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3不一样的夏天——行愿感言(一)

编者:这几天陆续收到参加了这次大规模自发磕头绕山,以此对上师行法供养的师兄发来的行愿感言,我们将整理汇编持续刊载,与大家分享。

  磕大头在来扎西持林之前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只是在电视里看过。如果不是膝盖上的新鲜疤痕,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在扎西持林磕了绕山的大头。这次磕大头绕山是对身体极限的挑战,是对我心志的磨练,更是对上师信心的坚定。在途中有上师的加持,师兄的鼓励和照顾,是我坚持下来的支柱。虽然身体无比的疼痛,但内心却是无比的喜悦,感恩的泪水从我的脸颊滑落。愿我的汗水和泪水能为众生消除罪障,感恩上师的加持!

  弟子: 成利旺姆

  (编者:这是一位来自澳洲的师兄,在国外生活了十多年,之前从没有上过高原,从没有磕过大头。这是她初次来到扎西持林,初次见到上师仁波切,并得摄受成为皈依弟子)

  当落日的余晖渐渐散去,我和三位师兄才磕到山腰的大门。那时,我只穿着薄薄的快干单裤,由于没有护膝,膝盖磨得血肉模糊了。每一次的膝盖着地,就像针扎般疼痛难忍。在下坡磕至降魔塔的那段石子路上时,我感觉已经痛到麻木。由于前夜刚刚经历了高反,那会儿我已经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了。每磕一次,就得站着休息一两分钟才能接着磕。

  从出发开始,沿途我心里不停地念莲师心咒和祈祷上师加持,让我能圆满这次的磕头绕山。数位师兄自发的几人一组,分别陪伴在我们几位磕山的师兄身边,就在我累得趴在地上不想起来的时候,陪着我的师兄教我,让我观想师父就在前面,师父的身口意放光牵引着我。平时,我的观想就不好,在体力严重透支的迷糊的状态下,只会在心里猛烈地呼喊上师。   

  夜深渐浓,月朗星稀,周边一片漆黑,夜风也渐渐大了起来。因为我前进的速度非常非常缓慢,虽然“护法”的师兄们喂了我糖水、西洋参、巧克力等等以补充热量,可我依然冷得发抖。其中一位师兄打着手电筒,用灯光指引着我,她不停地鼓励我,快到了,还有十次……就到了,还有十个……看到院门了,最后十个!在离终点可能还有五百米时,我的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已经痛到完全超越极限。头脑异常清醒,却指挥不了腿,感觉腿和身体是分离的,每磕下去,都不知道如何着力才能起身。身旁两位师兄一左一右架着帮我起身,他们一直伴随着我,不停地持咒为我打气。

  就这样,终于坚持磕到了觉沃佛堂院子,和等候在此的师兄们一起诵起了上师住世祈祷文。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磕头途中再艰辛,我都没有掉过泪,这会儿,我知道,上师一直护持着我,我到家了……

  在上师的加持下,我用十个小时圆满了这次的发愿磕山,这是我第一次上扎西持林,也是第一次用磕头绕山的方式来供养上师三宝,虽然体力严重透支,四肢血水和衣服都贴在一起了,但我的内心却充满了说不尽的喜悦,感恩大恩上师的加持!

  弟子:宁吉卓玛

  (编者:这位师兄年过四十,也是初上扎西持林,发愿磕头的前一天还遭受着较强的高原反应,然而她凭借对上师的坚定信心,完成了磕头绕山的发愿。随后的几天,即使磕破的膝盖伤口还有渗血,但她全然没有在意,说的最多的话便是,这一趟上山真吉祥,真圆满,真欢喜。)

  

  

  下期预告:扎西持林寂静地2013年夏季快讯持续播报中。

  栏目联系: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