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上师二三事

  朝圣的师兄们来了又去,扎西持林的一切再次归于寂静。藏地的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房间对面的山顶已然白头。

  有很多取暖的方式,生起钢炉,烧着奶茶,吃着糌粑,空气中弥漫着酥油的香气和暖融融的温馨,身体也热乎乎的。但是我却有更妙的取暖方法——忆念上师的恩德,暖和暖和心。

  无数生世的资粮,换来今生依止上师的机会,再叠加上无数生世的善行,今生得以在圣地亲近上师。可是作为一个烦恼粗重、习气深厚、愚痴笼罩的凡夫人,怎么才能迅速圆满资格来常住圣地呢?怎么才能获得和佛陀相处的智慧呢?

  “一切模仿即成就”,我只有随学上师了。

一、勿以善小而不为

  以前在汉地,日常会做一些很“小”的功课,当然,“只随善恶意差别,不随善恶像大小”,这里的“小”是指用时很短、看似不起眼的善行,诸如出门和回家在佛堂顶礼三遍。虽然也闻思过顶礼佛像的功德之大,但有时急匆匆出门,或者下班回家后累得不想动弹,就或无意或有意地不做顶礼。有时候去寺院上香,那么多殿堂,一进门的天王殿,二进院落的大雄宝殿、地藏殿、观音殿、文殊殿,三进院落的卧佛殿、三圣殿,出了寺院还有药师塔……不仅如此,每座佛殿里面还有那么多的佛菩萨像。内心也觉得应该一一顶礼,但懒惰的习气就驱使我在大殿门口磕三个头,投机取巧地想着“可以了,可以了,佛菩萨知道我来过了就可以了”,然后就赶去下一个殿堂再磕仨头,走人。

  刚到扎西持林,在莲师千佛殿和图书馆闻法的时候,不管人再多,大家进门之后都是先顶礼三次。但,我还没有把这个行为变成像吃饭一样的习惯。说到底,还是内心不重视这个善法,认为可有可无。甚至在莲师坛城这南瞻部洲独一无二的殊胜对境面前,我也是想起来就顶礼,忘记了就直接进去转绕。

  前段时间我们在莲师坛城念经,我坐的位置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门口进出的师父们。法会第一天傍晚的时候,有个高大的身影进入坛城,是上师!我们赶忙起身恭迎。但上师没有径直走到坛城里面来,而是站在刚进门的地方,如理如法地磕了三个头。

  这是我第二次在扎西持林看到上师顶礼,第一次是上个月莲师会供法会,上师站在坛城外面的台阶上对着虚空中的诸佛菩萨顶礼。如果说上次是因为出现殊胜瑞相,那么这次上师进入坛城的顶礼显现上就是平常不过的“小”善法。而且法会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上师每次进入坛城,都会顶礼。而且只要我在现场,这个持续时间很短的难得场景都会被我“捕捉”到。上师在给我示现什么?

  每次看到上师顶礼佛像,我内心都会产生一个“自己给自己顶礼”的分别念。的确,上师是堪受人天供养、与诸佛无二的圣者,福德资粮也已圆满,但他显现上这么恭敬地礼拜佛像,如同佛陀给老比丘穿针一样,不舍微福。而我这样一个资粮匮乏的薄地凡夫,有什么理由不精进地把握住任何培福的机会呢?佛菩萨不需要我们供养身语意,而我们却需要以此为对境来串习自己的信心和恭敬心。

  总觉得自己对上师三宝已经很恭敬了,做得很好了,但对照上师反观下自己的身语意——身体不做顶礼等,白白浪费了很多殊胜的修行机会;语言上要么沉默、要么绮语,看到悦意的对境连一句“供养上师三宝”也懒得说;内心也没有对“恭敬”产生定解,很容易就会陷入一种傲慢状态。久而久之,自己的心就会变得如同铁球一般,无法渗入任何功德之水。

  所以,我发了一个“简单”愿:只要身体能动弹,早(中)晚一定要在上师法像或三宝前顶礼,愿自己生生世世见到三宝所依能够恭敬顶礼。

 

二、法王的微笑

  《喜乐的曼达拉》和《次第花开》中多次提及上师如何以三喜的方式亲近依止法王,甚至在梦中也喜悦而急切地服侍法王(见《走出修行的误区——上师与弟子》)。虽然我此生无福亲历,但仅从这些描述的文字上,上师对法王无与伦比的信心和恭敬心可见一斑。

  前段时间,上师迎请了一位修证极高的老喇嘛来这边传法。这位年事已高的仁波切,并没有坐上高高的法座,而是靠着一扇大窗户,简单地摞了几层垫子,铺上一层毯子,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扎西持林的主人也没有坐上法座,盛大法会的主持喇嘛也没有坐上法座,空空的法座上只有一幅法王如意宝俯身微笑的法像。当我进入坛城,看到这场景时,内心有些震动,嗓子也酸了。我想,这就是老一辈修行者令人动容的谦虚吧。那上师呢?上师坐在哪里了呢?

  在仁波切左手边的地上,连稍微高一些的垫子也没有。

  上师为了接续传承,请仁波切给四众弟子念了很多殊胜的传承。上师拿着一本《显密课诵集》坐在地上,用右手捧着脸颊,专注地听仁波切的念诵。每念完一个,上师就向仁波切再求一个传承,时不时露出充满法喜的微笑。

  那几天的天气凉意浓厚,我穿上了厚厚的棉袄坐在经堂靠墙的一侧。而仁波切是赤膊传法,背后的窗户大开。上师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双手将法座上厚一点的法衣为仁波切披在身上。由于上师坐在仁波切的左手边,所以披右侧法衣的时候略吃力,但上师始终是坐在地上,没有站起来。

  极度感动中,我仿佛看到了上师在服侍法王。

  这时,老上师稍微中断了一下念诵,侧身,低头,对上师微笑。

  这画面,像极了法座上那张法王的法像。

  上师在给我们示现什么?

  “你在我身边所做的一切,哪怕是走路,都是未来成佛的因。”——麦彭仁波切示寂前对忠心耿耿服侍自己三十七年的侍者沃莎的教言。

  真希望自己的身语意供养能时时让上师也露出如法王的笑容,我想当上师微笑的时候,连金刚地狱里众生的苦难都会止息吧。同时,也不想在上师面前留下一丝一毫的遗憾,但智慧实在浅薄,同时受业力牵引,有时回想起自己亲近上师的短暂片段,会有很多不如法的地方,也时常因此懊悔不已。对于如何亲近依止上师,我有很多需要学习,而此时亲眼看到上师如是依止善知识,却胜过自己阅读很多经论。

  “于此多言何必要,能令师喜皆当为,师不喜事悉断除,于此应当尽力行。”

  所以,我又发了一个愿:发愿背诵《事师五十颂》,发愿在最短的时间内认真阅读十遍《走出修行的误区——上师与弟子》,并努力随学全知法王无垢光尊者的发愿——“愿我能令上师生欢喜,日日夜夜之中行正法。”

  后记:其实在忆念亲近上师的点点滴滴时,情绪还是很复杂的,时而幸福得直想哭,时而忧伤得陷入沉思,但是各种各样的心声只汇集成一句话“谛力百劫住世愿吉祥”!

 

 

弟子 拥措卓玛
2013年9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