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更多>>

苛责与鼓励

  儿子练习钢琴,是最让我头痛的事。儿子错音和拖着不想练时,每次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儿子嚷嚷,有时还打骂。我也想过让他放弃练琴,可想着弹琴是他自己要求的,如果遇到困难就退缩,这个习惯会影响到他将来做事的态度。所以每天练琴时间一到,我和儿子就像是进入了战争状态。老公此时总会躲进书房,上网看电影,我只能独自面对这个场面,让人痛苦不堪。

  从成都回来,我试着祈祷上师,请上师给我智慧,加持我和儿子。可遇到儿子错音和手型不完美时,我高八度的声音就一浪接一浪地吼出来了。这声音里当然没有慈悲,没有爱,全是挑剔和苛责。但这次,上师柔和的声音出现在我的心里:弟子,真的有必要吗?

  那柔和的话语让我一下子心软了。愣了一会儿,我远远地走开坐在了沙发上,让儿子自己独自去完成。“真的有必要吗?”是啊,真的有必要吗?仅仅是一个不标准的手形,一个错音,一个不完美的弹奏……当初,不过是给他对音乐的兴趣提供一个环境,以培养他领悟音乐的能力,或许有助于他在困难时能增加精神力量,排解苦闷,现在却有点本末倒置。我于是决定去佛堂磕头。

  佛堂与客厅相通,儿子能看见我,我也能看见他。儿子有些不安,问:“妈,你不管我弹琴了,你怎么磕头去了。”我答:“以后,弹琴是你自己的事了,妈妈相信你能自己管好,妈妈要磕头了,这是妈妈的功课。”儿子显然放松了,很开心。我一边磕头,一边听着儿子弹琴。

  儿子的放松可够彻底。一会儿上趟厕所,一会儿坐在琴凳上打哈欠,一会儿又去喝口水……20分钟过去了,就没怎么弹。我快忍不下去了,刚想开口责备,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磕大头的样子,比儿子也好不到哪去,我不也是,一会儿看看手机短信,一会儿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又跑到餐桌吃几口零食、喝几口水……

  我的天,原来指责儿子的种种不是,都是反映着我自己的心。不能够正视和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不能够接受自己的懒惰;不能够接受自己一遇困难就放弃;不能够接受自己没有毅力和心力去克服困难……

  正想着,儿子突然转过头问:“妈妈,你磕多少了?”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七十二个。”儿子欢喜地说:“随喜妈妈磕头功德!”儿子又问:“妈,那您坐在地上干什么?”我答:“妈妈累了,想休息会儿。”儿子紧跟着加了句:“我的手也累了,我也歇会儿,妈妈,你要加油,继续磕啊!”

  听了儿子的话,我真是无地自容。儿子是宽容的,当我面对困难想放弃时,儿子给予的不是责骂、训斥,而是接纳与鼓励。我为自己过去责骂伤害了他而难过,也更要正视和接受不完美的我,要有胸襟去理解、尊重、宽容孩子。

  生命是一段旅程,而不是一场竞赛,最重要的是做你自己。

  我们相互鼓励着,当我磕完了两百个大头,儿子独立完成了钢琴练习时,儿子感慨到:妈妈,练弹琴真的挺好的,我开始有一点点喜欢上它了,因为今天弹琴时妈妈没跟我喊,还总是鼓励我。

  惭愧的我坐在佛堂的地上,久久地看着上师法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从心里由衷地说了句:谢谢您,上师!我感恩上师的加持,感恩上师的智慧金刚语,它让我开启智慧!让我明白如何正视自己的不完美,教会了我理解和宽容。也庆幸找回了让儿子学琴的初衷。

  

  文章选自“佛子心语”《点点滴滴》   作者:嘎桑卓玛    原创插画:班玛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