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家路(上)

感恩菩提洲网站,让我了解了何为佛法,为何要学习佛法。
感恩菩提洲网站,让我了解了慈悲的上师弘法利生的功德,从那时我就坚信上师是佛陀再来,救度我们——在轮回苦海中的众生。
感恩大恩上师引我走上回家的路。
坚信上师的加持无处不在。
祈愿上师长久住世,广弘佛法。


家,在《新华字典》里,被解释为眷属们共同生活和居住的地方。
依照这个解释,我的确曾自己组建过一个“家”:一个他和一个可爱的女儿。可在2004年的春天,我开始对它失去了感觉——我的“家”在那里,我却感受不到它。
我和他的故事,抛开结尾不算,开头很像一个千篇一律却又引人入胜的言情剧:我原本有一个条件优越的未婚夫,并且已经拍好了结婚照,挑一个日子就携手百年了;这时,他出现了,他既没钱,也没前途,但他很帅,而且猛烈地追求我,我原本看似有序的世界被完全搅乱了,和他在一起既刺激又甜蜜,我不顾父亲的强烈反对,很快放弃了那个条件优越的未婚夫,和他结了婚。
新的生活就此展开,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想象。
他一直没有工作,连我们结婚时他里外的衣服都是我买的,养家从一开始就成了我一个女人的事情,但这并不影响什么,日子依然过得和和美美——或者说,有任何不那么和美的地方,我选择“看不见”,我认为,只要他是爱我的,就够了。
日子就这样一直过到了2002年。女儿上中学后,我养家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不得不从城里搬到了农村,以降低家庭开支。搬到农村以后,我的收入低了,家里经济越来越紧张。他也因为远离了他城里的“朋友”,变得越来越情绪化。他依旧不肯上班,天天在家喝酒,动不动就跟我和女儿发脾气,家里的碗和盘子全让他砸了。我尽力做得更好,想让他开心,可他都看不见,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
我们害怕极了,这样的日子延续了很长的时间。
我越来越不敢回家,下了班就在县城里溜达,一直等到女儿放学,再磨磨蹭蹭地和女儿一起回家。我因为懦弱想过自杀,拿着绳子走到浴池里,突然听到女儿疯了般叫我:“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儿?”我心一软,心想,如果我死了,孩子怎么办啊?于是,又从浴池里爬了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在家喝酒、发脾气,变得彻底不可收拾,我和女儿相依为命,我不在家,她不回家,她不在家,我也不敢回家。
那个我曾经疯狂迷恋的男人不见了,眼睁睁地看着他面目全非;那些曾经让我着迷的日子,不知道从哪一天渐渐消逝,直到完全没有了踪影。
望着这个我一点一滴亲手构建并经营起来的“家”,我很疑惑,这真的是我的家?为何如此不像?如果这不是我的家,那我的家又在哪儿?这想法真让人欲哭无泪。
我不想离婚,虽然我“看见了”生活丑陋的一面,但我可以不面对,更何况生活总归还是有希望的,他以后总会感激我,总会念我的好。
也许委曲求全是个不错的选择,尽管会很辛苦。
那段时间,因为疲倦和恐惧,我的神经随时都绷得紧紧的。久而久之,我感到疲惫不堪,我需要支撑,需要找到一个塞满爱的地方,哪怕是一张床,一扇窗,一盏灯,只要能安抚我的悲伤。
就这样,2004年,我走出“家”门,去外面四处寻找——寻找“家”的感觉。
我在大街上碰到一个女孩,长得很亲和,她说她是玫琳凯的业务员,她笑眯眯和我聊天,然后把我带到她的公司大楼里。里面好多女孩儿,她们脸上随时都笑盈盈的,特别热情,我心头一热,心想,嗯,这蛮像我想象中“家”的感觉。于是,我就经常去那儿,就呆着,不为别的,就为感受那儿的气氛——“家”的气氛。
后来,我又去了另外一家知名直销外企,他们很注重培养团队精神,努力让一个团队看起来像是一家人——“一家人”,我喜欢这个概念。我开始在那里工作。我看卡耐基,看做人的道理,教育孩子的方式,我觉得都很有道理,可似乎解决不了我现实的问题。
上辈子我欠他的,应该都还清了吧,我心想,可偌大的世界,为什么没有我的家呢?
后来为了找家的感觉,我还被朋友带去过基督教堂,在那一边听唱诗班唱诗,一边打瞌睡。直到他又来找我,跟我道歉,让我跟他回家。我同意了,也许这一次他会有不同,我再次很轻易地说服了自己。
不久,他竟然找了工作并开始上班。生活好似大病初愈一般,又给精疲力尽的我带来一丝希望。谁知道,我又错了。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带回来一个女人,面对我的愤怒,他对我说:“怎么着?想打架?改明儿我给您带回一胖闺女跟您打。 ”
生活果然还是更像一出荒诞的闹剧。
不久后,女儿突患重病,几乎要了她的命。望着从小懂事的她,我心如刀绞。祸不单行,一年后,我又因为急性心肌梗死,送进医院抢救。在医院,灰心丧气的我拔掉了手上的针管,我不想治了,我就想死。他不让我死,他要救我,我求他,我说你别救我,我活得太累了,我不想活了。
可他一直照顾我,床前床后,我看着他,心里一个声音又开始响起:他其实挺好的,这辈子就他吧。那个声音是那么熟悉,可那个声音总对我说谎——后来我才知道,他曾跟女儿说:“我这么好地照顾她,是为了让她更好地工作……”
出院以后一个月,为了养家,我给一户人家做家政。在小区里,我遇到了一位出家师父。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过佛法,从来没有进过寺庙,甚至连佛都没有听说过。
这位出家师父让我看了一下她胸前的挂件,说:这是法王如意宝,法王如意宝是真正的佛。然后她给我介绍了一下喇荣五明佛学院,又把挂件翻了一面,说:“这是我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我说:“佛是什么?”心想:这是个人崇拜吧? 那以后,我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她教我的那句观音心咒,我只有在路过她家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赶忙念两句。至于她为什么出家,家里人和孩子如何能放得下,我都不太理解,觉得不可思议。


(未完待续)

弟子:宁玛旺姆
于2013年9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