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新生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感谢上师慈悲摄受了我!

愿众生永具安乐,早成佛道!

 

 

? 提起笔,长舒一口气,心中感念着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略微抬头凝望着书桌对面墙上上师的唐卡,像中的上师一直含笑注视着我,给予我无穷的力量。

 

? 2003年结识希阿荣博上师起,我的生命像重新开始了一次。这四年里,我从懵懂无知到初尝法喜,一步步走来,吸吮着佛法的智慧甘露,把所学用于日常生活,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烦恼少了,执着轻了,并且开始厌离这个充满欲望的世界。

 

身与心的皈依

 

? 以前我对佛法抱有成见,认为那都是农村老太太搞的迷信活动,我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怎么能去信这些呢?!

 

?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入佛门,也许真如《百业经》中所说:世尊恒时以大悲心观照一切众生,即使是波浪离开大海,佛陀对众生的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观知我被调化的机缘已经成熟,便以上师的形象来到我面前,给我以引导。那是在2003年的初春,一次偶然的相遇使我有幸结识了希阿荣博堪布。他是一位充满人格魅力的上师,我几乎立刻就对他生起了崇敬和信赖,但是对于佛法,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我却无法立刻接受。我心里满是疑问:为什么信佛?真有佛吗?我怎么没有见到?

 

? 认识上师后,出于好奇,同时也为了拜见希阿荣博上师,那年秋天我去成都参加了上师主持的放生活动,但是我仍然拒绝皈依。2004年秋天放生,上师问我是否皈依,我反问道:“我又没有见过,为什么要信?”上师答:“没有见过,不代表没有,并且很多知识分子高学历的人都信佛。”这还是不能说服我,我心中暗想:没有见过,不代表没有,可也不能代表有啊。高学历的人信佛,那是别人的想法,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于是我问:“您有神通吗?”上师干脆地回答道:“我没有神通。”我心想:让我皈依,必须要让我感动,让我感受到什么。正想着,上师突然对我说他12月份会来我居住的城市,我瞪大眼睛,又惊又喜,虽然拒绝皈依可还是非常愿意多与上师亲近。

  

? 年底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上师打来的电话,他真的到了,只在这儿呆两天,于是约好第二天放生。放生后来到住的酒店,在此,上师给我解答了一个多小时我的“为什么”,心中还是没有想通,但感觉跟上师很亲,于是我说:“师父我觉得我们很有缘。”“是的,”他笑了,一边伸手摸着额头,说道:“好累啊!”他的疲惫,他的耐心与柔和,在突然间深深触动了我。当上师再次询问我是否皈依时,我低下头,胸中升起一股暖流、一种温暖,这时我做了一个决定:皈依!皈依后,上师递给我一张相片,只见上师举起的红袍子上正中间有个圆圆的光圈。

 

? 晚上躺在床上兴奋得睡不着,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突然发现:怎么天花板是亮的?并且还有一个人的侧脸像,非常端庄,很大的一张脸,占据了整整一边墙的顶,怎么以前我没有发现呢?是不是光照到什么东西的投影?我一边搜寻着屋内的光源一边想着。没有发现,怎么回事呢?明晚再看看,可是打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这种情景了。想着皈依前我的固执的想法——“又没有见过,为什么要信?”是上师慈悲示现给我吗?并且在皈依的当晚。

 

? 原以为皈依后就万事大吉,没有什么事情了,每日简单做做上师布置的功课,每年秋天去成都放放生,就行了。一个多月后,是2005年的春节,年三十晚上,我与家人一起忙着做年夜饭,手机一直在不停地欢唱着,是亲戚朋友祝福的短信。忙到九点多,终于坐到电视机前,拿起手机准备回复。打开一看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上师的贺年信,让人惊喜万分。这在世俗中是没有可能的,哪里有长辈先给晚辈、上级先给下级拜年的道理?我心中感慨万千,赶紧回复。

 

