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生命这出戏 > 第二章 生命的平等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4、普贤:尽己所能去帮助一切众生

  一年四季,在各地,都有人在放生护生。这已经不只是一小部分人出于宗教信仰的原因才做的事情。为了满足现代社会膨胀的肉食欲望,过度放牧,过度养殖,过度宰杀,已经对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在他的日常生活中明显地感受到表土流失、引用水资源剧减、粮食缺乏、温室效应、农药污染等等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环境、生态问题,而放生护生是迈向更加平衡、更加可续的生态环境的重要一步。所以我希望有更多人能真正去观察、思考并采取行动,戒杀,减少对肉食的需求,加入放生护生的行列,保护大家都赖以生存的家园,保护众生。

  1994年,我跟随上师法王如意宝在多康地区弘法时,希望能将法王迎请到我在德格的家中,法王如意宝非常慈悲,恩准了我的请求。当时我的母亲等家人也在法王面前发愿出家,家中牧养的牲畜全部放生,作为对法王如意宝的法供养,法王对此非常欢喜。我也在法王如意宝的面前发愿,今生今世尽己所能去帮助一切众生。因为这个缘起,我每年都会专门用一段时间放生。

  1997年4月,法王如意宝发出广行放生的倡议。同年11月,我在汉地正好赶上生日,一些居士提议庆祝一下,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有庆过生日。那天,我们去放了一次生,放生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是过生日的同时可以救护有情的生命,让我非常欢喜,也得到了一些启发,于是第二年过生日的时候,我到成都和当地的居士们一起在都江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放生。看着那些即将被宰杀的众生重新获得自由,我觉得这样过生日真的非常有意义。自此以后,每年以生日那天为始,不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持续放生两个月左右,各地居士也纷纷加入共修,在这段时间里集中放生、供灯。我的生日并没有什么好庆祝的,人迟早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例外,但是这一天若能成为一个放生的日子,即使将来我不在了,也还会有人记得在这一天尽己所能地行持善法、救护众生,那就太好了。其实每个人都可以用放生的方式来庆祝和纪念自己获得这个珍宝般的人身。

  2011年5月,因缘和合,“普贤放生”诞生了。它不是一个组织,因为它没有固定成员,没有固定的活动地点,没有组织结构和等级,没有类似于章程的种种规定,没有加入和退出的约束,没有控制、管理的流程。普贤放生,更确切地说,是一个理念,即尽己所能地坚持长期放生。这听上去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需要巨大的热情、毅力,以及对因果坚定的信念和对众生的悲悯。

  厦门有一位居士坚持每天放生,除了维持基本生活所需外,他几乎把所有钱都用来放生。每天往来于市场和放生地之间。手头最紧的一次,身上只剩下五元钱,他就拿着这五元钱去买了一些小鱼放掉,没有让那一天空过。就这样,他坚持了一千天。他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我十分感动。

  做其他很多事情,你都可以做样子,不用有太多实际的投入,而长期坚持放生,你没法做样子,出钱出力,顶风雨冒寒暑,全都是实打实的付出。

  也许正是因为它的朴素和充实,普贤放生的理念一提出来,便得到了很多佛弟子的积极响应,人们在各地开始自发地坚持放生。有同样信念的人,在同时同地或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

  普,具大慈悲故不住无为。贤,具大智慧故不住有为。有这样的理想和信念的人,在同时同地,或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一起来,以自己谦卑而诚恳的方式坚持救护众生,这就是普贤放生。

  普贤放生唯一的规则和要求是放生中远离世间八法,让放生只是放生,没有人我是非,不被世间习气染污。我们不希望有任何人通过普贤放生来谋取名利,也不想看到有人因为普贤放生而排斥别人,或者被排斥和打击。

  放生是佛陀在诸多经典中再再赞叹的修行法门。作为佛弟子,应该依教奉行,自己努力放生外,还要劝导别人放生,见作随喜,而不能出于私念,阻止别人放生,排斥、障难自己没有参加或者不想参加的放生活动。

  我前面说过,普贤放生不是一个组织,任何人想放生都可以来参加,不想放生了,下次就可以不来。参加和退出,完全随意。我们唯一的目标是帮助众生远离死亡的怖畏和痛苦,所以只要是放生,不管是不是以普贤放生的名义,我们都支持和随喜。平时经常参加普贤放生的人,可以随时去参加其他的放生活动,也可以去闻思和行持其他的善法。在出离心、菩提心的摄持下,为了众生离苦得乐而付出的一切努力,积累的所有善根,我们都由衷赞叹随喜。

  学佛是为除烦恼,除习气。每每看到一些人把世俗的烦恼习气带到佛教团体中,我都痛心不已。佛法能传到今天,不容易啊!大家要爱惜、护持。做一个真正的佛弟子,把未来全部的生命都用于帮助众生远离痛苦、获得安乐。

后记

  自十一月以来,我们一直在放生,平均每隔一两天便有几车牛羊被解救下来送回牧区。跟随我一起放生的出家人和居士都很辛苦,为了抢在屠宰场开门前拦下运送牛羊的车辆,往往是半夜就要去屠宰场等着,然后要说服商贩把牛羊卖给我们,还要跟屠宰场周旋。等一切安排停当,把牛羊运到一个方便为他们念放生仪轨的地方,差不多快中午了。去市场购买水产畜禽的也同样辛苦。然而,看到牛羊获救后,眼睛里的恐惧慢慢消退,身体也放松下来,甚至露出欢快的样子,悠闲地踱着步,看到鱼儿跳出水面欢呼,黄鳝泥鳅在水中竖立舞蹈,乌龟们开心地仰泳,游出去很远了,还探出头来回望放生的人,看到这些,就会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跟我们打过交道的商贩,大部分人听说我们是为放生而来,都会比较乐意把动物卖给我们。他们也愿意挣干干净净不沾血的钱。众生循业流转,常常是身不由己。

  与此同时,各地佛子们冒着隆冬的严寒,克服种种困难,坚持放生。

  悲欣交集,参加过放生的人会比较容易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悲悯而欢欣。

  想到自己有幸参与这样大规模的放生共修,有那么多人在普贤放生的影响号召下尽己所能地利益众生,不计其数的众生获得了救护,我的心里充满感激。

  在放生的间隙,我把见闻、感想零零碎碎记录下来,整理之后成为这篇文章。

  愿上师法王如意宝欢喜!

  愿无始以来的杀业都能彻底清净!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安乐!

  希阿荣博堪布于藏历水龙年末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