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生命这出戏 > 第二章 生命的平等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3、放生:哪怕只能救护一个生命,也是有意义的

  

  佛陀说,一切有为善法中,救护有情的生命,功德利益为最大。当我们面临被杀害的危险时,如果有人救了我们的性命,这一定是最让我们感激不尽的,其他的帮助都比不上救命之恩。人类这样,其他众生也是这样。

  众生欢喜佛欢喜,诸善业中最令诸佛欢喜的就是救护有情的生命,让他们得到安乐。利益众生的方式有很多,但是没有哪种能像放生这样直接从屠刀下解救即将被杀害的如母众生。

  我的恩师法王如意宝只要一看见动物受苦或者被杀害,都会难过得流泪,并尽全力去解救。受大恩上师的熏陶和教导,我们这些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热心于放生,将自由、安乐与无畏带给被解救的众生,将慈悲、温暖与信心送给参与放生的人。

  1997年,法王如意宝带领学院僧众共修大威德法,在这期间,4月8日凌晨,法王在梦中见到自己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托嘎如意宝说:“你们此次修法极为殊胜,对众生有很大的利益,真正是作了一次大放生。”接着,托嘎如意宝讲述了放生的种种功德。法王知道放生能令上师欢喜,于是向上师汇报道:“我前年从新加坡回来后,至少已在汉地放了一亿条生命。”托嘎如意宝听后极为欢喜,双手合掌连连赞叹道:“善男子!善男子!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如意宝,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太阳。”随后以金刚歌的方式赐予四句教言: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证悟犹如甘露法性义,随顺所化善巧方便行,愿得度化无边众生力。后来,法王如意宝开示,在末法时代,诸善法中放生最能让诸佛菩萨、根本上师欢喜,并劝请四众佛子广行放生,实践妙道。当时法王特意给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弟子每人两万元钱,让我们去汉地放生。以此为缘起,法王的弟子们开始在各地持续大规模放生。

  有的人认为,我们只是普通人,没有能力帮助其他众生。这样想是不对的。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地利益到其他的生命,帮助众生不一定需要很多的外在条件,更多需要的是一颗利益众生的心。有了这种心,便会在不同情况下随顺因缘利益众生。虽然众生多如恒河沙,我们能救护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要坚持放生,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解救有情的生命需要具备因缘。佛陀虽然圆满具足十力四无畏,也只能度化有缘的众生,就像阳光虽遍照世界而盲者却看不见一样。放生也是这样,即使你富如帝释天,也不可能买下所有的生命来放生。众生无边誓愿度,重要的是我们有这个发心,然后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众生。

  人身难得,时间匆匆过去,大家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这段有限的生命去利益其他众生。在这个幻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恒常不变的,总有一天你会丢下自己执著的亲人和积累的财富,孤伶伶地走向后世。这一天什么时候来临,谁也不知道。在家人在社会上生活肯定需要基本的物质保障,如果没有一点基础确实很难生活下去,但是作为一个对生命价值有正确认识的人,应该明白我们平时吃的穿的够用就可以,否则,人的贪欲无止境,永远不会有满足的一天,而生命就在我们对贪欲的追逐中一天天缩短。死亡来临时,不用说辛苦积累下来的财富,就连自己这个肉身也带不走。那时候,只有佛法,只有善业,能帮到我们,所以大家平时基本的生活所需满足之后,应该用更多的精力和金钱去做利益其他生命的事情。

  我看到有的人在餐馆里吃一顿饭,随便就花掉几百上千块钱,我想,如果能用吃一顿饭的钱来放生,对我们现世培养自己的慈悲心和菩提心,对将来的往生都会有很大的帮助。吃什么东西到了胃里都一样,花那么多钱在吃上很浪费,除了满足一点口腹之欲,对自己的今生来世都没有什么帮助。用这些钱来放生,真正地帮助即将失去生命的有情,这钱才花得有价值,一分钱也不会白花。

  在自己有钱的时候千万不要浪费,要多多地放生。没有钱的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放生,尽力救护众生。只要发心清净,功德一样,钱多钱少都没关系。放生不是只在圣地才放,或者只在佛教节日里放生,应该随缘解救众生的生命,无论什么时候在哪里。若能长期坚持放生则更好。放生是遣除违缘、迅速积累福慧资粮的有效方法,不但利益了被解救的众生,也能增加自己现世的福报,获得健康长寿的善果,还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重要助缘。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帮助众生脱离危险的境地,一定要这样做,因为今天的善愿善行将会在未来我们遭遇危险时帮助到我们。我们还应该发愿,所有众生都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果自己来世没有能够往生极乐世界的话,那么无论将来转生到哪里,都要生生世世利益众生,绝不加害众生。

