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图片故事】 那些花儿

  随着气温的日渐升高,汉地已入芒种时节,繁华的城市里充斥着闷热的空气,令人心浮气躁。遥想藏地该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了,扎西持林的花都开了吗?每年夏天回去时,都会流连在马头金刚神山的美丽花海中,这个时候的扎西持林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那各色各样的小野花,白的、粉的、紫的、蓝的,除了熟悉的格桑花,其余的我根本叫不上名字,兴许它们原本就没有名字,但那一份美丽与坚强总让我怦然心动。没有温室里的花朵被精心培育出来的绚丽夺目,没有那份被呵护出来的娇艳欲滴,天性使然的它们持着一份纯净的灿烂。

 

  它们,盛放在山坡上,静开在山涧边,还有的悄悄在石缝间遗世独立;它们,享受着高原阳光的呵护加持,甘露的滋润,也承受着风霜寒冻;它们,缘起花开,缘灭花谢,淡泊宁静。

  每每看到这些花,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孩子们,那些在扎西持林见到的藏地的孩子们。明亮坦诚的眼眸,羞涩的微笑,专注的眼神,善良温和的心性,还有他们对上师三宝的恭敬与虔诚,都深刻地留在我的脑海里。在他们面前,我总是有着说不出的自惭形秽。

 

图片故事一:受戒的姐弟俩

  或许他们并不是姐弟俩,只是他们的表情像极了两姐弟,暂且这样称呼他们吧。

  那日下午,达森堪布在扎西持林养老院的经堂里给当地的信众传授八关斋戒。曾听闻上师说过,达森堪布每次给当地人传戒时,都会有很多人来受戒。于是那天我也去“凑热闹”,想见识见识壮观场面。虽然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一到受戒的经堂,我还是被场面的“壮观”给震住了。经堂里,经堂外,甚至经堂的小院外,全都坐满了准备受戒的当地信众,年老的,中年的,年少的,甚至还有尚在襁褓之中的,基本都是拖家带口地前来。

  可能是很少看到有汉族人来参加他们的受戒仪式,当地人一边好奇地打量着我,一边微笑着把我往经堂里面让,在离法座较近的地方,我选了一个视线较好的角落坐下。不一会儿,达森堪布高大的身影按时出现在经堂门口,众人纷纷起身顶礼。授戒正式开始了。因为是给当地人传授戒律,达森堪布全程用藏语开示,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初时还能正襟危坐,时间一长便坐不住了,开起小差来,悄悄地东瞅西看。
不经意地一扭头,一个画面顿时抓住了我的视线,不舍移开。受戒的人群里,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双手合十举在唇间,面带着欣喜的微笑,聚精会神地望向达森堪布,双眼闪动着光彩,一眨不眨。我不知道达森堪布在开示什么,但是我从小姑娘的神情里,看到了满满的虔诚与渴求。她的身旁,站立着一个小男孩,以他的身高,我估计顶多也就五六岁。男孩儿这个年龄正是调皮好动的时候,可他此时却安安静静地挤靠在姐姐身旁,听着堪布的开示,脸上的神态与姐姐如出一辙。我被这姐弟俩深深地吸引着,有些不顾礼貌地一直盯着看。其间,小姐姐发现了我的偷看,也发现了我的偷拍,她羞涩地朝着我笑了笑,很快又恢复了原状,不再理会我的任何举动。整整三个小时的受戒,除了起来磕头,这姐弟俩一直都保持着这样专注、欢喜的听受状态。

  从那时起,我心里就存了一份好奇,在法座上连续讲了三个小时不曾有一点间断、语速始终保持未变、时尔加重语气的达森堪布,是开示了怎样的精彩内容,让姐弟俩如此被吸引。

 

图片故事二:顶礼的“小小人儿”

  这个顶礼的“小小人儿”是在扎西持林的法会上见到的。那是在极乐法会的现场,上师端坐在法座上给会场上的信众们开示。期间,人们总是会时不时地站起来朝着上师顶礼。这约摸两岁的“小小人儿”被父母带着,坐在我的旁边。穿着开裆裤的他或是被妈妈抱在怀里,或是坐在草地上,或是站起来咿咿呀呀地蹒跚几步,胖嘟嘟的样子十分可爱。这时,不知上师开示了什么(上师用藏语开示的),全场的人都站起来不停地顶礼,“小小人儿”的父母也放下怀中的他,随众人一起磕着头。当大人们磕完头后,原本坐在地上的他,竟然扭着身子吃力地自己爬起来,双手合掌,弯腰,俯下,头碰地,又站起来,再合掌,再俯下。因为太胖太小,双手合十时手臂只能举到胸前,起身时也会因站立不稳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后他不哭不闹、一声不吭地爬起来,继续专注地顶礼。稚气笨拙的动作,一脸认真严肃的神情,逗得旁边的大人们呵呵直笑,可他完全不予理会,自顾朝着上师所在的方向不断顶礼。甚至我绕到前面给他拍照,他也熟视无睹,丝毫不受影响。
真是个可爱的“小小人儿”!


图片故事三:父亲怀中的她

  照片里这位在父亲怀中一直双手合十的小女孩,是在扎西持林的一次法会上遇到的,风雪里一直静坐在父亲怀中的她,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还记得那是2011年的3月,因机缘巧合,与师兄们在朝圣的途中意外遇到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并得上师恩许,一路随行回到扎西持林,并参加了随后在扎西持林举行的为期三天的莲师金刚七句法会。看过网站相关报道的人,应该会有印象,法会中途还有一场突如而至的大雪。

  那是3月19日,法会的最后一天,我身旁坐着这样一对父女。对于父亲的印象很模糊了,依稀记得是个质朴的中年男子,盘着传统的藏式发辫。他怀中的女儿,倒是令我频频侧目。年龄估计三四岁的她,一直双手合十,认真地看着法座上的上师,时不时嘴里还顺溜地念着咒,在父亲的怀里安静地坐了几个小时。大雪突至,当我正慌乱地扯起围巾想要裹住头时,发现旁边的这爷俩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寒风凛冽,鹅毛大雪,父亲没有急着为孩子遮挡,孩子也没有哭闹撒娇,依旧安静地看着上师,专注地听着,那合着的小手并没有因风雪而放下。于是我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再没有去拉扯围巾。


那些花儿,这些小人儿,让我看到了,如是洁净的美丽,如是单纯的虔诚,如是坚定的信心。每每忆及,如同斗室中袅袅升起的妙药熏香,涤清模糊昏沉的心。

                                               弟子 央金拉姆
                                         完稿于藏历五月莲师会供日


(本文配图由作者提供)



详见“上师法相”——《2011年3月扎西持林莲师金刚七句法会》(
http://www.ptz.cc/page/menu/shang_shi_fa_xiang.aspx )

 

更新时间:  每周星期五
下期预告:
《话说圣地——缘起》
栏目联系: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