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位年轻记者对上师的采访

       上师:我从来没有这样接受过采访。前几年,在北京、上海很多人想跟我采访一些关于佛教的简单知识,以及佛教和现代人的生活怎么结合等等内容。前几年就有一些弟子和他们的朋友,类似你这样的记者,想采访我。但我确实不大习惯在镜头面前常常露面。

  然而,以前的理想和我现在的做法确实是完全相反的。我以前的理想是这辈子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好好去修行,没有想过和那么多人接触。可能现在这么忙碌全部都是因缘所致吧。今天你这个采访,我简单回答一下。

  记者:顶礼大恩上师!弟子很荣幸能在今天代表年轻的师兄向您请教一些在平时生活和修学过程中遇到的烦恼和困惑,同时我们也很想了解,上师年轻时候的一些故事。我想我们的采访先从“青春的烦恼”开始。

  上师,通过参加这么多次放生,我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放生的人群当中,特别多年轻的面孔,这是我以前不曾想到的。在我的印象里或者说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修学佛法,老年人居多一些。那么,为什么现在年轻人学佛的越来越多了呢?可能在一般人的印象里,青春和佛教稍微有一点儿冲突,那为什么在放生的现场,会体现的这么完美呢?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上师:刚才你问的是,从放生的时候看,现在年轻人学佛的特别多,跟一般人的想象中不大一样。一般人的想象可能老年人才学佛、信佛,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精神依托,不明白为什么现在那么多年轻人学佛,你的疑问在这里是不是?

  这个很简单,弟子,确实很简单。你的想法只是代表一小部分人的想法。为什么呢?我跟你说,这个可以从时代不同和地方不同两个方面来看。

  你去想一想看一看,历史上有很多朝代很多人,不分男女不分年纪大小,他们都信佛,包括佛住世到现在,很多很多的时代,不分年纪大小、不分男女都信佛。

  另一方面是地方不同的原因。我是在藏地长大的,藏族差不多全民都信佛。年纪大的甚至一百岁,小的差不多几岁,就开始信佛、学佛,还有修行。包括泰国、不丹很多国家也是这样的。佛教国家不用说了,有其他宗教信仰的国家,比方说西方很多国家,比如说美国、英国等等,也是不分男女、不分年纪大小,很多人都信佛。信佛的年轻人很多。所以说,你的想法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想法。

  至于你问为什么现在我们这里也有很多年轻人信佛,往这个方向学习,为什么呢?

  以前很多种缘起,人们接触不到佛法,而现在途径比较多,比如说电脑。信息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一些年轻人就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佛法。

  年轻人在这个时代生活,工作压力大。工作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安乐,可是不管工作也好,生活也好,却无法真正解决他们最根本的痛苦。于是年轻人现在通过很多途径,比方说通讯、网络等,接触到一些佛法,之后他们可能就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今生解脱的方法,他们找到心灵归宿以后便朝着这条路继续走。以前可能没有机会,他们接触不到佛法而已。

  记者:您刚才说了年轻人压力大,而且佛法现在传播的方式特别多,比如说电脑。

  上师:对,现在能接触佛法的机会比以前多,你看有通讯、网络等等很多途径。现代人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大,所以一定要找一个归宿和精神寄托。而现在能找到它们的途径很多。

  记者:我作为一个年轻人的代表,有切身的感受,确实是这样。

  上师:是啊,你看以前很多人根本接触不到佛法,而一旦接触以后他可能会开始思考,然后找这方面的内容学习。因为这个原因,现在年轻人学佛的现象渐渐多起来。我感觉是这个样子。

  记者:刚才您说了年轻人有很大的压力,也可能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烦恼。您年轻的时候有过什么烦恼没有呢?

  上师:对啊,我也有烦恼。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凡夫。我年轻的时候最主要的烦恼是这样子,我是一个非常喜欢自由自在的人,但是妈妈管得比较严。我最大的烦恼是妈妈管得太严了,希望妈妈不要管得那么严。我在自己还是个小孩的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然后稍微长大了些,自己在学习、修行的过程中,会有一些佛法知识没有学到。努力修学佛法的过程中会有这样的烦恼。

  记者:那我这样听来,在上师的生活当中,除了小时候妈妈管着,然后就是修学佛法,好像跟普通人的观念不一样。那您十七八岁的时候,您的烦恼是什么?

