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曾经的日子

  昨天,佛学院期末讲考。大经堂布置得漂亮而庄严。在考场上见到曾经给我授课多年的照悟堪母,又听到了她那熟悉的声音。她到五明佛学院很早,和她一起来的女众道友走的走,往生的往生了,就剩下她一个。听她讲起,当年她们几个来藏地,法王如意宝把她们个个都当成宝贝,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真是羡慕极了。

  我第一次拜见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是在2001年冬天,当时学院正举行持明大法会。山坡上高音喇叭里,不停地播放喇嘛和觉姆唱诵的观音九本尊心咒。那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而且二十四小时,绵绵密密,昼夜不断,让我这个平时散乱惯的人最后也能上口了。午休的时间觉姆、喇嘛纷纷走出经堂,马路上一下子显得熙熙攘攘的,有的怀里抱着经夹,有的背着水桶,有的拎着刚买的东西,有的提着打斋饭的桶。

  国际学经堂(即现在的大经堂)西边的几口大锅每天热气腾腾地煮着奶茶和供斋用的酥油稀饭,有放了榨菜、金针菇、香菇的咸稀饭,放了红枣、葡萄干等的甜稀饭。都少不了酥油,每桶盛出的饭上,都会漂着厚厚的一层。冰天雪地,锅下火苗熊熊,噼啪作响,心中自会增添几分暖意。

  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慈悲,每天中午12:00—13:00,开许新来的汉族人可以去见。接待的地方很静,高音喇叭放出的声音到这里竟听不太清楚了,也似乎让人感到就要见到法王如意宝了。管家先来了,他嘱咐我们排好队,这时我心情开始激动了。我想着,以前只见照片,和照片上一样不一样?该说点什么?怎么问候他老人家?放行时我连忙打开哈达郑重地双手捧在手中,一点一点地靠近。这段路上的思维始终没停:要不要说请您加持?法王如意宝是遍知,一定要加持我,一定要加持我……

  拐过弯见到前面有一扇大窗户,人们在窗前纷纷合掌、跪拜,献哈达,窗户里伸出一个有五彩布条的圆形宝伞,宝伞的另一端是一个圆圆长长的棒子,圆圆宝伞触到每个人的头顶。透过侧面的玻璃,法王如意宝已隐约可见,坐着,高高大大的,身体略微前倾在给每个人做加持。

  到我时,我大着胆子抬起头看。这样近的距离,我一下子愣住了:面前是一位内心充满了慈祥、祥和的老父亲。脸黑黝黝的,典型的藏族人脸型。我本想说点什么,但却想不出来,只觉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于是马上低头,跪着把哈达和供养放在法王如意宝面前的床上,这时,圆形宝伞也落到了我的头顶。感觉先是软软的,然后有点硬,压在我的头顶后,瞬间就离开了。我连忙合掌,心想:法王如意宝,您一定要加持我,耳边随之传来法王如意宝念经的声音。虽然根本听不懂,但心里想,反正念什么都吉祥。加持完了,自己仍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想着后面等着的人还很多,就起身离开。这时,一个喇嘛上前说:“要念金刚萨埵心咒十万遍,”我答应着,随着人流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一路上,法王如意宝的面容还在我的脑海里,大大的,跟照片上的不一样,法王如意宝的诵经声也一直在耳边响,法王如意宝加持的那神圣一刻好像停在了头顶,一直暖洋洋的。又回到大经堂,里面觉姆三三两两地坐着在等待下午的法会,有看书持咒的,有摇着转经筒的,有的拎着水壶在寻堂,并没人注意到我兴冲冲地进来,于是,我悄悄地坐下,开始幸福地回忆起刚才的那一幕。

  然而很可惜,因为福报不够,我没能等到法会开完,家人叫我立刻回去了。在家里,我天天念诵法宝如意宝祈祷文,不放弃每一点闲暇,并祈祷着再次见到法王如意宝,不久,我就决定去五明佛学院出家,在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面前剃度了。

  另一次与法王如意宝的近距离接触,说近其实还是有十米。那是在一年一度的耍坝子的时候。当东山上的白雪渐渐消融时,也预示着夏天来临,法王如意宝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带领学院的四众弟子们耍坝子。仿佛让整个夏天充满了朝气,充满了祥和,充满了喜悦。

  耍坝子的地点,在离洛若乡不远、向色达方向去的一个路边比较平坦、又不太高的小山坡上(现在仍能见到山坡上已经翻修的水泥房),山名叫门楞拉卡。按照法王如意宝的规定,弟子们分东南西北住在法王如意宝住所的周围。汉族弟子们住在靠近公路的西边,觉姆们住在靠近字浸河的北边山沟里,喇嘛们则住在门楞拉卡山东边的山坡上,藏族居士住在靠近洛若乡南边的草坝子上。空中弥漫着炊烟的香气,山沟里、山坡上、草坝子上支满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不同款式的帐篷。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袈裟的红色,把绿色的草坝子装点得十分绚烂。