  我们周围还有很多亲属、同事、朋友,他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目前还没有皈依三宝,为了自己所谓的安乐日夜不停地奔波,虽然追求的是安乐,所做的却全是痛苦之因。有些人虽然皈依了三宝,但还是常常做出不如法的行为。对这些人,我们应尽可能地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影响他们,让他们从我们身心的改变以及放生护生的行为上,看到行持善法的力量。如果我们的行为能令他们对佛法生起哪怕是一点儿信心,甚至在他们的一生当中影响他们放生一条生命,根据因果不虚的道理,也一定会让他们的今生来世得到利益。

  放生过程中常常会遇到违缘,比如你刚把鱼放生,就有人拿着渔网、鱼竿闻讯赶来捕捞,或者有人故意制造事端,阻止放生。遇到这种情况不要心生嗔恨,与人争吵,应该好言相劝并积极寻找解决办法。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都理解和支持放生,事实上,在汉地很多人不能说反对但至少是不理解、不支持放生的,因为在他们所受的教育中没有放生、众生平等这样的概念,而要学习新知、改变成见又是那么难。

  有人认为频繁的放生活动制造了新的市场需求,一些商贩专门为供应放生而买卖、捕杀动物,如果不放生的话,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其实,各地市场、屠宰场、养殖场里等待成为人类盘中餐的动物中,能被解救下来的只是极少数,比例微乎其微, 如果养殖户、屠宰场、商贩们指望靠供应放生来维持生意的话,那么他们立刻就会倒闭, 想来他们不会这样“天真”。不论有没有放生,养殖户都会过度养殖,屠宰场都会过度宰杀,商贩都会买卖捕猎。只有社会上大部分人普遍、自觉地减少肉食需求,才能减少捕杀、买卖动物的规模。否则,少数人势单力薄的放生活动是不可能对养殖业、屠宰业及诺大的相关产业链产生影响的。其次,即使个别商贩看到放生带来的“商机”,为供应不期而来的买生加大进货量, 那放生也并没有给谁带来伤害和痛苦。如果说牛羊鱼虾等原本在养殖场里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因为有人要放生,才被宰杀,被运到市场,那么批评放生造成动物的痛苦是有道理的,但事实不是这样,那些牛羊鱼虾等如果没有碰巧被放生的人买下,他们就会按计划被宰杀,因为人养殖他们的目的就是吃掉他们。不是放生造成了宰杀,而是放生让少数幸运的旁生免于被残酷宰杀的痛苦。若有人真的想站在动物的立场指责的话,应该指责那些为了利益、为了口腹之欲或者为了虚荣而屠宰、捕杀、养殖、买卖、穿戴、啖食动物的人,而不应该指责放生护生的人。

  另外,我们在放生过程中要尽量考虑放生地的小生态,注意物种的匹配和数量上的平衡,尽量做到合理安排和计划。有人说放生会破坏生态平衡,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看不到过度膨胀的现代养殖、畜牧业及与猎杀动物相关的产业正在前所未有地造成水源污染、土壤沙化、物种灭绝、自然食物链断裂,以及抗生素滥用和新型疾病在人、动物间的流行。我们放生的动物主要是从市场、屠宰场买来的,而之前他们大部分是挤在养殖场里,你看,我们只是从人嘴里夺肉,并没有从自然界的动物嘴里夺食,所以根本谈不上破坏食物链的问题。

  当我们把鱼虾放游江海,有人担心此举会给放生水域带来麻烦。其实,哪怕我们再怎样努力,放生的数量终归是有限的,就算由于偶尔的考虑不周而对个别水域产生影响,这影响也极其有限,并且能够被水域自然的代谢循环系统调整过来。很多的水域反而是因为水中鱼类生命的稀少,水域非常容易被污染。人们似乎更应该去关心工业排放、城市排污、过度养殖等对水资源造成的严重和难以恢复的破坏。