  上师:你看我差不多十七的时候就到远处求学去了。我那时的生活还是很苦的,但是生活上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烦恼。十八岁的时候我去藏文大学做旁听,我学习的时候,住的帐篷是布帐篷,特别破,我也没有因为这个有烦恼,确实没有。那时候,吃的东西也没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可能会帮着同学挑挑水啊、砍砍柴火啊,帮他们烧烧火啊,中午饭就跟他一起吃了,吃饱了就学习去了。差不多下午到了,我再看哪个需要帮忙,然后再去帮帮忙,然后晚上吃的东西就搞定了。如果说很大的烦恼,我确实没有。没有很大的烦恼。那时候最关键是在我的学习上,我想学习好一点儿啊,就这样子。

  记者:那我们也不难理解,上师您就是为佛法而生,所以才有了我们现在这么多弟子。但是作为凡夫呢,我们也很想知道,现在上师的法相也很庄严,十七八岁的时候一定长的很帅,是不是啊?

  上师:我没觉得(笑),我没有······对,前几天,我找到一张我十八岁时候的相片,我没有觉得,从来没想过我很帅。

  记者:那其他的人呢?那时候有没有人喜欢您?

  上师:确实没有。我成长在一个很单纯的圈子里,我也很单纯地长大了。13岁我就进入寺庙了,天天跟僧团在一起,后来又去了扎阔地区学习,18岁的时候我进入藏文大学,藏文大学里大多是男生。21岁我到学院来了。到了学院以后天天都学习,她们没有机会喜欢我,我也没有机会找到她们(笑)。

  记者:刚才您说的只是您的想法,那么在弘法利生的过程当中,就是上师您可能会“不动己心”,如何做到“不动她心” 呢?

  上师:动心的事,根源不能往外找。动不动心,在内,往内找,不能往外找。

  内,比方说贪、嗔、痴这些烦恼的根是执着、我执,这个烦恼往内能解决的话,外面就搞定了(指不会有烦恼了)。

  寂天菩萨有一个比喻,所有的大地上铺上地毯是不可能的事,穿上一双鞋,就如同所有的大地上铺上地毯一样。一样的道理,没有办法往外面找。

  烦恼的根是执着,自己能放下执着,所有的烦恼就能解决。一般来说是这样子(笑)。

  记者:在师父的生活中,好像就只有弘法利生这么一件事,您不觉得单调吗?

  上师:这个是因为众生的因缘不一样。比方说,我和其他人的因缘,和你们的因缘,完全不一样。各有各的因缘。从佛法角度来说是因果。你们有可能上半生是这样子,下半生就不一定。因缘很难说的,因缘的事只有佛才能说清楚。

  记者:也就是说您没办法选择?

  上师:不是。你也应该遇到过这种情况,比方说你想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但你可能找到的是另外一个人。同样,你喜欢的是这个东西,过几天得到的是另外一个东西。这个跟因缘有很大的关系。

  记者: 刚才,最初的时候您也讲了说,可能现在的这种弘法利生的环境是您没有想到的,您以前就只想自己安安静静的修法,那和现在的道路也是两条道路。

  上师:这个是啊,很难,随心所愿确实特别难。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经历,你们从小到现在也应该经历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你不一定从一生下来就想做现在这个工作,后来因缘聚合,你才做这个工作。这个很难说了。

  我确实以前想过很多次放下,世俗的事不用说了,我是指放下学习等等,想上山去闭关。这个我以前提过很多次了,在我的传记里面、我的开示里面都提到过很多次。包括我以前想在自己35岁左右的时候,就独自修行去了,当时心里这样子想。现在还是常常心里会打架:以后还要继续这样子忙碌吗?还是需要去闭关呢?我还是心里常常这样子打架。

  有些时候没办法,想是这样子想,很难实现。有些想法,可能能实现。有些想法,可能很难实现。很多的因缘让最初的想法很难实现。这个是因缘。

  记者: 那您现在觉得累吗?可能相比自己修行,您现在所做的弘法利生事业,是要和每一个人打交道的。

  上师:一般来说,真正修行比较高之后才能去弘法利生,我没到这个程度,所以在调教弟子的过程中也是修行。佛法里面讲真正自己修成了出来弘法利生就更好了。

  记者:您说的修成是指的?

  上师:修成就是成就了。

  记者:您是说您现在还没有成就吗?

