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难忘的初见

       与扎西持林的初见,缘起一次看似偶然的心血来潮,却又似履行一个宿世的约定。那一场初见之旅一直搁在我的心尖之上,那些记忆挥之不去。

       2011年6月初,我来到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终于,能靠近心中的佛国了,这个心愿,实现它用了我近三年的准备时间。彼时我还怀揣着一个小小的“奢望”,希望能在学院遇到心中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上师的名讳一直被我珍藏在心底深处,但尚未有机缘拜见。
       一切安顿好后,我开始打听如何才能见到上师,结果获知上师近年因身体原因并不常住在学院。不过,在学院仍有很多地方可以触碰到上师的气息,感受到上师的加持:学院的小卖部里放着上师唱诵的《大自在祈祷文》,请经书的书店里看到了用于结缘的上师法像和扎西持林系列丛书之《佛子心语》,这些略微弥补了我心中些许的失落感。

        参加完金刚萨埵法会后,我并没有着急离开,继续住在学院,感受着圣地的加持和神圣。
       一天,我去半山腰的医院帮一位道友请药。拿到药后,一位觉姆医生探出头,示意让我等一下,转身取了一本杂志般大小的书递给我,我定睛一看,呀!《圣地写真》!还是我没看过的一期。接着,这位觉姆轻柔地对我说:“这个是希阿荣博堪布扎西持林圣地的故事,你看完后可以再结缘给其他的有缘人。”我赶紧双手接过,内心雀跃不已。对觉姆医生再三道谢后,紧紧搂着怀里的《圣地写真》,冒着雨,全然忘却了学院的高海拔,我一路蹦跶着回到住处。

       回屋一落座,我便迫不急待地打开了《圣地写真》,书里有着上师面带笑容的法像,圣地扎西持林美丽的画面,那样的鲜活,仿佛自己已经置身在那里了。我一页一页地翻看着,仔细地读着每一行文字,贪婪地看着每一张图片。感觉扎西持林像一个未曾谋面却又十分熟悉的世外桃源,她在轻轻召唤着我内心深处的某些渴望和期待。当翻看法王如意宝铜像的照片时,铜像那慈悲而和蔼的笑容好像就如亲见到法王老人家一般,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突然间,脑海里灵光一闪,内心里没由来地升起一个坚定的念头,我要去扎西持林!
       可能不能去?怎么去?如果冒然跑去扎西持林,会不会打扰上师啊?要去的念头起来后,无数的问题随之而来,此刻,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正在自己忐忑时,恰好看到菩提洲网站上发布了扎西持林正在举行极乐法会的消息,于是赶紧给网站“联系我们”的邮箱发了一封邮件,征询自己是否可以前往扎西持林以及前往路线。很快得到了网站的回复,说上师仁波切开许同意前往,并大致告知了从学院前往扎西持林的路线。

       于是,我即刻收拾行装,准备出发下山去色达县城。可当我去搭乘下山中巴的地方一看,发现仅是下山就挺不容易的。因为在学院住了二十多天,我的行李沉冗不堪,再加上那几天离开学院的人很多,下山的中巴车十分拥挤,拎着那么多的行李,我根本无法搭乘,怎么办呢?心里不免有些着急。正当我顺道去学院的书店请了两本法本出来时,恰好看到一辆小的白色奥拓,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伸手拦了一下,车竟然停住了,下来一位藏族司机。
       我礼貌地向他打声招呼:“您好,我想下山,能不能坐您的车?您知道希阿荣博上师吗?我想去扎西持林拜见上师。您知道具体怎么去吗?”鲜少一个人出行的我,对于陌生的旅途心里完全没底。
       “希阿荣博上师啊,我知道呀,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上师,我对他也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扎西持林怎么去我不太清楚。”这位藏族司机望着我,稍停了一下接着说:“这里不是也很好吗,为什么要去扎西持林呢,在哪里修行都是一样的啊。”
       “我想去扎西持林参加法会,而且我真的很想去拜见上师,您能帮我打听一下吗?我不知道怎么去。”我可怜巴巴地请他帮忙。
       估计是我的诚心打动了他,他稍稍犹豫一下,说:“好吧,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去的路线吧。我和上师身边的刀登活佛很熟,我们是朋友。”随即他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说了一大通藏语,通话结束后对我说:“问到路线了。你去拿行李吧,我先把你送到色达县城。”我连连点头致谢,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和感激。我想这一定是上师的加持,能让一位陌生人对我施以援手。
       就这样,这位善良的藏族司机把我载到了色达县城,然后又热心地帮我联系去甘孜的车,还帮忙谈好了车费。原本让我头痛的下山问题,就这么轻松地解决了。
 

       第二天一早,我顺利地坐上了前往甘孜的小面包车,车上同行的都是藏族人。由于语言不通,我们相互间只能以笑笑来打招呼。我把包里装的零食分给司机和大家,他们羞涩地微笑着收下了。
       盘山而绕的公路,看上去是那样的险,且颠簸不断,但我的心却是异常平静,如同一个当地的藏族人,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不会去在意车子是否舒适,路是否平坦,只要能到达目的地就好。耳机里传来上师唱诵经文的法音,那样熟悉温暖,觉得上师一直都在我身边。一路十分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状况,约中午时间,车子驶进了甘孜县城。
       刚一下车,路边一位男士就跑过来问我:“师兄从学院过来的吗?要去哪里,可以一起拼车啊。”他怎么知道我从学院来呢?低头一看,原来我背着在学院买的标志性的书包。简单地交流之后,他说:“扎西持林是我们要路过的地方,我们可以把你带过去。”真是太好了!这么顺畅就能搭上去扎西持林的车,这是上师的加持呀!于是,没有一点耽误,我又接着上路了。一路上,这位师兄跟我介绍了他们几个人从深圳一路到藏区各大寺庙朝拜的经历以及他们旅途中一些殊胜喜悦的境遇。似乎转眼间,我的目的地扎西持林就到了。

