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此生有幸(下)

  然而幸运的是,一直在精神世界飘荡的我,终于遇到佛法,遇到了自己的上师。我依然记得初读《次第花开》时的那种内心的震撼和莫名的亲切,真是难以言表。后来在网上看到上师的法像,我更是莫名地泪流满面,仿佛离家太久的游子终于见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一般。而那其实是我第一次见到上师的照片呀!从心底深处生起来的那份坚定信心和难言的亲切感是实实在在的,是那么强烈地触动我的身心。

  之后我又拜读了《寂静之道》,也读了宗萨钦哲仁波切等大师们的书籍,我才真正地醒悟到:光靠阅读书籍想要真正地学到佛法是不够的,必须结合实修才能真正地进步。因此首先必须皈依。再后来我又有幸知道了菩提洲网站,更加坚定了我要皈依上师的信心,也更坚定了我要走出纸上谈佛的道路,要开始进行真正修行的决心,哪怕暂时因为工作家庭等原因不能进行系统的闻思和修行,也得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才算是真正的佛教徒。否则像我从前那样就算读了再多的书,听了再多的佛乐,对境来的时候还是一样地起烦恼心。

  后来我一直都在祈祷上师能够加持我,让我在今年内能去佛学院或扎西持林皈依上师。我没有想到的是,上师的加持竟然这么快就在我身上得到了应验,在我似乎是最不可能皈依的时候让我皈依了,我想,这也是上师慈悲的体现吧。

  2013年5月7号,我刚从重庆回到北京准备第二天的毕业论文答辩,我随意地翻着微博,看到上师和菩提洲网站的微博都有更新,我想了想还是留了言,表达了一下自己希望今年内能皈依上师的愿望,希望上师加持我云云。其实这样的留言我之前也留过,与其说是希望上师看到,倒不如说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和提醒。没有料到的是,过了不一会儿我收到一条私信。是一位素不相识的慧成师兄给我发来的,她说随喜我的发心,让我给网站的师兄发邮件,如果上师有皈依,师兄是会通知我的。

  哎呀,当我看到这一条私信的时候,脑袋发热,心跳加速,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何就眼眶湿润了,我连忙回复感恩师兄,实在赞叹师兄的好心。她似乎是看了我的资料显示是云南,说上师如果去成都的话我过去会近些吧,还贴心地告诉我上师一般夏天都会呆在扎西持林的。我听师兄这么说简直欣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了!我告诉了师兄我现在的基本情况,说等我在北京答辩完后,过几天就去重庆,如果上师去成都的话我过去就太方便了。

  此时我已经到了喜悦幸福的极致了。和菩提洲的师兄发过邮件之后,我满心欢喜地躺在床上,想着或许真的今年之内就可以见到上师了,激动得手舞足蹈。哪里想到还有更幸运的事在等着我!下午的时候,慧成师兄问我能不能给她打电话,我拨通号码的时候一直在想:师兄会跟我说什么呢?是给我分享她见上师的经历呢,还是叮嘱我什么事项呢?……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师兄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明天什么时候能答辩完。我当时脑子有点懵,还以为是明天北京的师兄们会有什么活动呢,师兄紧接着说:明天上师会有一个皈依,你能不能在十二点半之前赶过来……我又一愣:上师……上师现在在北京?师兄说:是的,而且明天下午就要走了。

  天呐,天呐,我竟然这么快就能见到上师了,我真的有点难以置信。因为那时我已经离开北京一个多月了,刚回到学校,并且只呆一周。我一个人在宿舍又是哭又是笑的,满心的喜悦和幸福让我疯疯癫癫一直到晚上。

  夜里我简单看了一下自己的论文,然后就思考明天见到上师我应该怎么做。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虽然我接触佛法已经这么久了,也只是止于自己学习、自己思维的层面上,没有拜见过一位善知识,也没有道友和同修。我开始有点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如法的行为来。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各种相关的信息,并且牢记在心。

  5月8日我又遇到违缘了。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用“违缘”这个词了:我想,把一切都归结于违缘是不正确也得不到进步的,我得从自己身上着手,得观想这都是自己从前的恶业感召的恶果。所幸我的恶果还不至于把我隔绝于佛法。

  八点半开始答辩,我拿着钱包八点就赶到了教室,寻思着我是班级里学号排在第一个的,应该最先答辩,最多九点多就可以结束,那么我坐地铁赶过去时间上还是绰绰有余的。哪想障碍就来了:本来应该第一个答辩的,不知老师怎么把我安排到了倒数第三个,等到十二点我才终于答辩完,期间我的钱包还被弄丢了,里面装着公交卡、身份证、银行卡和所有现金……没有它们我怎么坐车去见上师呀!

