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显密宝藏 > 佛教故事 > 生命关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舍血肉 布施蚊虫

  初秋的一天晚上,我住在希阿荣博上师那里。平时那里蚊子又大又多,就算整天都关着纱窗,晚上也会被从缝隙里钻进来的小家伙扰得不得安寝。但那天晚上我没受到任何骚扰——晚上一只蚊子也没有,我很纳闷,还以为是纱窗关得严的缘故呢。

  第二天早晨上楼去见上师,上师问我睡得好吗,我还倍感稀奇地说昨晚很奇怪,没有蚊子,所以睡得比较好。但当我一眼看到上师两只手臂上几乎平平地肿起一层时,才明白头天晚上那些扰人的小家伙都在哪儿了。我从来没见过谁被蚊子叮成这样,密密麻麻的小包连成了一片!

  上师笑笑,像讲一件有趣的事情似的说:“开始只有一个,后来来了很多,我就想,我应该布施一下,让它们吃个饱。”当时我心里除了有点责怪土登喇嘛晚上离开前没把门窗关严外,并没有认真地去思维这件事,直到后来给女儿讲《白莲花传》中释迦佛因地时对蚊虫布施血肉的故事时,才似乎有点理解上师的示现。

  

——摘自成利多吉《佛子心语:解脱之路》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