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上师智慧 破除五毒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上,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对于“自我”的分析是这样的,“自我几乎能够将任何事物都转为己用,并用一切方法为自己辩护”,“自我扭曲了一切事物,他因为谦卑地表现而生起骄傲,为了感觉优越而表现慈悲,教授佛法是为了感到学富五车,假装慷慨的目的是为了夸耀财富。”看到这些话,我都会对照着发现自己身上的很多缺点。无始劫以来的串习,已经深深地被无明所浸染,尽管自己是一名皈依上师的居士,但在日常修行中,仍不时显露出五毒的影子。而要想真正地对治烦恼,最有效的法门就是对上师生起强烈的信心,从而得到上师的加持,处处以上师作为自己的学习对象,必然会在相续中与上师相应。

  几年前师兄带我去见希阿荣博堪布,第一印象就觉得这位活佛特别随和,与他聊天感觉非常自在。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堪布慈悲地邀请我同桌进餐,我居然就坐了下来,毫不客气地去夹盘中的菜,师兄当时就提醒我这样不对,而堪布直说没关系没关系,最终我还是在桌上吃完了饭,现在回头想想,那时的我实在是“无知者无惧”。世人“无知无惧”的大部分都是撞得“头破血流”,结果还是“记吃不记打”,所以无知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对佛法无知更是令人遗憾。那天临走时,堪布送我一本红皮的《金刚经》,说最好每天都能看看,读懂里面的意思,上师就是用这样的方便,唤醒了我一直以来无知的心,后来我皈依了。

  之后我的事业一帆风顺,我们的爸爸妈妈都目睹了这些不可思议的加持,结果全部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为自己种下了解脱的种子。只是我的贪心好像无法停止,尽管明知已经不需要那么多了,但还是时时想着再多赚一点,或者经常担心自己的投资损失,“自我”安慰说“多赚点钱也好帮助别人啊”,就连日常的修行也常常被打断,明明今天想要做完什么功课的,结果到晚上就是没完成。我很难处理好这个矛盾,所以就对治“贪心”也请教过上师,师父淡淡地说,钱够用就可以,太多了没必要,你们的钱够了,后面真地要好好修行了,要知道生命是很无常的。我明白了上师在事业方面对弟子的加持,并不是为了让你享受世间法的,上师希望弟子们一方面能够早日积累到生活所需,不再为世事浪费时间,可以专心修行;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弟子们发心所有众生都能够不受食物钱财的困扰,能够多布施放生。希阿荣博上师在藏地被称为“放生堪布”,他的慈悲心触动着所有有缘众生,这正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经常会有些应酬,针对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声色犬马,上师同样提醒过我,远离那些不好的朋友,不要去那些不好的场合,有时间多读读经论,特别是《金刚经》的空性,对大家持戒非常有益。我的个人体会是,在持戒方面“自我”很容易偷换概念,比如认为维摩佶菩萨都能出入声色场合,所以给自己放纵找借口;或者陷入“因果不实”的“断见”,认为既然胜义中地狱不存在,那么偶尔破戒还是可以的。诸如此类的种种借口,都是“自我”所捏造出来破坏戒律的。维摩佶菩萨出入声色场合是为了方便度有缘众生,而凡夫出入声色场合则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心。虽然在胜义上地狱因果都是不存在的,但在世俗中他们都是真实不虚的,凡夫生活在世俗中,所以不能用胜义来做借口。我们的修行过程,就是在上师的加持下与“自我”不断地展开斗争的过程,希望我们都能够早日在理论和实证上体会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开始修行到现在,身边的人都说我的脾气好了很多,甚至面相都和善了许多,我想这都是上师的加持。以前年轻气盛不懂事,跟师兄闹别扭的时候,师父打电话问,你们在做什么?一下子两个人就觉得吵架无趣了。后来知道金刚夫妻间的矛盾会影响师父的健康,因为师父是在用自己的福德支撑着弟子不断祈求的“加持”,所以身为弟子,我们都尽量不要太麻烦上师,上师的长久住世对众生的利益更大。有次师兄跟上师通电话,我也在旁边听着,因为磕大头擦破了膝盖(纯粹是擦破的,跟精进无关),所以特别希望师兄能从侧面让师父知道(我想得到表扬还是虚荣心作怪),但最后师兄没提我受伤的事就挂了电话,我就半开玩笑半生气地说她自私,师兄说是师父电话没电了,我们斗了几句嘴。没想到半个小时后,师父又打来电话,指名要我听,刹那间我感到了全身一阵暖流,师父跟我解释刚才是要跟我讲话只是手机没电了,当时我真的非常惭愧,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自我”贪图虚荣,还是自己修得不够,怎么能够因此还迁怒别人。而师父为了不让我生烦恼居然再次打电话来安慰我,我真是太感谢师父的慈悲了。上师曾经说过,今世不会让任何弟子因为他的原因而下地狱,我为有这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师父而感动,发愿“生生世世不离师”。现在只要有任何想发脾气的时候,想想上师开玩笑说的话,甚至想想上师的样子,脾气就几乎没有了。

