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寻找上师

  “对三宝及总集三宝于一身的上师生起全然的信心,将使心如同清澈平静的湖水,可以清晰地映照加持之月。有了这种信心的力量,我们的心将安住于三宝所赋予的宁静沉着之中。如此一来,无论情况是好是坏,对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顶果钦哲仁波切

  在菩提洲网站师兄的帮助下,才发现我要感念的不止一位上师,任何文字远不足以表达我对上师的感恩与依恋,而对我来说,上师本身更是难以描述、无法描述。

  《佛子心语》经常让我感动,而我自己行动上却总是很迟缓。那天早上观修“暇满难得”,观到“师已摄受”时,过去一年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不能自已。回忆起我如何找到上师,记录下走上佛法之路的过程。

  我从小就和家人比较疏远,他们沉溺于赌博,以吵架代替沟通是这个家庭的家常便饭。很多人青春期,不做大人们所希望的事情,我是尽量把家庭社会对一个孩子的期望做好,准备远走高飞,以给自己安全感,变回另一个自己:更完善,更自信,更成功。在家让我感到非常别扭。成长过程中,外婆是最慈爱的人,伤心难过的时候我总会流着泪喊“外婆呀,外婆呀”。还记得那些父母吵架的夜晚,我害怕极了,外婆让舅舅连夜开车送她过来把我接去他们家。那时候,我认为外婆任何时候都不会舍弃我,是我能活下去最坚实、最温暖的依靠。

  要成为学校里拔尖的学生,就不可避免地让自己处在无止尽的竞争中,那种害怕落后、担忧自己不够优秀的紧张感,时时刻刻包围着我。讽刺的是,每次考到“第一”之后,我都感到一种彻底的空虚。在别人的眼中越来越优秀,而我的内心却越来越封闭,越来越远离快乐,虽然从小到大,我在班级里一直比较受欢迎,但我一直不能真的交上朋友,我深深地怀疑,我注定孤独终老。

  在幸运的护佑下,我顺利地考入一所“名牌大学”,然后又考研进入另一所“名牌大学”,优越感加强,生活似乎越来越好了。“荣华原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这时,生活风光的姑姑,因为癌症早逝,让还在读研究生的我伤心不已,生命多么脆弱,再多的金钱也不能从死主手上赎回一个人!当我随公考大军搏得一个稳定的铁饭碗,有了不少的闲暇时,内心竟陷入新的危机,因为从来不曾问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工作和生活,只是去追逐别人认为好的,现实的工作让我深深失落,感觉很对不起多年的读书努力,我很想辞职,很想证明自己。同时,我陷入了消极,甚至抱怨在人生十字路口没有人能够给我正确指导。从小追求、证明,追求、证明,到底在追求什么?证明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突然来电话,说外婆病倒了。

  外婆向来健康,当年因为我的出生她提前退休,如今七十多岁了还照顾小舅舅一家子。在我记忆当中,外婆从来不住院,也不会生大病的,这次突发的脑梗塞让我和全家人都着实吓了一跳,而随后的全面检查发现了肺部的阴影,医生说是癌症,然而年纪大加之血压很高,已不能手术,只能回家……虽然一直有这样的担心,但这一刻居然真的来了。“彼处苦无依,惶惶何所从”我的内心处在深深的悲伤中,多年来外婆是我心中一块温润的基石,而现在我马上就要失去外婆了,外婆会去哪里?我到哪里还能再找到她?如果人就这么彻底地消失,那辛辛苦苦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那是不是最好都不要生下来?

  我开始很真诚地向精神和信仰上寻求解答和依怙。虽然以前也曾找过信仰,看过《圣经》,看过《梦的解析》,仍不得其解。终于,带着对未知精神世界的好奇和生死的疑问,我开始在卓越网上寻找另一些宗教类的书,一本《金刚经说什么》跃入我的眼帘,这是我看的第一本关于佛法的书。南师的讲述非常精彩,让我立刻对佛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之后我开始尝试其他的佛教类书籍。这时,我听到了生命中最最震撼的狮吼——《正见》。

