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师缘 妙不可言

一、初识上师——万人放生

(一)第一个问号——哪有比放生的这一刻更快乐的时光呢?

  2011年10月5日,在度过的纷繁杂乱的过往几十年里,这个日子是一个几乎不用努力回忆就能很清晰地回想起来的日子。那一天重元寺的灿烂阳光、遍布着奇迹的天空、三门殿前快乐涌动着的人潮、上百万只逃脱宰杀大苦的水族众生,一幕幕,就像电影回放一般又在眼前放映起来。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密宗上师。我好奇地睁着双眼,一秒不眨地看着高大的密宗上师,躬着身,挥着汗,顶着烈日,嘴角好像噙着一抹微笑,对着摆满在地上的水族众生,念念有词地一排一排地洒着甘露水。

  在和身边的师兄闲谈中,一位来自上海普贤放生的年轻姑娘,眼睛发亮、脸儿放着光地热情地告诉我们,“这是希阿荣博上师,是法王如意宝的心子,是一位伟大的仁波切。”

  “是的,听说是有名的放生堪布。”我认识的一位师兄在旁应和着。

  “放生堪布?”我心里一边思维着这个第一次听闻的新名词,一边注视着这位上师。是啊,这位密宗上师肯定有哪儿和我们平常看到的法师们不同,可是究竟哪儿不一样呢?

  怀着一丝感慨,我抬起头,天哪!漫天的莲花云朵,一朵朵、一列列,整齐地、满满地铺排、覆盖在我们头顶的天空上!注意到这一奇妙景象的人群激动起来,纷纷举起手机、照相机对着天空拍着。

  从未见过“神迹”的我,当然也激动地问着身旁的师兄,“那莲花座上是不是一尊尊的佛菩萨都在注视着我们?”

  师兄仰着头,仔细打量莲云密布的天空,微笑着仅回答了一句:“哦,真是太壮观了!”

  万人放生活动在寺庙住持和密宗大德的主持下开始了,我平生第一次艰难地读起了放生仪轨,可心里却想着,“仪轨真长啊,可是天空上那么多的佛菩萨注视着我们呢,好好坚持,好好表现吧。”就这样,仪轨终于念完了,成千上万的物命被抬起,“哗哗”地放归无垠的湖中,阳光洒在水面,波光粼粼,映在鱼儿的鳞片上,金光闪闪,水面溅起欢乐的浪花打在人们欣喜的脸庞上,淋湿了裤腿,打湿了衣襟,哪有比这一刻更快乐的时光呢?

  上午就在这如梦如幻中结束了,师兄提醒我留一下,“上师下午可能为我们开示。”

  下午,本来宽敞的法堂拥挤得几乎没有地方落足,我在密宗上师法座后面的石板地上找到一个位置。上师的开示听得迷迷糊糊,末了,上师宣布要赐给在场的所有佛子莲花生大士灌顶。说实话,谁是莲花生大士?什么叫灌顶?当时的我也是一无所知的。对密宗懵懂的我,只能看着周遭的师兄们依样画瓢,低眉合掌地等待着。

  随着上师深沉的藏语念诵(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一阵一阵的“电流”周遍全身,就像前浪推着后浪不断起伏,这种麻酥酥的感觉持续了近十分钟之久。这是从哪儿来的“电流”?我惊讶地观察着周围的同修们,真想问问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感受。可是,气氛是那样庄重,涌到嘴边的问题又被咽了回去。直到开示结束,上师被庙里的知客师扶着,经过我的身边,从法堂的后门离开了。   

  那一天之后,被对密宗激起的强烈好奇心推动着,我捧起在法会上得到的《佛子心语》,打开菩提洲网站,阅读着,寻找着,冀望从中得到解开心中谜团的答案……

(二)第二个问号——何时会再见到您呢?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很快进入了2012年。在对“什么是密宗”的答案寻求过程中,《佛子心语》中的一个个故事让人动容,扎西持林圣地也令人神往。在菩提洲网站上下载的《法王晋美彭措传》、《喜乐的曼达拉》,让我看到了密宗大德们的成长、求学、弘法的艰难,以及无法撼动的勇气和一步一步如何苦修的足迹。

  插上翅膀!飞到扎西持林、五明佛学院的愿望,一时间不可自抑。可是谁也不认识的我如何才能成行?这不过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梦想罢了。

  我能做的,只有望着师兄送我的希阿荣博堪布的照片,在心里默默地发问:“什么时候还能再看到您呢?”

