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祛惊解难祈三宝(上)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每每梦醒时分,我的脑海中时时萦绕着仓央嘉措的这句经典。

  (一)

  真正让我想要深入认识佛教的是妹妹。妹妹18岁就离开父母去了几千里之外的地方独立生活和工作,小小的年纪,经历了无数的生活挫折,最不堪时,严重的抑郁症曾使她常常纠缠在是否把年幼的孩子抛下以结束自己生命的痛苦中。终于,为了孩子,生性要强的她坚强地熬过来了,并经历了家庭的变故,独自带着年幼的孩子,又一次离开熟悉的环境去异乡打拼。从高中毕业开始做连锁便利店服务员开始,通过自己的拼搏,走进了人才济济的大上海,成为一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

  她可以为了工作,一个人冒着40度的高温边开车,边擦着因眼疾流出来的血水,在一个月里奔波于两个城市之间九十多趟。就是在今天,只要我想起她的这些经历,我仍会为妹妹曾受的那些苦而凄然泪下。可她当时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常常在生活上和思想上给予我这个不懂事的姐姐诸多帮助。生活在上海高节奏、高强度、高竞争的工作环境中的她,始终不渝地守着她那颗正直无私的奉献之心,在工作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2010年夏天,她又一次遭遇了生命中的变故,在家中的亲人因为突发性疾病差一点离世时,她开始停下了疲劳的脚步,重新审视人生。生命的脆弱与无常让她开始学习人生中什么需要放下,什么才是该好好拿起的东西,在2012年公司上市前夕,毅然辞去了职务。虽然公司用各种方式苦苦挽留,许多人根本理解不了她为什么要放下如此高的收入与职位。这时她已将自己的人生,定位于奉献自己的能量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自己的五欲六尘。她发起了“小桔灯公益组织”,为长期资助甘肃的贫困学生,还担任一家残疾人寄养园的理事,经常组织义卖为孩子们筹集善款,同时加入了一家佛教慈善公益组织,以很低的薪水致力推动佛教文化传播。上海的猎头公司给妹妹开的年薪,起价就是80万,她却丝毫不为所动。比以前更忙的工作让妹妹充实而喜悦。由于她的人格影响力,许多人都参与在这些有意义的活动中。她的人生轨迹无形中也影响着我的人生,直至有一天,她送我一本《次第花开》从而改变了我的人生,据说这本书,她已送出去了三十多本。

  开始拿到书时,生性浪漫、注重情感的我,一眼就被如此清新的书名所吸引。妈妈历经病痛折磨,家中不乏各类佛教书籍,我呢,自小生活比较平顺,又喜散漫,虽然思想上认可佛的精神,但是生活中的我宁愿把大把的时间用于吃穿玩乐等活动上,从来也不肯把自我享乐的时间抽出一点用在看看这些书籍上面。可当我拿起这本书之后,却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在驱使我,在一种懵懂的状态下,我把书完整地看完了,这也是我完整看完的第一本佛教书籍。那段时间,一直在为纷扰的工作环境浮躁焦虑和不安的心境似乎略有改观。

  今年夏天,还在执著于工作困扰的我跟妹妹抱怨时,妹妹让我自己去网上请上师的另外一本书《寂静之道》,我当时一下购买了几本,除了自己留下一本外,其他的都赠予身边的朋友们了。刚刚看了一小部分,心里突然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于是牢牢记住了“希阿荣博”这四个字。9月5日,我给网站的邮箱发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封邮件:尊敬的上师,我拜读过您的《次第花开》,虽然不是特别明白,但是感觉好亲切。现在,我正在读您的《寂静之道》,读了不到一半,感觉到如同山间的甘泉般沁入心扉。一种娓娓道来的亲切,给我这颗蒙上了厚厚的迷茫的心带来了久违的清泉。上师,您在哪里? 以前妈妈曾多次和我提到皈依之事,我因个人心境及诸多顾虑,一直未曾答应,《寂静之道》全然一新的触动后,我向妈妈表示了我要皈依就只皈依希阿荣博上师,愿匍匐于他仁德的膝下的心愿。