  上师:对,没有(笑)。有些人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也可以修,比方说修出离心、菩提心、信心。

  很多人认为修行就是天上掉下来一个东西,这个不是。修行,简单的话特别简单,比方说平常修出离心、菩提心、信心,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慢慢观一些空性等等。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修行不用说了,你看世俗的,比方说在工作的过程中,做家务的过程中,包括上网、扫地等等过程中,也可以修。这个是没有什么冲突的。我以前想用一生去修行、闭关,虽然心里这样子想,但因为很多因缘,还是没有实现。

  记者:那也就是说,在您看来,自己闭关修行和现在所做的弘法利生事业不是冲突的,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也就是说,您现在所做的这个事情和闭关修行是一样的,只是形式不同。

  上师:一般来说是的,对我来说应该不一定。我还是一个凡夫,在这样弘法利生的过程中,有些时候可能还有烦恼。

  记者:您是凡夫吗?

  上师:(笑)是是是,这个我承认,承认过很多次了,我开示里面也承认过很多次了。

  记者:我发现有一些师兄他们可能在皈依之前,连皈依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们仍然选择皈依,您觉得这个好吗?

  上师:这个很难说,慢慢的他们以后可能会好,百分之百都会好却不一定。

  你看很多人是这样子的,有些现象你知道的,比方说,先信佛的目的是家庭和睦、求财、求官,这些人原本信佛的目的可能是特别狭隘,然后慢慢接触到佛法,进一步了解佛法以后,他们慢慢会认识更广一点。

  修持佛法不是为了一个自私、一个升官发财的目的,而是离苦得乐,脱离痛苦。佛法是讲来世,来世也得到安乐的方法。

  有些人以前对佛法僧三宝不了解,但是见到三宝所依,看见上师,会很欢喜。有欢喜心也是信心。信心有三种:清净信、意乐信、胜解信。欢喜心是很好的一件事,以这个缘起,皈依了以后,他会种下解脱的种子,然后慢慢发芽。一般来说,佛法是一步一步修持的,一般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开始,然后从皈依做起。应该是好事。

  记者:对于您的弟子,您是希望他之前就接触过佛法,懂得一些佛法,还是就像刚才我描述的这种状态,之前连皈依是什么都不知道?

  上师:两个都挺好的。

  记者:哪一个会更适合修法呢?

  上师:这个很难说了,人的根器不一样。刚刚接触佛法的人,有可能他更厉害。比方说,修行很长时间,修行十几二十年,和今天刚刚皈依的人比起来,他们俩个,也许刚刚皈依的人更厉害,这个是有可能的。

  记者:您说的厉害是指的什么?

  上师:修行啊,修行的进步啊。几十年学佛拖拖拉拉,刚刚皈依的人他很认真修持起来的话,有可能他修行的进步快。这个很难说了。看根器,学佛的根器。根器不一样。

  记者:根器怎么理解?

  上师:从世俗角度讲,比方说,从小读书的时候,有些人一下子全部懂了,有些人特别特别难,学十几二十年什么都不懂。佛法里面的道理跟这个差不多是一样的。有些人有信心,有出离心,有菩提心,一接触佛法全懂。有些是慢慢一步一步的在进步,有些时候又退,又增加,又退又增加。人的根器是不一样的。今天我们房间里有五个人,五个人的根器不一样。

  记者:那您怎么判断一个人根器是不是好呢?

  上师:看修行,看信心,信心是很重要的。

  记者:我以前遇到这样的现象,大家一起参加学习小组,当然这个问题可能是年轻人多一些,在学习过程中,也会有彼此产生了爱慕之心,然后他们可能会成为男女朋友,那您觉得遇到这种情况,我们还要祝福他们吗?学佛不是为了解脱吗?

  上师:这个是他们两个人的因缘。学佛的路上有可能碰到成为男女朋友的因缘,有些人会在工作过程中碰到,现在也有通过网络成为男女朋友的,有很多的途径。从佛法角度来说是因缘,他们两个的因缘。

  记者:但是因缘也分善缘和恶缘啊?那这种因缘是属于善缘还是恶缘呢?

  上师:这个最好不要评论。有些可能是善的因缘,有些是恶的因缘,很难说。因缘的事只有佛才能完全明了,我们确实判断不了。

  一般来说,他们自己个人的、私密的生活我们不要讨论,更不要判断、评论。这个是私人生活的事。

  记者:一般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有时候我们会觉得我应该帮助他,就想着,我是应该祝福呢?还是应该阻止呢?