  《佛子心语》已经看完了,我在书架上拾起躺了大半年的《无量寿经讲记》,在满脑子对希阿荣博堪布身影的忆念中,热切地看起来。直到看到最后一章,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出离心不由得生起,恋恋不舍地合上《无量寿经讲记》的最后一页,从来没写过什么诗的我,用铅笔在纸上写下了阅后感:

  三十载来噩昏浑,唯有罪业日复深。贪嗔痴慢五毒全,患得患失苦何言。

  忽闻经中地藏语,惊醒梦中沉迷人。适遇上师主法会,喜乐放生大悲行。

  清凉慈忍自在语,化度十方生死流。感化刚强难调心,坚定觉悟信愿行。

  幸闻妙法无量寿,方知难报佛深恩。一声弥陀出轮回,往生西方圆满智。

  人生难得佛难值,万缘放下观自性。断恶忏悔宏愿立,祈效观音地藏行。

  时常念佛常生喜,时而懈惰故复萌。几时欲逸脱缰马,一线孤牵上水船。

  乐邦苦海历历在,孰去孰从心茫然。何日踏破重重雾,修学道上精猛进。

  振碎我执烦恼念,心包虚空遍法界。上师病苦我皆受,赎消累世恶业因。

  只盼业尽机缘熟,求佛道上无障阻。一朝得入我佛门,菩提座下奉余生。

  久久凝视着这篇平生从未有过的“大作”,倾吐的愿望在内心涌动。我盯着师兄给我的,再三叮嘱未有大事千万不能打的上师电话,犹豫再三,没敢打。只是把这篇有感之作用短信发了出去……一夜过后,上师回复“太好了,祝弟子吉祥!”

  真想通电话啊,忍啊忍……一个月后,我终于鼓起勇气,拨了号码,电话那头的提示音响起“此号码已转入秘书台” ……

 

二、意料之外的回复――再遇上师

  菩提洲网站报名终身食素

  2012年5月25日一早,登录菩提洲网站,看到上师在号召萨迦月食素报名和百字明共修。本人早已自觉食素大半年了,所以食素一点也不是难事,马上向网站报名终身食素。可是对百字明共修,内心真是人天争斗。当时每天已有五样功课,如果每日再加入百字明三百遍(大约一年下来可以满十万遍),是不是不算一门深入,太过夹杂了呢?没有任何密宗基础,天!十万遍百字明!我能遵守誓言完成共修么?

  纠结了半天没想明白,只好在5月28日9时25分又结结巴巴地用邮件把难题丢给网站师兄,希望转达上师,给个开示。9时30分网站师兄回复:上师可能在重元寺放生,能及时赶过去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哈,直接问上师?给我解除心中的疑惑?哈哈,始料未及啊。多么美妙的回复,是上师在召唤么?虽然正在上班,毫不犹豫地马上请假,开着车,火速百码加油,目标重元寺――放生——上师!

  脑海里念头旋转着,“上师,弟子飞奔着来找您来了!”平时半小时的车程,二十分钟赶到!可是哪儿不对了?从大殿到三门广场都静悄悄的。

  “网站师兄不会弄错地址了?”内心上下忐忑着,但步履还是向着观音阁迈进,即便白来一趟也要探个究竟,就只当来给观音菩萨磕个头吧。想到这,头快垂下来了……

  走进观音阁地宫,咦,前方有人群的声音。啊!希望和憧憬又回来了。走出地宫,开阔的观音阁放生广场上人头攒动,几辆硕大的吨位卡车停在湖边。多么美好的场景啊!快,找找上师在哪儿。看,那不是么!鲜艳的红衣僧服不正站在吨卡上,那满脸明朗清澈的笑容,躬着身是在为车上的水族念经咒加持么?我就像块被磁石吸引的铁石,笔直地目不转瞬地向上师走过去。

  真的唉!!这么快,又见到上师了!!

  上师给一车水族加持完,返身下车,车下众多的男师兄们争先恐后地上去搀扶。其他实在接近不了的师兄,在边上欢喜地笑着。虽然,在上另一辆吨卡时,上师再三表示无需搀扶,可是男师兄们仍然不由分说地或托、或扶、或拉,只看见在好多只手的拥护下,上师又上了一辆卡车。可这次,上师没有马上加持水族,上师站在车上,向着我的方向热情地扬起手,“啊,弟子你来啦!好啊!”

