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此生有幸(上)

  2013年5月8日中午十二点,我从六楼的教室一路狂奔到学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急切而又期待地询问司机师傅能不能在半小时之内赶到我要去的地方。

  这一天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并不是因为这一天我通过了毕业论文答辩,而是因为这一天我终于拜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大恩上师——尊敬的希阿荣博上师,并且正式皈依了上师,皈依了三宝。

  从见到上师那既慈悲又智慧,既庄严又天真的笑容开始,我的眼泪就不停地掉、不停地掉,我知道,我的内心其实是无比地欢喜,但是眼泪就是不听话地一直流。

  能遇见佛法,遇见上师,是我生命中多么幸运又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从出生到十一岁,我都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在四川恬静的乡村,童年在我的印象中是再也回不去的单纯和幸福,那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天空总是那么蓝,我总是那么快乐,而田野、河流、农庄都是我欢乐的家园,那一段日子我几乎没有掉过眼泪,在外婆的精心照顾下我简单、自然地成长着,无忧无虑,并且热爱大自然,喜欢各种小动物,见不得别人受苦。或许性格中许多可以称作善良和柔软的部分都是那时纯朴的乡村生活和外婆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十一岁时我和弟弟一起去到云南的爸爸妈妈家,我当时特别难过。因为在幼小的心里,我对“爸爸、妈妈”根本没有多少概念,只知道那是两个经常给家里寄来好吃的、好玩的,过年了会从远方到我们家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给我和弟弟不菲的压岁钱,给我们买好多新衣服、新玩具的两个陌生大人。在我小小的心里面,外公外婆就是家,就是我的一切。乍然从他们身边离开,对我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爸爸妈妈平时忙着生意,加上一直以来的生疏,彼此又都没有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或者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沟通等等原因,我们之间都不怎么说话。那一段过渡期我几乎是天天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到房间里看着外公外婆的照片一个人默默地哭。后来或许是到了青春期的缘故,我和父母之间的冷淡渐渐转变成了冲突和矛盾。

  我应该算是比较早熟的吧,初中的时候和班上的男同学谈恋爱(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恋爱),这也是我和父母矛盾关系中比较激烈的一个部分。那一段年少岁月我除了和喜欢的男生偶尔骑单车出去玩,平时几乎都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听着喜欢的摇滚和民谣,想起各种心事泪流满面。虽然有要好的同学朋友,有初恋的男生,我还是觉得孤独,那似乎是一种“骨子里的孤独”,我经常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夜里只有音乐和窗外的月光陪伴着我。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读了不少的书籍。其实说到底,不管是音乐书籍,还是恋爱,似乎都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心灵上的慰藉。生性敏锐善感的我,的确从音乐和书籍当中找寻到了另样的精神世界,我时常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听着触动心灵的音乐任由眼泪淌进耳朵里。一直到2009年去北京读大学,我内心都是不快乐的。

  在很多同学眼里,我算得上是一个好学生。我性格上很有些特立独行,不爱上课也不爱读学校里的书,但考试成绩一直莫名地好。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内心深处的挣扎和抗拒。我和男生的恋爱也由最初的两小无猜转变到了更加复杂的境地。

  我曾离家出走过,独自一人去到离家七百公里的省城,除了车费身无分文;也曾多次流着眼泪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要不要去自杀……那段日子我已经很久不去想了,我只想说感谢有一股无名的力量一直默默地牵引着我,让我不至于真的走入绝境。不管怎么样,我终于远离家乡去北方上学了。选择北京并不是因为它是首都或者喜欢北京,而是单纯地觉得那里好遥远,似乎足够让我远离这一切纠缠与是非。

  在那之前,我其实没怎么接触过佛教。高中的时候我偶尔会阅读《金刚经》、《心经》等佛经,但也只是浅尝辄止,佛经对少年时代的我而言和文学、哲学一样都只是一种阅读爱好和精神慰藉,我并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佛教。

