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扎西持林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圣者的小木屋


 
(法王铜像与小木屋)

  在扎西持林经幡林上方的山坡上,法王如意宝的铜像旁边,有一间普通的小木屋,斑驳的木头墙体证明了它的年代久远与沧桑,簇新的屋顶又显示出它被精心地维护着。当地信众每每转山至此,总会在顶礼法王像的同时,也朝着这间小屋顶礼膜拜。许多来到扎西持林的汉族弟子见此景深为不解,为什么这间小木屋会和法王铜像一块儿放在那个位置?为什么当地信众会对它如此恭敬呢?

  其实,这间貌似普通的小屋,实则有着不平凡的来历与意义。

  2009年7月,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率众弟子一百多人重访札熙寺旧址,这是堪布自1998年寺庙搬迁以来第一次故地重游。《嘱托》这段视频全程记录了此次故地重游的经过,有一个片段令人印象深刻,当上师一行人到达札熙寺旧址时,满眼皆是残垣断壁,坍塌殆尽,只有一间小木屋算是硕果仅存。画面中,上师向着小木屋恭敬顶礼。画外音响着:“当时还坚持屹立在废墟旁的哥宁活佛的小屋和寺庙的厨房,如今已不在了。根容堪布修复、法王如意宝讲法的经堂也不在了。多吉秋炯仁波切的木屋只剩下摇摇欲坠的框架……”
  这画面中上师顶礼的小木屋,正是画外音里提到的“多吉秋炯仁波切的小屋”,也就是此时静静安立在扎西持林山坡上的小木屋。


 
(在札熙寺旧址的小木屋)

  据负责扎西持林修建事宜的丹增尼玛喇嘛介绍,从札熙寺旧址返回扎西持林后,上师跟他讲,这个房子还是好的,应该可以搬到扎西持林。于是人们再次去到札熙寺旧址,先把小屋的木头逐根拆下,并按顺序编上号,再将编了号的木头运回扎西持林。随后按照相应的编号,重新将小屋复原,并修补了缺漏的地方。“刚搬回来的时候,是放在百字明转经筒旁边,后来就搬到山坡上去了,再过一段时间准备放到上师闭关房那里。”他边用手指点着,边告诉我们。

 

  为何要从数十里之外,大费周章地搬回这么一间“破败”的小木屋呢?这就不得不讲讲小木屋的最后一位主人——多吉秋炯仁波切。

  多吉秋炯仁波切,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第一位金刚上师,一生的经历富有传奇色彩。他诞生于藏历水虎年(1902年)新龙地区,早年不信因果,做过猎人,屠宰过牦牛。三十多岁时始觉因果不虚,对自己过去的行为深生忏悔,发愿从此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他在嘎托闻法多年,又在多吉扎等不定寂静处闭关修行四十余载,专修光明大圆满,具有许多不共成就。
  仁波切生活简单至极,除了收取少量糌粑以维持生命外,从不收受信众其他的供养。而就是这一点糌粑,也是一定要等自己再无任何东西可吃的时候才收取,所以每次恰巧能供养他糌粑的人都会成为周围信众羡慕的对象。他离群索居,常去山坡上为羊群念经说法,久而久之,人们便把经常听他讲法的那些羊称为“多吉秋炯的羊”了。
  仁波切比哥宁活佛年长三十多岁,但二人却相交莫逆、情谊深厚。当年,正因折服于哥宁活佛的学识和性格魅力,仁波切才决定追随活佛守护札熙寺,弘法利生。


 
(小木屋的内部)

  藏历铁鸡年(1981年),在哥宁活佛圆寂后的第三个年头,多吉秋炯仁波切也示现圆寂,他一生修持光明大圆满的成就这时才向世人显露——如同前译宁玛巴光明大圆满教法自宗传轨所言,仁波切成就虹身涅槃:法体缩小到一尺左右,当时在场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等人亲眼目睹了此奇观。其余诸众都耳闻目睹了天乐声、光团、彩虹等稀有瑞相。法体荼毗后出现大量吉祥舍利。
  仁波切用他一生的经历向世人宣示了无上大圆满法不可思议的功德和力量,哪怕是一介凡夫,哪怕罪孽深重,只要对密法和上师具足信心,励力忏悔,精进修持,就一定可以成就、解脱。

  这间毫不起眼的小木屋,正是多吉秋炯仁波切居住多年并示现虹身成就的地方。“这个房子很奇怪,在我们藏地,这样的气候,一般普通的木头房子,经过这么多年,木头早就该烂完了,可是这个房子的大部分木头到现在都是好的。”丹增尼玛喇嘛如是说。当我们从小木屋的窗口望出去,五彩的经幡林,金光闪耀的坛城宝顶,洁白的降魔塔,扎西持林的欣欣之态尽摄眼底。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嘱托》一文的结尾写到:“似水流年中,一代代人老去,一代代年轻人又回来,为了同一个嘱托和心愿:护持佛法,护持众生。”法王如意宝、多吉秋炯仁波切、哥宁活佛……一代代圣者们的色身虽早已融入法界,但他们的智慧身却永远悲护着每一位有情。在未来悠长的岁月中,这位于马头金刚神山上的圣者小木屋和法王如意宝铜像,将见证着嘱托的实现、心愿的达成,将护持着扎西持林的教法兴盛,正法广弘。


 
(从小屋的窗口望出去扎西持林的欣欣之态尽摄眼底)

 

 


        2013年5月31日

 

更新时间:  每周星期五
下期预告:
《话说圣地——编者言》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