  正在我脑筋短路的时候,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兄,从我背后经过我的身边来到车下,向上师回应着:“上师啊,上师身体还安康么?”

  看着他们车上车下的招呼,看着上师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容,当时的我呆呆地发傻,什么话好像都涌上心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只是看着,眼睛不舍得眨一下地看着……

  终于,上师完成了对水族的加持。下车时,对着在车下已傻愣着数十分钟的我,早已发现的上师好奇地看了几眼。“是机会了,上去自我介绍吧。”我鼓起勇气,上前,介绍,开口,问疑问。

  “哈哈,弟子不夹杂的,可以的,念百字明共修没问题的。”大概,我当时还是完全木呆的表情,上师以为我没听懂他带有浓重藏语口音的汉语,于是忙向身边找来一位汉地师兄,让他给我再解释一遍。

  我来回地摆手(大概平时发达的语言神经已经几乎麻痹了吧),憋了半天,终于说出话来:“听懂了,听得懂,谢谢上师,请上师能为我做一次皈依么?我想皈依您。”——真是古怪!不是早皈依四五年了?怎么提出这个要求?

  “好的,好的,待会,等放生结束。”上师微笑着回答我。这时,在边上早已迫不及待地等候着的其他弟子们上前问问题了,一切满愿的我,心满意足地走向湖边,汇入人群,蹬着细高跟,穿着职业西装、束着一步裙,唱着六字圣号,传递着鱼筐。虽然模样可能挺奇怪(怎么看都不像来放生的),可是心里、全身、满眼除了幸福,还是幸福,只有幸福……

  那天放生结束后,上师为我们做了皈依,布置了每日的功课—每天《金刚经》、《普贤行愿品》,再加上《心经》若干遍。天,加上百字明,再加上新布置的功课,每天九项功课等着我呢!可是来不及细想了,上师要走了,我追上去,因为刚刚想到要供养上师!上师步伐是飞的么?

  我一路高跟小跑,连呼带喘,终于赶到上师的车边了,很多追上的师兄,把头低着伸向上师,上师一如继往地慈悲地笑着,伸手在每人的头顶上放了一下。这有什么意义?对于密宗完全新手上路的我,不明就里,却又坚决果断地有样学样!挤在人群中,把头低着向前伸,终于圣者之手在我的头顶驻留了一下!!

  “今天收获满满啊!!”心里有个声音陶醉地自言自语着。 

  “今天,是四月初八释迦牟尼佛诞,当天上午超过28万条生命得到了圣者的加持,被放生到寺庙的怀抱。今天,我有了密宗上师了!顶礼师兄指引,感恩不尽!弟子正式报名参加共修百字明,望蒙上师加持,这一年精进用功,即便舍弃生命,也不退转上述发心,不违背上师教言和期望!”——2012年5月28日下午两点我在给网站师兄的邮件中写道。

  次日,虽然战战兢兢,全身发抖。恰如所有初学同修的感受,我开始舌头打着结地念起了百字明。天哪,十万遍,还是百字咒,念到什么时候啊?我能念完么?要是做不到那可是在大成就者面前背弃了承诺啊,业因果报,会是什么下场啊。于是,百字明的共修,就在这人天交斗、毛骨悚然的心理状态中,跌跌撞撞地开始了……

 

三、还能三见上师?!

(一)顽固的小弟终于皈依了 还有颇瓦法哎!

  5月30日,以为一切回复往日平静,正在按部就班工作的我,意外地收到了索师兄的电话。这位师兄是28日放生那天初识的。对于初识的我,是那么温柔亲切。师兄在电话里征询我的意见,要不要在周末赶到外省的当地,再听一次上师的开示?又是一次天降福音!当然没有问题,只有感恩!

  等待的日子在热切的期盼中飞过。6月2日下午,我又一次为因缘所牵,来到上师身边。这一次,身边多了一个前来为我带路的弟弟。

  上师走上法座,一如既往地如红日般明朗地笑着。上师一位一位地和房间里的弟子们打招呼,在场的师兄们个个喜形于色,欢喜地一眼不眨地注视着上师,具足恭敬地挨个向上师顶礼、问候着。上师看到我时,点点头说道:“苏州来的弟子啊。”呵呵,感恩上师还记得。

  接着,上师关切地询问着几位老师兄的病情,聊着聊着,上师说道“本来没想好给大家说些什么,我的身体也不大好,可是看到大家还是从内心里感到高兴。观察一下缘起,今天为你们传个长寿佛灌顶和颇瓦法吧。”听到这个喜讯,我的念头飞快地在不久之前看过的《法王晋美彭措传》、《喜乐的曼达拉》中搜索着,对了,颇瓦法是密宗大德超度往生西方的大法啊,上师真是慈悲,可能观察到了什么吧,我真真太幸运了!