  感谢北京这个大城市生活的精彩,感谢我自己那么热爱音乐和文学。2010年5月在北京的一个摇滚音乐节上,有人结缘送了我盘DVD——《和谐拯救危机》,我保留了它,但却一直都没有打开看过。那时我的耳机里放的都是至爱的摇滚和民谣,在音乐节的热闹之后没有把这盘DVD放在心上。

  冥冥之中,我的佛缘在慢慢向我走来。整整过了一年,2011年五月,我初中时在网上认识的一位久未联系的姐姐和我联系上了,这位我特别敬佩的姐姐也向我推荐这部《和谐拯救危机》,我才想起来我落满灰尘的抽屉里还有这样一个东西的存在。我连忙把它拿出来观看,这一看,虽说并没有让我立马产生如今这般虔诚坚定的信心,却算得上是终于把我引进了佛法的大门。

  2011年的六月我过得特别痛苦,哪怕是往日里能带给我安慰的音乐、文学都不能再让我平静。而之前崇敬喜欢的尼采、庄子等哲学也不能给我心灵深处的安宁。那时我真觉得特别绝望,后来莫名其妙地就在手机里听到了梵语版本的《心经》、《大悲咒》等,我的眼泪整整流了一个月。再后来我买了很多佛法的书籍和佛经,听了很多法师的讲法讲经,终于对佛教有了初步的认识,当时也想过皈依的事情,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信心和了解真的是不够的。

  在七月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梦里我无比虔诚地跪在我想要皈依的那一位师父面前,忽然那位师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狠狠地抽打着我,我感觉从身到心的疼痛和委屈,一下子从梦里惊醒,眼泪和汗水让我浑身都湿透了。

  我哭了好久,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20岁生日的时候我想或许是我的因缘和智慧都还不足够吧,一个其实根本是幻象的梦境,就这样被我解释成为违缘而让我放弃了皈依的念头。接下来的一年我几乎不再接触佛教,依然热爱我的音乐和文学,依然出去旅行,和朋友诗酒年华。2012年我又遇到了和去年一样痛苦绝望的时刻,慈悲清凉的佛乐再一次悄悄地来到我的身边带给我勇气和力量。

  这次的违缘来自我的个人感情纠缠,我想要和男友分开以利于自己闻思的进步,而在现实中遭遇到了极大的障碍和痛苦,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始终都没有放弃过,心底逐渐清晰、坚定了对三宝的信心。从那时候起我主动去听各种佛法的讲座、各位法师的讲经说法,阅读各种佛法的书籍、抄写和背诵各种和我有缘的佛经……

  后来我逐渐了解到,这些都是不够的。因为我发现虽然我能够从佛法中体验到那种智慧和慈悲,但在生活中的很多情景中我依然不能对治我的烦恼和情绪,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瓶颈期。茫茫然仿佛看到了一点光亮,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走下去。

  庆幸的是虽然有很多障碍和困惑,我一直没有放弃。这期间我买了大量的佛学书籍,学习了解了很多法师们的智慧、信心和慈悲,我对他们都是全心的恭敬和顶礼。直到2013年初我遇到了上师的《次第花开》,直到我从网上看到了上师那庄严清净的法相之后,我才真正地拥有了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决心。我知道,这就是我要皈依的上师了。我知道,从2010年开始接触佛法至今犹疑不定的三年时间里,我终于找到生命真实不虚的依怙了。

  从小到大我总觉得灵魂深处是孤独的,身边的同龄人虽然也有要好的,却难有精神上的交流与互动。一直到最近几年,我都是在音乐和书籍中找寻心灵上的慰藉和愉悦,然而归属感却一直都是缺失的。音乐和普通书籍带来的只能说是情感上的共鸣和理解,并不能从心灵上真正帮助到我。比如我之前时常听到喜欢的音乐而掉泪,现在回想起来要么是艺术上的感染,要么是情绪上的感同身受;而普通书籍比如文学、哲学等,虽然曾经带我走进了一个比现实更为广阔、更为自由的精神世界,也曾经带给我无限的欢乐与想象,但它终究不是圆满的,不能解决我关于生命进一步的迷思与困惑。

  (未完待续)

  愿生生世世跟随上师的弟子:白玛曲珍
            2013年5月21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