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3不一样的夏天——速救(下)


 
(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佛陀说,一切有为善法中,救护有情的生命,功德利益为最大。当我们面临被杀害的危险时,如果有人救了我们的性命,这一定是最让我们感激不尽的,其他的帮助都比不上救命之恩。人类这样,其他众生也是这样。

——摘自希阿荣博堪布《生命这出戏》

 

众生欢喜佛欢喜

  2013年8月10日清晨,扎西持林笼罩在一片金色的黎明曙光中。当我转山至坛城前面的草地上时,这里已是热闹非凡了。原来是达森堪布、丹增尼玛喇嘛带领着数十位出家人,在为这些牛做相关的标记,以明示这些是放生牛。在以后放养的日子里,没有人会再去主动伤害它们。

  年轻的出家师父们有的给牛脖子系上彩色的哈达,有的往牛角上烙藏文“阿”字,可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尽管经过了一夜的休整,这些牛没有了昨晚初到时的惊恐不安,但它们的情绪似乎还是处于紧张状态。只要人略微靠近,它们就四下奔跑着躲开,更别说要往它们的脖子上系东西、往牛角上烙字了。在场的乡亲和汉地的居士见状也纷纷上前帮忙。有些帮忙抓住牛角,有的摁住牛头,有的帮忙去阻挡想要跑开的牛……尽管累得气喘吁吁,满头是汗,可大家却是笑逐颜开,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慢慢的,牛儿们似乎被人们的喜悦感染了,不再那么紧张和对抗了,开始乖乖地“束手就擒”。一头,两头,三头……

 
(在牛角上烙“阿”字    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集三人之力给一头牛系上哈达    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彻底放松的缘故,被打扮完毕的牛儿们,开始旁若无人地在草地上吃起草来,气定神闲的,好像先前的乱窜是故意跟人们嬉戏玩闹。牛群里有六对母子,每只小牛都紧紧地跟随着妈妈,生怕被分离。而牛妈妈们也时刻关注着自己的孩子,对周遭保持着警惕。若有人靠近,它们会立即将小牛护到身下。其中有一对母子,特别引人注意。那位牛妈妈,只要它的孩子稍离它远了些,它就会发出“哞——哞——”的呼唤声,并四下张望寻找。从牛群到达扎西持林起,我就开始关注它了,因为它一直在哭,眼泪哗哗的。它的哭泣,是因知道逃脱苦难后的喜极而泣吗?亦或,是在真情流露,感激救解它的人们?我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它,努力去揣测它的感受,竟也不由自主地泪湿了眶。
  正如上师的书中所说,身为动物的它们,其实有着与人类同样的情感,只是它们无法用语言表达。

  它的孩子,是这群牛中最小的一头,走路还有些蹦蹦跶跶,十分可爱。我们在场的人都竞相抱着它合影。它倒也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不谙世事的它对人并不十分惧怕,尤其是当出家人抱它的时候,它显得特别温顺,甚至还赖在丹增尼玛喇嘛的怀里撒娇。


 
(一直在哭泣的它   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小牛跟人们去拍照了,牛妈妈急得直叫唤,直到小牛被抱回来。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牛群全部完成了“放生装扮”。达森堪布让年轻的喇嘛们把牛分成两群,分别赶到路两边的草地上,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开始为牛群念诵放生仪轨。

  这时,我发现一个戴着眼镜的有些壮实的中年男子,有点眼熟。他的行为和其他参加放生的人不一样,他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着热闹的场面。他的衣着打扮,不太像扎西持林附近的村民,跟在场的人似乎也不认识。我忽然想起来,前一天傍晚七点钟左右,看到他和一位藏族阿妈从达森堪布的房间出来。哦,可能是别的地方的信众来找堪布的。

  放生仪轨念完,人们也逐渐散去,牛儿们安静地在草地上吃着草。这时,丹增尼玛喇嘛和放生组的几位老乡,拎着一袋钱在草地上坐下来,我知道,依例此时是该付买牛的钱了。令我不解的是刚才那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也走上前去在丹增尼玛喇嘛的面前坐下。他们用藏语说了好一会儿,然后就见丹增尼玛喇嘛将数好的一沓沓现金交给他。过一会儿他又交回了一些钱给丹增尼玛喇嘛。“难道他就是那位牛贩?可他怎么又交钱给尼玛师父呢?他昨天怎会去堪布那里呢?”想着之前他是那样的态度,这会儿我看得有些糊涂了。
  待他收好钱离开之后,我向丹增尼玛喇嘛打听:“尼玛师父,刚才那人是那个牛贩吗?我昨天看他去堪布那里了。”“是的,就是他。”“啊?我看他刚才怎么会退钱给您呢?”“他随喜了两千多块放生钱。” “真的!太好了!随喜他!”“他刚才还说,后来细细一算价,发现报价亏了,亏了一万多块,但因为我们这是买来放生的,他说他心甘情愿认亏了,还是只收了原来报价的金额。”丹增尼玛喇嘛微笑着说。
  这时达森堪布正好从别处走过来,我赶紧上前,“堪布,原来昨天去您那里的那个人就是那个贩牛的人呀,他刚才还随喜了放生款。”堪布放慢了脚步,“昨天他主动带着他妈妈到扎西持林来找我,当着他妈妈的面,在我面前发了愿,说这辈子再也不做跟杀牛、杀动物相关的买卖了。他还忏悔了他的行为,他之前就是收购牛卖去杀的,在这之前他已经在别的地方收了六车牛拿去卖掉。他还希望我能为他念经,加持他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堪布笑眯眯地说着,然后继续往前走去。望着堪布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禁为那位曾经的牛贩感到高兴,真心随喜他的转变,这份欢喜竟然比先前抱着小牛拍照还要来得强烈;也对佛法的神奇力量在他身上的体现,感到不可思议,这原本是个多么刚强难化的生意人呀。