  上师:不用阻止,也不用祝福。不一定必须选择这两个方式,我们也有其他的路,既不是必须阻止,也不是必须祝福。我想这个没什么,挺好的。这是他们私人生活的事,我们不应该评论。这个经验你们丰富一点儿(笑)。

  记者:还有身边有些朋友,他想出家,但是家人百般阻拦,甚至是以死相逼,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上师:你刚才前面提到,学了佛以后怕接着就出家了,是不是?你的意思是这个,是吧?

  你想想,现在那么多学佛的人,出家的比例很少。我去过很多汉地寺庙,大多数寺庙里面没有多少出家人。全世界来看就不用说了,光从汉地的角度来说,皈依和出家的比例根本没办法比,差异特别大,所以说不一定你皈依就会出家。

  出家这个事儿,要看,看自己的因缘。他有出家的因缘的话,我们也阻止不了,最终他还是会出家。这是其一。

  第二是他出家以后,也不一定对家里、对亲戚朋友来说就不好。我们藏族人,家里有一个出家人的话,是特别荣耀的一件事。

  记者:到底是不是家里有一个出家人真的是特别荣耀?

  上师:应该是很荣耀的一件事。家里有一个出家人的话会很好,可以引导家里很多人学佛,甚至引导他周围所有的人学佛,这样子的话,应该很好啊。

  记者:那是不是说,他如果想要出家的话,就可以不顾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出家就可以了?

  上师:我想,只要他具足出家的因缘,即使反对也不一定有用。他有这个因缘的话,他自然就出家了。出家以后孝顺父母也可以啊,你看释迦牟尼佛出家以后,一样照顾他的父母,弟子比丘生病了,释迦牟尼佛一样帮助病人等等,也可以啊。

  记者:可是汉地目前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一旦出家了,作为普通的出家人,他们可能会没有收入啊,如何做到孝敬父母呢?

  上师:不出家很多孩子对父母也没有任何帮助,有可能对父母来说还是一个负担。对父母没有帮助的孩子很多啊。这个不是出不出家的事,是个人的因缘。

  一般认为孩子是父母的保障,有孩子父母过得好。有的家庭有很多孩子,最后所有的孩子都走了,父母最后过得很孤单,生活上没人照顾,甚至生病的时候孩子也不管他,所以不出家也不一定对父母有帮助。很多出家人,在父母生病的时候,照顾父母啊,等等,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这是概念上理解错了。不出家,父母就一定过得很好?不是这样啊!

  汉地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家里孩子有七八个,父母在的时候不照顾,死了以后争父母的财产,最后兄弟姐妹为争遗产打架,有这样子的情况。这个不是出不出家的事。要看孩子与父母有什么因缘,能帮上忙帮不上忙,这个是因缘。认为出家了以后,对父母没有帮助,我感觉这是理解错了。

  前几天,我的一个弟子他在美国生病了,脑血栓,他的一个女儿在日本。脑血栓,那么严重的病啊,哎呀,他女儿说工作太忙了,没时间看父亲。你想她没出家呢,父亲生病的时候不照顾,还有,父亲死了以后,遗产是她要。这不是出不出家的事。

  记者:我们现在开始修学佛法,师父提倡我们不喝酒、吃素食,师父您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通常会在应酬中交流工作,那这样的话,是不是修学佛法之后就不利于工作的发展?

  上师:(笑)

  记者:就越来越不合群,跟大家也越来越疏远?

  上师:(笑)这个也不一定,我感觉不一定。现在医学科学认为喝酒吃肉对身体有害,医学科学证明是这样子。然后,真正的朋友,不一定强迫你,一定要你喝酒、吃肉。这个是第一。

  第二是,工作上最关键是你有没有能力——工作能力。看能力。你什么能力没有,只看你能喝酒、能吃肉,我估计不会。一般来说很多老板,他看你的能力,你有能力,你能工作,你人际关系好,看你的人格,不是看你能多吃一点肉,多喝一点酒,我感觉这个不一定。第二是看你的能力。

  第三是,一般来说,必须要你喝酒,必须要你吃肉,你不喝酒不吃肉,他可能不喜欢你。这样的朋友,离他远一点,我感觉对你工作影响不是特别大。你不吃肉、不喝酒的话,你的恶缘慢慢没有了,好的缘分就来了,可能会交上另外一些朋友,你工作可能会更好。不一定必须吃肉多了工作才好,喝酒多了工作才好。我想不一定。

  记者:您在《次第花开》当中写到:不要用神秘的眼光看待修行,不要企图非凡。神秘的眼光?在我们看来修行本身就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

  上师:不是,我感觉不是。《次第花开》里提的神秘不是你想的和说的那样。这个神秘的事是说,在学习修行的过程中,自己提说一些神通,还有些神神道道的行为,不要这样子。踏踏实实的修行不神秘。

  记者: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您看平常我们那个课诵集,都是藏音,完全不懂,但是上师也说了要多念那个课诵集,念了会积累功德,但是这在我们看来已经是一件很神秘的事了。

  上师:我以前跟你们说过,先把翻译的意思熟悉一下,熟悉了以后按藏音念,这个不是很神神道道呀。

  记者:那念藏音和汉译它的功德是一样的吗?