  接着,听到上师又说道:“有没有要皈依的弟子,如果有,就请合起掌,待会开始时,我会为大家念个皈依,大家要心里观想,从此皈依上师佛法僧三宝了。如果已经皈依过的,还有不想皈依的弟子,只要合掌静听就可以了。”

  啊,这个房间里还有没有皈依的么?我抬头环顾,刚才看见上师和每一位弟子都打了招呼,好似都是上师的老弟子吧。眼神扫视时,看到了那正坐在屋角墙边,一声不响静默着的小弟,我靠近他,悄悄低语问道:“要不,今天你就皈依了吧,你都去西藏朝圣两次了,还没想好么?”

  小弟抿着嘴犹豫:“还没想好。”唉,只好放弃,也难怪,小弟才看见上师半小时还不到呢。上师开始传法了,大家屏神合十细听……

  传法结束后,大家争先恐后地跪挤到上师身边,请求发皈依证,问心中疑惑,请求摸顶加持。我如愿以偿地满足一切愿望后,捧着上师亲手交到手里的皈依证,跪着挤出人群,站到门外好奇地欣赏着密宗的皈依证到底是个啥样。一抬头,小弟也捧着张证, 面无表情地挤了出来,到我跟前。

  “咦,你刚才还说不皈依的么?”疑问脱口而出。

  “是啊,刚才我是没想好。可是,就在上师要传法的一刹那,我想好了啊。”

  “哦……”我张着嘴,半天才从这位老兄突然的转变中反应了过来,除了是上师的感召力,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

  “好吧,那上师为你摸顶了么?”

  “没。”

  “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给摸顶了?”

  “我问了上师一个问题。”

  “问了什么?”

  “这个世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哇,到底是老弟,这个问题有深度!我也想知道。

  “快说,上师怎么回答?”

  “上师说这个世界本质是一场梦,如梦如幻。”

  沉默……超出我们的理解力了。看来,今后要好好加油学习了。

(二)再摸顶?

  小弟晚上还有安排,原本买了车票要回去的我被索师兄单独留了下来。随后,师兄把我领入上师的房间,单独地问着话,我紧张小心地回答。最后,上师赐了我两套《次第花开》、《寂静之道》,嘱我带一套给苏州的一位师兄,另一套自己留着好好看。然后,我跪拜退出了房间。只记得当时,沉浸在幸福地如飘在云朵上的感觉中的我,来到一楼,和师兄们说着感谢和告辞的话,这时上师从楼上下来,要出门散步了。不过,上师的侍者还未准备就绪,上师于是在大厅里坐着等起来。

  “弟子,你还没走啊。”上师看见我了。

  “是的,上师。弟子和师兄们说说话。”不知为什么,心里越来越紧张。上师坐在椅子上还是那么自在,可是,明显感觉若有所思。虽然身边的弟子在汇报着放生的情况、计划和打算,上师眼睛看着空中,一边点着头,“嗯,嗯。”回应着弟子,一边,感觉上师在思考着什么……

  要出发散步了,上师对跪在身边的我给了个鼓励的微笑,起身,经过我身边。咦,怎么上师的手又一次落在弟子的头上?我不敢动,心里打着问号。好一会儿后,上师什么也没说,径自随着侍者飘然走了,留下我呆呆地跪在那儿,心里疑问着“再摸顶?为什么?”

