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破魇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谈论一些灵异事情,因为学校教育的原因,每当这时我总对他们嚷嚷“封建迷信!”并把学校里老师的那套说词搬出来“教育”他们,但大人们总是不屑于和我“争论”,我从这种自以为的“胜利”中得到不少成就感。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中真的有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那是一个盛夏的午休,我刚躺下,忽然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笼罩,动弹不得,也喊不出声,身体好像失去了依托般迅速下坠,有失重的眩晕感。随后我听到一声响亮的“咣当”声,感觉有一扇铁门被打开了,铁门上似乎有铁链之类的东西,因为开门的“咣当”声中伴有铁链碰撞的声响。我下意识觉得,这是“地狱”,我内心惊呼“我相信!”。顷刻间,那些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依然躺在床上。那一连串感觉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绝不是梦,我心有余悸地从床上一跃而起,不敢再睡,因为我害怕被关进那扇铁门再也出不来。

  我没有向别人说起过这件事,但这次经历的感受和那响亮的铁门声却清晰地留存在我的记忆里。我一直相信那是“地狱”的某种显现,但我在情急之下内心为什么会喊出“我相信”,相信什么?相信有地狱存在?为什么这样的内心呼喊能终止那种显现?尽管有种种疑问,但这次经历还是使我深深地相信:这个世界不光是我们看到的这样,一定还有一些我们不曾发现和了知的一面。

  学佛后,我被“魇”住的次数明显少了,但偶尔还是会发生。有一次,我又被“魇”住了,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急于念佛、诵咒驱赶它们,我认真感受了一下它们带给我的身体上的不适,我感觉背部仿佛有一个电钻在飞速转动,令人感到难忍的灼痛,这可能是纠缠我的这个冤亲债主现在的感受吧,它要让我也感受一下它的痛苦。

  我在心里对它说“不知以往我怎样加害过你,令你感受这样的痛苦,很对不起,我教你念佛、给你皈依吧!这样才能解脱!”我平和地念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背上的感觉忽然消失了,但旋即头脑开始胀痛,胀痛到头似乎要裂开的程度,我稍作停顿后准备为它念“三皈依”,因我平时常给虫蚁、流浪猫、狗等念三皈依,所以我对“三皈依”的内容滚瓜烂熟,但这时我的大脑除了胀痛,一片空白,而且意识仿佛要涣散了一般。

  我努力维持住残留的一点意识,极力忆念“三皈依”的内容,想起一点念一点,但念几个字我就会忘掉后面的内容,而再回想的时候,我连自己念到哪里、念过什么都忘了,仅有的一点意识似乎在泥潭中挣扎一般。如此煎熬了几分钟,“三皈依”只断断续续念了几句,忽然那股力量消失了,我可以舒展身体了。同时,我也意识到,这次我没有以“对抗”的心态来对待所受到的困扰,而是以“慈悲”心来化解怨恨,这是多难得的改变啊!

  随着持续阅读“上师开示”和“佛子心语”中的文章,以及各种感应的频现,我头脑里已满是有关上师的信息,上师优雅而亲切的教言、上师神奇的摄受力、上师的慈悲、智慧、幽默、上师的音容笑貌……我摸索出一个规律来,即:无论是我们遇到困难、违缘需要向上师求助,还是我们想对上师表达感恩、想念、问候,当我们起心动念的时候,上师就已经知道了,特别是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甚至还没有发出求救信号,上师的加持就已经到了。就像《百业经》里反复说的“即便是大海离开波浪,佛陀对众生的大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的。”

  上师那颗洞察一切的心时时刻刻都和我们在一起,而每当念到皈依偈“安住虚空遍满虚空者,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时,我都莫名地兴奋。在日常生活中,我也习惯于随时和上师“交流”。每天早晨出门上班前,我总会高兴地说“上师,我们出发喽!”;每天下班进门后,我也总是高兴地大声喊“上师!我回来啦!”。在做家务的过程中有时我也禁不住自言自语地跟上师说话,手边有什么事说什么。我感觉似乎真的天天和上师在一起一般,心中经常充满欢喜。

  有一天晚上,我躺着正要入睡,忽然有种可怕的力量使我感觉浑身紧绷、不能动弹、头晕脑胀,但我的意识很清醒,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魇”住的情形又来了。原先每当这时,我便用屏住呼吸的方式对治,而学佛后我开始用念“阿弥陀佛”来对治,但这次的情形似乎不同,因为除了那些熟悉的头晕、不能动等感觉外,我还在漆黑一片中看到一对无比凶残的眼珠,又圆又亮,这对眼珠发出的光由弱到强,然后再黯淡下去,这过程中那眼珠透出的凶残气息令我心底生出冰凉的恐惧感。

  我被吓木了,似乎快要束手就擒了,这时我想到了上师,我在心里轻轻地祈祷“希阿荣博堪布,请您加持我!”几乎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力量从我头部的右侧“倏”地钻出去不见了,我则当下恢复了正常状态。我不由地想:这也太神奇了,才祈祷一遍就解除怖畏了!上师真的是佛菩萨!感应如此灵敏、迅速!

 

弟子:达尊
于2013年3月22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