  十一点的时候我心里开始暗淡了,不再觉得着急,只觉得伤心:我福报真浅,又要错过上师了。幸运的是11点半我答辩之前有同学捡到我的钱包还给了我,我走出教室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我犹豫着还要不要赶过去见上师,因为之前查公交线路的时候百度提示从学校坐地铁过去要一个半小时。

  想了几秒钟我还是奔了出去,就算赶不上,也不能让自己今后想起来就觉得遗憾,不试试怎么知道赶不上?感恩那位司机师傅,让我在十二点三十五的时候赶到了,虽然迟到了几分钟,总算没有错过在北京拜见上师的最后机会。

  如文章开始所说,见到上师之后我的眼泪一直止不住地流。我还记得那天在上师授了皈依仪轨,让我们依次去领取皈依证的时候,我双手合十跪在上师面前,眼泪早就把衣裳打湿了,我静静地望着上师,感恩着上师的慈悲,感恩着上师的加持。上师依然那样庄严又慈悲地微笑着,翻开一本又一本的皈依证查看法名,再把它们转交给我身旁的师兄们。

  奇怪的是我一直跪在第一个,上师却迟迟不把皈依证发给我,而我身后的好几位师兄都已经领到了。我当时心想:或者是上师察觉到了我的心意,慈悲地让我能在上师面前多跪一会儿吧!我的眼泪又“刷刷刷”地落了下来。

  上师终于递给我皈依证了,我从上师手里恭敬地接过来,向上师顶礼,当我双手和头部都磕向地面的时候,我的眼泪几乎是喷涌而出,我在心里生起了多么大的欢喜心,多么深的感恩心,我想上师一定感知到了吧!

  我从学校走得匆忙,身上没带一张纸,旁边又有那么多师兄们等着拿皈依证,还有那么多师兄在等着和上师交谈,我生怕自己满脸的泪水影响到师兄们,于是虽然心里十分舍不得上师,还是静悄悄从一旁回到了我的位子上,我打开皈依证,上师赐给我的法名是白玛曲珍,法义是莲花光,我的眼泪掉得更凶了,上师真的什么都知道!之前自己一直很喜欢莲花的意象,“出淤泥而不染”、“犹如莲花不著水”,觉得那么美,又那么有智慧。

  我低着头,任由眼泪“啪嗒嗒”落到地上。坐在我身旁的一位师兄也一直在流泪,感恩她给了我一张纸巾,让我能很快擦干眼泪又可以默默地回到上师的面前。其实我心里有很多话想对上师说,但我不知该从何说起。而上师身边又围绕了那么多师兄在向上师请教,我只好在最外面的一圈,默默注视着上师,聆听着上师的法语,感恩着上师的慈悲。

  没有遇到佛法和上师之前,我时常觉得孤独。自从我有缘听闻佛法,有缘皈依上师之后,我从内心深处感觉到我从此不会再觉得孤单和绝望了。纵然以后我肯定还会遇到很多迷茫和挫折,我相信凭借我对上师、对佛法的信心,我都可以更加从容淡定地去面对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以前我的心里只有自己,当然会觉得孤独。今后我的心里不仅装着上师和三宝,还装着一切如母众生,我怎么可能还会觉得孤独呢?所以我真的特别特别感恩,想到上师的慈悲和自己的幸运,我的眼眶又湿润了。

  我明白这是欢喜的眼泪,它滋润了我的内心,让我的心更加柔软,也更加坚强了。遇见佛法,遇见上师,是我生命中最美丽、最幸运的一件事情,我无比地感恩。也衷心祈愿今后能有更多的众生有缘听闻佛法,趋向解脱,我愿意为此献出我微小的努力与力量。

  当然,我也知道皈依并不是学佛的终点,我希望以后自己能更加努力地学习和修行佛法,在生活中做一个善良亲和的人,在内心做一个虔诚精进的佛教徒。

  祈愿上师法体安康,祈愿所有众生早日解脱离苦得乐!再次顶礼感恩上师!感恩所有师兄!

愿生生世世跟随上师的弟子:白玛曲珍
      2013年5月21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