? 以后也没有主动与上师联系,打电话说什么好呢?七月的一天,我正在弹琴,手机响了,随手拿起,传来的居然是上师的声音:“我在德格。”以前曾想过夏天去希阿荣博上师的家乡德格修行,但那天不知为什么,我连想都没想就回答道:“上师我没空。”两天后,梦见希阿荣博上师在台上讲经,我和许多人坐在下面。

 

? 九月初,接到一位师兄的电话,告知可以与她出家的姐姐见面,说是上师的意思,让她好好给我讲讲佛法。好激动啊!原来上师一直都在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虽然皈依快一年了,可脑海中那么多的“为什么”还是一直在盘旋着,皈依归皈依,心里好像还是不能完全接受。  

 

? 那天我们从早晨一直说到晚上,我感觉上师好像就一直在我们身旁,用满是关切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当天只是吃了些稀饭咸菜,而且吃得很少,可是我却只想拉肚子,后来才知道这是消业。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对于我这个身皈依,心却没有皈依的弟子,上师一次又一次不辞辛劳地用各种方法来引导我、教育我,他那么操劳,还要为了我这么一个小小众生付出如此之多,我彻底折服了!

 

        即使再愚钝无知

        我也能感受到

        您的一片良苦用心

        当电话响起

        当短信传来

        温暖的话语

        温暖着

        我那紧锁封闭的心房

 

        即使再愚钝无知

        我也不能

        再犹豫

        再拒绝

        再逃避

        我一语不发

        却一头扑向您

        宽广的胸怀

 

? 终于我对佛法完全相信,完全接受了,而不再仅仅是形式上的皈依,而是心的皈依,我终于将全部的身心都迈进了佛门!

 

闻、思、修

 

? 就这样我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学佛之路,每日做功课,心思全部都在佛法上,这样经常会有吉祥的梦境,或是上师,或是佛菩萨,或是前辈高僧大德,每天早上起来都充满法喜。

 

? 出于对上师的万分感激,与师兄姐姐见面的当晚就给上师像磕了三十个大头。因为她告诉我磕大头是加行,不做加行就不能进入正行。于是我开始了磕大头的功课,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磕完了十一万个大头。磕大头是异常艰苦的事情,考验人的毅力和体力。刚开始的时候,不管吃什么,吃得再干净,每天都会拉肚子。磕头每日面对的是上师的相片,脑海中也满是与上师有限的几次见面过程的回忆,不知不觉中,对上师的感情越来越深,终于磕完了大头,我的收获是:对上师生起了真实无伪的信心和欢喜心!

 

? 此时的我开始对闻思佛法妙义有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渴求,拼命想多看些法本,多了解些佛法。

 

? 以前上师给我的佛法书籍随便翻翻不能接受里面的道理,便随手束之高阁,现在我觉得是时候该补补基础课了。既然学佛不是迷信那又是什么呢?到底该怎样学佛?于是磕头后,没有忙着做其他的功课,倒是把我所有的佛学书拿出来全部看了一遍,感觉自己对佛法稍有了解,不再认为学佛就是简单的烧香磕头,求升官发财,求平安健康,求些什么,而是有很多的道理,其中包括如何做人,如何处事。借用上师的一句话,“人道完善,佛道成立”。

 

学佛先学做人,修行先学修心。

 

? 学佛即是教人离苦得乐,那如何离苦呢?苦又从何而来?我苦苦思索,一日终于想明白苦来源于人的欲望得不到实现,人有七情六欲,无欲望自然没有因缘去感受苦,就是这么简单,但是问题又来了,那么人不应该有感情吗?人怎么能没有感情呢?并且我一直都认为人间最美好的就是真情。那年到成都放生,把心中的疑团向上师吐露。上师只用简简单单四个字就化解了我心中的疑惑,他说:“不要执着!”我重复着这四个字,一边在心里细细品味:人间自有真情在,可是能在该放下时完全能放得下,自然也就不会感受到苦了。

 

? 学佛前,我为人处世是“疑”字当先,不管什么人什么事,统统不相信,处处小心谨慎,封闭自己,因此虽然说我这个人不精明,但也不会吃亏上当。常常自认为:我不做坏事,独善其身,尽我所能帮助一点别人,做一个好人就行了。可是学佛后,我更愿意把人往好里想,更愿意尽己之力帮助人了。以前的我常常在不知不觉中犯下罪业,比如吃活物、杀蚊虫,每天不知要生起多少贪嗔痴慢疑的念头,却自认为还算是一个好人,经常自命清高,看不起周围的许多人与事。阅历的丰富只是增加了我的傲慢与麻木。现在的我明白:所有的众生活着都不容易!

