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3不一样的夏天——行愿感言(三)


 

 

  双膝的痛苦、饥渴的难忍,乃至高原反应后剧烈运动的疲惫,都没有使我产生一丝一毫半途而废的念头,因为我深深知道,这点苦和累与往昔无数轮回中我所遭受的苦难相比,少之又少、小之又小。往昔的苦和累都是白受的,而今天的苦和累不会白受,正如上师仁波切曾说:“无始以来,我们必定曾无数次沦落三恶道,遭受比现今的头疼脑热剧烈千百倍不止的痛苦,而那些苦都是白受的。今生为求正法受苦却不同,这一回,苦不会白受。我们在菩提路上每一分辛苦、每一分付出都是成佛的资粮。”

弟子: 根荣

 

  按照计划我们要在扎西持林转山磕大头。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高原反应,体力不支,烈日当头,这些都是我要去克服的一座座大山。刚开始的时候,还感觉蛮轻松。慢慢的,越来越感觉呼吸困难,体力不支,最大的困难就是口渴。每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我观想着上师就在前方,轻轻抚摸我的额头,笑着对我说:“你要坚持,我的弟子,这将消除多少你累生累世的恶业,在你解脱的道路上,会增加很多助缘。”每每这样观想,我就坚持着再迈出一步,再磕一个大头。就这样,我坚持到了终点。我为自己圆满了法供养而感到欢喜,如果没有上师的加持,这是我不可能完成的。

  喇嘛!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我对您的感恩。如果没有您,弟子的路会是怎样,真的难以想象。上师,弟子将更加努力,在解脱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为了天下的众生皆得解脱,终证佛果!

弟子:益西成利


 

   上扎西持林之前我没有磕过大头,初时也没有计划要磕头绕山,然而数位师兄在雨中磕头绕山的行为感动了我,几位我熟悉的师兄,在身体不太好的情况下也发心磕头绕山。这下我也有些心生向往了。“走吧,要不我也去磕大头绕转一下扎西持林?”我心中开始产生这样的念头,“不行吧,刚刚上山身体还有高原反应。加上以前从来没有磕过大头,也许完成不了啊。”半个小时过去了,自己内心都还在纠结。然而,当目送一位师兄从觉沃佛堂殿出发时,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突然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修行就是要对治自己身体无始以来的习气。长久以来我们都太让自己身体舒服了,以至于造下了不知多少罪业,现在是时候来消减自己的业障了。”感谢上师的加持,这个念头迅速坚定了我去磕大头的决心。

  刚出发的时候,磕头还比较轻松的,每一次额头触碰到扎西持林的地面时,那清新的花草香味还让我多少有些陶醉;正在绕山的藏民和师兄们纷纷给予温暖的祝福与鼓励的笑容,这也让我倍感温馨。然而,在磕过经幡林开始下山的时候,身体的反应逐渐显现。先是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每一个动作都越来越吃力;然后是膝盖与手肘开始抗议,尤其是在水泥地面磕下去的时候膝盖的感觉如同针扎一般;每一次磕完站起来后身体会发出强烈而明确的信号:不愿意,真的不愿意再做下一个了!

  在快磕至食堂时天色已晚,身体已经几近失去感知。突然,视野中出现了一抹红色身影,高大清瘦。“啊!这不是上师吗?!”尽管当时已经精疲力尽,但不知突然从哪来的力气,我直起身朝那个熟悉的身影大喊了一声:“上师!”上师也许听到了我的呼喊,寻声回过头来,朝我挥了挥手。顿时,我的胸口好像突然注入了一股热流,眼眶立刻就被泪水充盈,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喇嘛钦!

  凭着这股力量,晚上11点半,我终于磕回了觉沃佛堂。虽然当晚,身体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彻夜未眠,但心里却非常开心,有一种“身心分离”的感觉。痛苦的身体一直在向我愉悦的心表达着抗议:“为什么要让我这么难受!”我的心笑着告诉身体:"以前每次你的要求我都尽力满足,以至于多生多世以来一直在轮回中打转。现在我会学着与你好好相处,既不像以往那样宠坏你,也不会让你备受折磨,直到有一天我会离开你去到极乐净土。”

弟子 雄秋嘉布

编者:目前,在扎西持林继续有师兄行磕头绕山的法供养。迄今为止,今年夏天以磕头绕山向上师仁波切行法供养的人数,已超过一百人次!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师兄为68岁。随喜诸位师兄的功德!

 

 

 

 

下期预告:扎西持林寂静地2013年夏季快讯持续播报中。

栏目联系: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