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六月十五放生记

  六月的北京已经是骄阳似火了,连郊区也不例外。放生的地方突然冒出了很多游客,岸边多了很多船只和看船人,他们负责开着快艇带游客们游览湖中风景。

  我们放生队伍抵达后,一时间,岸边有坐船的、开船的、溜达的、刚来的、要走的,还有我们这些拿着小本本围成一圈念佛号的,当然还有一箱箱的泥鳅们,好不热闹。

  仪轨念完,大家伙儿一起将泥鳅们送进水里。但由于游人增多,船只增多,岸边的水不时地被返回的游船冲上岸。不一会儿,有些晕头转向还没来得及钻进泥里的泥鳅,就被水冲回了岸边。

  放生结束后,大队人马怕扰乱了这里的秩序迅速返城了。我们几个决定逗留一会儿,站在岸边看着还晕乎乎被冲上岸的泥鳅们,也能够不时地把它们送到远一点的地方。

  对面那几个开船的小伙儿,也瞅着我们,那神情仿佛是说:你们咋还不走?

  游客中有个小伙子,走过来双手划拉泥鳅。这时,船上戴墨镜的一个大哥冲他吼了一嗓子:“说你呢,这是放生的,你要干嘛?!”小伙子在呵斥声中跑了。

  赵师兄在更远的地方朝水里扔小石子,他想把小泥鳅赶走,居然也被看到了,还被呵斥了,像小孩儿似的赶紧跑了。我咯咯笑着怪委屈的赵师兄,心想:这回踏实了,有他们在,小泥泥们肯定没事儿。

  我们走过去想套套近乎,表示感谢,没成想,开船大哥带着不屑的眼神说:“你们真给我们添麻烦。” 他长得结结实实皮肤黝黑。

  周师兄小跑着给烈日下的他们买了好多可乐回来,这大哥有点不好意思,我硬塞了一个给他,他默默收了。我们只是欢喜,今天连他们也都听到佛号了呢。

  后来我们仨决定上船游览一圈儿去,可能是看我们话不多,是真心来道谢的,那大哥把本来180元的票免了80元。上船后等人的空隙,我坐在开船大哥后面没话找话,主要是想表达谢意,感谢他们帮我们看护泥鳅。

  他没表情地说了三个字:“我吃鱼”……这话真够考验人的。

  我:“嗯,我原来也吃。”

  他扭头看我:“其实我也信,我家还供过菩萨呢!”

  他又问:“你有那啥嘛给我一本儿。”“啥?”“念着管用的,你们念的啥?”我笑,“有有有,”把师兄手里的放生仪轨给他,他递给岸上的小兄弟说:“你给我放好,我过会儿要看!”咦,还很霸气。

  船动了,快艇激起浪花,我们都很开心。绕到山那边的时候,他特意放慢船速,难道还要给紧紧抓住船栏的我们留出拍照时间?他却扭头对我们说:“以后要是放鱼就坐船到这边来放,这里的水多好呀,很深很深,适合放鱼!但泥鳅在这边是活不了的,这边只能放鱼。”

  我又惊又喜,他说完又将船加速了,迂回前行。太阳从前面转到后面,我们回到岸边,他伸手拉我上岸。上岸后他就不见了……

  我还在回忆快艇时光,周师兄从包里拿出一个《般若摄颂》小挂件,是加持过的,叫我结缘给他。

  我高兴地四下张望,他已躲到另一船上,坐在树荫下翻看着什么。

  我笑嘻嘻跑过去,穿过人群,“这个给你!带着吧,保平安!”,此时才发现他手里拿的是放生仪轨。他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小小地挂件,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谢谢”,语气竟是谦卑的。

  抬头看他时,他的眸子里竟充满了软软、感激的目光。

  我们就这样和他们告别,路边浓浓的绿意透过车窗一闪一闪的。我眼里充满泪水,他站起来恭敬的不是我,而是佛陀的教法。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教法的光芒,刹那没有停歇地照耀着我们。他眼里有的温柔很多人都有,今天不少游客也加入了放生的队伍,这善根也终将在某一天成熟。

  现在我记不清他的长相了,我只记得他懵懂中对佛法的谦卑与恭敬。这轮回中美丽的一天!感恩伟大的上师,感恩伟大的佛陀。愿正法久住,愿众生早日踏上解脱之路。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