  菩提洲网站的回复第二天就来了:10月14日有上师的视频直播皈依以及传承。浮躁的我居然能够在家几个小时完整地接受了上师的开示。妈妈曾说我是她在青海湖的边上孕育的,这也许可以从我一直以来最爱听的音乐就是藏歌,在业余舞蹈团最爱跳的就是藏舞,旅游最爱去的就是那片雄鹰飞过的宁静无垠的雪山、蓝天、草甸构成的如画藏地中得到印证。而那天,我又拥有了一个上师赐予的美丽的藏族名字,一个我由衷喜爱的法名——香秋卓玛。

  皈依后我请到了各种殊胜的法本和上师以及法王如意宝的法像,通过师兄们极其耐心的指导,我从一个一无所知而且贪执于个人欲望的世间凡夫,转变成知道不能把时间浪费于整日的玩耍而要抽出一些去闻思修,去念诵经文,以定住自己的心,知道了要去找有意义的事情做。

  真的是发心的力量,不久我又接到了网站师兄的邮件:11月10日希阿荣博上师生日开始,上师会在成都带领大家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共修放生活动。当我带着生病的父亲跪坐在上师的脚下,上师真实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时,确实让我一点点也没感到陌生。消瘦的容颜,依旧清亮的眼神和爽朗的笑容,和蔼地、不厌其烦地解答每一位弟子的困惑,开示传法,一切如此真实。当我闭着眼睛聆听上师浑厚的声音时,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夺眶而出,心里默默地念着:上师啊,弟子终于找到您了!从此生生世世弟子再也不离开啦!

 

  (二)

  我能够有缘走上这条路,应该是缘于前世的因缘和今世的心地善良,内心深处对于现世轮回的烦恼和痛苦体会尚浅。

  2012年12月初,妈妈从上海伺候完年轻有为但突然查出肺癌晚期的舅舅手术后返川,紧接着爸爸因为心血管问题再次住院做第二次心脏搭桥手术,几经折腾,让年近七十的妈妈心力交瘁,情绪不好,加上爸爸出院后我考虑问题欠周到,导致妈妈嗔心大起,对生活、对人生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她拒接所有人的电话,包括她较为信任的妹妹,而我当然在拒绝接听之列。

  当妈妈大发雷霆的时候,妹妹一再短信告诫性格同样有些极端的我:这是你走上修行这条路必须经受的考验。我忍住了以往任性的牛脾气,心里不间断地念咒,回向给妈妈,希望她的心境能够得以缓解,同时反省自己的过失,体谅妈妈的痛苦。可是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我准备离开之前,真诚地跟妈妈说:这个问题因我而起,我一定想办法解决。我让妈妈给我两天的时间,我来解除妈妈的痛苦。

  其实我当时内心一筹莫展。从妈妈家里出来后我给妹妹电话,有丰富修行经验的妹妹说:“这样的情况,我也感觉到毫无办法可言,看样子只能赶紧念经,寄希望于佛力的加持帮助我们了。”之后,妹妹在上海的家里跪着念诵《地藏经》近两个小时回向给妈妈,我念金刚萨埵心咒回向给妈妈,我们都一直念诵到很晚。第二天上午下班后,我按照原来的计划一个人赶车去成都准备参加第二天的共修放生。在大巴车上,在成都的宾馆里,我一直在念着心咒,还抓紧时间看《佛子心语》里一篇篇师兄们的真实经历,越看我越发感觉到对上师、对佛法坚定的信念,我还给上师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中除了请教上师一些实修的具体疑问外,也略微提及了妈妈的事情,恳请上师能够帮帮妈妈。上师当时并未回复,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我在短信中请教的实修的问题,在我接下来读到的《佛子心语》里面居然都一一找到了答案。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突然接到师兄的短信,第二天的放生因故取消了,我只好联系师兄另外约好第二天拜见上师的时间。第二天下午我在上师的楼下等候时,突然接到妹妹的电话,电话一通,就听见她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她不停地说:妈妈的心回转了!妈妈的心回转了!原来,已经第三天拒绝任何联系的妈妈居然主动给她发了个短信,情绪开始好转了。我稍微松了口气,正好这个时候师兄也通知我可以上楼去拜见上师了。进了上师不足三十平米的温暖的房间,因为临时取消了放生的缘故,房间内前来拜见上师的师兄们比以往都要少些。我一踏进门槛,上师就笑眯眯地举手招呼我,也不知道一种什么力量在驱使着我,一下就跪在了上师的跟前,面带一种无与伦比的喜悦之情把我如何走上这条修行路的经过讲述给上师,慈爱的上师始终耐心微笑地看着我,认真听着我的叙述。