  听了南师讲佛法的漫天花语,但难道佛法只是哲学和文学的综合精神安慰剂?抑或法海浩瀚无边,我们只能欣赏一点浪花,要真正成为佛教徒,要么出家,要么成为像南师一样的大学问家?《正见》中,仁波切说,怎样近乎佛教徒呢?不是吃素,不是烧香,不是穿着僧袍,也不是禅坐在山洞里,而是只要你心中相信“四法印”,你就是佛教徒!——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我一直苦恼难以保持的“第一”,难以留住的亲人,难以抓住的美好,原本就是要逝去的!我一直担心的、怀疑的、恐惧的、想要证明的那个自己,其实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我以为只有我在独自感受痛苦,而佛法告诉我们,这一切原本就是痛苦啊!我难以言状的向往,渴望超然的、没有迁变的快乐,原来是真实存在的。看了《正见》以后,我就开始把自己视为佛教徒,想换工作的念头变得没那么强烈,甚至觉得这种没什么压力的工作可以让我多看书。仁波切的智慧、幽默、博学,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原以为在山里的、庙里的神秘智慧,竟然如此透彻明晰地通达现代世界和人们内心的一切!我对仁波切陷入了一种崇拜。

  我看仁波切所有的书,网上看他的开示,很欢喜。但久而久之,那种哲学上的愉悦渐渐变得不再能满足我,我开始觉得缺少点什么,缺少一种“身份”的证明,没有次第性的学习,让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入了佛门。仁波切反复强调上师的重要性,无论是入佛门、遇到困难、临终、成就,一切的一切,我们就像婴孩需要母亲一样需要上师。我想把仁波切当作自己的上师,渴望能有更系统的指导。而按照仁波切的开示,他不一定就是我的上师,我的根本上师是命中注定的。

  我开始想要找寻自己的上师,渐渐地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但仁波切又叮咛:真正的遇见上师,不是你找到了上师,而是你的上师找到了你!怎么才能让上师找到我呢?积累福报,每天读《金刚经》。可以抄写《金刚经》,哪怕每天只写五个字,可以把《金刚经》放在高处,每天顶礼,祈愿能够读懂她。《心经》也应该常念,可以做成现代音乐来唱。修行的话,这两部经就足够了。

  于是抱着“功利”的心态,我开始读《金刚经》,读着读着,有时候也神经质,看看四周,看看上师有没有飞过来,或者希望能见到仁波切走过来对我说:我就是你的上师。读了一段时间,发现既读不懂,也没有上师来敲我的门,于是我感到沮丧和疲厌,就中断了。过了一段,我在微博上发问,如何找到上师?一位网友跟我说,读《金刚经》,他就是按照宗萨仁波切的办法找到了他的上师!于是,我又开始读《金刚经》,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坚持每天读下去。

  2011年年末,仁波切的父亲怙主听列诺布仁波切示现圆寂,仁波切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篇让人心碎的开示,并让弟子尽可能在这三周内诵持百字明。我于是百度了什么是百字明,找到一些音频,然后学着念起来。2011年12月31日,我写下了一大堆新年的愿望,其中有一条是希望在2012年遇见上师。希望会有一个和仁波切一样非凡的人出现。大概也是去年3月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次第花开》这本书,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请了一本,这是我读的第一本除仁波切以外的喇嘛写的书。

  书拿到手,从翻开第一页,我就一口气读了大半本!多么优美的文字,多么隽永的智慧,多么温柔可亲的人啊!后面的部分几次读得我泪流满面,特别是《上师与弟子》这一篇,上师与法王之间那刻骨铭心、誓永不离的师徒情让我哭得泣不成声。我开始关注菩提洲网站和上师微博。上师没有什么特别的头衔,他的简介里看不到活佛、仁波切甚至连高僧之类的字眼都没有,就只有一个“佛教堪布”的抬头。我这才明白,佛法的僧众里、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确实有很多很多智慧、慈悲超群的人存在。我渐渐对佛法僧三宝产生了敬仰和信心。

  我继续读《金刚经》,一个人的周末,阳光洒在阳台上,恍惚觉得慈爱的上师就坐在我身边,关切地看着我,虽然我实在不知道他是谁。2012年4月,菩提洲网站上发起了十万遍金刚萨埵百字明的共修,清净无始以来的业障,还可以结缘上师唐卡。被《次第花开》打动的我,对希阿荣博上师有一种单纯的信任,而且,百字明我是会念的啊!不过数量有点多,犹豫了一阵,我还是下定决心要参加,“就算不相信自己,也相信上师的愿力”,这是我当时写给菩提洲网站的幼稚话语,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无论如何,上师应该会帮助我完成的,而且这样我是不是算有了一位上师了呢?