  上师:这个确实不一定。课诵集里面的藏文是真正的诸佛菩萨说出来、写出来的话。

  藏文很多以前的“论”,比方说麦彭仁波切、无垢光尊者,包括宗喀巴大师,等等,他们是真正的文殊菩萨到人间来,他们口里说出来的、写出来的,和一般凡夫说出来、写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以前有一个例子,你们也应该听过。以前华智仁波切他那里来了一个眼睛有病的老太太,求华智仁波切治病,仁波切说应该没有问题,然后就写了几个字包在布里面,给她带回去。她带回去过了几天眼病就好了。好了以后,她想这个很神奇,一打开,写的那几个字的藏文意思差不多是:祛除眼病。哎,她想这个很容易,以后她也能治眼病了。然后她也写了很多字,包在布里面,然后来一个有眼病的人给一个,来一个给一个,结果什么效果都没有。她特别奇怪,便回到上师那里,问上师:“您给我的方法我用了,眼睛就好了。为什么我用同样的方法给别人用了,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怎么回事啊?”上师就笑了。

  这个是不一样的。华智仁波切是真正的成就者,成就者说出来写出来的,力量特别大,很有加持力,跟一般凡夫说出来写出来的不一样。就类似这样子的,弟子。

  记者:上师每次见到弟子的时候都说希望要吃素。可是我们可能确确实实是平常的生活习惯,还是要吃一些肉。于是现在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吃肉之后吧,心里又特别后悔,心里想:上师不是说了要吃素吗?然后就导致身体出现种种不适,这样还有功德吗?或者说吃素了,心里还是想着吃肉,那这样,吃素还有功德吗?

  上师:会,这个会(指会有功德)。

  无论做什么都有难度。守什么戒律都有难度,比方说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打妄语、不恶语、不两舌、不绮语等等都有难度,有难度才会去精进努力,什么难度都没有,就不一定有效,所以有难度才对。

  记者:可是有一些师兄,他们会在您说了要吃素之后,他们马上就可以吃素了,这是什么原因?

  上师:这个决心不一样,他们决心大一点儿(笑)。

  记者:他们真的就不想吃肉了吗?

  上师:不一定。只是他们下决心不吃肉,就朝这个方向去做了。有些出家人,一出家就下决心按照这个路去坚持了,可有些人半路上又还俗一下试一试,又再出家。这就是决心不一样。

  记者:您觉得作为80后和90后,我们应该如何教育自己孩子,我们就从吃素开始,我现在想自己慢慢的开始吃素。孩子现在还小,我也想让她吃素,她现在还没有自己的主张,她还不太会说话,您觉得我强制让她吃素,这样合适吗?

  上师:只要你发心好,为了她好,为了她的身体健康好,就应该好啊。

  人们想象的应该要吃肉,认为是吃肉对身体很好,现在慢慢科学证明,吃肉可能对身体有害,现在的肉更是这样。以前的动物自然长大的话,要两三年的时间,现在是两三个月就长大了。这是为什么?这样子的东西,孩子吃的话,孩子身上有多少激素,你想一想。有些东西今年说好,明年就否定了,不行了,又对身体有害了,等等。你也知道以前说吃鱼翅特别好,你看这几天电视上报道了那么多,这个很难说啊。

  为了孩子好,只要你的发心好,就应该好啊。

  记者:那您觉得我们这一代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首先注意的是什么问题,您觉得孩子首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质?