  天还没亮,就烧火做早饭。我们住在山脚下,饭后就开始往山上爬。山不高,但一路上碰到的熟人却多,人人都是满面春风,相互问安。过了一会,太阳冉冉升起,金灿灿的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熠熠生辉。表演区旁边是法王如意宝的住所,已被绳子、花朵、彩旗围起,固定绳子的桅杆上也挂满了彩旗,随风飘舞。表演区外面早已围得水泄不通,我们来得不算太晚,挑了面对距离法王如意宝房子不到十米的地方坐下来。会场的秩序很好,毫无喧哗之声,只有一张张阳光映照下的笑脸。法王如意宝的住所是木制结构,坐北朝南,前面搭起一个被染成红色的走廊,在这片夏日的鲜花和绿草的坝子上显得无比庄严。

  节目都由僧人们自己表演,演出高潮迭起,人群中不时爆发热烈的掌声和笑声。法王如意宝坐在走廊里的轮椅上看表演,他老人家脸上也不时露出笑容。阿里美珠空行母和门措空行母都在法王如意宝的身边,演到高潮时,三位圣者会同时笑起来。看到法王如意宝如此开心,我们心里就别提多高兴了。表演一直持续到太阳快落山。一天下来,每个人的脸都是通红通红的,但观看时大家却如入定一般聚精会神,并不在意太阳的灼烤,以致几天下来很多道友脸上、鼻子上、脑门上都脱皮了。

  八天的耍坝子,很快在欢乐笑声中过去了,这欢笑一直存在人们的记忆中,成了我们全学院的喇嘛、觉姆、居士林里住的居士、还有我们汉族弟子每个人最开心的日子。

  那时,每天早上10点整,法王如意宝会在国际大经堂(现在的大经堂)里给全学院的四众弟子们讲课。喇嘛、觉姆、汉僧、住在居士林的居士,都会来听课。男、女众分坐在不同的区域。经堂是四方形的,从经堂一楼的正门进去,中间是一大片水泥地,没封顶,可以看到蓝天白云。四边是大经堂的主体木结构。以中间的门作为界线,男众坐在东边,女众坐在西边。法王如意宝的法座则在二楼南边的玻璃房里。为了能看见法王如意宝,每次我们都提早一点去,坐在经堂的西北角,刚好可以看到楼上玻璃房里的法王如意宝。

  法王如意宝讲课非常准时,风雨无阻,每次都由二位侍者左右相扶走来。这时,全体四众弟子都会起身恭迎法王如意宝。法王如意宝总是要慈悲地看一下我们才坐下。法王如意宝坐上法座,大家都恭恭敬敬地顶礼并就坐。随着维那师一声洪亮的领诵,大经堂里随之响起声音清晰而庄重的男、女众念经声。念完《请法偈》之后法王如意宝正式开始讲课。这时,汉族人每人都打开收音机,频道通常已调好,只要插上耳机,就能听到翻译过来的法王如意宝的法语了,那才叫幸福。

  有一次,法王如意宝提起他老人家的上师托嘎如意宝,讲着讲着就哽咽了,坐在楼下的我们也都受到感染,跟着哭起来。觉姆们大多胆子小,有的把头压得低低的,有的用披单遮住脸,甚至将整个头都裹起来,嘘唏声不断。当然,也遇到过法王开玩笑的时候,这时是先听到觉姆、喇嘛们笑起来了,才轮到听完翻译的我们笑,传来两次笑声。

  如果遇到灌顶,除了要把哈达等物准备好,更换收音机的电池是千万不能忘记的,每次都是直到把调好频道的收音机和转经筒、《课诵集》一起放进书包,我的心才踏实。四年课程,每天我都充满法喜。几年的学习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明白了作为一个大乘修行人,活着的唯一目的是要利益众生。每到反省自己的时候时,最让我惭愧的也是这一点没做好。

  佛学院的修行生活紧张充实,为了不断传承,很多道友有病也硬扛着等到放假时才下山治疗。有一年冬天,希阿荣博上师说,大家一起去拜见在成都疗养身体的法王如意宝。法王住在成都中央花园,环境极为幽静,很适合疗养身体。师父先跟法王的侍者了解了法王如意宝的身体情况,站在一旁的我,直到看见师父脸上的笑容,心里才松一口气。师父是一个人先进去的。轮到我们时,由于大家害怕谁也不肯在前面,推让的结果是把阿妈让到了最前面。一进门,师父就压低了身体,恭敬地坐在法王如意宝的身边,然而在我心里,当时的那一幕,如果仅用恭敬二字形容,则显得太过于简单了。当阿妈走过去时,师父向法王如意宝说了些什么,法王如意宝边听边点头,对阿妈讲了几句话。我这次见面比上次紧张多了,当那个加持宝伞落在我头顶上时,我发的愿是:法王如意宝,您一定要加持我生起菩提心。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但仍然能清晰地记得法王如意宝接待我们时的场面,和阿里美珠空行母和门措空行母给予我们的慈悲加持。能同时见到法王如意宝一家人,这让我感到很难得,三位尊者的住世,给人间带来了无比的庄严,也是我们众生福报的显现,我多么希望这样幸福的日子能长久地延续下去呀。

