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感因缘 奉慈亲

  过去两年的春天对于我是寒冷的。2011年春节后,妈妈病了,最初只是耳朵边长了一个小疖子,那么小的一个东西,居然很快溃烂,久治不愈。经医院确诊,是皮肤淋巴癌。医生很快制定了放疗方案,妈妈需要每天去医院做放疗。即使这样,为了不耽误我和姐姐的工作,爸爸每天陪妈妈挤公交车去医院,乍暖还寒的春天,他们时常会在冷风中等上大半个小时。

  随着病情加重,妈妈开始频繁地失眠,为了不打扰我们休息,她执意要求晚上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妈妈忍着自己的痛苦,还想着我们,我和姐姐心里都很难过。我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籍,想办法开导妈妈,排解她的精神压力。有时候,妈妈会很舒心地叹一口气说,小婕啊,小时候妈妈最担心你,没有想到现在你真的成长了,都可以开导妈妈了。妈妈温柔地用手捧着我的脸,仔细端详着,仿佛要记住我的样子,期待着下辈子的轮回里,于茫茫人海中的再次相见。

  2012年1月的一天凌晨,我在梦中被一阵微弱的呼唤惊醒。天啊!妈妈怎么躺在地上。原来夜里她起来上洗手间,突然摔倒,自己挣扎了很久仍爬不起来,想到不能影响我们休息,她已经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好长时间。看到天快亮了,才开始呼唤我们。南方冬天的屋子里是怎样的潮湿阴冷,更何况对于一个病人。我自责着,心疼地扶起妈妈,强忍着泪水,心如刀绞。天亮去医院检查,照片显示,肿瘤转移到脑部。送爸爸妈妈回家后,妈妈坚持让我去上班。回到车上,紧张、焦虑、内疚,所有的情绪向我袭来,我无助地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

  从此,我天天祈祷,祈祷奇迹的发生,让妈妈转危为安。可是,没有用,妈妈很快偏瘫了,而且开始变得神志不清。住进医院后,我白天上班,晚上到医院陪妈妈。夜里,疼痛让妈妈无法入眠,肿瘤到处转移,她疼得连呻吟都没有力气,最大剂量止痛针也没办法缓解她的痛苦。我恨自己无法帮助妈妈哪怕是减轻一点点的疼痛,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夜整夜地抱着妈妈,轻轻抚摸着她,轻声地对她说话,鼓励着她,一如当年我生病高烧不退时妈妈抱着我的样子。

  可这一切没有感动死神,它还是残酷地来了。2012年4月11日傍晚,妈妈的手被我紧紧地握在手里,手指头已经被我握得发紫,可她的手还是慢慢变凉了,我的体温再也没有能够让她暖和过来,妈妈走了。

  妈妈走后,我努力寻找着可以帮助她的办法。请法师为妈妈做超度法事,到寺庙里面听法。寺庙的师父告诉我,可以观想妈妈的模样,念“阿弥陀佛”,同时又告诉我,一般人没有这个定力,做不到的。我自不量力地决定试一试,开始观想和念佛。每次想起妈妈,我都会想起儿时拉着妈妈温暖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回家;想起生病发烧半夜醒来,妈妈关切的眼神;想起和妈妈顶嘴时,她宽容的微笑。回忆让心痛到麻木,泪水随之汹涌而至。我无法帮助妈妈,却陷入思念的痛苦中无力自拔。

  初夏的一个傍晚,一个人在家里,四下环顾,没有妈妈的家是那样冷清、空寂。虚弱的我躺在沙发上,听着时钟滴答滴答,我开始观想着妈妈的模样,恍惚间家里随处都是妈妈的身影和气息。思念的痛苦又一次袭来,把已经不堪一击的我彻底打败,我的神识仿佛要飘离我的身体,虚弱的身体似乎已经失去知觉。

  挥之不去思念的痛苦,让我对爱的能量失去信心,对人生意义极度绝望。心力交瘁的我每天过得如同行尸走肉。为了走出痛苦,我去上了心理学的课程。修为极高的国内顶级超个人心理学“家庭排列系统”导师,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用现场呈现的方式,让我看到,生命的不可违抗,在扮演妈妈和妈妈命运的学员面前我长跪不起。立竿见影地,我放下了对妈妈的执着,并且在梦里听到妈妈清晰地呼唤我,语气尽是放心和欣慰,我终于放手了。