       下车后,抬头望去的第一眼,那山顶上一大片美丽的彩色经幡,极具标志性,我知道,我到了。路边草地上,三五成群地扎着帐篷,我想那应该是来参加法会的当地信众的住处。
       此时太阳当空,晴空无云,想着马上就要到达的扎西持林寂静地,还有此刻正在扎西持林主持法会的上师,内心不由地激动起来。
从山脚下到山上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沉重的行李和厚重的大衣都给我的步行增加了巨大的难度。在高原,我最怕顶着烈日行动,更别说还背负着超过自己体力承受度的行李走上坡路。饥饿、燥热和体力透支,让我倍受煎熬,自己没有任何山上的联系方式,没办法找人帮忙。
       正当我一步一歇地艰难前进时,遇到一位好心的藏族老阿妈,她要帮我拿行李,我一看她年纪很大,连忙谢绝,我觉得自己起码是个年轻人,怎能让老人家为我受累呢?老阿妈似乎懂我的意思,又指指她旁边的孩子,原来她是想让旁边这个孩子帮我拿行李。就这样,那个看起来也就八九岁的孩子帮我拖着行李,我缓慢地跟在后面。回想这一路上似乎都是这样,一遇到困境,立即就有人来帮我解决。
正走着,身后驶来一辆面包车,在我前面停住,一位年轻漂亮的藏族姑娘探出头来。
       “你好,要不要搭车?”她一口流利的汉语。
       “要。我要去拜见上师。”我边说边点头。
       “好的,上来吧。”
       下来一位藏族小伙子帮我把行李搬上车,我挥手告别了老阿妈和她身边的孩子,坐上车。

        行至半山腰,车子停了下来,我们都下了车。方才那位藏族姑娘对我说:“上师现在应该正在吃饭,你和我们一起吃东西吧,吃饱了再去见上师。”其时,我早已是饥渴难耐了,也就没再讲礼客气,连声说:“好的好的,谢谢谢谢!”于是跟着她和其他人一起盘腿在草地上席地而坐,他们都特别友善和热情,一个劲儿地塞给我饮料和热乎的包子,我确实已经有些体力不支,接过吃食就完全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藏地的包子真好吃呀!
       餐后休息,我开始四处打望这块陌生却又有熟悉感的地方,牛儿悠闲地趴在草地上吃草,很多当地人都和我们一样在草地上围坐着,谈笑着,蓝天、白云、清风、艳阳,我感觉这里真像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人们是那么安乐和自在。
       “等一会儿我找个人带你上去。”身旁的藏族姑娘对我说。
       “好的。谢谢您。”

       一会功夫,一位年轻而庄严的出家人走过来,藏族姑娘用藏语和他说了些话,他便接过我的行李带我沿着路继续上山。小师父不善言谈,汉语似乎也不是很好,我们就彼此微笑一下,他帮我拿着行李,我跟在后边,来到了一排房舍前。这里和《圣地写真》里的图片一模一样!
        小师父示意我等一下,然后跑进其中一个房间,稍许片刻又出来了,身后多了一位庄严的出家人,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在菩提洲网站和《圣地写真》里多次看到过的土登师父,虽从未谋面,却不觉得陌生。
       “你从哪里来的?”土登师父面带微笑地轻声询问,我赶紧把怎么跟网站联系的、路上怎么走的,一一做了回答。
       “那我现在带你去住的地方,好吗?”土登师父一直微笑着轻言细语。
       “好的,好的,谢谢您!”我双手合十感恩着。

       土登师父带着我来到一栋像宿舍的房子,从靠近里面端头的楼梯上到二楼。他一边帮我搬着行李,一边对我解释着说:“靠里面的房间会更安静一些。”接着掏出一长串的钥匙,拿出其中一把,打开一间房门。屋子是里外套间式的,里面只有简单的地铺,但是却十分干净。
       “你可以住在里面那间,外面的房间会相对嘈杂一些,而且比较冷。到时我会把外面的地铺都拿走,你就一个人先住在这里吧。你刚到,先好好休息一下。”土登师父临走前又特别叮嘱着。我连忙道谢,激动得一时都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略微收拾了一下行李后,我在里屋的地铺上安坐下来,推开窗,映入眼帘的是远处挺拔俊秀的山峰,葱郁的树林,绿色的草地,那样的清明通透,那样的宁静悠远。在《圣地写真》里一再翻看的画面,如今是真切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令我有一种做梦的感觉。那种经过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你心仪已久的圣地的那种喜悦,真是难以自持,我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夏季高原清爽的凉风从窗口徐徐而过,轻抚着我的脸庞,在这清凉的小木屋里,心渐渐地踏实下来,像是到家了一样。

       一个偶然的念头,让我开始了一段陌生且毫无准备的旅途;然后这一段陌生的旅途却走得如此顺利与圆满,似乎一直有一种力量在护持着我,一路引领我来到圣地扎西持林,来到上师的身边,让我有了这一场难以忘怀的与扎西持林的初见!

弟子 曲尼永措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五
下期更新:《那些花儿》
栏目联系:
zhaxichilin@ptz.cc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