  其实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都很注意放生的“善后工作”,并不像一些人以为的那样,只讲求放生的形式,仪式结束后就再不管放生动物们的死活了。每次放生,我们都尽量找安全的地方,尽量避免放生动物再度遭到捕杀。比如,不把鱼类放进鱼塘、渔场,这种地方是专门养殖鱼虾供人捕杀的,把动物放进去,他们很快又会被捞上来送进市场、餐馆。也不把水鸟放于山地,鱼类放入被污染无法生存的水域中。人工饲养的鸡鸭等是比较难放生的,于是在一些地方,居士们集资买下土地,建立放生园,收容这些动物。每年秋冬之交,人们开始“贴膘”和进补的时候,也是牛羊被大量宰杀的时候,我们到屠宰场买下牛羊,把他们运回藏区托付给诚实可靠的牧民放养,直到命终。牧民们也很乐意做这件事,一来,他们参与放生,积累了善根;二来,在照管牛羊的同时,他们可以享用牛羊奶,制作奶制品,生活能有改善。

  有人觉得拿钱去放生,那些动物最后还是会死的,或者刚刚放生就死了,这样,放生的钱不就是浪费了嘛。的确,被放生的动物终究也免不了会死,我们找不到一个完全不死的地方去放他们,但不能因此就不放生。那些动物如果能活到命终自然死亡,所感受的痛苦会远远小于被生生屠宰、开膛破肚的痛苦。即使刚刚放生就死掉或在放生中途死掉,也千百倍地好过被人当作食物宰杀,神识尚未离开肉体就被千刀万剐。此外,放生不仅是帮助动物脱离了暂时的死亡恐惧和痛苦,更重要的是我们念诵放生仪轨,使那些动物听闻到佛号、心咒,这将成为他们未来解脱轮回的因缘。钱怎么花才不浪费,每个人对此都有自己的看法。很多人花钱实际是在增加自己的烦恼,如果那样不算浪费的话,那么花钱帮助减少众生的痛苦也不应该算浪费。

  除了在市场、屠宰场即将被宰杀成为人类食物的旁生外,还有很多众生等待着有人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比如自然界中因环境恶化而正在失去生存条件的动物,就在人类身边而常常被视而不见的流浪猫、流浪狗,罹患疾病需要经济、物资、精神等不同形式帮助的人,贫困失学的孩子,无所依靠的老人,等等。诸法依缘起,帮助众生也是要依赖因缘的。我们虽然希望所有众生都远离苦难,但是在行动中也只能随顺因缘条件,在条件许可、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力去帮助众生。每一个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需要帮助的众生,不论人也好,动物也好,如果我们有能力帮助,就去帮助他。有人看见别人放生动物,就说这样做意义不大,不如拿这个钱去帮助穷人,而当穷人真来到他面前,他又说救急不救贫,不如拿钱去帮助病人,有人帮助病人时,他也不会随喜,又说别的。总之,谁也不如他高明,而他也不是不想布施,只是一直没有等到最佳时机。最后他什么也没做,既没有帮助动物,也没有帮助人。与其这样任由贪吝、嫉妒的烦恼习气作怪,批评别人的善行,损耗自己的福报,不如实实在在去帮助,哪怕一个众生。这比什么高谈阔论都更对自他有利。

  我们在放生的过程中,经常会遇见随喜的人们。帮我们把牛羊运回藏区牧场的司机们就主动提出免收运费或者运费打折。屠宰场的人也很高兴,因为他们不用杀生同样挣到了钱。看来大多数以杀生为业的人,也并不认为杀生造恶业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当运送放生牛羊的卡车进入藏区,沿途的人们看见车上五彩的经幡和牛羊犄角上系着的彩色布带,知道这是放生的车,都纷纷随喜。在汉地,我们去市场买水产,也常常会有商贩随喜,他们或者贡献几条鱼出来放生,或者帮我们搬运,或者拿出钱来让我们帮他放生。每当这种时候,我们都特别随喜他们的善念善行。他们看上去也很开心,大概从这种全新的人际关系,以及人与动物的关系中,他们也感受到了某种从未有过的快乐。路过和围观我们放生的人,如果能生起一念欢喜心,乃至对佛法生起一念好感,都会在他们的心相续中留下印记,就像在田里播下了一粒种子,未来因缘成熟的时候一定会结出善果。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他们的一念善心、一分善行,纵然微小、转瞬即逝,也必定在轮回长夜中,在危险之境,为他们作明灯,作救护。因为知道这一点,知道即使是一个匆匆而过的路人也有可能得到利益,我们在放生中不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误解,都能坚持下去。

