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西行者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一)缘 起

  从05年起,我狂热地迷上了越野车自驾探险,跟几个朋友走过了川藏、滇藏、青藏和新藏线。即使亲自连续驾驶七、八个小时,顶着极度疲劳和高原反应,翻越连绵不断、雨雪交加的四、五千米大雪山,也乐此不疲。朋友们都夸我勇敢,可是每次我都沉默不语,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这是在放逐自己的心,任由自己流泪的心去流浪。我想去藏地寻找忘忧草,让我从此忘记烦忧;我想“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08年2月,不堪精神重负的我决定认认真真地向菩萨求助。我请回了一尊开光的观音菩萨、法本和CD,然后依葫芦画瓢地在菩萨的面前开始盘腿、结印、念真言。

  那两个星期里,我天天泡在佛教论坛上。看到很多感人的关于藏地具德上师的故事,还有许多虔诚地四处寻找心灵导师的同修。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禁想跟在大伙后面,偷偷看看藏地具德上师们到底长什么模样?

  一个偶然的机会,论坛上一位素不相识的师兄给了我一个网址。一上菩提洲网站,就看到一位风采飘逸、自在微笑的年轻喇嘛的法相。我当时一怔,匆匆浏览了几眼,赶紧下网了。虽然那位热心的师兄也给了我堪布当时的联络方式,可我竟然不敢去拜见。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又到处搜索被汉地信众广为推崇的其他藏地上师的资料。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挂念着菩提洲的那位喇嘛师父,觉得他给人一种清凉透亮、自在亲切的感觉,就像……我最喜欢的观自在菩萨!

  2月底,我去看望两位学佛多年的朋友,他们高兴地告诉我,他们已经皈依了一位上师,看到别人都有师父,很羡慕。自小桀骜不驯的我很不以为然,拍着桌子说:“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才不找师父呢,给人管,多没劲!”可是那一刻我没有意识到,我为自己这句狂妄浅薄的话付出了代价!

  两天后我就回到了巴黎。一个早上醒来,我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莫名其妙地产生了前所未有过的厌离心,整颗心无依无着,飘飘荡荡。不知不觉地我又回到了菩提洲网站。当我看着希阿荣博大堪布给信众们讲经的影像时,惊呆了。虽然在欧洲求学时经常接受许多名师如著名经济学家的授课,但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能如此思维敏捷、教证清晰严谨地用极其流畅而又优美易懂的语言来诠释深奥的佛法。每一句话都像阳光下灿烂绽放的智慧的花朵,令人了然微笑,沁入心房,心生温暖。而堪布处处自然流露出来的幽默、自在、随和、自信让人由衷地折服。那一刻,这位大堪布使我对喇荣五明佛学院、对藏传佛教和现代佛教生起了希望。

  一连三天,我从早到晚都呆在菩提洲上。一遍一遍地看着佛子们倾诉的心语,泪如雨下,一直不停地哭,几近虚脱,多年压抑的巨大悲苦似乎瞬间找到了宣泄的决口。虽然也看过其他上师的故事,虽然也很感动,但是从来没有哭过。而这几天突然侵袭而来的强烈的厌离心和空虚无助更让我对希阿荣博堪布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尤其是看到他春节时说的一句话:“这次离开北京不知道能不能再来北京,我们还能不能见面,因为人生无常……”,我心里难过极了,于是告诉自己一定要马上找到希阿荣博大堪布,只有他才能带我彻底逃离世间无尽的煎熬。

  3月2日一早,我给菩提洲网站的师兄发了一份邮件,恳切地表达了自己对堪布的信心和依止堪布的强烈愿望;如果堪布已经去了另一个城市,我过几天一回到北京首都机场就直接飞去找大堪布。在漫长的等待答复的日子里,我开始害怕堪布是不是不肯摄受像我业障那么卑劣的非法器。到了 3月5日,我开始不断地向菩萨祈求,请她帮助我依止希阿荣博上师,可许则许(我后来又心虚地加上了“可许则许”几个字)。第二天凌晨,我梦见堪布站在扎西持林漫山的花丛中,慈悲地冲我微笑。梦里阳光温馨,蝴蝶飞舞,微风徐徐。醒过来,我欲哭无泪。从记事以来,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温暖人心的梦。这十几年来,我经常重复地做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深不可测的黑龙潭上独自逆水行舟,却被瀑布激流冲得无法前行,后面是万丈悬崖,永远都是阴沉沉的天空。

