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见不贤而内自省

  莲师会供那天人很多,我被挤到台阶下面和一群四五岁的藏地小朋友坐在一起。当天是殊胜的莲师诞辰日,一个比较盛大的节日,他们身上都穿着鲜艳的衣服。

  虽说是盛装,可看上去还是脏脏的,小孩儿鼻涕挂在脸上,黑黝黝的小手上指甲里满是泥巴,刚到这群小朋友身边的时候,我心里还很挣扎。太阳给莲师供养了充足的日光,我又是墨镜又是披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很担心他们碰到我。

  在一起坐了一会,上师开始给我们发会供加持品。当天要守持八关斋戒,虽说是“非时食”,我还是拿了一个手提袋装加持品。我坐在前排,不停地有各种东西塞到我手里,有些加持品后面的小朋友就得不着了。看到他们急切的表情,我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果冻递给我身后的一个孩子,他羞涩地接了过去。

  于是我又给了他一个,他摆摆手示意不要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小伙伴,让我把果冻给她。经过观察发现,他们几个小伙伴手里的加持品数量和品种都差不多,也没有出现你争我抢的局面,谁拿到的多就分给别人一些。

  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说到,念着观音心咒长大的藏族人,布施是他们的天性。

  想到我自己,从小就和家里的姐妹在大人面前争宠,在背后争吃的穿的,大了又开始各种自私和攀比。现在大城市的小孩子,听到孔融让梨的故事如同天方夜谭。相形之下,我对这几个小朋友产生了亲切的好感。于是就示意给他们拍照。

  一开始还是很羞涩,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笑了笑,去拉其中一个小孩的小手。心里先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搂着他开始自拍。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藏地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拍照,我可能就错过了这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带给我的震撼却让我无地自容。

  我把小朋友抱在怀里,做好心理准备,稍微调整了下呼吸,慢着,我原以为会闻到大城市里那种三天不洗澡的怪味,可是进入鼻腔的,是一股浓郁的酥油香和淡淡的藏香。我愣了片刻,小朋友好奇地看着我。我略带愧疚地对他笑了笑,把他搂得更紧了,一起拍了张合影。他很开心,并让我也给其他几个小伙伴拍照。然而我发现每个小孩子身上都是这个气味。不仅小孩子,走过我身边的妇女、青年小伙子、中年大叔以及佝偻的老人,身上都是酥油和藏香的混合气味。这件事,小到微乎其微,但是却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

  上学的时候我经常会被选作“纪律委员”,负责检查同学的各种“不如法”,校徽,卫生,仪容仪表,课堂纪律等等,每天满心里想的都是怎么去挑别人的毛病,长期做这项学生工作,变得很傲慢自大,对别人指指点点,完全看不到自己身上的毛病。

  这种恶劣习气后来也被带到修行中。在山下的共修团体中,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对道友的清净观很难生起。共修时听到师兄手机响生烦恼心,看到师兄参加共修穿得不朴素生烦恼心,看到师兄坐姿不好看也生烦恼心,其实自己还不是坐得歪七扭八?!

  刚上山时,上师对弟子首先强调的是观清净心。在开示密乘戒律时也反复强调清净观,而从这件事反观到自己的心是多么的不清净!

  我的家乡是儒家文化发源地,有一天琢磨清净观的问题时,我想到《论语》中的一句教言:“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一直以来,我对“见贤”“见不贤”的理解,就是“看到好的行为呢,要跟着学,看到不好的行为呢,要反省。”那么反省什么呢?以前认为是反观自己身上有没有这个毛病?可是,现在这种理解被颠覆了:我认为,应该反省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看到别人身上的不贤之处!?是别人真的不贤吗?还是自己心里的种种不贤,通过不清净的心投射到别人身上去了?

  我曾经很为自己是密乘弟子而感到沾沾自喜,密宗绝大多数的戒律,都建立在清净观之上,但是现在看来,我的清净观没修好。

  为什么看不到游舞显现的上师是圆满佛陀?为什么看不到荆棘砂砾是清净刹土?为什么看不到显现生死的众生是菩萨圣者?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的心,被无始以来的客尘蒙蔽着,看不见本来面目,无论多么清净庄严的事物,也只能投射出污浊不堪的影子。我真心地深深地为自己有这样的贪婪、吝啬、傲慢的心相续感到痛心!

  比如我们在平时,为伺候这张脸要花多少时间?花多少金钱和精力?却很少有时间观照自己的内心是否清净。当然,倒不是说非要蓬头垢面才是真正的修行人,还是要不堕两边。

  不要说自己对一些教言的理解始终似是而非,就是真通达了,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决知此事要躬行”。上师反复强调闻思后一定要实修,哪怕把五部大论通达无碍,不实修的话,跟解脱也没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自己差得还不知有多远呢。

  上师为我们开示闻思修的次第,恰好对治我只喜欢看书,很少思考,更不去实修的习气。由于上师的加持,我对多年一知半解的“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体会的加深,正是得益于有着千百年清净传承的密宗见解的启发,而这么好的见解早已被藏族人所接受,成为他们文化和生活的一部分,甚至融化在生命中了。

  有一天,我要搭车去甘孜,需要很早去马路边等。为此前一天我特意设置了两个闹铃,早晨好歹爬起来了。当我睡眼惺忪地走到商店门口等车时,看到对面的村子里走过来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年龄大概也就五六岁。从他们所走的方向判断,是去扎西持林转山。不一会儿,又从村子里走过来一对姐妹,蹦蹦跳跳的,也是去转山了。

  其实,我也好奇过这边的孩子是怎么接受教育的,他们怎么成长,怎么工作,有什么样的人生?现在,我明白了。这里没有什么国际先进的儿童早教体系,没有风靡全球的智力开发系统,没有富含多种微量元素的儿童奶粉和营养品,他们却有从小来自家长的不言之教。

  藏民的孩子,从幼年的耳濡目染中熏习对上师三宝的恭敬心和信心。观音心咒是他们的胎教音乐,莲师加持过的河流是净化心灵的营养品,上师所住的神山是他们的乐园,他们心里只有圣洁的三宝,所以从内而外散发的气质也是和万物融合无违的。这跟衣服名贵与否,小脸蛋干净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

  莫让人身空耗,莫让福报空耗。相对于我们在城市中寻找徘徊,导致迷茫蹉跎,最后空耗堕落的人来说,“愿我出生立即遇正法”是如是弥足珍贵的发愿啊!

弟子:拥措卓玛
2013年7月于扎西持林寂静地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