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云 卷 云 舒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窗外大雨猛烈地冲刷着这个灼热的城市,眼前的高楼别墅中多少人心灰意懒,醉生梦死。 而我的心宁静幸福悠长!感谢上师,帮我接住几乎从掌心滑落的母爱。

 

“安心地守护您,我的母亲,彷佛看见您四十年前也这样守护您的婴儿,夜晚晨曦,每一次的呼吸都惊心动魄,每一次的咀嚼都充满希望,安心地守护您,我的母亲,安睡的您,一定有梦,在梦里飞翔。我愿是那张开的翅膀,伴着您飞翔……” 

 

这是七月份母亲住院,我在医院写给母亲的,那时合肥的天空总是被云遮盖,我的心也一直悬在半空中,随时都会坠落。在惴惴不安中过去三个月。到了秋天,云层散去,我再一次看见宁静高远的天空,我的生命仿佛重新开始。

 

国庆节去合肥看望妈妈,妈妈是九月二十一日出院的。她坐在床上,眨着眼睛望着我笑。我上前紧紧抱住妈妈,不停地亲吻她的脸庞、额头。妈妈差一点就离我而去,还有什么比此刻再次看到她的笑脸更让我幸福呢?!

 

妈妈拉住我的手说:“你受苦了,他们说你在我床边守了一个多月,我都不知道。”我笑了,“噢,妈妈,那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妈妈的眼睛眯了起来,幽幽地说:“ 大家说我住了三个多月医院,可我不觉得有那么长,这些天我不停地问你哥哥我记得的一些事情,他们都说并没有这些事。也许我迷糊了。我记得你们把我送进一个庙里治病,拜见了许多菩萨,后来我去了很多地方,有时坐飞机,有时坐轮船,遇到了好多人和事,我的腿很轻快可以走路……”

 

“可是妈妈您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一直神识不清,在希阿荣博上师给您加持之前,您每天挂十几瓶水,吃四粒克洛曲(止痛药),还要打强痛定,服安眠葯,您不能吃饭,无法说话,只能‘啊啊’地点头,四肢肿大不能抬举。也就是在上师加持您,学院的僧众为您念咒之后,您当天晚上就可以说话,第二天就开始吃饭,浮肿全都消去,不觉疼痛了,您当时还说对不起师父,以后饭前饭后都要好好念佛,后来,您的药渐渐地全部停用了,您不记得了,妈妈?”

 

“有这样的事,我不记得了,你是说如果不是希阿荣博上师和大家念经帮我,我可能已经不在了?!”我望着母亲无辜的茫然,心痛不已,后悔为什么没有把当时的情形摄录下来。有时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境,太容易过去。如果我摄下她起死回生那一天的情景,我相信她一定会对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力生起坚定信心,从此精进学佛,一刻也不停息!!

 

更加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学富五车、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的父亲,清醒而激动地目睹了全部过程,并且信誓旦旦地说如果妈妈真的起死回生,他就重新去认识了解佛法,然而此刻,当母亲向他投去求证的目光时,他却不置可否地不声不响。我问他如何解释那天的事,他说:“你的意思是,大家都去念咒,不用吃药打针病就会全好了吗?”

 

看来就算是发生在眼前的明明白白的事实,就算是亲身经历,也没有让他们放弃成见,相信佛法。好在手边有一本名为《佛治百病》的书,我拿来讲给父母听。

 

“佛所得法即缘起之道理,法界之真理。与众生关系最密切的是生、老、病、死,在这四苦过程中能够接触了解佛法,才可以得到解脱。……有些人生了病便去求佛,这固然不能算错,但不是对佛的正确理解,每个人得病都有自己的因缘,不论心病、身病都得从自身寻找原因。也有人常把“有病不求医,只知烧香拜佛”推到佛教头上,这更是因无知而产生的歪曲。”

 

“我理解的佛教医学,是佛家内明与世间医明的完美结合,……内明是佛教医学的本体、核心,医明是佛教医学的外用。智慧与慈悲,是佛教医学的两个基本点,……因此,佛教医学在当今应当有,也一定有大的发展……佛与医之间有莫大的因缘,佛学的全部教理行果,便是为针治和彻底改善病态人生而设,从广义与深意而言,可以说是一门完备的多层次的医学。”

 

“善咒可以使人坚强、无畏,从而增强持诵者的心理免疫力,从而有益于增强其生理的免疫力,因此,历史上记载的咒语能够治疗许多种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听了我的讲解,爸爸妈妈沉默不语,我知道他们内心依旧不能完全接受佛法,但是上师慈悲的加持已经如春雨一般打湿了他们干涸焦躁的心。在这样的心田里,解脱的种子播下了,一定会发芽开花。至少他们现在不再驳斥我了。这便是一个好的开始。引导和等待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趣向佛法,也许需要比引导旁人付出更多的耐心,然而这个过程将让我学会慈悲与宽容。

 

原来人生的一切逆境都可以转为喜悦。

 

 

 

作者:索朗卓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