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3不一样的夏天——手套的故事(A线)

  环绕扎西持林圣地磕大头转绕一周供养上师,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
  今夏来到圣地没几天,得知还有几位师兄也想磕头绕山,大家就商量一起共修磕头绕山向上师行法养。
  决定后大家开始分头准备相关用品,而我最希望能得到一双手套。几经周折终于如愿以偿,十分开心。

  磕头绕山那天,天公不作美,凌晨时分就下起了大雨。发愿的师兄们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天微微亮时就信心满满地出发了。我也被大家感染着,鼓足勇气,带上手套开始了我的磕头绕山之旅。
  经雨水冲刷浸润的山路,早已泥泞不堪。没磕几步,我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泥浆,手套更是浸透泥水,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当磕出院门时,想着此处离厕所较近,后面的磕头路途还长,还是先去方便一下,解决后顾之忧。于是,我脱下手套把它们放在院门边的草地上,只身去了厕所。
  当我返回原地准备拾回手套继续出发时,发现手套竟然不翼而飞。啊?!这手套怎么不见了?这下雨天,谁会去捡一副沾满泥水的手套呢?后面还有很长的路,没有手套我怎么磕呀?手会被磨破的!我呆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怎么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执著?我问自己:“你不是要对上师行法供养吗?你的手真那么重要吗?”转念又想:“我要继续磕,上师一定会加持的!”想到这儿。我赤裸着双手扑向了泥泞的地面,一个一个地磕着。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赤手匍匐在地上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手触摸在草地上的时候感觉还是蛮顺地,很亲切。渐渐地,没有手套保护的恐惧感消失了。感恩上师加持,让我过了这一关。

  当我正在体会放下对手套的执著、赤手贴地慢慢磕着头时,我们的一个“护法”师兄有些不忍心了,他冲着我说了句:“不行,我还是回去帮你再找副手套吧。”说着就丢下他正在磕头的儿子,急匆匆地往宿舍区走去。

  这位护法师兄的儿子,一位正在读大学一年级的小师兄,从未磕过大头的他只是在我前面几步。当为他“护法”的父亲离去后,正在磕头的他停止了动作,在原地驻足了片刻,转身走到我跟前儿,脱下手上的手套直接塞到我手里,边塞边喘着气边笑着说:“阿姨,您戴我的手套吧!”不容我有推辞的机会,他很快回到自己先前的位置,接着磕头。我再次呆在了原地,此刻,我感觉递到我手里的不是一副沾满泥水的手套,而是一个年轻佛子对师兄的真诚帮助和关怀,是一颗真实的菩提心。
  我被感动了,没有客气,没有推辞,非常珍惜地当作宝贝一样地捧在手里,再小心翼翼地戴在手上,然后继续磕头转山。心里充满了对这位小师兄的感恩,真心随喜他的善举,同时也非常担心他的手被划伤。

  又过了一会儿,“护法”师兄拿着一副不知从那里找来的新手套,兴冲冲地赶到我身旁,让我赶紧把手套戴上。我告诉师兄,我现在已经有手套了,是您的孩子把他的手套让给了我,您赶快把手套给孩子送过去吧。远远地看着这位父亲把手套给孩子戴上,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最终,我们都圆满了这趟磕头绕山的法供养。

  磕头绕山历经约十小时结束,但这副手套带给我的思考却没有停止。我一直反复回忆着关于丢手套、得手套的过程:当执著于手套时,我却丢失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它,于是,我不得不去尝试、去体会放下执著;当我放下执著,坚定信念,赤手磕头时,我成为了师兄发菩提心的对境,又重新得到了一副更宝贵的手套。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过程!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上师加持的示现。上师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体会放下执著,让我们行持慈悲喜舍。

  感恩上师!请接受弟子的微薄供养。我知道修行的路还很长很长。

 

惭愧弟子:希阿措
2013年7月22日


编者:可能大家都会认为,这个故事到此就已经结束了,其实不然。在院门边不翼而飞的本故事A线主人公曾经执著的那副手套,在主人公磕头绕山的同时引发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敬请关注《手套的故事(B线)》!

 

下期预告:扎西持林寂静地2013年夏季快讯持续播报中。

栏目联系: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