 

四、修行日益增上——违缘也来了

(一)脱胎换骨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可想而知,我埋头倍加精进地完成着日课和百字明。对完成百字明的共修遍数的担忧,以及对上师的满腔感恩,全部融入在每日更多的功课完成进度中。早上,睁开眼是百字明。晚上,梦里还在念百字明。开车时念,走路时念。工作时、开会时,心里默念……原来,时间真可以挤出来。刚开始时,毫无任何密宗基础的我,原本每天能念个两三百遍百字明,就算已经使出全身力气了。到后来,大概一天可以念一千遍,最多时一千四百遍也念过。而且,原本的功课一样没落下,再加上上师布置的每天一遍《金刚经》、《普贤行愿品》,《心经》若干遍。

  七月中旬,按师兄的建议开始慢慢修烟供,对肉眼看不见的三界一切众生的悲心日益增长。这几个月里,修行进步奇快,超过之前三四年的总和。气色明显变好,洗脸照镜子时发现相貌变得更加端庄,脸上经常泛着白光。同事们都夸我保养得好。可是,老天爷知道,忙着功课的我连往脸上擦护肤霜的心思都没有,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平常喜欢的逛街、韩剧也没了兴趣。只有看见法本、咒语、供具两眼放光。修行精进了,这是明显的变化。

  还有就是,好多次,前晚刚想着次晨一定要五点起床。奇怪的是,次晨,真就有声音在耳边说“起来吧!”睁开眼睛看表,刚好五点!

  这些变化来得太快!见完上师不过才两个月,怎么就脱胎换骨了?

  现在,我好像明白了三见上师时,为什么再三为弟子摸顶的原因了。

  上师的悲心!弟子的感恩无法以言语表述……

(二)第一次经历违缘

  快乐而精进的日子过得飞快。不过疲劳也在不断累积增长。7月23日,我实在对已持续了五六天的咽喉肿痛、左腿酸疼情况无法忍受了,而且突然没来由的,一个晚上左腿上出现很大片的乌青,看着瘆人。

  当天中午在食堂,碰到一直指导我的师兄,我说了这些情况,也道出了心中的疑惑。由于喉痛让我念咒异常艰难,左腿的膝关节在盛夏酷暑中感受着如关节炎般的酸疼,已经无法盘腿打坐了。我问师兄,是不是业力被牵动的现象,因为这两处疼痛发生时没来由,比如喉痛却不发烧,腿关节痛但身体其他关节一切正常,就只影响念咒和打坐。师兄说有点像。接着,我继续问这种违缘如何对治,会持续多久?他的回答真让我吓着了——按他以往的经验,短则三月,长则年余!

  下午,还要马不停蹄地出差。密宗的修行我才刚开始,一点经验也没有的我,怎么样面对这接下来的违缘。吃完午饭,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由于心情紧张不安,喉痛好像更加加重。坐在赶路的车上,我心潮起伏,十分难受。路上,师兄回复了我的短信,告诉我对治方法:“功课稍微减些,主要引气下行,不著法相,澹然自然,另外减少忙碌,注意休息,免上虚火,愉快!”现在,我完全能理解这是修行要走中道,不着两边,既不过于冒进,亦不可太放逸懈怠的意思。可是,由于疼痛的逼迫,当时我的心情大概仍是煎熬难受着,实在愉快不起来。

  反复看着师兄的短信,寻求答案的我,又想起可以短信请教才师兄的。所以,在之后短信中,我感谢了才师兄在六月时对我百字明修法的指点,又询问对治方法。师兄很快回复:“多多祈祷上师!并念诵上师祈祷文和上师心咒,直至违缘遣除。如《誓言庄严续》云:十万劫中勤观修,具相随好之本尊,不如刹那念师胜;念咒修法千万遍,不如祈师一遍胜。”还鼓励我说:“当念百字明出现违缘是证明修法比较如法。应继续坚持精进修法。祝早日生起无伪菩提心。”

  真是一位很好的师兄啊!可是对比着两位师兄给出的对治方法,脑中有些混乱,要不要减功课呢?减了功课后不精进了,违缘就会自然消退吧?祈祷上师,上师能在千里之外加持我么?

  下车忙碌时,感觉腿疼得快要站不住了。可是,出差期间那么多事要处理,那么多人要打交道应酬,只能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强撑着。下午四点时,我开始默念上师祈祷文。这时,忽然想起,可以发短信请教上师啊。于是,我马上行动,在短信中问可否在搅动了业力,修行困难的情况下,大幅减少功课以对治违缘。两个小时后,上师回复了:“关于喉痛,你今后念经咒可以不用念出声;可以不用盘腿打坐;多放松,可以看一看书,比如《次第花开》、《寂静之道》。”

  手机没电了。晚上八点,我回到办公室充电,收到朋友短信,告知我以前一直来苏州的另一位宁玛派大活佛当晚已到了苏州,可以去拜见。啊,又来了一位救星!

