3月,供灯房初建完成。初夏时节,开始正式启用。

  供灯房里的日常供灯,主要由山下扎西持林养老院的出家人们自发完成。对于他们来说,供灯是每天不可或缺的修行,而这项修行从早上便开始了。
每天早晨养老院的老年人们做完早课,便三三两两自发地来到供灯房,没有人安排和指挥,各自默契十足地干起活来。有的洒扫供灯房,有的把灯油燃尽的灯杯收下来,有的起灶生火,有的去水源处打水……上午的主要内容是做灯。寻常在汉地供灯,一般是购买现成的供灯成品,在家里或寺庙里供奉。而在藏地,所供的酥油灯基本都是自己动手制做。

  通常情况下,出家人们会生两个火,分别架上两个敞口大锅,一个烧着水,一个熬着酥油块。水烧开后倒进装满空灯杯的盆里,然后老人们三两成堆地围着盆坐下,开始擦洗灯杯。他们一只手拿着毛巾,一只手转动着灯杯,快速、用力地擦拭。尽管借着水的热度,杯里残余的酥油会变得稍软,但是高原天寒,要擦干净杯壁上的油污并非易事。供灯房外的草地上,总是这样的场景:老人们专注地转动擦拭着灯杯,时尔会有人起身去添加柴火,或是搅动搅动正在煎熬的酥油;没有一句闲言碎语,细听之下,才能闻得他们低绵的持咒之声,偶而地大声唱诵几句,才在不经意间泄漏了他们内心充盈的欢喜。

  擦拭干净的灯杯装进纸箱,搬到供灯房旁边的一个木棚里,进入下一个环节,插灯芯。在擦洗灯杯的同时,另一边也同步把灯芯做好了。灯芯也是纯手工,柏木块切割成如火柴棍般,粗细长短依灯杯大小而略有不同,再用棉花将小木杆裹上。这是个看似简单实则技难的细致活。木杆的粗细,棉花层的厚薄,直接关乎着灯火的大小,燃烧的时间,太粗会造成浪费,过细又不够明亮。柏木,在藏地被认为有趋吉避邪的功效。在当地人家里,若有重要客人来家做客,主人都会提前用柏树枝熏烟,将客房卧具一一熏过。而包裹木杆所用之棉花,按那位保管员老喇嘛的话来说,用的是能买到的最好的棉花。仅是这小小灯芯,就充满着对三宝的十足虔诚与敬意。

  木棚内,插好灯芯的灯杯整齐地摆开,此时屋外火灶上,结块的酥油已被熬化成液,盛到水壶中,开始逐一灌注到每个灯杯。令人觉得神奇的是,拎着那么大那么重的壶,出家师父们却能做到酥油倒入灯杯时,细流如注,缓缓徐徐,溅不起一点“油花”,听不到液体碰撞的声音。

  一般在时近中午时,当天要供的酥油灯全部做好,老人们暂时散去。下午六点左右,日落西山之时,他们再次出现在供灯房,戴上口罩,开始供灯。

  供灯从供灯台最上面的那层开始。做好的酥油灯被整理依次摆放在每层台面上,由他们中间年纪还算“年轻”的喇嘛爬上高高的供灯台,站在供灯台边沿上,将供灯台的上面三层逐一摆上酥油灯,并点燃它们。供灯台边沿很狭窄,仅为一个灯杯直径的宽度,出家师父的脚只能横着放方能站住。同时,为了避免碰倒供台上的灯盏,出家师父还需用绳子将僧服的裙子绑拢,这样一来,在供台上的移动,只能是细碎地挪步,且腰身和腿部还得用力挺住,以便保持身体的平衡,这样的姿态需要保持四十分钟左右。

  下面三层的供灯通常由老觉姆们来完成。除了供台最底层,中间那两层对于她们的身高来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她们通常会做一根“点火棒”。用一根长长的细木棍,裹上棉花,一头执在手中,一头浸上酥油并点燃,然后再用它去逐个点亮摆在中间两层的灯盏。我们曾经亲身体验过,当手举着长长的点火棒去点放在中间层的酥油灯,不过两三盏后便觉得胳膊发酸。
每每此时,供灯房内,除了酥油灯被点燃时发出动听的“滋滋”声、间或灯座接触供台桌面发出的细微金属声、若隐若现的持咒声,再无杂音。如若置身其中,看着逐个点亮的灯盏,燃起逐渐明亮的灯火,再狂乱的心绪,也会在此刻平复下来。

  若在供灯时,有居士来到此处,出家人还会热情地邀请居士们一起参加供灯,若人较多、供灯台前显得局促时,他们会主动让到一边摆放灯盏、整理杂物等。
傍晚约七点左右,当天的供灯完成。将供灯房里外都仔细检查一遍后,出家师父们才会放心地锁门离去。很多次,我们都亲眼目睹,原本已锁好门出家师父们正欲离去时,恰逢有居士前来,希望能进去看看,他们就会和蔼地打开锁,耐心地在一旁等候,丝毫没有介意被耽误了下山回养老院的时间。当看着居士们双手合十在灯前祈祷时,他们会在一旁面露赞许的微笑。

  2013年7月的一天,在莲师千佛殿里,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对汉地居士在扎西持林供灯一事做了相关开示:“他们把灯做好了,你们直接去供就是了,好好地发愿,好好地供。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不管我在还是不在,我都希望扎西持林供灯都能长期持续下去。”据了解,目前扎西持林供灯房的供灯平均每天有一千多盏。

  黄昏过后,当夕阳收回它最后一丝余辉,连晚霞也隐没在夜色中时,供灯房里的灯火开始灿烂辉煌起来,四面玻璃墙体交互反射着灯光,一盏灯变为了几盏灯,几十平米的供灯房,俨然化为了一片小小灯海。

  《六祖坛经》有云:“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 供灯,可以同时积累智慧和福报两种资粮,具备世间和出世间的殊胜利益。《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中也清楚地宣讲了供灯的十种功德:“照世如灯、肉眼不坏、得于天眼、善恶智能、灭除大暗、得智能明、不在暗处、具大福报、命终生天、速证涅槃。”而以菩提心摄持下的清净发愿供灯,哪怕只供一盏灯,功德也是无法衡量的。正如《佛说施灯功德经》中所说:“彼施灯者所得福聚无量无边,不可算数,唯有如来乃能了知。”

   “灯的光明象征可以驱散众生心中无明黑暗的佛陀智慧,供灯可以增上福慧,今后生生世世转生于有佛法住世的光明劫中,有缘听闻到佛法。供灯时也应发菩提心,以此供灯的功德回向无量众生,愿众生早日断尽无明。”

——《寂静之道》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