  最后我跟上师说起了妈妈,说起了妈妈的经历和妈妈的思想以及妈妈目前的情绪,我小心翼翼地恳求上师:可否帮我劝劝妈妈。上师含笑一口应允,我激动地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上师拿着我的手机用极其轻柔的语气和妈妈交流。我清晰地听到上师当时对妈妈开示了三点:1、一定要相信因果;2、不要执著;3、是你把全家人带上了学佛的道路,自己一定要好好修行。当时我心里暗暗吃惊,上师的三个开示,完完全全涵盖了妈妈修行过程中的状况。当天下午,告别上师赶车回家的路上,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的心态已渐平稳。

  回到家后第二天,妈妈给我讲述了一个奇怪的事:在情绪不好的三天里,妈妈几乎丧失了对佛法的信心,不愿也不想听到看到任何与佛法有关的话题和资料,而在接了上师的电话后,妈妈下意识地跑到家里柜子前,在几百张有关佛法以及传统文化的光盘里,随意抽取了一张放进了影碟机里,还按了快进键走了一段,看着随意找的一段,哪里知道,这一段,讲的是《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前面部分。妈妈看着看着,顿时醒悟了,她感觉字字句句都击中了她的问题。而让她有些费解的是,看完之后她随手把碟片放进了柜子,第二天她和爸爸俩人想再看一看这个光盘,找了一天,却没找到,直到第三天接着找才找到。

  我以前跟妈妈提及上师和《次第花开》,这次去成都,我除了给舅舅和妹妹各结缘了一本《佛子心语》外,也另外多结缘了一本,并告诉妈妈我放在家里了,看了光盘后,妈妈告诉我:那本书她想看。我当时高兴极了。一周后,妈妈说《次第花开》和《佛子心语》看完了,等你爸爸的身体恢复得好一点了,去成都找上师。这简直太好了,我心里一直都在等着妈妈说这句话呢!

  周末师兄来电话说有放生活动,让我尽量去,而且说可以带着爸爸妈妈一起去,我当时犹豫再三,后来想起周六早上我还要上班,于是决定不去。谁知道在上班的路上,妈妈来电话说,她和爸爸决定今天就去拜见上师,他们知道我有工作走不开,说只要告诉他们怎么走就可以了,他们自己去。当时爸爸刚刚手术出院才半个月,我哪里能放心得下,忙联系了师兄,临时决定中午带着父母赶赴成都,下午之前到上师的住处拜见上师。

  最后,终于在下午两点准时赶到了。一见到上师,妈妈的眼泪就跟雨点一样往下落,止不住地哭泣,如同一个孩子,仿佛已经走遍了千山万水,今天终于找到了家一样。爸爸妈妈在上师面前再次受了皈依戒,还向上师请教了日常修行的方法,带着满满的喜悦而归,以后心境大为改观。他们还在2012年12月28日,法王如意宝涅槃九周年纪念日,再次跟着我赶往成都参加上师带领的共修放生活动。本来妈妈因为近半年经常疲惫不堪,肠胃功能紊乱,晕车。坐了一天车,头天晚上在宾馆里休息的不好,第二天五点钟就起床赶赴放生大巴集中乘车点,但是在放生地点,妈妈不停地为鱼儿清理泡沫,为参加放生的人们清理脚下的积水,一刻也不肯休息,放生结束,又几经转车回家。然而奇怪的是,妈妈精神状态却是明显地越来越好,身体状况居然发生了很大转变。现在,两个老人每天坚持诵经念咒,身体和心态还有精神都越来越好!这一切显现实在是上师加持的力量。

  说起法王如意宝,还有个小插曲。爸爸妈妈都回忆起,一次偶然的机缘,他们在1997年冬天跟着单位里其他的人赶往成都拜见过法王如意宝。我们在想,我们全家能够有今天跟随上师坚定修行这样的机缘,冥冥之中,可能和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的恩德不无关系。

  (未完待续)

  弟子:香秋卓玛
    2013年1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