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素餐馆之遇

  与佛法结缘,是因为失恋。巨大的痛苦让我难以自拔,一时间我竟发现以往积累的任何知识和经验都无法帮助自己释怀。一位朋友是密宗弟子,送了我一本宗萨仁波切的《正见》,让我对佛法有了基本认识,看清了认识“人生无常”的必要:一次小小的爱别离都能让人痛不欲生,日后老、病、死至,自己将何以堪?后来就皈依了,除了坚持做功课还参加放生。

  没过多久,在网上我偶然碰到了一位久未联系的小学同班同学。和他聊天,大部分是自己与佛法结缘的故事,将我喜欢的《正见》送他,他饶有兴趣,对《正见》看入了迷。他和我一起去放生,我发现我们有很多方面价值观相似。很快,我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段恋情。我吸取了前次的教训,交往时并不苛求什么,虽然他还不是佛弟子,但行为中却也处处透着宽容与善良。领证那天,我们约了几位师兄,一起放生、吃素斋,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婚礼”。

  不过,认同佛教的理论和放生功德的爱人,对密宗始终无法升起坚定的信心。对皈依也没有强烈的愿望,直到有一天,希阿荣博堪布出现在了我们的生命里。

  事情还要从带我皈依的朋友介绍给我的一家素餐馆说起。我因这家餐厅可口的素斋、实惠的价格、清幽的环境而印象极佳,经常光顾。一天,我一如往常坐在那儿,忽然发现餐厅里播放的不是常听的佛乐,而是一个男声在朗读人物传记。我从小就对人的声音非常敏感,是个十足的“恋声癖”,当同龄人都在追影视明星的时候,我已成为了影视剧、动画片幕后配音演员们的“追星族”,后来为兴趣所吸引,我也真成了广播媒体的从业者。此时回荡在餐厅里的那个声音,正是我一直都非常崇敬的一位朗诵艺术家。更巧的是,前段时间他来电台录小说时曾经对我说:“最近录制了一个讲述藏传佛教大德的传记,你可以去网上听听。”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让我听到了!我立刻找到服务员,借到这套叫做《喜乐的曼达拉》的CD,跑去隔壁的店里复制,拿回家细细收听。

  本来是冲着“好声音”去的,不想却被堪布的成长故事和弘法利生的事业深深感动了,数次泪流满面,所以又在这家餐馆结缘了《次第花开》、《佛子心语》。这些渗透着智慧与慈悲的文字,彻底治愈了因前段感情的余波而时常出现的隐痛,对堪布升起了强烈的信心。

  之后,我把《喜乐的曼达拉》文字版送给了老公,一直对藏传佛教不大有兴趣的他竟然也读了进去,甚至对我说:“如果我要皈依一位密宗大德的话,那肯定是希阿荣博堪布了,而且我相信,我一定能见到他!”听他那样说我当然开心,但心里不免犯嘀咕:我和我爱人一样,特别想见堪布一面,但这样的机会哪里去找呢?

  然而机会就来了!那天中午,我接到了一起放生的师兄的电话,她激动地告诉说:“我和同事正在素餐馆吃饭呢,希阿荣博堪布也在这里!”听完我像疯了一样,午饭也顾不得吃了,抓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一切就像在做梦,我终于见到了堪布。他比照片上瘦了很多,堪布的弟子告诉我,堪布这次来北京是看病,知道的人并不多。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机缘感到异常欢喜,而堪布的消瘦也让我万分心痛。然而,从外表却丝毫看不出堪布在忍受病痛,他一直在微笑着,用力地拍着我们的头,问学佛的情况,眼中满是关切和慈悲。更让我非常感动的是,由于之前堪布在包间里就餐,我们等在门外桌旁,或许怕我们着急,土登师父特地从包间出来陪我们聊天。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土登师父。我们要向他行礼,土登师父却异常谦逊地说:“千万别这样,也别叫我师父,叫师兄就行啦。”

  过了几天,土登师父打来电话,告诉我堪布会在素餐馆给一些弟子授皈依并传法。于是,我又见到了上师并皈依了。由于这两次见面我老公都在上班,无缘与上师相见。而即便是我,也觉得这样的巧遇不可能再次出现了,心里为老公感到遗憾。

  几个月后,某个小长假的前一天,就像冥冥中自有安排一样,各种机缘巧合让很久没去素餐馆的我忽然心血来潮,和老公再次来到了素餐馆吃晚餐。落座后,我先去二楼洗手,刚到二楼,被一抹红色的僧衣吸引住了,抬头一看:土登师父!我兴奋地大叫,跑过去问他还记不得记得我,他开心地说当然记得。既然土登师父在,那么上师是不是也……土登师父善解人意地把我带到包间,我竟然第三次在这家素餐馆与上师见面了!我激动地对上师说:我老公也很想见您,他就在楼下。上师笑着说:“好啊,你们先吃饭,我一会儿就出去找你们。”

