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封遗书(下)—梁婆婆老年学佛之路

  中年皈依,将至晚年才明白学佛的意义,方才走上修行之路,梁婆婆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解脱之机,十分精进。虽然佛法并没有如旁人期望的那样,让她病痛全消,但她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却是日益增上。

修行生活

  交谈的过程中,之前梁婆婆走路、上楼梯时吃力的样子、艰难的起坐,一直在我们脑袋里盘旋,对于老人家的日常修行我们好奇又担心。
      “您日常的功课是怎么安排的呢?”我们小心翼翼地问。
      “我早上四点多、五点就起来,坐在床上先念百字明108遍,再念系解脱总持咒108遍,然后是文武百尊总持咒108遍,三个咒都是108遍。这些是起床前一定要念的, 我其他修得都一般,但这个要修好。有些时候会瞌睡迷糊,但心是一定尽到了的。”因为呼吸不太通畅,梁婆婆说话很费劲,基本是说几个字就得歇一口气,语速很慢。
      “起床后,就先上供,供水、供灯、供香,然后做早课。早课一般要做一个多小时,身体好的时候,除了偶尔有事出门,我是天天都坚持的。”
      “一般情况下,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就把晚课上了,因为晚上做我要打瞌睡,有些时候早上念咒都要瞌睡,平常白天坐在那儿念咒或是看书的时候也容易瞌睡,呵呵,我很容易打瞌睡。”说到总是被“瞌睡”困扰,梁婆婆有如孩子般的不好意思。其实我们知道,这个“瞌睡”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瞌睡,而是因为梁婆婆所患的呼吸系统疾病造成大脑供氧不足而引起的。
       肿胀的下肢,已经变型的膝关节,令她仅仅是上下楼梯都已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更何况要在佛堂里盘腿坐上几个小时完成修行功课,这中间身体的辛苦我们可想而知。而梁婆婆除了抱怨这不好的身体让她的修行有些力不从心以外,没有听到她对病痛带来的苦有什么怨言。

   “那经过这些年的学佛修行,您觉得学佛带给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精神好很多,烦恼少了,更快乐了。这些年越来越不跟任何人比较、不跟任何人计较。以前年轻的时候要比,单位上害过我的人,我看到他们心里就恨得不得了。但这几年越来越好,原来单位上害过我的那些人,现在也退休了,有时候单位组织退休人员搞活动,我还跟他们一起参加,心里面已经没什么了,自己也越来越快乐,真的是要感谢上师三宝。”谈话间,梁婆婆始终微笑着,红光满面。看得出来,历经十八年的闻思修行,曾经的刚强、倔强已经转变为豁达与柔和。“以前烦恼特别多,总是想自己这一辈子从小到老吃那么多苦。又执着儿女,担心这个那个,现在都丢开了。你的担心没有用,你走之后别人照样过。”

   “学佛好吧?”看着乐呵呵的梁婆婆,我们问道。
     “学佛好,学佛真的好!我很自信,很坚信我下一世不会下地狱,而且有些事情虽然看不到、摸不着的,但却真实的存在。”梁婆婆认真而坚定。


如何与不信佛的家人相处

  坐在梁婆婆家精致干净的佛堂,佛乐绕耳,清香萦绕,我们的心里也格外宁静,采访轻松地进行着。话题很自然聊到了梁婆婆的家人。据我们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况,在梁婆婆家,除了她自己,其他的人都不信佛。而刚才我们一进到佛堂时,梁婆婆就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个佛堂全都是老伴给她设计装修的。看来梁婆婆与不信佛的家人相处是十分融洽的。她是如何做到的呢?
      “您有几个孩子呢?他们一起住这里吗?他们信不信佛呢?”
      “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各自成家了,没跟我们住在一起。儿子买了新房后,就一直要求我们去跟他们住,说是好照顾我。但是我不想去,他装修房子不愿意给我设一个佛堂,这边有佛堂。我家老头子和孩子们目前还都不信佛。”
      “您身体这么不好,现在修行还这么精进,从来没有丧失过信心吗?老伴儿和孩子他们都不信佛,他们不反对您这样做吗?”我们终于抛出了心中的疑惑。
      对于这个问题,梁婆婆似乎很有共鸣,笑呵呵地依然缓慢地说:“我儿子也常常问我说:‘妈啊,你那么信佛,但身体还那么不好?’我老头子也说:‘你身体好了我就相信了。’”
      “那您怎么回答他们呢?他们说的可能确实是大多数人心里的疑问。”

    梁婆婆笑着回答:“他们这样子说,在前些年我是要生烦恼的,但现在真的不生了,这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如果不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我得这么多病,我的身体是不可能熬到现在的。而且我现在还能衣食无忧地安安心心地修行。记得有一阵鼻子出问题,总是不通畅。一天半夜醒来时,突然无法呼吸,正当憋得难受的时候,恍惚间,感觉有个人从上边下来给我吹口气,热乎乎的,然后现在鼻子就好多了。我知道这些病,是自己业障深重,我要好好修,要好好消业。”
      “但是,我现在说不服他们。我一说我的病是因为宿世业障深重造成的,他们说不懂,他们不信有轮回,不信有下一世,认为这世就是结束了。我的修行太浅,我没有办法把这个道理讲得很清楚地去说服他们。”说到这里,梁婆婆略有些叹惜。
      “他们不信,我也不去勉强,也不去争论。他们不想听,我就不在他们面前说,他们不想看着我做,我就不在他们面前做,随顺他们,不让他们生烦恼,也避免他们对佛法生邪见。好在,孩子们也算孝顺,老头子对我很好,很包容。所以到现在,他们并没有对我的修行制造任何障碍,我也很感恩他们。”
      虽然家人还不信佛,但他们对她的尊重,令梁婆婆内心觉得温暖,她说这一定是上师三宝的加持。“现在早上我自己上供,下午是老头子帮我收水,他这点功德很大。我们五十周年金婚,儿子给我买了串佛珠作礼品,一千多块钱。”说着,她不顾自己不方便的腿脚,费力地站起来,走到几米远的佛龛处拿过来给我们看,笑容里满是欣慰。
      “我现在没有能力度他们,就只有自己修自己的。慢慢做好,做给他们看,慢慢度化他们。我想等到临终时能做个榜样来度化他们。”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
      梁婆婆打算要如何做呢?