  现在我不用上班了,所以基本不会与社会上产生纠纷,这同样也产生了问题,有时间总想出去转转,晒晒太阳、喝喝咖啡,酷爱浏览众多佛教书籍,却经常拖欠早课晚课。这明明是我太懒散,但“自我”却编织了“学佛不能闷在家里,要贴近生活”、“大圆满非常殊胜,只要修了就能成就,五加行修不修没关系”或者“多了解一下别的高僧大德说什么,说不定有更简单的法门呢”等等借口,我自己明白这些行为与上师加持我们的本意南辕北辙了。因为上师曾经说过:“安安乐乐求大法,舒舒服服求解脱,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也说过只有修完五加行,才有资格接受大圆满法的传承,并且只有打好五加行的基础,大圆满的体悟才能扎实,这些开示都明确了修五加行的重要性。关于看佛教书籍过杂的问题,上师也曾说过,因为其他的书有些阐述的是小乘观点,有些阐述的是大乘观点,我们很容易被其中的观点混淆,为生起正见定解,最好以学院的书为主进行学习。当闻思佛法有了不错乱的正知正见,就应该投入实修;获得上师修持的诀窍后,无需再将心思花费在闻思诸多经论上,就像听闻法要后即刻觉悟的因陀罗王那样,刹那安住在自然本具的大圆满光明本性中。这样坚持不断地守护光明的觉性,任运本自清净的究竟法身,不再向外寻求诀窍和密要。

  “自我”也能将“傲慢与嫉妒”伪装成满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有时候我自己都能感受到难以抑制的傲慢嫉妒的情绪,通常心中会想“这些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可以做得更好”等等,或者不能真心随喜他人的功德。密乘第三条根本戒说得非常清楚,“不能对金刚兄弟起怨诤”,这些负面的情绪往往成为堕落之因。所以上师依然开示,要多学习“大空性”的原理,破除“二元对立”的世俗见,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自我”的感受执着为真实。《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也说,“和老师相处时,永远要注意,是你的自我在做一切的判断,不只是对上师,也对一切事物、一切人做判断。”我们千万不能以自己的分别心、凡夫见,去臆断猜测上师的行为,对上师一定要保持恭敬;也不能对金刚兄弟妄加评论,要知道把自己的片面看法强加到别人身上,就是邪见邪行,见到别人有过失,其实正是自己没有清净慧眼的缘故。

  “依止上师听闻佛法,应该把生死轮回看作充满痛苦烦恼的苦海;把自己观想为饱受烦恼五毒折磨的病人;把佛法当作能够治疗轮回一切烦恼症状的良药;把上师观想为能治疗一切烦恼痛苦的医王;依照上师的教导修行作为治病。就如被病苦折磨的病人,会听从医生的劝告,遵照医嘱服药,希望早离病苦。修行者如果不遵照上师教诲精勤如法地修行,如同病人不听从医生的嘱咐,即使天下最好的医生也无能为力。”谨以这段话,与各位师兄共勉!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雪域弘法利生胜怙主

  乘愿如是应化有界中

  三宝三根具誓海会众

  谛力百劫住世愿吉祥

  作者:成利娥色

  2007年12月1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