  初夏的五月,菩提洲的师兄告诉我唐卡已经可以拿到,并极力鼓励我去参加5月28日佛诞吉祥日的普贤放生。上海这边的师兄也打电话来劝说去放生现场拿唐卡,并暗示会有“大惊喜”。就这样我参加了平生第一次放生。放生的前一天晚上,有一种从未体验的喜悦感由内而外包围了我,充满着整个空间,明媚清晰,我快乐得睡不着觉,“我就快要见到上师了,我就快要见到上师了!”好不容易睡下一两个小时,又幸福得醒过来,好像从来都不需要睡觉。我就起来看了《慧灯之光》的一两篇文章,我终于在半梦半醒间盼到了天亮。车一到重元寺,我就兴奋得奔下去,阳澄湖的美景、重元寺的壮观丝毫没有吸引到我这个“拍客”,我就直直地跑向放生的水边,我怕错过和上师相见,哪怕一秒钟!

  现场放生的人特别多,我在师兄的带领下,走到排列整齐的一箱箱物命前,唱起莲师心咒、大明咒等,我顿时止不住眼泪奔涌,我感觉我就是它们,分不清是我在解救它们,还是我被解救了!在过去的无数生里我也是这样被上师三宝放生的啊!我有时会紧张得看看附近的楼阁,想上师会不会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过了一会儿,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不少师兄拿出了迎接上师的哈达,我赶紧合掌站到队列里,我紧张,要不要再站前一点?我要是有哈达多好啊!……突然间,“犹如乌云暗夜中,刹那闪电极明亮”,上师像闪电般出现在我跟前,已经向我们合掌行礼,我怔了一下,赶紧鞠躬,这时上师已经走到前面去了。高大优雅的上师啊,我从没亲见过像您这般清净的人!跟上师比起来,自己像是被烦恼的黑色龙卷风旋在中间,毫无自由可言的人。放生的过程中,我不时抬起头来张望上师,然后又幸福地低下头。令我有点“嫉妒”的是,我觉得上师对我和对一条黄鳝,是一样的!那天放生后有简短的开示,上师给我们传了皈依。

  快结束时,我心想,咦,这就是我的上师了吗?上师马上说:“我们师徒关系已经建立起来了”。噢,我顿时喜上眉梢。“但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我在藏地,你们在汉地”。这个消息很沮丧啊!既然我已经找到上师了,那《金刚经》应该可以不念了吧,我这么盘算着。“下面说功课,《喇荣课诵》……汉地的众生与《金刚经》和《心经》有很深的缘分,你们应该每天读一遍《金刚经》,还有《心经》,要尽可能地多念”啊,我还要一直读《金刚经》!咦,这难道是印证吗?教我寻找上师的仁波切让我读《金刚经》,我读《金刚经》找到的上师又让我继续坚持每天读《金刚经》!纵然相隔万里,但两位伟大上师对于我的仁慈,竟似乎有着某种默契!一脉相承,丝丝入扣,绵密无隙,“上师”真是宇宙中一股神奇的力量啊!

  有功课真好,虽然累一点,有归属感,每天都通过佛法和上师联系着。快一年了,我经常回忆那一天,按照上师们的开示,那天是我无始轮回以来最圆满、最温馨的一天。那一天,我自认为亲觐了释迦牟尼佛,而之后的日子,每每回忆,只浮现出上师莞尔,沉下我独自的失落。

  皈依之后,学佛的意乐在增强,开始并坚持在菩提学会闻思,经常听慈师的开示,而我还很想受居士戒。仁波切扭转了我对戒律的看法,之前我和一般人一样,认为佛教是一门阴郁的宗教,她总是讲痛苦,有很多的清规戒律,好像把人五花大绑。但仁波切讲的佛教持戒,简直是不劳而获!比如我在三宝面前承诺我不杀人,其实我这辈子应该也不会杀人,但有了这一条承诺,即使我在睡觉,睡觉的时候我没有杀人,整个睡觉的过程就是守戒,睡觉就能产生很大的功德!戒律真是好东西啊!