  可是好景不长,超个人心理学涉及灵魂层面,呈现出我们平时看不见的一些负面的能量,这些,对敏感而虚弱的我产生了很大的副作用。刚刚恢复神智的我,又开始产生很大的恐惧,常常无端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不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不敢走夜路,晚上不敢关灯睡觉,失眠。在两天的彻夜无眠之后,我遇到了一位慈悲的中医师,开始了中医治疗。

  治疗期间,在这位中医师家的供桌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法相,那是一种怎样爽朗、明亮的笑容啊!孩子一样的纯净的眼神,却有着一种沉静的力量,他好像一束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驱散了我心里的恐惧和阴霾。慈悲的医师把照片送给了我,还借给我《冬日札记》的纪录片光碟。回到家里,我把上师的照片捧在手心里,久久不舍放下,心里暖暖地。连续好多天,夜晚走在黑黑的街道,都觉得有光芒照着我,觉得上师一直跟我在一起,恐惧渐渐不复存在,萦绕在心头的阴霾渐渐地消散了。

  “时间成片,昼夜无声交替,岁月的流逝喜乐清明……”这样的语言,是一颗彻底安静、纯洁、干净的心灵与空间和时间的真切对话。《冬日札记》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这颗执著浮躁又纤细脆弱的心渐渐沉静下来,跟着上师,融入扎西持林静谧美好的冬日阳光。上师的智慧、慈悲、对法王的深情感恩,对佛法的虔诚,深深地打动了我,扎西持林的美也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淡淡的喜悦涌上心头。第二天,我到外地开会,那是个古色古香的园林式宾馆。雨后的傍晚,我走在迂回的长廊上,望向天空,被雨水洗过的天空一片清朗、澄澈,在淡蓝的底色上,一片白色的祥云,是真真切切的扎西持林冬日雪山模样。这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啊,这是上师的加持吗?面对我向往的扎西持林雪山的示现,我默默地双手合十,心里充满了感激。

  从那以后,我就决定要皈依佛法好好学佛了。因为从小开始,我都是一个奇怪的人,头脑里总是有十万个为什么,没有人能够回答我,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内心的疑惑和困扰从来没有停止过,外在的环境越好,心里的烦恼却越多。哲学、心理学的书看了不少,也企图从音乐、美术等艺术作品中找到暂时的解脱。2008年地震后,面对这巨大的灾难,我的心深深地震撼了,我开始相信爱能够让我们在极端的痛苦中获得勇气和力量。我开始无私地为别人付出,其实,这种付出源于自己内心对于孤独和死亡的恐惧。直到妈妈去世,把这种深切的恐惧暴露出来,我才知道,原来当我们局限在自我的认识中,对生命的理解不圆满不透彻的时候,所谓的爱也是狭隘和有缺陷的。

  慢慢地,在闻思佛法之后,我相信,佛法能够解决我心中所有的问题,让自己对世界对自身的认识更加透彻。通过闻思,我懂得了无始以来,所有众生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都曾给过我们如母亲般无私的关怀。只有通过佛法让自己圆满起来,才能让我们的爱超越狭隘和缺陷,成为对众生的慈悲。

  上师和佛法让我真正走出恐惧和阴霾,迎来了冬日暖阳。

  我和老公都报名参加了五明佛学院的预科班学习,学习期间我们对自己、对佛法都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而且学习的兴趣越来越浓。一位师兄对我说,如果要想好好学佛,一定要有好的上师。如果想要见到上师,就要发愿,如果真诚地发愿,一定会很快实现的。

  2012年12月8日,我终于如愿见到了我期盼已久的希阿荣博上师。见到上师,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也不管别人会怎样看我,心里只觉得好清静、好感激,就让泪水尽情地流个够吧。

  在尊敬的大恩上师座下皈依了。我告诉上师,在妈妈去世后,是他的法相驱散了我的阴郁和恐惧。我还发愿一定生生世世好好学佛,上师开心地笑了,说,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他用手重重地摸了两下我的头。

  在回来的车上,我想了很多,心里平静、坚定而喜悦,自己以后在这世间要走的路,渐渐地清晰起来,心里默默地发愿:上师,我没有很多的钱,没有卓越的学识,我只有一颗真诚的心,我要像米拉日巴尊者对自己的上师那样,无论怎样也不退失对上师的信心!我一定要好好学佛,多做有利众生的事情,让上师欢喜。即使今生不能成就,来世也一定要投生到修行人家,好好修行,直到成佛的那一天。

  妈妈,相信有一天我会用佛法的智慧来感谢您。

  

弟子:多杰花姆
2012年12月23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