 

? 每当忆念上上师,我便有了修行佛法的动力;每当忆念起上师的慈悲,我就更加愿意将佛法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人人都能品味法喜,对治生活中的烦恼。我的这些变化,如果没有听闻佛法,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眼中的上师

 

? 希阿荣博上师对我们这些弟子是那么关注,可是对自己却异常马虎。

 

? 2007年初,上师来到我们这里放生,我有幸追随,上师每日里所做皆是我们的示范:什么是慈悲,什么是自在,什么是无我。

 

? 灌顶时,上师走下法座,为每一个参加的弟子用佛像加持,累得满头大汗,而我们坐在下面还觉得冷呢。上师赐予我们太多太多,而我们又能为上师做点什么呢?我心中一阵阵难受,眼泪唰唰地流下来。放生时上师伸出他那双温暖的大手,用力一振,便将身陷囹圄的小鸟解救了,鸟儿们拍打着翅膀飞向天空,我却看见了上师松松垮垮、破烂的衣袖。海边,上师在念经加持,一个大浪打来,所有人都跳起来赶紧往后退,只有上师处变不惊,稳稳地坐着没有动,继续念经,直到念完才站起来拍打拍打湿了的衣裙。我不禁心中感慨:上师就是上师,那么淡定,那么自在。

 

? 上师也时常在小事上给予我启迪:

 

? 一次路遇乞丐,上师伸手摸钱,我跟随在后,眼疾手快地掏出一枚硬币,“嘡”地一声丢进了乞丐面前的碗里。上师随后弯下腰轻轻地放下一张纸币。我觉得刚才那“嘡”的一声是那么刺耳,我哪里有什么慈悲心?简直就是一个高傲的人在给予施舍。我羞红了脸,惭愧地僵站着。

 

? 又一次我想请上师去一个海滩走走,因为那里环境非常优美,是私家沙滩,人很少。上师却说,还是“公”家的比较好!我知道这是上师给我的一个开示,不要有那么多分别念,要有慈悲心。

 

? 这次与上师的亲近,让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一切的外物都不重要,一切为空,唯有把握住自己的心。我知道对于学佛不久的我,这一心灵觉受应该来自上师的巨大加持和我对上师即为真佛的信心力。

 

? 今年初,见到了一年多未谋面在京养病的上师,早就听说去年一整年上师的法体非常不好,可是真正见到了还是让我吃惊不小,只见他眼圈发黑,面色没有以前那么红润,人也瘦了一圈,可更让我惊讶的是上师居然说比去年我见他时身体要好些。去年身体不好?我怎么没有看出来?那些天我差不多天天都待在上师身边,他每天不是传法,就是放生,谈笑风生,从外表看怎么也不像是病人。我不禁想:是什么样的人,需要什么样的忍耐和慈悲才能这样啊!

 

? 曾经有一次我问上师:“不知道我前世积了什么德今生能遇见上师!真是三生有幸!”我知道从今往后,上师就是我永恒的皈依处,我的心不用再漂泊!

 

 

        常常凝望上师的像

        像中的上师

        也总是微笑着注视着我

        那是细雨吗?

        丝丝沁入我的心田

        那是和风吗?

        抚平我心灵的皱折

        那是阳光吗?

        温暖我那冷漠封闭的心

        那是明灯吗?

        永远守望着我们归家的路!

 

       我知道

       那是一座桥

       那是一艘船

       那是一座彩虹

       飞架在天与地之间

       引领着我们

       修行

       直到彼岸!

 

? 就这样,我一路蹒跚走来,还将一直走下去,直到永远。

 

 

? 作者:希阿堪卓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