  “我们周围还有很多亲属、同事、朋友,他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目前还没有皈依三宝,为了自己所谓的安乐日夜不停地奔波,虽然追求的是安乐,所作的却全是痛苦之因。有些人虽然皈依了三宝,但还是常常做出不如法的行为。
  对这些人,我们应尽可能地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影响他们,让他们从我们身心的改变以及放生护生的行为上,看到行持善法的力量。如果我们的行为能令他们对佛法生起哪怕是一点信心,甚至在他们的一生当中影响他们放生一条生命,根据因果不虚的道理,也一定会让他们的今生来世得到利益。”

——摘自希阿荣博堪布《生命这出戏》

 
(祥云渐起,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一转头,发现北方的天际,一大片花儿一般的吉祥云朵迅速升起,像是从山的那头发射过来的,急速地朝着扎西持林飘来,越来越多,几乎布满了草地上方的整个天空,大有“诸佛菩萨海会中”的架势。“尼玛师父,您快看!”我一手指着天空,一边喊着。丹增尼玛喇嘛抬起头,望了望天,咧嘴笑了,“真吉祥,师兄。”“尼玛师父,我们救的这群牛里面肯定有大菩萨,您说是不是?您看,天上突然就出这么吉祥的云了。”我万分激动,连舌头都有些打颤了。“嘿嘿……”这位高大庄严的喇嘛当下笑而不语了。

  放生第二天也就是8月11日上午,扎西持林上空仍旧是祥云满天,约中午十一点时,放生牛群所在的草地上空,在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天气变化的情况下,一道彩虹突然凭空显现,示现约两分钟后消失。有幸亲眼目睹这吉祥瑞相的我,当时完全乐呆了,心想这不正应了“众生欢喜佛欢喜”这句话吗!


 
(“诸佛菩萨海会中”   摄于2013年8月10日扎西持林放生现场)

  “众生欢喜佛欢喜,诸善业中最令诸佛欢喜的就是救护有情的生命,让他们得到安乐。利益众生的方式有很多,但是没有哪种能像放生这样直接从屠刀下解救即将被杀害的如母众生。”这是上师仁波切在《生命这出戏》中的一段话。这次的速救、放生还有后来的满天祥瑞,让我更进一步体会到了这段话的内涵。

  正如上师仁波切说过的,放生,哪怕只能救护一个生命,那也是有意义的!

 

后   记

  随后的两三天,我时常会去草地上跟小牛们玩一玩,喂大牛们吃点盐巴。陆续有附近的村民到扎西持林来认养放生牛,这家五六头,那家七八头。每天下午五点左右,丹增尼玛喇嘛和达森堪布都会在坛城外的草地上与村民们交接放生牛,并交待相关事项。因为想多看看小牛,我也在完成白天的功课后,跑去牛群所在的草地。
  对于那些村民来讲,上山来领养放生牛似乎是件重大的事情,几乎是全家人一起来的,欢天喜地的。来领牛的大部分人看起来,似乎并不宽裕,衣着十分简朴。还记得有一对中年夫妇是带着孩子步行而来的,男的上前跟丹增尼玛喇嘛坐在草地上说着话,女的带着孩子在一旁远远地候着,那孩子瘦瘦弱弱,头发黄黄的。谈完话,男的起身准备去赶牛了。
  “尼玛师父,他们要养几头呀?”
  “他们家领养了七头。”我转头一看,那头明星小牛也在里面,几步上前去抱住,那位中年男子停下来微笑着看着我。
  “要好好养它们哦。”我恋恋不舍地抚摸着臂弯里的小牛。
  他憨厚地笑着,“放心放心,肯定会好好养的。喇嘛同意让我们养,这个恩德很大的,我们会好好养的。”男子一口藏式发音的汉语。

  过后我从丹增尼玛喇嘛处得知,每次救了牛回来后,都有很多村民自发上山来报名,发愿要领养放生牛。在这些报名的人家里,出家师父一般会挑选出可靠踏实、生活比较困难的来照顾放生牛。这样一来,不仅放生牛有人看管照顾了,更重要的是,这些家庭可以用所得的牛奶制成酸奶、酥油以及奶渣等拿去卖,从而增加经济收入,改善家庭生活。据当地人介绍,这两年藏地的酥油、酸奶还有奶渣的价格涨得很快,利润也高,目前酥油已经卖到每斤40-50元;酸奶,不到1升的小桶装(据作者本人目测),已经卖到25-30元了;奶渣每斤的价格则在15元左右。看来,这养放生牛还真是个两全齐美的好事呢!

(全文完)


 
 (吉祥云与突然出现的彩虹  摄于2013年8月11日扎西持林)


                                                    松吉拉姆
                                               2013年8月13日

(注: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编者:
  关于这次放生的连载已经刊登结束,从作者师兄的文字里,我们不仅看到了出家师父及当地乡亲们为了救助众生如何的不辞辛劳,竭尽所能;更重要的是,看到了他们是怎样如理如法、谨慎取舍地采取护生行动。
  这个偶然发生的放生故事结束了,然而我们护生放生的行动却是经年累月、穷尽此生的。正如上师仁波切在《生命这出戏》中所说:“做一个真正的佛弟子,把未来全部的生命都用于帮助众生远离痛苦,获得安乐。”

 

下期预告:扎西持林寂静地2013年夏季快讯持续播报中。

栏目联系: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