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流在扎西持林的眼泪

  感性,惯常以来是贴在女性身上的标签,而眼泪往往是这标签的附属品之一。当人们表达自己的喜乐苦忧,泪水是不可或缺的形式。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心被包裹得愈发坚硬,很难轻易被外界所打动,感性的触觉也变得愈发迟钝,眼泪变得越来越稀有,别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就是女人想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今年夏天,在扎西持林,作为第一次上山的我,几次见证了人心的柔软和滚滚的泪水,自己也经历了泪流满面的过程。是什么让这些久浸在红尘中的人们心灵释放?有位师兄发心转山磕大头之后,覚沃經堂前放声大哭,相陪的师兄也红了眼眶;有位师兄在自己身体不适还急着救助其他师兄的时候,默默垂泪;有位师兄含着眼泪深情凝望着同行师兄,赞叹他的进步,如父如长;而被赞叹的师兄也是啜泣不已,像个孩子;有的师兄得见上师,涕泪交加;有的师兄动辄就感动,直接被冠以“常啼菩萨”……我自己也有几次刻骨铭心的流泪。

  藏历六月初十,凌晨,大恩上师请达森堪布主持,为汉地弟子受持了极其殊胜的八关斋戒。午后带着戒体,众师兄聚集在坛城前,参加上师极具苦心安排的殊胜的蓮师会供。坛城前的人越聚越多,但会供迟迟没有开始。夏季的午后气温不低,还好头上的乌云蔽日,没有那么晒。因为受了八关斋戒,席地而坐的师兄和闻讯而来的藏民们都很安静,持咒诵经,祥和安宁。等了好久,一阵小小的涌动和鼓乐声,原来由于坛城院门尺寸的原因,几经周折,扎西持林的僧人们终于想尽办法把蓮师迎请了进来。人们纷纷起身顶礼,哈达和鲜花也潮水般地涌向了蓮师。伴随着号角声、锣鼓声和诵经声,蓮师缓缓地被恭请、缓缓地走过信众、缓缓地移步至坛城中心。突然间再次的涌动,我身后的师兄用力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抬头看,我仰起头:刚刚被乌云遮住的太阳,现在没有一丝的遮挡,发出万丈光芒,太阳正正直直地照耀在坛城上方,而周围一圈巨大的彩云围绕着太阳。像极了蓮师立在中央,众菩萨环绕相随俯瞰人间,慈悲、温暖。我久久凝望着这异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摘了眼镜再带上,带上再摘下来,是的,太阳明亮地照着,纤尘不染,彩晕环绕就在那里,不离不散。我揉揉自己的眼睛,还是这样,但却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是的,泪流满面,我低下头,没有擦拭自己的泪水,因为我原本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泪。可是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索性就让它默默流淌吧。

  法会的最后一天,藏历六月十二。大恩上师不顾连日的劳累,又用心良苦地用一整天的时间安排了千佛灌顶。烈日下师父逐一祈请着千佛,没有丝毫的懈怠,我们在坛城下端坐,不断有藏民加入进来,汇集的人群加起来有上万人。经历了漫长的祈请,上师带领我们受持灌顶,在仪轨进行中,他要求我们观想释迦牟尼佛和千佛从四面八方,向你而来……我很听话地闭起了眼睛,耳边听着上师的引导,我突然感觉心中的世界大放光亮,看到了释迦牟尼佛行在中央,在光明的背景下,众佛从各处翩然而至,直达我的气脉。那里太多的佛祖,我不能一一辨识,但是我分明看见了弥勒佛,看见他微胖的身形和可掬的笑容。我浑身像筛糠一样不断地发抖,眼泪也扑簌簌地掉下来。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十几秒,等我睁开眼,才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不自主地流泪。

  像这样的不自知的眼泪,我不知道究竟流了几回,短短的山上十天,类似的有记忆的至少5次了。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敏感脆弱?有一次我跟一位大德师兄交流第一次看见彩晕时的震撼,他微笑着轻轻说:“你就是参加的太少了,每次师父做法事的时候,天都会有异象。何况每月初十,蓮师承诺一定会回来看我们的。”

  是的,我参加的太少了。皈依两年多,这是第一次上山。山下虽然有些许的修行,比如参加放生、学堂,大多是随性而至,总是以工作、家庭为借口,错过了一次次的共修。一个人的时候,除了间或的持咒,闻思的行为几乎没有。虽然如此,因为上师的加持和持咒的功德,我还自以为有德行上的进步,也确实听见有师兄和同事的鼓励,赞扬我有进步,以致一度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真的有进步了。

  上山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狭隘,才知道自己大条的外表下裹着一颗多么自我坚硬的心。当我刚刚踏入扎西持林,看那一排排金顶红墙的房舍静静散落在绿色山坡,像母亲倚着门栏静静等待回家的孩子;当我初见上师坐在草地上,膝下环绕着喜悦的弟子们的画面;当我转山时听风吹经幡的声音,藏民们送来的吉祥善意的祝福;当我与偶遇的藏族孩子玩耍,看他们干净眼神透出的笑容;当我转经时总能看见一位师兄拿着垃圾袋满山义务捡拾垃圾;当我身边的金刚师兄团结友善精进,散发强大的正能量;当我在法会上亲眼目睹蓮师再来,日月同辉,横贯彩虹的异象;当我在扎西持林变幻的山峦中感受晨雾风雨明月和艳阳;我知道我的心早已堆满了厚厚的自我的尘土,把原本清明的心遮挡得严严实实,每天在轮回里跌宕,不去思考人生的意义,感受不到佛法的慈悲,更遑论帮助众生离苦得乐的菩提心了。

  可是即便如此,上师始终没有舍弃我,没有舍弃如我这般愚痴的弟子。他还是引导我们上山了,给了时间和机缘,给了无声却最有利的示现,让我卸下盔甲,放下我执,摸到自己温热的无二的调柔的心,让它会哭,会感动,会了解,会忏悔,会努力精进。上师给了它生命,让这颗心回归它本有的位置温柔,让它去了悟生死脱离轮回,让它学会慈悲喜舍,与众生一起在菩萨道上前行。

  我理解了自己的泪水,也理解了其他师兄的眼泪,这是上师赐予的甘露,不会白流。

 

弟子  美多塔光
谨以此文供养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2013年8月4日 于北京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