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求正法 觅明师

  我出生在四川遂宁的一个农村家庭。大家知道农村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很多都信算命,还有那在他们脑海中儒释道混杂的佛教。我爷爷奶奶就是这样的老年人,逢着初一或十五的日子里他们都会吃素,也会经常去寺庙里帮着做做活。他们信仰佛教并不是为了解脱生死。在大家看来,这也许并不是特别正信的佛教,他们心里想着为子孙后代多积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定律在他们的心里却是根深蒂固。

  我就是在他们的影响下慢慢长大。或许真的是他们为我积累的善根,我从小对神秘文化就很有兴趣,对佛教也有一种亲切感、归属感。

  可是要说接触比较完整的正信的佛教还是近一两年的事。以前爷爷奶奶只是给我讲了许多这方面的事情,主要是算命或者灵异的事,农村的老人特别喜欢讲这些。我大多都是一笑置之,有时候也仅仅是感到好奇而已。不过有一件事却让我至今感到不可思议。

  那是上初三时的一个下午,我放学后像往常一样回家,可是头却莫名奇妙地突然晕起来,很沉很晕,走不动路,几乎就要躺在路边睡着了。回到家,倒头就睡,晚饭也没有吃。后来爷爷叫来了王爷爷(是一个懂些阴阳的人)给我看了一下,似乎还是起到些作用。

  接下来的两天还是躺在床上,头依然很晕很沉,浑身无力,下不了床,饭也没有吃。找来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还是不见好转。奶奶那时在成都帮着伯父照看孩子,后来她找到一个信仰佛教、年纪较大的李婆婆,李婆婆说,这孩子需要去西方看病,供养、礼拜一下一棵树里的佛。

  这些话并不假,后来我去县城(家的西边)看了西医,就在离那个诊所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很粗大很古老的槐树,下面有一尊释迦牟尼佛的佛像,还有大家供养的很多东西,我们拿出自己准备的香油供养,我也在那里礼拜,祈求保佑。

  说来也是比较奇怪,那天下午自己好像一下子神清气爽了,药也只吃了一次而已。当时感到很不可思议,现在回过头来看,肯定是佛菩萨在加持我这个业障深重的凡夫。

  这件事强化了我对佛教乃至神秘文化的兴趣,但还是只把它当作一种神秘的现象。由于亲身体验过八字的准确,之后曾经一段时间对八字很是痴迷,但自己又在思考,真的是八字决定命运吗?心里总有些不甘心,那又是什么在影响或者决定着八字呢?八字并不能解决我对于人生命运提出的问题。

  于是我转向了佛教,自己看了一些佛教经典,原来我的疑惑,慈悲的佛陀在两千多年前早已经开示。我慢慢地醒悟,慢慢在生活中去感受,知道因果的真实不虚,这是其中的一个缘起吧!

  学佛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一直以来对生与死的思考,我的这个身体真的就是“我”的吗?难道我这个身体死掉以后我就永远不存在了吗?我始终无法承认这样的观点,直到后来了解了佛教的一些正知正见后才知道,我的这个身体不过是一个房子而已。观修无常也给我带来很深刻的体悟。

  我们农村的那个小队不断有人死去。有个婆婆是脑溢血突然死亡;我的大公,他因为食道癌而死去;他的儿子(我的大幺爹)才四十多岁也因为疾病死去。看着昨天还熟悉的有说有笑的人,今天就变成了一座孤坟,我的心无比惆怅,我开始感到生命的脆弱,开始观修无常,开始思索生命的意义。最后才恍然醒悟,只有佛法才能解答我这一系列的疑惑,才能让我和其他的众生获得真正的解脱。

  我刚开始研读佛经时是瞎子走路,没有方向。没有人为我引路。我要感谢一位师兄,他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是他带我开始了解密宗,直到后来与密宗结下殊胜法缘,都离不开这个很好的缘起。

  随着年纪的增长,心理慢慢地成熟,越来越认识到佛教的好处。以前我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稍有不满意,就会动怒。我的家人肯定因此受了不少的气,现在想想特别惭愧。学习佛法后,自己的脾性真地变了很多,慢慢学会了安忍。同学们都说现在的我很好相处,似乎从来不会发脾气。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肯定是佛菩萨的加持,是佛法的功劳。

  以前的我,对事物的执著也特别严重。还记得被莫名奇妙地抛弃,自己郁郁寡欢了几个月。缘聚缘灭,始终看不透,“放不下”带给自己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得到佛法的甘露,干涸的心田得到滋润。

  佛说:“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错误的东西。”我慢慢地明白了,我的心就像解放了一样,挣脱了“我执”的牢笼。我愿生生世世追随佛陀的脚步。

  由于切身感到佛法的好处,我渴望把这一切与他人分享,希望别人也都能够走上解脱之路,可是我发现,这并不是想象般容易。反观当下,对佛教有正知正见的人还是特别少,或许是真正的佛教在民间没有弘扬开来的缘故,民众始终都在儒释道三教混杂信仰的观念中生活。在普通民众心里,佛教甚至还在扮演着“神仙”的角色,生意人求求财,做官的求求名利,普通人求求健康。这并不是正信的佛教。

  很多人还对佛教存在着一种很深的成见和误解。一般来说,不外乎这两种态度:一种在他们的眼中,佛教就是一种宗教神学,而出家人就是那种消极遁世的人;另一种好一点,是把佛教当作一种哲学或是一种文化来研究。

  我学习佛法时,同学朋友都在问我是不是受刺激了,问我为什么这么消极。在他们的眼中信仰佛教是一种消极或者堕落的表现。更有甚者,听说我信佛了,常问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诸如你是否剃度了之类。

  有少部分理解我的,在他们看来佛教也仅仅是种哲学和文化罢了。多数大学生不外乎这两种态度,其实我也知道,文化水平越高,越难度化。为什么?因为傲慢心比一般人更重,成见往往也比一般人更深。我为暂时不能帮助他们而惭愧,所以我需要好好地闻思,不仅需要经典,也需要世间的种种善巧方便。我渴望寻求正法,觅得名师。

  在我求法觅师的过程中,真的感到佛菩萨的加持无处不在。就在今年我有幸加入了菩提学会,通过网络皈依了索达吉上师,获得甘露般的教法。还有一个特别好的缘起,上上周星期四看到了菩提洲网站的佛子心语,我当下产生了拜见希阿荣博上师的强烈愿望。我试着联系了一下。没有想到负责网站的师兄告诉我,希阿荣博上师周日就要在成都放生(此时我在成都念书)。我非常高兴,感恩佛菩萨的加持。最后终于如愿见到了上师,上师慈悲地为我们做了皈依,并且为师兄们做加持。

  上师是一个慈悲而又爽朗的人,非常爱笑,让弟子们一看见他就心生欢喜。这一次见上师我就在旁边远远地观看,并没有主动地过多亲近上师,可能是我一直比较腼腆吧!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悔。这一次上师告诉了弟子许多道理,弟子一定会谨记,以法供养来供养大恩上师。

  我愿生生世世做佛的弟子,生生世世跟随上师的脚步。愿一切众生终究成就佛果。

 

弟子  巴登他先
于2012年12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