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归程(上)

  不知不觉中,人生已经到了被称为“人到中年”的阶段,三十六岁——一个简单的数字,但在人们的眼里,它却包含很多:家庭、事业、人生经历……总之,这是一个与“成熟”有关的符号。但在我,这个数字下的内涵却异常单薄,没有“三口之家”的温馨,也没有“围城”的困扰,简单地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事业,准确地说应该是“工作”,仅作为一种生存手段而存在,没有值得展示的“战绩”,也没有可以给人更多想象的未来蓝图;唯一和“三十六岁”这个符号相应的是一路坚持走来的经历,这些人生故事虽波澜不惊,却也让一个总有许多幻想的孩子懂得了:生活在脚下。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成长经历中体味人生,回首过往总能清晰地看见自己成长的足迹。而我一直不愿去梳理那些五味杂陈的过往。我想,该留下的都已沉淀在心底,成为我解读周遭纷繁人事的基调,而那些事情本身,过去也就过去了。本着这个看似理性的理由,我心安理得地“忘却”着过往的一切,尽管这里面有我渴望重温的关爱、必须表达的感恩和值得分享的感动。后来,几度生起想要整理一番的冲动,但很快就被内心一种模糊的理由否定,小心翼翼地探究后才发现,那隐藏在背后的理由竟然是因为过往里有不愿面对的伤痛、令人尴尬的跌跌撞撞、无法弥补的后悔……我把往事揉成一团搁在记忆的角落。原来,“回忆”也是需要真诚和勇气的。

  生与死

  妈妈说我是老天爷硬留下来的孩子,本来我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妈妈就决定做手术不要我,因为他们觉得有我哥哥就可以了。做了这个决定后妈妈自己去了医院,爸爸那天上班时同事给他算命说:“这一胎是个女孩。”爸爸回家后告诉了爷爷,爷爷一听是个女孩,说:“一男一女多好啊”,于是催爸爸赶往医院阻止妈妈。爸爸赶到医院的时候,妈妈正从手术室走出来,一问才知道:因为停电手术没做成。爸爸忙和妈妈说要留下这个孩子,一旁的医生听了爸爸的话后对妈妈说:“家属不同意,这个手术不能做,你快回家吧。”于是我躲过一劫,不知艰险地来到了这个缤纷的世界。

  如今当我听闻佛法,懂得“人身”的宝贵,回想妈妈告诉我的当年那一幕,我不禁后怕:如果不是那个算命的一句话,如果没有那次“奇妙”的停电,我的“珍宝人身”在几分钟内就可能消失!

  成长的岁月,充满了幻想和憧憬,然而一个偶然的机缘却将我年少的思绪引向了思考“死亡”问题的安静角落。

  我上高中时是住校的,记得一年放暑假,我刚从学校回到家,奶奶就向我说起邻居爷爷去世时的悲惨情形。邻居爷爷患的是肺气肿,这种病通常最后是窒息而亡。因为恐惧最后窒息时的痛苦,他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悄悄在口袋里藏了一把刀,准备在无法忍受时自己痛快地结束生命。后来这个病的临终症状真的出现了,他忙乱中摸出自己藏的刀,可是被他的儿子看见了,他儿子冲上去紧紧按住他的双手,老人没能“痛快了断”而是经历了痛苦的窒息过程死去。奶奶不断地责备邻居爷爷的儿子“心太狠了!”认为他不该阻止老人自我了断。

  我想,窒息而亡当然很残忍,可是,如果那儿子无动于衷地看着老人“抹脖子”这就对吗?我在内心权衡这两种做法哪种更对,始终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来,内心反复纠结着这个问题。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当太阳逐渐西下,空气里的暑气褪去后,闲在家中的老人们陆续出来,聚在阴凉处聊天。看着夕阳西下背景中那些老态龙钟的人们,不禁想:这些人大多数在不久的将来都可能会像邻居爷爷那样因某种要命的病痛死去,可他们为什么没有恐惧,而这样悠然自得?接着想到了自己,有一天我也会这样死去,那我努力考大学、找好工作以及种种的忙碌有什么意义?“无论做什么,到头来都是‘死’,终究都是‘死’,怎么过活都无所谓!”这种想法突然清晰而强烈,平日那些令我无限向往的各种“前途”、“目标”瞬间显得那样无意义,心里除了绝望什么也没有,我沉重而恐慌。

  接触佛教是在我读大学期间。记得第一次进寺院是跟同学郊游,所去的那座寺院历史上曾有日本僧人来参学,因而栽种了很多樱花,一帮同学便是冲着樱花去拍照留影的。后来,一位室友的母亲去世,我陪她去大兴善寺烧香,到了寺院,我学着室友在佛像前磕头、许愿、捐功德款。这时,我对佛法一无所知,只是觉得也许真的有佛菩萨帮助人们度过各种苦难,没有考虑过佛法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意义。一如同龄人那样,我忙于应对当前年龄阶段所应完成的“任务”,而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任务”,我们每个人就是在完成一个接一个的“任务”中度过我们的人生的。

  我读大四那年,父母在哥哥的带领下开始信佛,那年全国上下正大张旗鼓整治某邪教组织,我从相关报道中看到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禁感叹:精神控制太恐怖了!我暗下决心“我绝不会让任何一种思想控制,我要自己做主。”得知父母信佛,不免心生疑虑“这会不会是另一种控制啊?”但却无从反对,只好随他们去。大学毕业前的五一节,我回了趟家,看到家人播放的介绍“念佛往生”事例的光碟,产生了兴趣。看完后我明白了:原来生命是依自己造作的善、恶业在“六道”中流转并感受各种苦、乐,而学佛、念佛可以超越这种生命的流转,去到一个叫做“西方极乐世界”的美好地方。也许是宿世的因缘,我对“六道轮回”的说法听即信受,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极有兴趣。信心似乎是在一瞬间产生的,回到学校后我开始坚持吃素、做简单的早晚课(忏悔、发愿、念佛、回向),这种改变让同宿舍的室友惊叹。我向她们解释:我们以前对佛法太不了解了,对自己的生命也不了解,生命是在六道里轮回的……室友们纷纷表示“这种说法早就听过”,接着她们轮番劝导我,我诚恳地说“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看到我的坚持,室友们对于信仰的问题不再谈及。

  记得在复习考研期间,我们几个一起复习考研的同学忽然得到消息:大学时的班主任(35岁)患肝癌,晚期。震惊之余,我们决定一同去医院看望班主任。我心里则暗自决定要好好劝班主任老师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可是到了病房,同学们都夸赞老师的精神不错,然后迅速转移话题说起班上同学的就业情况。在这样的氛围里,劝老师念佛求生西方的话全然不知如何说起。一个多月后,我们被通知参加班主任的葬礼。我很懊悔没有把“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光明大道告诉老师,这让我一直觉得心有歉疚。参加葬礼那天早晨,我把自己做早课的功德回向了老师,但这点微薄的功德恐怕对老师起不了多大作用。那时候,我学佛不久,除了信心之外,很多利益众生的方便方法我都不知道,其实在四十九天内还有很多可以帮助到老师的方法,因为无知,我就在自责中再次耽误了帮助老师的机会。

  我想,人们之所以对“死亡”这个终极问题“视而不见”,不仅因为不愿面对这个事实,还因为在人们现有的经验和知识范围里,对于“死亡”是束手无策的。我庆幸自己遇见并信受了佛法,得以探知生命的巨大秘密(包括正确认识“死亡”)。

 

  (未完待续)

弟子:达尊
于 2013年3月22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