  我激动地跑下楼,告诉老公上师就在上面,他第一反应就是:“你开玩笑的吧?”是啊,一次凑巧也就罢了,第二次再“凑巧”怎么也无法让人相信。当我把情况说明了,他立刻起身和我来到二楼,找了离包间近的桌子坐下。此刻,点菜、吃饭已经成了下意识的行为,兴奋早就掩盖了饿意。本想着等上师吃完饭,带着老公拜见一下就好,没想到正吃一半,上师竟然亲自来到我们的桌旁,带着还没吃完的菜——最清淡的南瓜芋头。上师吃之前先把菜拿到清水里涮一涮,因为健康原因,他已经吃不了油腻的食物。看到面前正紧张地双手合十,说起话来已经哽咽到语无伦次的我们,上师就像家人一样亲切地说:“吃饭,吃饭,咱们一起吃”。

  其实就在见到上师前,我刚与老公就一个问题起了争执。老公对密宗里“不能诋毁上师”一直不理解。他反问我:“举个例子:如果你发现你的上师有错误,你指不指出来?”我的回答是:“所以才要在皈依前观察。要找一个你可以信赖的上师皈依啊。”可这个回答并不能令他满意。现在,上师就坐在面前了,我们立刻把这个疑问提了出来。上师笑着回答说:“如果你的上师话说错了,你也不要诋毁他。比如,就世间法来说,你们学校里的老师也是向你们传道解惑的人,如果他们做错了事,你们不是也不会指责他吗?因为这是对老师最起码的尊重。世间法是这样,对待上师也应该这样啊。另外,如果我在传法的时候说错了,你们一定要指出来。但是,不要因此就误解佛法,佛法本身是圆满的。我在传达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错误,我只是个凡夫啊。”

  一个小小的问题,一段简短的回答,竟似乎打通了我爱人的“任督二脉”,向来遇事极为淡定的他,那天晚上异常激动和虔诚,他主动和上师说:“上师,我想皈依!”几天后他真的在素餐馆和众多的师兄一起正式成为了一名佛弟子。

  老公皈依后在实修上仍较懈怠,计数器也只是在想起来时才拿出来用,其他功课更不用说,直到我们再次在素餐馆与上师相遇……

  那天中午,我和老公、我父母一起到素餐馆吃饭,我再次惊喜地发现上师正在二楼用餐。老公很兴奋,正好,这次父母也在,如果把他们也带去拜见就更好了。然而根本不信佛的他们会愿意见上师吗?没想到,妈妈竟然颇感兴趣,说很想去见见。爸爸或许是机缘未到,没有去,我最终带着妈妈和老公一起上了二楼。当我们到了上师面前,我竟然听到身后妈妈的抽泣声!上师亲切地问她:“女儿学佛后,变化大吗?变得更好了吗?”妈妈笑着说:“嗯,更好了!”上师爽朗地笑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妈妈为什么会哭,她说:“一进去看到环境那么庄严,我听到有人在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就哭出来了。你上师人真好。”我妈妈的文化水平不高,又曾是高干子弟,我很担心她不能接受上师,现在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老公那边呢?我发现他一路上很沉默。问他怎么了,他才幽然地说:“上师见咱们的时候,在你和你妈头上都是拍了一下,而我可是挨了一大巴掌,虽然不很重却被打懵了。上师一定是知道我不努力做功课了……”从这之后他手不离计数器,终于开始精进念咒了。在他按照上师的要求念满100万遍文殊心咒后,我怂恿他向上师汇报——做法供养,让上师欢喜。短信发过去,竟然很快得到上师回复:“继续念文殊心咒,希望你此生圆满一亿遍!”一瞬间,老公的表情既兴奋,也有“压力山大”的危机感。感恩上师的智慧加持,让这个散漫惯了的弟子终于有了前进的动力。

  自从成了一名佛子,我就相信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偶然的了。一切都是因缘。因此我知道,与上师在素餐馆的若干次“偶然”相遇,在外人听来或许会觉得离奇,但实际上,这里面必定是因我往昔何种因缘播下的种子感召的,才换来了今生的一次次的“偶遇”。我也更深地体会到:只有今生紧紧追随上师的脚步,精进修行佛法才能最终在极乐净土中与上师相遇!

 

弟子 格热曲措
于2013年8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