  上师:我一直以来是这样子想的,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很大。父母平常教育孩子,在行为上不要杀生,心地上一定要善良,教孩子的心,让它变得更善良。包括面对所有的有情,蚂蚁、蟑螂等等,让孩子懂得它们有生命,要慢慢教育孩子不要去伤害它们。教育孩子对生命有爱心,对生命有同情心。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很大,确实特别大。父母自己做好的话,自然而然就教育了孩子,孩子的心就会变得善良。父母没做好,一点点同情心都没有,天天都杀生,天天都骂人,天天都打架的话,孩子也会被影响到,甚至不用说对其他众生,以后对人也没有同情心,孩子长大后有可能成为这样子的人。

  如果孩子从小就天天看到父母抽烟的话,孩子也许慢慢就会抽烟了。孩子从小天天看见父母喝酒的话,孩子也慢慢就会喝酒了。孩子从小就看父母打麻将,他也慢慢学会打麻将了。百分之百都这样也不一定,但大多数是这样。父母特别喜欢吃鱼的话,那么孩子慢慢也想吃鱼了。一样的道理,父母两个不用天天都吵架、打架。只要父母在行为上、语言上做好的话,慢慢影响孩子,自然而然孩子也就会教育好的。

  记者:父母就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上师:是,这个最关键了,影响最大了。父母自己做好的话,形成好的习惯,孩子一定会好的。

  记者: 您看现在一些名人明星,他都有上师,存不存在这么一个情况:觉得有上师是一种时尚?

  上师:这个所有的人不敢说,个别的有可能存在。

  明星看起来很光彩,有可能比我们痛苦,比我们压力大。他们有些人想减轻一些痛苦,有些人认为人生太苦了,想脱离这个娑婆世界,想解脱,真正想解脱信佛的人有。有些人可能确实是一个时尚,感觉有了一个藏族活佛的上师,就很时尚。我以前也碰到过一些这样子的人,他说他是学藏传佛教的,我问“你的师父是谁”,“师父确实记不住了,反正我有一个上师”,就类似这样子。

  真正想解脱的人,明星里面有,官员里面有,普通百姓里面也有。当然有些人可能会想信佛是一种时尚。  

  记者:即便是一种时尚,我们也应该随喜他,对吧?

  上师:对对,挺好的,不是吗?慢慢引导的话,他有可能走到正道上来。

  我现在发现啊,有些人反对烧香啊、求财啊、求官啊,我不反对。这是挺好的一件事,确实。从这个开始,慢慢走上希求解脱的正道,是很好的一件事。

  很多人反对烧香、拜佛,说他们迷信。我感觉不一定。烧香的人,他的发心我们判断不了,他的发心有可能很大,弟子。

  比方说供灯,供一盏灯,我们判断不了,他的发心有可能很大。以前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一个穷老太太供了一盏灯,所有的阿罗汉想灭掉,灭不了。问释迦牟尼佛为什么灭不了,释迦牟尼佛说:这个灯是为了天下所有的众生而供的,灭不了。所以供一盏灯,烧一炷香,看起来是小事,发心有可能很大,我们判断不了。

  就算他真正的发心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样子拜佛,他也种下一个未来解脱的种子。他发心再怎么差,也至少对佛法有一点点信心。相信佛,他才会拜佛。相信佛,他才向佛求财的。相信佛,他才向佛求官的。这样想,他拜佛还是好,比不相信佛的人好。很多人是从这种发心开始,后来才慢慢走到正道上来的。这个其实是很好的一件事,我并不反对。

  记者:哦,师父您这么一说我就有启示了,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随顺众生,然后我们希望借这个缘起,他会慢慢走向正道。

  上师:对,是啊。你想想,他拜佛,不管怎么样至少他心里相信佛,不是的话他也不可能选择去拜佛。他至少认为佛是有能力的,他想升官发财,认为佛有能力帮助他升官发财,他一定是有一定的信心才这样做,如果没有信心的话,他为什么拜佛啊?所以,我认为是好事。

 

  给上师做专访,是我不敢奢望的事。

  在此之前,上师从未接受过任何专访。但当网站师兄小心翼翼地向上师请示后,上师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而那一刻,我竟因为没有准备好,有些迟疑。

  是,几经反复。我一度认为自己已失去了这个如珍宝般的采访机会。

  于是,我一面等待着,懊恼着;一面祈祷诸佛菩萨的加持,并时刻观察自心的动机,直到它一天比一天更清净无染。

  一个月后,终于再见上师。谈话期间上师突然问:“弟子,听说你要给我做采访,是吗?一会儿我们就找个安静房间开始吧?”

  望着上师慈悲的眼神,我楞了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就这样,采访的时间定在了2013年1月16日。

  就这样,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记者,带着一支录音笔和一颗虔诚的心,代表数万计的年轻弟子,走进了希阿荣博大堪布的青春时光。

  弟子 达瓦措

  (根据现场采访录音整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