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扎西持林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安放记(下)

   罗汉像

  8月24日,十八罗汉像安放继续。提前跟上课的法师请了假,一吃完早饭,我就赶到了坛城处。丹增尼玛喇嘛、聪达喇嘛和达森堪布早已带着年轻喇嘛们忙活起来了。天气十分晴好,蓝天白云下,灰白色的罗汉像加被金色的阳光,栩栩如生。出家师父们接着安放剩余的底座。底座的包装是没有顺序的,先拆开哪个就先搬哪个。我十分清楚地记得,最后搬运的底座上面镌刻的名字是:“罗怙罗尊者”(“罗怙罗”即是“罗睺罗”)。当这最后一个底座刚安放好,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是上师的,赶紧接起。“弟子,十八罗汉怎么样,好不好看?装得怎么样了?”上师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如此刻的阳光,暖暖的。“上师,很好看。刚把全部底座放好了,等一会儿就可以开始放罗汉像了。”嘴上回着上师的话,心里则暗自称奇,上师怎知我在现场呢?!

  与上师的通话没几句就因为手机没电被迫中断了,正在懊恼为啥忘了给手机充电时,丹增尼玛喇嘛递给我他的手机,说,图片已经发过来了,可以对照着摆放罗汉像了。孰不知这罗汉像的搬运竟也是费尽了周折。

  约十一点半左右吧,准备开始安放罗汉像了。我的任务是拿着丹增尼玛喇嘛的手机,比照里面的图片,逐个辨认及确定罗汉像的名字,然后按已经摆好的底座从左至右的顺序,在罗汉像的最下面用黑色水笔写上对应的号码。这是整个罗汉像安放过程中最轻松简单的活儿了。因为罗汉像运到山上卸下车的时候,放置得较紧密,如果外围的罗汉像不搬走,靠里面的罗汉像根本没法拆外面的木质包装。仅凭裸露在外面的头部,又无法百分百确定,于是我只能通过木条的间隙拔拉开颈部以下的白色塑料布,寻找每个罗汉像的特征之处,以此来判断。边对照心里边琢磨着,这罗汉像怎么搬呢?这里也没有吊车之类的,之前的底座全是年轻的喇嘛们凭人力合搬的,可是这花岗岩的罗汉像足有一个成人高,相较底座不知重了多少,可怎么搬得动呀?更何况还得走上几十米呢!接下来的进展,让我不得不赞叹这些出家师父们的智慧。

  这时突然就聚过来一群老觉姆,她们手上拿着很多白色的哈达,还有一些僧服颜色的布,在一旁席地而坐。转眼间,几根粗粗的长长的“布绳子”就给编出来了。同时,一辆小型装载车也开到了现场,这好像是扎西持林当时唯一能起重的设备了。是要把罗汉像装到车斗里搬运吗?我正纳闷着,只见喇嘛们先是在外围一尊已经确定了名字的罗汉像的腰部位置结实地绑上两根布绳子,留出四个端头,四个端头分别接了个用很粗的尼龙绳绕成的绳套。这个绑绳子很关键,若绑不妥当,搬运的时候会有滑落的可能,所以喇嘛们都十分小心。绑完后,丹增尼玛喇嘛又反复仔细检查一番,以确定是否牢固。接着,装载机慢慢地驶近绑好绳子的罗汉像,再缓缓放下车斗,喇嘛们把四个绳套分别挂在车斗边缘的齿上,然后司机缓缓升起车斗,直到罗汉像离开地面一定高度、喇嘛们示意可以了,方才转向朝着摆放的地方开去,所有的步骤都是缓慢、谨慎地进行着。原来,装载车的用法是这样的,我心下豁然!由衷地赞叹:出家师父们真厉害,能想出这样的巧招搬运罗汉像。

  车子小心翼翼地缓慢驶过那几十米的距离。因为是悬空高挂着,行进过程中,罗汉像摇摆得厉害,喇嘛们赶紧一路用手扶着。后来在罗汉像的腰部多绑了两根牵引绳,行进过程中,由两名喇嘛一左一右,一人拉一根,避免了罗汉像的剧烈晃动。

 

  到了对应的底座处,喇嘛们边扶着罗汉像,边指挥着司机前后左右地调整车斗方向,待与底座对齐后,再指挥司机慢慢地降下罗汉像。完全落座之前,还得进行细致的挪移。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聪达喇嘛和丹增尼玛喇嘛一直亲力亲为。终于,第一尊罗汉像顺利摆放好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接下来的搬运和安放就顺畅多了,年轻喇嘛们也越来越熟练。一边手脚麻利地绑绳子、挂钩、指挥起落,一边欢快地念诵着经文,兴起之时还会大声吟唱出来,安放现场热火朝天。他们是如此欢喜,我也深受感染。很快,我这边的核对全部完成,确定了所有的罗汉像的名字,编上了号。

 

  插  曲

  一尊、两尊……眼看着一切进展得十分顺利,早已饥肠辘辘的我已经在想着,赶紧弄完就可以去食堂吃午饭了,可惜好事多磨。记不清楚是在搬完第几尊罗汉像的时候,突然,身负重任的装载车因为司机避让不及,左侧的后轮陷入了一个大深坑之中,整个车趴窝无法动弹了,在场的人纷纷上前帮忙。因那是个软泥坑,即使垫了木板和石头,司机试了很多次,也无法让车子冲出来,安装进程不得不暂停下来。时值正午,烈日当头,我摸摸头顶的头发,如着火般的滚烫。数次尝试无果后,丹增尼玛师父让大家先回去吃午饭,下午再说。

  因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也帮不上其他的忙,于是午休后照例去上课,只是心有了牵挂,总是惦记着,那车弄出来了吗?罗汉像安放完了吗?下午课程一结束,立马跑去坛城,趴窝的装载车早没了踪影,十八尊罗汉像也已各自归位,庄严地伫立在坛城之下、法座之上。

  忙碌的人们散去之后,此刻这里是如此的安静。我在夕阳余辉中静默,一呼一吸间感受着这里的殊胜加持,内心的情愫暗自涌动。如非亲身经历,站在这里的我,绝难想象这十八尊罗汉像的背后会有如此曲折辛苦的过程。

  经过近二十年的建设,从最初简陋的上师小院,到如今殊胜的佛殿、庄严的坛城、壮观的经幡林、整齐的居士房……扎西持林愈发美丽兴盛。然而,在这数十年的建设过程中,有着怎样的艰辛与困难,上师与这里的出家师父们有着怎样的付出,这些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我所见证的这一次罗汉像的安放,不过是这些年来扎西持林庞大繁杂的修建过程中一个小小的细节,可仅仅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足以说明,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扎西持林是多么的建之不易。这里的一切,无一不是上师的慈悲,无一不是出家师父们的智慧与辛勤的结晶。

  愿有缘来到扎西持林的我们,能心怀感恩,且爱护,且珍惜!

  后记:回到汉地后,从参与这十八尊罗汉像运输事宜的师兄处获知,这十八尊花岗岩石制成的罗汉像,包括底座在内,总重量约为34吨。
 

弟子:央金拉姆
撰于藏历水龙年神变月阿弥陀佛加持日

    (注:本文配图由作者提供,实地实时拍摄于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安放现场)

 

更新时间:  每周星期五
下期预告: 《装藏的片段》
 

回到
顶部