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更多>>

美味背后

  有的人一见到动物立即琢磨它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脑子里丝毫也没有想到任何一只动物都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懂得欢喜和悲伤。

  ——希阿荣博堪布

  周六,我和亲朋好友去郊区游玩。

  中午,我们到一家农家乐小憩,农家乐后院有一个大大的布网笼子,里面关着大大小小十几只鸡。笼子后面大约三十米处,是它们成为盘中餐的地方——厨房。

  这些鸡有的在找食,有的很骄傲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停下来伸长脖子响亮地打个鸣,还有两只不知什么原因争执起来,打得不可开交,脖子上棕红色的羽毛竖立着。

  这时,一个服务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她挪开压住布网的砖块,掀开布网,躬身钻了进去。笼子里的鸡仿佛预感到什么,纷纷紧张起来,咯咯地叫着。只见她驾轻就熟地伸出手,瞄准身旁一只鸡,一把抓去,那只鸡惊慌地扭身躲了过去。但它旁边的那只就不太幸运,被服务员逮了个正着。

  被抓走的鸡惊恐地尖叫起来,笼子里的鸡受了感染似的也跟着尖叫,逃过一劫的那只叫得最拼命。

  那只待宰的鸡在这短短三十米路上不停惊叫着,直到被按着脖子,压到厨房外一张桌子上。它停止了叫唤,双眼恐惧地紧闭着,爪子紧紧攥在一起,拼命地扭动挣扎,但无济于事。这时,另一个服务员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刀从厨房走了出来,三下五除二扯掉它脖子上的羽毛,刀架上脖子,来回两下,暗红色的血喷薄而出,喷入桌下的桶里,犹如一股泉水,一发不可收拾。那鸡痛苦地拍打着翅膀,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

  放完血,它被扔在地上,时不时抽搐着,拍打下翅膀。渐渐地,它停止了挣扎,瘫在地上不动了。

  “好了,拿开水去毛。”杀鸡的服务员说完提着血淋淋的刀说笑着回厨房去了......

  晚上回城吃饭,盘子里的大鱼大肉被大家欢快地吃着。我的眼前总是浮现那只鸡被放完血扔在地上抽搐、扑腾的样子。望着一桌子的“美食”,我没有一点胃口。

 

文:降勇措(12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