  当天下午,我就收到菩提洲网站师兄的答复,说堪布答应我皈依的请求了。我兴奋地连蹦带跳跑回房间,怀着无比的幸福感和信心马上给上师念了一部《金刚经》。那天晚上,我突然梦见有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带你去见佛祖。”我非常惊讶地爬起来,看到在轻烟絮绕的山上,佛祖正给坐在面前的上百位菩萨弟子讲经。我跟在上师后面,远远地给佛祖和菩萨们礼拜了三下,又轻轻地退下了……

  后来我才明白了:今生第一次重遇上师,冥顽不化的我下意识地要溜掉。可就在那一瞬间,上师把我拉了回来!

  (二)漫漫归程

  学佛后始知自己业障如此深重,已经在万劫中饱尝三恶道之苦;学佛后始知原来生活可以变得这样快乐充实;学佛后始知修行是一条漫长艰辛的道路。

  明知极乐世界就在连绵雪山的那一端,需要翻越无尽的大山。可是每次满怀希望地想飞越过去,却又一次一次重重地掉下来,趴在地上,心中悲恸无奈,痛哭不已。我知道上师一直在看着我,看着我在吃苦头,可是他要我自己爬起来,继续往上攀登。如果不是时时忆念上师,知道他一直在前面等着我,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下去。

  自从3月份电话皈依后,从没见过希阿荣博上师,只通过四次电话,每次都很紧张,有时候紧张得差点想把电话扔了。我没修过上师瑜伽,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向上师祈祷,但却从心底不由自主对上师充满了无比的信心、恭敬心和敬爱。对我来说,希阿荣博上师既是功德无量无边的真佛,又是慈悲无比又非常严厉的父亲。每次思念上师,都不由得哭了起来。我几乎每天都会上菩提洲,一遍又一遍认真琢磨上师的开示,听听上师住世祈祷文,看看上师的影像。

  今年6月,我遇到了很多极大的道障。自己没有智慧去开解,周围的老修行也没人能明白告诉我该怎么办,刚请到的一颗水晶舍利子也不翼而飞了,我经常委屈地号啕大哭。可是因为业障深重,心里极度自卑,不敢给上师打电话,何况千言万语,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在那半个月里,我极度焦躁,嗔慢心如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却无法熄灭,心里经常很悲苦、绝望、无奈。

  一天夜里,我梦见在大经堂里讲课的上师越过众多弟子,走到我前面,坐了下来,跟我谈话。我滔滔不绝、口无遮拦地大吐苦水,上师也一直平和耐心地给我开示。两、三个小时的谈话后,我就醒过来了,都忘了具体说些什么了,可是身心浑然解脱,一下子全看开了。

  过两天,很想念上师,于是看了希阿荣博上师的一段影像。随后顺手打开法王如意宝的《窍诀宝藏海》中的“大圆满见修行果”一章。当我读到一句话——“对于世间的业风,如若仍继续分别执着,那始终不会有安息的时机。从无始以来,我们就这样已经分别了漫长的岁月,到现在我们也应该安住了”,一颗心突然豁然明澈,长久以来纷乱的心绪突然间烟消云散。过了一会,我起身去倒开水,一眼瞥见佛堂上的噶乌盒,突然觉得,舍利子应该回来了吧。一打开,它真的就在那里!那一刻,我居然没有任何的狂喜,只是如前的平静和淡淡的欣慰。

  那几天里,我一直默默地检讨自己,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我知道自己业障太重了,所以学佛这三个月来,经常早上四、五点就起床,拼命地持咒,希望能像一些师兄那样,一天持咒四、五万,这样就可以很快消业啦。一个好朋友几次劝我不要太攀缘了,根据自己情况来。我听了很不高兴:我那么精进,你居然不鼓励我,还说我攀缘!最后还赌气两天不理她。可是后来我突然明白,我只顾念头狂乱地持咒,却忘了看自己的心了!好比禅宗的一个公案,问:“月亮在哪里?”手一指:“在那里!”把手指头当成月亮了!