  2003年9月极乐法会上,法王如意宝再次给我们灌顶。举行极乐法会的地点,每次都是在山脚下居士林经堂。那片空地并不是很大,但全学院的所有男、女僧众全部都可以容纳下。我常常为在这么小的一块地上能坐下这么多人而感称奇。正如《普贤行愿品》所云:“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

  法会上,法王如意宝或门措上师每隔一天就灌一次顶。记得那天是天降日,经堂前面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经堂对面的山坡上也坐满了,远远看去,秋天山坡上的黄草不见了,见到的全是藏族老乡。每次开极乐法会来的藏族老乡都很多。

  法会第一座结束后每当听到吹号声,大家就知道是法王如意宝的车来了。这时,人们都会起身恭迎,挥舞着哈达,一时间车子所到之处就汇成花和哈达的海洋,场面极为壮观。

  那天,我们从坐的地方向楼上的法王如意宝望去,阳光照耀在法王如意宝慈祥的脸上,只觉得金灿灿的,简直就像一尊佛一样。给我记忆最深的是那次法王如意宝语重心长地讲道:人生是无常的,获得暇满人身要知道珍惜,能不能参加明年的极乐法会,这个谁也说不定,乃至明天自己是否会死亡,也不会知道等等,讲了很多关于无常的教言。

  我当时仍是心怀侥幸,以为自己还能和法王如意宝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学院里,还能见到法王如意宝,还能得到法王如意宝的灌顶,甚至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是可以很自然就有的。谁知没有多久,即2004年藏历的十一月十五日,三界导师至尊大恩根本上师,我们的法王如意宝示现涅槃。

  我得知这不幸的消息时,已经是十天之后了。那时,我整个人好像陷入混沌当中:不知所云,不知所做,像丢了魂一样,整天一提起法王如意宝眼泪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像断了线的珠子。

  再过几天,就是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的涅槃法会了。藏族的觉姆和喇嘛经堂里,一些精通工巧明的能工巧匠们做了法会用的酥油朵玛。去年就做了很多,一直供在经堂,大的一人多高,小的巴掌大,雕的人物啊、花朵啊,惟妙惟肖的,叫人惊叹。街边的小商店里也在张挂开法会时用的各种彩灯和各式各样的花,这几天里,他们的生意都特别好。每当临近傍晚,可以看见到处都闪着这样的彩灯:每个弟子都用自己的方式缅怀自己最亲的亲人——自己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这情景不仅动人,也让我愈加思念起法王如意宝……

  我们想念您啊,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

  您的色身虽然已离我们而去,无福无德的我们,无缘再次见到您。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在您的座前听闻佛法,不能再见到您慈祥的面孔,不能再听到您慈悲的法语。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对您的深切怀念和感恩。相信您,一定会在极乐世界,以您无碍的法眼,时刻照见我们孤苦伶仃的众生;相信您一定会无时无刻不慈愍我们可怜的众生;虽然您未以我们凡夫肉眼可见到的色身加持我们,但相信您法身的加持,时时刻刻也不会离开我们有缘弟子的身上。

  父母对于每个孩子来讲,可以说是恩重如山,给予我们生命,抚育我们成长,关心我们的前途和命运。而您对于成熟我们的法身慧命来讲,何尝不是恩重如山呢?如果没有您的法雨滋润我们干涸的心田,我们轮回中的众生,生生死死无数次,也不能得以解脱,仍然会越陷越深,乃至不能自拔。如果没有您给我们传播甘露一样的妙法,我们将仍然在轮回的苦海中漂泊,永远不知回头是岸,想离苦,却不知种植乐因。如果没有您的如同夜晚明灯一样的妙法语,给我们指明解脱的道路,照亮未来的前程,我们就会像瓶子里的蜜蜂,水车上的车轮一样,在六道轮回当中,上下轮转,永无出期。

  无限的感恩,无以言表;无限的思念,无法表达。我们一定会牢记您的遗教:不动己心,不扰他心。我们会尽自己所能地将佛法弘扬光大,利益众生。我们也会时时刻刻地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期待着与您的早日重逢,相信那时,我们一定会再次见到您灿烂的笑容,聆听您慈悲的法语甘霖,成就和您一样的果位,如您一样的利益有情,无有疲厌。

  九年过去了,学院里没有了那样的夏日里耍坝子,也没有了每天12:00—13:00的拜见;再也无法在早上十点亲耳聆听法王如意宝的授课,无常留给我们的,只有一个纪念日,藏历十一月十五的涅槃日,一个我们永远都会记住的日子。

  愿一切如母有情,都能打开自己心灵的窗,时刻祈祷法王如意宝,得到法王如意宝您慈悲的垂念与救护,最终获得究竟的安乐!

弟子  卓玛
  于2013年1月敬上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