  因为上师说过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我不知道那次会不会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上师。十月,上师第一次通过菩提洲网站视频直播同广大佛友见面,我欢喜得了不得。没想到,除了开示皈依和给《显密课诵》的传承,上师竟然传授居士戒!并慈悲开许,而且强调了两次,我们不在现场也圆满得到戒体!我竟然幸运到从希阿荣博上师那里得到居士戒!上师只授了三条戒,其中邪淫和偷盗戒没有传授,后来我也确实出现上公车没买票等等的尴尬,说明上师都是观察好的。

  从此,我听或读上师住世祈祷文,甚至有时候仅仅看到“希阿荣博”四个字,眼中都容易涌出稀有、感激的泪水。仁波切在一篇对秋阳创巴仁波切的纪念文里写道:“和许多人的设想相反的是,上师并非某种外在的主体而他支配你的生命,如果我的了解是正确的话,在金刚乘中,上师就是修道本身。”

  随着对佛学的接触越来越多,我渴望,能与上师,有某种更紧密的联系,虽然说不出这样的联系是什么。2013年1月底,正见网站上发布了宗萨仁波切将在2013年2月2早上10点,在香港开讲《三主要道》的喜讯!我既激动又狂喜,甚至心中就开始构想和仁波切见面的各种感人场面。港澳通行证过期了,我赶紧托人火速办证。很不走运的是,虽尽了力,我没有在法会订票网上拿到票。我有种被拒绝和忽略的难咽苦涩,一连好几天,想起来就难过万分。谁在难过?我突然想,想下去,好像没发现谁在难过。又想起仁波切的开示:具德的上师否定“我执”的一切愿望。——好吧,我受到了文殊菩萨“特别的折磨”,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还是有点隐隐作痛。

  不久,接到短信,说2月2号上午10点,希阿荣博上师会带领信众为大放生一起做回向,与广大佛子见面,到时菩提洲网站会有直播。虽然有所预感,但直到2号早上等车去浦东,才和师兄确认是上师来了!我再次完全掉进一种纯粹的喜悦里。飘雪的上海,天寒地冻,地面很滑,一位圣者悄然的莅临,让空气里洋溢着欢乐、充盈着温暖。在连续三个月的大放生里,我只参加了两次,而不辞辛劳的上师几乎每天都在放生,但回向的时候,我们哪怕只参加过一次的人,也得到这全部的功德!更诚惶诚恐的是,我竟然在这一天迈入金刚乘的门槛,成为了上师的金刚弟子!虽然金刚上师的对境和密乘戒律都不是一般的严厉,但这种严格让我感受到亲密,而以后的日子,学戒和持戒就成为重要的事情了。《入行论》云:何况恒施予,无量有情众,善逝无上乐,满彼一切愿!希阿荣博上师就是菩提心,就是佛!我的皈依师、受戒师、我的根本上师!

  “谁见诸法无来去,唯一勤行利众生”,在大雪纷飞的年前,上师又启程了。离开上师的日子,我不停地呼喊,珍贵的上师,请不要舍弃我,永远不要舍弃我!过去的一年,对于百字明的共修,我跌跌撞撞地完成了基本的数量。在这过程中,经常像自我失控一样受到妄念轰炸,还时常有吐字不清的语障,遭遇过家人的激烈反对,感恩上师的加持,我没有刹那产生过想要放弃的念头。

  在上师的加持下,百字明为我扫清了很多障碍,我不但没有在菩提小组的学习中倒下去,现在又报名参加显密学会,对“道次第”开始系统闻思。我可以面对外婆的无常,我不再想要更优厚的工作,也不再担心不被领导赏识,就算受到羞恼也能尽快让自己平静下来,不作多余的烦恼,以前种种痴醉的兴趣爱好也变得可有可无。因为上师教导我们选择开放,春风春日也好,冰刀霜剑也无妨。我渴望,能够成为秋阳创巴仁波切所说,宇宙中的一粒沙!

  当下,我能够走在解脱的道路上亲近三宝,都是上师的恩德。都是法王如意宝的恩德!

  祈愿天下所有的具德上师长久住世!愿天下所有众生都能尽快与他的如意宝圆满团聚,共证菩提!

  “此生,上路,哪怕天旋地转,只愿途中,能够与您,相见! ……”

  

弟子:索南琼措
2013年3月19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