  于是我开始认真地摸索一个更适合自己的修行方法。我自己从小就非常喜欢禅诗,在今年的两次打七上跟传法大和尚学过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法门,也试过止观,感觉都很好,是对治妄念修心的最好法门,为什么不在每天的行走坐卧中继续禅修呢?

  我一直坚信,只要对上师三宝信心不退转,他们的加持眷顾一直都会在我们的身边!每当我有什么疑难时,过了一、两天,我总能在随手拿起的一本佛教书籍或某个佛教网站上看到相关的开示,豁然开朗。有几天突然有很强烈的愿望想念诵阿弥陀佛圣号,心想要是希阿荣博上师能发起个共修,那就太棒了。一天菩提洲的师兄告诉我网站修复了。我兴高采烈地打开网站,第一眼就看见了上师的最新开示:希望所有上网站的人参加百万阿弥陀佛圣号共修!也曾有几天一直琢磨着是不是该向上师求五加行的传承了。一上网站,就看见了上师关于修五加行的最新开示!呵呵。

  我从小就好睡,周末都会赖到十一点多,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才爬起来。但现在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起来做功课了。有时也想偷懒,可是一想,上师这时肯定已经在念经了,于是赶紧爬起来。我有洁癖,可又特别特别地讨厌洗碗,经常吃完饭后碗筷扔在那儿过半天才刷,现在只要一想到上师肯定会知道的,就赶紧跑回厨房把碗洗了。我以前开车总喜欢在疾驰的车流中转来转去,甚至还跟别人斗气,现在不同了,提速的念头刚起就会想:以后要是见到了上师,说不定他就不让我开车了,那可就麻烦了。于是赶紧规矩起来。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上师和佛菩萨,时时看好自己的心。

  (三)生命中的一道坎

  8月初的一天,一向非常喜欢锻炼身体的我突然发现自己得了恶性肿瘤,需要马上手术。因为手术危险性非常大,即使手术成功,也需要长期的化疗。

  在最初的两天里,我陷入了恐慌和悲伤中。第三天突然想起上师曾经说过:“一个人死了没什么可哭的”,不禁笑起来。是啊,生生灭灭,诸行无常,有什么可哭的,真丢人!还不如把有限的宝贵时间赶紧用来修行呢。于是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可是心想万一无常了,如果上师能为我超度,那我就非常有信心了,也没有什么恐惧和遗憾了。

  上师一直在闭关,没法打通电话。但菩提洲的师兄知道后立即想办法转告了希阿荣博上师。上师又马上通过师兄转告我说他会亲自为我念经加持,并会安排僧众为我念经, 并要求我同时积极配合医学治疗。上师同时还鼓励我:“务必坚定对三宝的信心,从心底相信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凭借这种信心,你一定能克服违缘,迈过生命中的这道坎……能在痛苦磨难中体味本心,保持喜悦平静心态的人,是真正的修行人”。

  过了几天,我突然接到了上师的电话,非常意外和惊喜。上师问起我的手术,并关切地问我疼不疼?还安慰我说不会有事的。我想既然上师说不会有事,那就肯定不会有事了。几天后的确诊比初诊要轻得多,而且不用手术了,治愈率相当高。

  我知道,自己的心态能够那么快就调整过来,都是因为得到上师三宝的智慧加持。

  (四) 天 涯 行 者

  我一直告诉自己,找到上师了,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了。我知道,曾经往劫中,如果不是上师您听见我的哀号,将我从地狱中拔出,我一定还在万劫不复;今生中,如果不是您瞥见我流浪泣血的心,将我轻轻唤回,我还在轮回的漩涡中越陷越深。

  喇嘛千诺!喇嘛千诺!上师啊,请您长久住世,用您慈悲温暖的目光,融化路边无数冰封的心灵。我知道我一定是那牵着白马的行者,跟随着您,翻越迢迢山水,斗罢一劫一劫的艰险,只为回归佛陀故里。

  首先依止胜师如教行

  中间百般苦行而实修

  最后密意无二得师传

  无等上师足下我顶礼

  作者:慧莲

  2008年8月2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