  我的泪水涌了出来,多想看看上师的身影!打开电脑,登录菩提洲网站,在天籁般上师心咒的唱诵中,回复上师的短信。

  “感恩上师指点,弟子谨遵师命。上师的《寂静之道》一直在看,特别是《生命这出戏》,这篇文章用行云流水般优美的文字,将修行之道和空性真义深入浅出,娓娓道来,是很喜欢阅读的精神资粮。在上师言教的引导下,弟子感觉每分每秒都舍不得放弃,希望时刻安住在咒语或经文之中,每天的功课安排也让我全神贯注地去努力完成,希望每天都完成得更多些,尽早完成十一万遍百字明,可能紧张了些,不过很快乐能得到上师指导,我会努力做到自然放松、不落法相地精进修行。修行时,我时刻看到额前写着个‘死’字,也使我不想和不敢懈怠。生命多畏惧,命危于晨露。但只要是走在修行的路上,在上师的指引下,面对无常病苦,无忧亦无惧。我愿换上师的病苦给我承担,让大德的光芒久远地温暖照亮人间;我愿化作小小的尘埃,生生世世徜徉在上师身边;我愿幻现成延伸至西方的阶梯,让一切有情踩踏着我,登上极乐的天堂。伏首再拜,顶礼恩师!弟子敬上。”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以大成就者为对境,正式发下的利益一切有情的广大愿心。正如上师每日微博中曾经提到的,我们要感谢违缘。顺境中我们会放逸懈怠,而对其他众生的痛苦麻木不仁。可是违缘,让我们深刻体验人生苦乐无常,了达轮回的本质除了苦苦,行苦,就是变苦,从而生起出离心,对一切众生发起慈悲心。即便是修行人,就算每日诵经持咒,如果不生起菩提心,不理解空性真意,不依靠传承上师的窍诀,也不可能从无始轮回的痛苦中解脱。正是这次违缘的经历,使我从一味单纯的自我修行中,找到了利益众生和轮回解脱之门的钥匙。

  一夜沉沉睡去,第二天起床,喉痛好了大半,本来已无法打坐的两条腿在我坚持做功课的努力下,竟然盘坐了好几个小时。由于一心只想着应完成的各种功课,违缘在迅速消退的迹象,我竟忙忙碌碌地浑然不自知。到了晚上,才猛然想起,怎么才时隔仅一日,我已大好如初?上师在千里之外给我加持了!感恩上师啊!

  接下来的几个月,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如梦如幻。在发下终身食素、好好修行、利益众生的菩提心后,圣缘不断成熟增长,同时我的愿心(指发心)也日益巩固。反观内心,摒弃一切自私自利的念头,不断坚定自己利益一切众生的发心。在浏览一位师兄的宗教博客时,看到了五明佛学院修建经堂的公告,出于对法王如意宝和上师的无限敬仰,我不假思索地做了随喜。紧接着,以此缘起,我又幸蒙法王如意宝另一位心子的摄受,开始系统地闻思学修《普贤上师言教》。我想也只有系统地修学佛法,以佛法为终身的依怙,才是对上师无尽恩德最好的报答吧。

  从最初的初见上师至今,只有短短一年多,感觉上却胜过以前活的几十年。

  这些都缘起何来?当时,看似一连串的偶然,现在看来全是必然。

  师缘、法缘,皆——妙不可言。

  顶礼至尊大恩上师!

  顶礼十方三世一切佛、法、僧三宝!

  弟子至诚祈祷:

  愿换上师的病苦给我承担,让大德的光芒久远的温暖照亮人间;

  愿化作小小的尘埃,生生世世徜徉在上师身边;

  愿幻现成延伸至西方的阶梯,让一切有情踩踏着登上极乐的天堂!

  再愿: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唯愿速得金刚持!

  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啊吽!

  从2012年11月29日晚接到索师兄约稿的电话以来,一直断断续续地写到今天,竟然有数页之多! 是对上师的思念,让我写了这么多吗?在对垂蒙上师摄受的回忆过程中,让我一次次地再再感受到上师的恩德,感受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感受——幸福!

  感恩本文中的师兄们!也至诚感恩为菩提洲网站发心的师兄们,合十致礼!

 

弟子蒙雄措 伏首跪拜恩师 祈请无上尊贵大德长久住世!
2013年1月15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