特殊的遗嘱

    在我们的正式开始采访之前,梁婆婆曾兴致勃勃地邀请我们先看一张她保存的光盘,内容是一位虔诚学佛居士的往生记录。当片子最后那位老居士结说法手印安然往生后,梁婆婆脸上露出无比羡慕的神情,兴奋得嘴里一个劲儿说:“看看,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佛,将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显然,这张光盘不知被她看了多少遍。

  对于一个身患重病的老人来说,“死亡”或是“往生”的话题,往往是十分敏感,不敢轻易触及的。但是,梁婆婆在此时竟是如此平和却又充满向往地提起“临终要做榜样”。 我们见机问道:“您怕吗?”
梁婆婆很快就明白了我们问话的意思,笑呵呵地说:“我年轻的时候身体不好很怕死,而现在修佛之后对于死亡慢慢没那么害怕了。”当我们还在琢磨如何往下问时,梁婆婆说:“我遗嘱都写好了,写了以后,我就什么担心都没有了。你们要不要看看?”我们惊诧地还未答话,梁婆婆就笑咪咪地从身旁矮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沓纸,放在我们面前。

  最面上的一页纸,大大的标题印入眼帘——“我的遗嘱”。 
      “由于我常年身体不好,不知何时无常(去世),在我去世前、去世、去世后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要家人了解和理解。”遗书开头简单明了,但所透出的立嘱之人对待死亡的从容与平和却着实带给我们不小的震动。
      “我后半生学佛受益良多,家人为我好,希望按我的意愿处理我的后事,请亲属和朋友不要指责我的丈夫对我不负责任,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对我不孝顺。”或许知道这份特殊的遗嘱终将是不被大多数世人所理解和接受,出于对家人的尊重,为了家人免于烦扰,梁婆婆在遗书第一个内容便是做此交待。立遗书首先想到的是要使家人免于责难,这一点出乎我们的意料。
       我们急切地接着往下读,很快,后面的内容更加令人震惊。这是一份根本不同于世俗习惯的遗嘱,它是完全按照佛法要义制定,详细列出了梁婆婆希望家人在她临终前、临终时及临终后所需要做的一系列事情。而这一系列安排,在不信佛的人看来完全是违背世俗常规的!
       “对家人的要求:丧事从简,不宴请宾客,若需要请客,可请素斋,严禁杀生,以免增加我的罪业,影响我往生;我死后四十九天内,亲属要吃素,不间断念佛、放生、供灯等善事……我身后的抚恤金、工资、收的礼金及生前所积蓄的其它钱款,都用于放生、印经书、供养等善事……”

  遗嘱不仅内容超乎我们的想象,详细程度也不同寻常。细微到,房间里要摆放什么东西,摆在哪个位置,要播放什么心咒;有问题可以给谁打电话求助,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清楚地列在上面。
      “在我入院期间,家人知我生命已不久,请将我的房间做如下安排:1、在我头顶墙壁上方高挂佛像,床头柜上摆放七盏长明灯,供水七杯,另外,还要供香、供鲜花、水果饼干等;2、放念佛机,唱‘南无阿弥陀佛’或《生死救度》,我命终后,在我的房间里需持续放诵四十九天以上……”

  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梁婆婆立这样一份特殊的遗嘱呢?。
     “从去年开始,我就觉得自己身体情况不太好了,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后事了。因为往生时有很多事项要注意,但我们家的人又不信佛,我怕他们对我的往生造成困扰,所以在几位师兄的帮助下特地立了这份遗嘱。”是啊,对于真正的佛教徒来说,唯有生死是大事。
      “这个遗嘱我印了几份,给孩子们也各印了一份。”“那儿子看到这份遗嘱时是什么反应?”“我儿子说,妈啊,你这个遗嘱这么复杂啊!我怕他不清楚,还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我跟他说,到了那个时候,家里人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来做。这下我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呵呵。”梁婆婆说得有些兴起,眼睛都亮了起来,似乎十分向往着“临终要做榜样”。


尾  声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梁婆婆始终都是面带笑容,乐呵呵地回答着我们一个又一个问题。最后,当我们问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她说有三个心愿:一是希望到时候是顺利往生;二是希望自己临终时的表率能影响到自家老伴,让他明白学佛真是件十分好的事情;三是希望自己十一岁的孙女将来能好好学佛。

  当采访结束离开梁婆婆家时,正值下班高峰,城市的道路也拥堵起来。放眼望去,路边行色匆忙的人们,在站台边候车的人们,或是一脸疲惫,或是一脸焦急,亦或是一脸茫然,而眼前再次浮现出的梁婆婆那张平和的笑脸,令人心下温暖。曾经性格要强、执着人事的她,在学佛十多年后,如今即使仍身患重疾,却已能在说笑间谈论生死,平和淡定地安排临终之事,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变化,不得不说这是佛法的力量造就的奇迹。
不由得想起上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如果真正将佛法作为一生的信仰,一定能得到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面对死亡时会非常从容。”


 
梁婆婆家佛堂里的供桌

 

受访人:梁居士
                                       采访、撰稿:达瓦措 松吉拉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