  放生不仅是单纯的把动物从屠刀下、牢笼中解救出来,让他们活下去,还他们以自由,远离眼前的危险固然重要,但我们还希望这些众生能够从根本上摆脱死亡和痛苦,所以我们在放生时,通过佛教的放生仪轨,使被放的生命与佛法结上缘,在他们的相续中种下解脱的种子。放生时有出家人带领念诵仪轨自然非常好,没有的话,居士们也可以放生。放生最好能以三殊胜摄持,简单地说,就是放生前有端正发心,放生时一心一意为这些生命念诵心咒和佛号等,放生之后要如法回向。我们现在有了正式的《放生念诵仪轨》以及念诵录音,大家在放生时,最好能按照这个《放生念诵仪轨》的内容和念诵录音的指导来念诵,同时要给被放生命施洒甘露水,最好能用系解脱、佛像、佛经等放在所放众生的头顶加持。实在不具备以上的条件,至少也要念诵心咒和佛号。我们所念的佛号、心咒等,入众生耳,便在他们识田中播下了未来解脱的种子。有些众生在听到此声音后,善根将很快成熟,从而转生到善趣。

  佛法的修行可以归摄为六度,而如理如法地放生即能同时具足六度。具体来说:

  第一、布施。放生本身是无畏布施;依佛教的放生仪轨让众生得到佛法的熏染,使他们获得暂时与究竟的利益,是法布施;施财令众生离苦得乐,是财布施。

  第二、持戒。如法放生是让众生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利益,这符合以利益众生为核心的大乘戒律。在运输、放生过程中,尽量避免让动物受伤或受到惊吓等,与不伤害众生的戒律相一致。

  第三、忍辱。放生时遇到违缘不要生嗔恨心,应积极、耐心地寻找解决办法。同时,放生常常需要忍受疲劳、饥饿、严寒、酷暑。这些都是忍辱。

  第四、精进。欢喜踊跃地参加放生。

  第五、禅定。在放生过程中无论是搬运动物还是其他劳作,无论是念诵、观想、祈祷,还是修慈悲心、菩提心,始终认认真真,心不外散。

  第六、智慧。懂得放生的殊胜功德,这是一种智慧。再进一步,有三轮体空的见解以及证悟,就更是智慧。

  在放生圆满结束时,一定要好好回向,将放生的功德回向给所有的六道众生,希望众生都离苦得乐并最终成就佛果。这样的回向会让我们获得殊胜的利益。有时在放生现场,我也听到有的人希望以此功德回向给自己的父母,愿他们健康长寿,或者希望自己家庭和睦等等。我想,你的父母家人若还没有证悟成就的话,肯定也是六道当中的众生,我们回向一切众生,当然也就包括了他们,所以大家不要担心如果功德都回向给六道众生了,自己的家人会得不到利益。

  单个人放生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共修放生,则能使利益众生的能力和功德都扩大。有时,参加一次共修放生所获得的功德,恐怕是我们普通人倾尽毕生之力也很难达到的。特别是在共修放生中,如果有修证成就的佛菩萨参加,我们的凡夫发心就会融入圣者的智慧发心之中,我们将会获得不可思议的功德。共修放生是迅速积累广大资粮的一个方便法门。

  关于在放生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我在文集《次第花开》的放生问答中尽力给予了解答,大家可以参考。

  一个真正心地柔软善良的人,除了尽己所能放生外,在日常生活中也会宽厚柔和地对待众生,包括那些不期闯入我们生活的动物们,尽管有时他们的确会带来一些麻烦,比如房间里闯进来蚂蚁、蟑螂、老鼠、苍蝇等等。要知道,我们生活的地方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如果实在不能忍受与他们共处的话,可以想办法请他们到户外去生活,而不是起杀心伤害他们。在佛陀时代,僧侣们赤脚行走,为的是避免穿鞋走路时无意踩死昆虫之类的情况发生。在藏地,人们行走或者转绕坛城、佛塔,总是低着头,比较缓慢地走动,一旦发现路上有昆虫就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放入人不经常走过的草丛里。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除了戒除有意伤害众生的行为外,还应时刻小心不要无意中伤害其他的生命。

  一个人童年时候的教育对其一生的影响很大,所以父母的言传身教在成长中的孩子心里会留下深深的烙印,将来孩子长大成人后,也会把得自于父母的教育传承到下一代。父母要注意培养孩子的爱心,先让他们懂得爱护小动物,慢慢懂得爱护一切生命。从小不尊重生命,长大后也很难有慈悲心,情况恶劣的,别说对动物,对人类也没有同情心。现在很多电子游戏里都是打打杀杀,孩子经常玩这一类的游戏,会养成把杀戮当儿戏的习气。父母应该正确引导孩子,培养他们生命平等、尊重生命的价值观。

 

希阿荣博堪布(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